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切換視覺要說明,亞設)

不像第一代和第二代居住在城市裡。

擁有正常外貌的我們被隔離在另一個空間,那個地方很單調,就如我們的情感一樣,叫做第三代實驗室。

我的名字叫亞設。

我的意識開始在這一百四十平方呎的房間裡。



四面牆,純白色,空無一物,有一道門,這是我知道的環境形容詞。

我不需要學習的過程,天生就認識很多詞彙和句子,中英都難不到我,我理解很多邏輯性的事物,例如一加一等於二,圓的不可能方,小明爸爸的哥哥的兒子的表哥是跟小明沒有血緣關係。

這是我的能力。

我知道自己是誰,我叫亞設,是一個複製人,我也明白複製人的意思,我複製的對象是一位聖經人物的畫像,但在我的知識範圍裡,我不確定這位聖經人物是否真實存在過,如果他根本不曾存在,說我是「複製人」並不最準確,應該是「人造人」,但沒關係,反正都是Man-made。

這是我對自我的認識。



我知道當身體感到舒適的時候,我可以用微笑表達,當我感到身體疼痛時,我需要流淚。焦急有焦急的表情,興奮有興奮的表情,無奈時有無奈的表情,我認識一千萬種微表情,全我都會做出來,而且做得很自然。

這是我的感情。

關於我的感情,這是他們最有興趣研究的,他們的研究方法是要用不同的情景讓我們流露出各種感情,然後記錄和分析。

有一次,他們把我和摩西帶到一間有各種刑具的房間,然後他們把刑具用在我們身上,刑具用在我的身上,刺激了我的痛覺神經,大腦本能指示我應該要大叫,臉部應該要扭曲,再扭曲一點,然後流淚。

我聽見研究人員的對話:
「始終沒有真正的情緒波動……」


「『C9』和『C108』好像只是純粹的痛……」
「是真的痛,但沒有情緒表達。」
「怎會這樣的……?」
「『C9』和『C108』都沒有感情。」

這樣的實驗,他們每日重覆,整整有一年他們才放棄,我覺得我應該要對他們產生仇恨,因為真的有夠痛。

有一次,他把我帶到米利暗的房間,房間裡有一部大電視,播放著一套名叫「鐵達尼號」的電影,是講述沉船的。然後他們給我一系列的問題,又給了米利暗一系列的問題,他們讓我們對坐,然後互相問問題,都是涉及一些感受性的問題。

我聽見研究人員的對話:
「唉……『C9』與『C107』始終沒有感情互動……」
「沒有辦法……」

有一次,他們在我面前把摩西殺死。
有一次,他們餓了我三日,要求我把亞諾殺死才給我麵包。


有一次和有一次,

他們都失望地說:「沒有感情。」

我終於明白了,我沒有感情。

因為我沒有感情,所以他們也沒有把我當作是……人。

明白了的我,有一次,他們終於作了一個決定。
我和其他複製人一個一個排列在實驗室的走廊,他們在我們面前一個個地經過,好像在點閱人數。

「沒用的東西其實應該要丟棄,我們沒有這麼多資源。」
「反正再研究下去也沒有意思。」
「不,難道要丟棄所有嗎?」
「至少減少一些吧。」


「那隨意吧。」

然後,他們隨意把我們當中的人帶走,我不知道他們把他們帶到哪裡去。

「丟棄」這個詞語很可怕,所以我應該恐懼,但我沒有恐懼,只是製造出恐懼的表情。

……

後來,我開始在想,我如何令他們把我當作成人。

我如何成為人?

……

因為很想成為人……


所以參與了雅各的行動,這應該叫做「叛變」。

因為很想成為人……
我跟隨雅各來到地球,在這個真正人類居住的世界,我按著雅各給我的指示,四處把剩下的人類帶到精神實驗室,實驗室裡已經啟動「宗教」的精神控制。

因為很想成為人……
我努力把更多的人帶到精神實驗室,只要他們成為聽話的信徒,就能夠幫助我們對付那些礙事的第二代物種和何心仁。

因為很想成為人……
在過程中,我遇見吳天光。

「我叫你走,你為何站著?」在危急的情況,我很怒惱,很抱怨,因為我知道這種情況,我應該怒惱,我應該抱怨。
「我……怎能丟下你一人?」吳天光說。
我愣了的那一刻,大腦卻為我製造了一些回憶,就是當日差點被丟棄的畫面,這畫面又頃刻間不斷重覆,不斷重覆……不斷重覆……



「你傻的嗎?」
沒有人知道,這話不是對吳天光說的,
是我自己。

因為很想成為人……

究竟我是從何時開始很想成為人?
究竟我是因為很想成為人才開始有感情,
還是因為我有感情才開始想成為人?

我竟然無法計算出這邏輯問題的答案,永遠都沒有答案。

可能因為,我太想成為人……

全世界都不會在意這種微不足道,我卻那麼在意……

因為很想成為人……

我只是希望再聽一次,那個好像隨意把我當作成人的吳天光,
再說一次,那溫馨的話。

因為……因為我真的想成為人……

我始終背叛了雅各,我沒有遵照他的命令,沒有在昨晚的斷橋上把他帶到精神實驗室,我沒有遵照他的命令,沒有在浸沒大海的小巴裡把他帶到精神實驗室。

【141】

聽說,沒有人的生命是在孤獨裡誕生的,

如果有,

只是你忘記生命初始時,倘徉在溫暖中的感覺,

那份溫暖未必伴隨你長大,更難以伴隨終老,卻是你生命中重要的記憶。

如果有一天你記起了,
請不要忘記說聲謝謝。

生命是在溫暖裡誕生的。

可能我並沒有那份溫暖的記憶,也沒有道謝的對象,
所以我在世界隨意找了個人,這個人可能只施捨了一百萬分之一毫的善意,我卻隨意把他當作溫暖,然後以一百萬的溫暖對待……

於是,

我的人生故事開始在一百四十平方呎的房間裡,
我的人生故事結束在一片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