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5A班曾經有一段遺忘的記憶,
課室裡一片困惑,沒有人能夠回答陳明霞老師的問題。

「『人類』的定義是什麼?」

「有智慧,人類是萬物之靈。」一位學生舉手說。
同學們想了一會,老師便說:「但有些人的智商比較低,可能真的蠢過隻豬。」



「人類有人樣,一看就知是人類了!」
「有些人面目全非,有些人出生是怪胎。」

「人類有二十三對染色體?」
「唐氏綜合症的人多出了一條染色體。」

「人類懂得使用語言……」
「也有不懂得使用語言的人。」

「兩隻腳行路!」學生舉手說。


「傻的嗎?超多動物是兩隻腳走路的!」其他同學側目,因為說這話的同學的確沒用腦。

對了?沒有腦的還算不算是人呢?

課室裡一片困惑,沒有人能夠回答陳明霞老師的問題。

【117】(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亡命飛馳後,
綠色的士停泊在被撞歪的電燈柱前。



我和陸天晴下車徒步,
這裡是鳴琴站對開的巴士站。

EL恆星……複製人……黑霧……我聽得震驚又困惑,
好像對世界的發生的事有所眉目,卻又衍生一堆謎團。

「那麼,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嗯……不知道,總之那些自稱『天使』的複製人不懷好意。」陸天晴有點含糊。

「後來妳們發生什麼事?」
「我們受到那些自稱『天使』的複製人襲擊,所以在EL恆星的一處逃去另一處,很難才找到黑霧的地點,回來這裡找你。」

「我不明白,那何心仁女士究竟是否跟怪物是一黨的?」
「是吧……」陸天晴語帶不肯定,沒有其他補充。



隱藏的事還有太多,
為何我們會失去飢餓感?
為何「怪物」要我們吃東西?
為何我們最初看不見「怪物」的特徵?
為何需要靠恐懼的感覺來看見「怪物」的特徵?
為何「天使」要迷惑我們成為狂熱的信徒?

為何我們要殺死陳明霞老師?

我什麼都不知道,甚至連現在該往哪裡去我都不知道。

「那麼,我們現在去哪找何心仁女士?」我問。
「去找電梯槽。」
「電梯到處都是,但是要如何下去電梯槽?」



「放心,何心仁女士已經教了我如何操控電梯往黑霧和預設地點。」陸天晴搖晃手中的手機。

看來陸天晴的手機有神奇的力量,於是,我和陸天晴趕往附近的山景商場,因為知道山景商場內有電梯。

領展收購下的山景商場,那些麥當勞、大家樂、萬寧、一粥麵、雲貴軒和不少大型連鎖都通通關闡,場內一片冷清。

冷清好,只少安全。

不,安全這個字,說得太早了。

「姐姐,妳去哪啊?」少女的聲音從背後而來。

我倆同時一震,驚慌回頭。



眼前不單是陸天藍,而且還有穿著校服的班長陳諾明、邱俊傑和張小強。

他們身軀微微顫抖,表情的扭曲宛如抑壓內心澎湃的情緒,
但最危險莫過於他們每人手執一枝捧球棍。

「姐姐,我們一起回家吧。」陸天藍幽幽說。

我很擔心,如果稍後混戰上來,我會分不清她們誰是誰。

「好啊!我們一起乘搭電梯吧。」陸天晴保持鎮定。

對了?她們家住山景邨的。

陸天藍笑著搖頭,說:「姐姐,我們已經有新的家了,那裡沒有痛苦,沒有流淚的。」



他們數目有四位,所站的位置都是分開若干距離,看來是想把我們包圍,但這種戰鬥陣型最多包圍我們前面……

難道後面也有人?

「不,我們的家已經毀了。」陸天晴冷冷地說。

「姐姐……」
「?」
「我愛妳。」

說畢,陸天藍立刻舉起手上的棒球棍,其他人也舉棍來攻。

「我都是。」

但是,陸天晴卻舉起了一枝手槍,對準陸天藍。

這一下動作,成功令他們停止行動,空氣凝結在陸天晴的槍下。

我不知道陸天晴何來會有枝槍,更詫異在不見她的數小時間,她的進化速度驚人,又會駕車又會握槍,只是未知她的技能級數,正如她的駕車技術,我非常擔心。

雖然不明狀況,但我側身向後,亮出短刀,對恃後方的信徒,一個街坊阿叔,一個油站阿叔,共兩個,不算多,他們看見陸天晴手上的槍,也未敢妄動。

「姐姐……不要這樣……」陸天藍悲哀著說:「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妳相信我……我心裡面有強烈的信心,上帝……上帝會幫助我們……」

我瞥見陸天藍的淚水。

「不要懼怕,上帝會保守我們!」班長陳諾明露出陰寒的笑後,眾人都被激勵了。

陸天藍的淚眼中瞬間亮出陰狠的眼神,舉起捧球棍,瘋狂衝向陸天晴。

圍繞在我和陸天晴不同位置的六位信徒同時撲擊,我提起短刀防衛,但陸天晴手握槍枝,卻沒有任何防備的動作。

半秒,
陸天晴雖然一槍在手,但我不知道陸天晴心裡想著什麼,她擁有這裡最強的武器,但她能否駕馭?

一秒,
信徒的距離幾乎伸手可及,陸天晴依然不動,我決定要拉著疑似發呆的陸天晴衝出重圍,逃到附近闡門大開的惠康。

一秒零一,

砰!

【118】

為何煙硝味的空氣,又摻雜了淚水的苦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