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
在幾分莊嚴的禮堂上,雅各的屍體倒臥中央。

在另一旁,同樣倒臥在地的陸天晴,用一雙空洞的眼睛緊緊盯著雅各的屍體。

我走近她,她卻動也不動,她沉默無聲,就連呼吸聲都消失了。

陸天晴的旁邊,有一隻綠色的耳朵,空氣充滿了濃烈的亞摩尼亞氣味,蓋過原本的血腥。

我拾起綠色耳朵端詳,分明是一隻假耳,想騙誰?


我望向雅各的屍體,他死得很驚訝。

我不敢重組案情,恐怕重組後是我不能接受的。

「你是誰?」背後傳來男人的聲音。

我一震,沒有想過這裡還有其他人,我驚嚇轉身,望向禮堂大門。

「我問你是誰?」中年禿頭的男人,穿著殘破的醫生袍,一臉風霜落泊。



「你先答。」我舉槍,指向他。

「我看你應該是真正的人類……」中年禿頭男人瞇起眼睛說:「你的樣子很傷心,她是你的朋友嗎?」

我沒有放下槍。

「看來也是……剛才我目睹整個情況,妳的朋友真的很偉大,不……應該說她被騙得太深了……」中年禿頭男人感嘆說。

「你說什麼?」我握槍的手腕有點抖震。



「她用這種方法殺死雅各,應該都是那個女人教的。」中年禿頭男人惋惜地說:「用濃烈的氣味遮蓋他們能夠辨別真正人類的嗅覺,用簡單的道具裝成第二代複製人,雅各一定以為她是入侵的第二代……」

不要說,不要再說了。

「她當時被雅各殺死,但她表情欣慰……」

砰!

煙硝的味道……

第一次開槍……

「看來你真的是人類,因為他們沒有感情,不會做出這種事來。」中年禿頭男人沒有半點嚇怕:「我還未介紹,我姓卓,你可以叫我卓醫生。」

這個卓醫生,知道很多事,換句話,他是眼睜睜地看著陸天晴用愚蠢的方法跟雅各同歸於盡的,是吧?所以剛才那槍,應該打在他的頭上!而不是天上……



「不要這樣看著我,是那個女生的決定,即使我阻止,也不會阻止得了。」卓醫生一臉事不關己。

如果我沒有猜錯,他應該是跟何心仁女士的身份一樣,就是那些複製人的研究人員,我還以為那些研究人員都已經死光光……

卓醫生,對了?何心仁女士曾經有提及過……

該死的研究人員……

原來真正的憤怒,是這種味道,
舌頭淡淡的血腥味,是過度咬牙切齒的結果……

母親……父親……同學……

全世界所有人的憤怒……



腳,已經不受控,急促步向他,
手,努力壓抑,但槍口已貼在他的額頭上。

「眼神不要這樣凶,我也是受害者……」卓醫生難過地說:「世上沒有百分百的壞人……」

沒有百分百的壞人……

卓醫生緩緩移開我的槍,我沒有抗議,因為我知道自己根本不會向他開槍。

「還是不要再逗留這裡了,走吧。」卓醫生環顧四周,彷彿四周之處有什麼危險的東西。

「跟你走?不……我還要用雅各的屍體救我的同學。」我說,根據何心仁女士所言,只要信徒知道雅各死了,他們便會回復正常。

但是,班長陳諾明已經死了,陸天藍已經死了,邱俊傑已經死了。



「不用了,雅各死掉的過程,將會傳送到世界各地每一個被『宗教』精神控制影響的地方。」

「什麼?」

「很快……你的同學也會從任何有螢幕的地方中看見。」

「你說……這裡有閉路電視?」我望向上面的四周。

「不……是這女孩的眼睛裝了東西。」

何心仁……
我心裡湧起殺人的念頭。
我不是未殺過「人」,但我從來未曾如此熱衷地想殺死一個人。



「你怎知道,是誰告訴你?你也是何心仁的人吧?」我激動。

「我怎會是她的人?我恨不得把她殺死,而她也會想我死,如果她知道我還生存。」

「為什麼在這裡出現,你究竟有什麼目的?」我無法相信眼前的男人。

「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卓醫生深沉地說:「毀滅所有複製人。」

……

即使現在給我一刻靜止的時間,讓我好好看清楚卓醫生的眼神,也無法分辨那些真誠與虛謊。

「你跟複製人有深仇大恨嗎?」

「我們離開這裡再說吧,這裡不安全,或者已經沒有什麼地方安全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