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切換視覺要說明,吳天光)

只可惜,世界已經帶走了他的溫度。

違反制約,會死……

那些信徒也看見亞設死了。

「上帝親自擊殺了祂的仇敵……」
「上帝保護我們了!」


「羅無麗萬……」「羅無麗萬!」「羅無麗萬!」

這時候,狂熱的信徒全都俯伏跪拜,讚美上帝。

至於那個女人,米利暗卻默默無聲,但不是為亞設的死而默哀,她一直凝視手上的手機屏幕,好像屏幕上有震憾著她的消息。

「結束了……」
米利暗輕輕說,灰色的語氣,手一鬆,手機劈啪跌在地上,一個沉靜的轉身,以寂廖的身影步在馬路中央,向著某處某盡頭的方向,遺下這群投入敬拜的信徒,和亞設的屍體,邱俊傑的屍體和幾位年輕人的屍體。

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難道!?

我心一凜,不再多想一秒,立刻拔腿跑回學校,並沒有察覺背後虔誠的信徒以詭異角度歪著頭,看著我逃跑的方向。

我踏入校門,尋遍校園裡每一個無人的角落,尋找陸天晴的足跡。

終於,在幾分莊嚴的學校禮堂前,打開大門。

站在禮堂大門,一股濃烈的亞摩尼亞氣味撲鼻而來,



我喘著氣……

喘著氣……

回憶起很多事情……

【143】

回憶……

自從5A的車禍後,我發現了一個傷心的女孩,她很喜歡在課本上用鉛筆寫字,她筆跡秀麗,只會寫上悲傷的歌詞。

或者透過舞動筆桿,會有種治癒的效果。



今天,我又看見女孩的課本寫上了密密麻麻的歌詞,但這次她的筆跡混亂重疊,根本不知道她在寫哪首歌的歌詞。

我知道她有一位男朋友,不過他死了,就死在那一場車禍上。

努力看清楚一點,發現原來歌詞很奇怪,全都是「死」字,不斷重壘的「死」字,有點驚悚,我想不出有哪一首悲傷的歌詞全都是死。

那時候,她的雙眼有點迷糊。

於是,我跟隨她的腳步,
她走在學校的走廊,我走在學校的走廊,
她拾級而下,我拾級而下,
她離開學校門口,我離開學校門口,

她,站在馬路前,明明綠燈轉眼變成紅燈,明明紅燈轉眼變成綠燈,在下一個紅燈時,她竟踏步……



……

一輛小巴亡命飛過……

……

「為什麼拉著我?」她茫茫地說:「我要隨他去……」

「陸天晴……」我看著她,不知要該說什麼。

我知道的……
她……

失去了他的聲音和氣味,失去了他一切的情緒和牽動,永遠不能再牽手。



即使她把他的遺物掛在心口收在口袋放在枕邊,回憶卻變得很遙遠。

很遠很遠……

動人故事裡的孩子總會把逝者描繪成天上的星星,卻浪漫得很殘忍,明明是凡人無法觸及的星空。

我知道這種感覺。

我卻看著她,卻執意地把她拉回來,把她書包裡的課本倒落在地,然後打開她的課本,把她課本上的悲傷擦掉,擦擦擦……

「傷痛……一定可以抹去的……妳一定可以重新寫上……更好更好的歌詞……」我倔強地說。

在馬路邊,我蹲在地上執意地擦,她站在我旁竭力地哭。

哭得像個小孩,


大顆大顆的淚珠落在灰色的痕跡。

但是……

對不起,我借給妳的橡皮擦,始終不足以把深深的痕跡擦掉吧?

【144】

我知道這種感覺。

曾經有一位好朋友,在五年前令我落在這種感覺,可是,重重的回憶,卻輕輕遺忘。

有種力量,不讓我憶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