【73】
陸天晴被兩怪物脅持著,而何心仁女士則把我的手機放在一個四方扁平的裝置上。

「把我放開,我都可以出去幫妳救圓淋淋!」陸天晴認真地建議。
「不,我信不過你們。」何心仁女士說話直接。

「妳所告訴我們的事情只有好少,若我對這世界發生的事情認知得那麼少,我如何把……妳的……」我更正再說:「我如何把圓淋淋救出?」

何心仁女士把我的手機交還給我,她說:「我把你的手機充滿了電,你跟袁琳琳聯繫,有部手機會好一點,雖然電訊公司未必時常會有訊號給你們。」



「電訊公司?」

「對啊,你是用什麼台的?」
「CSL。」
「CSL……這個台好像還會有訊號,不過很快會沒有……」
「為什麼?」
「外面正發生著我控制不了的戰爭,你應該有感受到吧?而且一邊的人會切斷你們的網絡,一邊會維持運作,所以會出現一些人有訊號,一些人沒有訊號的狀況。」
「如果妳把所知的一切全都告訴我,這會有利妳交給我的任務。」我再真心建議,但何心仁女士卻微笑,囑咐地說:「你出到去時也要小心,你看到的所謂『怪物』,他們總會設法想你吃點東西,你要抗拒。」她一點都沒回應我的建議。

但,


等等!

「等等,你不是怪物的一黨嗎?」我驚訝。
「我像是你眼中的怪物嗎?」何心仁女士失笑。
「即使我看不到妳有怪物的特徵,但這部電梯……」我望一望把我帶進這地方的電梯,又看一看正脅持陸天晴的兩位怪物。

「有些事情……總是我控制不了的……」何心仁女士凝視自己的雙手,彷彿無奈自己雙手不夠大,不夠把世界放在自己的掌心。

「吃了東西會如何?」我問。
「吃了東西你就不能把袁琳琳救出了!」何心仁女士不假思索。



「吳天光……」陸天晴的雙眼凝著很多說話,但她沒有說出。
「放心,我會回來救妳,然後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我很想說些憧憬的話,但將來確實是一片迷霧,所以:「我們都會活下去。」

「你們一定會活下去的。」何心仁女士按下電梯掣,電梯門開啟了,我知道這次應該不會再發生困電梯的事情,但這電梯通往的世界,可能比困在電梯廂裡更危險。

「再見了,加油啊!」何心仁女士鼓勵說,然後又好像忽然想起某事情般,說:「對了?如果遇見什麼困難,嘗試打電話給我,我剛才在你手機設定了我的電話了。」

何心仁女士揮手再見,好像慈母送行,陸天晴淚紅了眼,無力掙脫兩怪物的手,這種乖違的景像,我一直凝視到電梯門徹底關上。

「還有!時間不是太多,記得要快一點!」

電梯廂內並沒有顯示我所在的樓層,但我感到電梯廂在劇烈搖晃。

不久,電梯門徐徐開啟,映入眼簾的,依然不是青山醫院的環境格局,是另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74】

這是我一生最悠長的夜晚。
天光之時,能否還我熟識的世界?

如果還有天光。

【75】(切換視覺要說明,袁琳琳)

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誰所起的,這名字沒有什麼特別意義,可能我的出生也沒有什麼特別意義。

我的名字叫袁琳琳。

今天,從早到晚,都發生著一系列的怪事,這可能是世界末日,也可能是外星人入侵,也可能是其他,而最後我被一班自稱天使的人帶到一所位於良景菠蘿山上的巨大圓型建築裡,然後十分信任「天使」的班長陳諾明把我帶到一間很有西方古典色彩的房間。



「其實我只是來到這裡兩三小時,但上帝已經感動了我,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好像跟天地萬物連繫在一起,然後融為一體。」班長陳諾明感動地說。

的而且確,這地方一開始給我很溫暖和神聖的感覺……
在我剛進來的時候,可能也有班長陳諾明同樣的感動,

但這種莫名奇妙的感動隨班長陳諾明帶我上房間的路程期間已逐漸消退。

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我一開始有這種感動,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令這種感動如潮退一樣,消失無影。

但我總覺得班長陳諾明的眼神怪怪,放光的瞳孔裡,不是興奮,而是亢奮。

興奮的意思是興奮,而亢奮的意思是神經衰弱或過於疲勞引起的一種精神不正常。

「班長,你不覺得有點奇怪嗎?你說你只是來了這地方兩三小時,但為什麼你會如此相信這個地方?」我理性地問。



「真實的東西,無需時間去驗證。」班長陳諾明耐心地說:「難道妳一點都沒有感受得出嗎?」

上帝的靈既然已經徹底感動了班長,我也不再多說了。

「而且有些同學都被天使帶來了這裡。」

「有些同學?」我驚訝,為何他一直不說。

「對啊,明天我再帶妳找他們吧,妳現在也該好好休息了。」班長陳諾明笑笑說,笑容中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但我現在就好想即時見見他們,究竟是那些同學?吳天光在嗎?邱俊傑和林啟超他們還好嗎?

「這裡有這裡的規矩,他們都在休息,明天再見吧。」班長陳諾明看出我的焦急。



「好吧,晚安了。」我唯有說。

「好吧,我們明天再分享。」班長陳諾明禮貌說,他的溫和有禮,跟我以往認識的他是判若兩人,這種性格的反差,並不自然,他的樣子也不自然。

關門後,就只有我一人逗留在這房間。

西方古典色彩的房間,無法令我對西方上帝產生強烈的敬畏感,反而增添了一份令人不安的詭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