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所以,這裡會安全一點嗎?」我問。

卓醫生駕著一部黑色的私家車,駛過孤寂的屯門公路,把我載到無人屯門轉車站。

我願意跟隨卓醫生來到這裡,並不是因為我信任卓醫生,而是我再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被騙去。

除了生命,我已經一無所有。

「我沒有辦法,或許這裡都變得不安全。」卓醫生下車後坐在轉車站的長椅上,緊盯著車站設有的候車顯示屏。



「這是什麼意思?」我疑惑卓醫生對顯示屏的黑色畫面的興趣。

「從你的表現,看來你已經從何心仁女士知道一點東西,畢竟,她若不告訴你一些事實,你也不會輕易相信,她也會不試探得出你對複製人的反應,從而決定你是否能夠被利用。算吧,既然你已經知道,那我就不解釋太多前因。」卓醫生依然緊盯著顯示屏說:「第三代複製人已經知道雅各死了,他們的手機程式設定了,如果有誰死去,程式會出現死亡訊息。」

我知道,所以米利暗才會有如此萬念俱灰的反應,那時我就知道,一定發生事情,而且事情跟陸……天晴……單人匹馬殺死雅各有關。

「接著呢?」我問。

「第三代複製人一向以『C1』馬首是瞻,只要『C1』死了,他們就失去成為人的精神支柱。」


「『C1』是誰?」
「雅各。」

「成為人的精神支柱?我聽何心仁說,他們不是沒有感情的嗎?」

我想起亞設。

「我們也不知為何?科學研究本來就是探索未知的東西,正正因為未知,所以有很多事情也未能解釋,然而,雅各就是他們的領袖。雅各以香港裡的屯門作為大本營,也可能是因為香港是何心仁的出生地。」

「有關係嗎?」



「我不知道,可能何心仁是他的主理研究者,從而令他產生一種微妙的原因,想了解何心仁的出生地,我知道模仿聖殿的精神實驗室裡,雅各也擺放了何心仁的人像,把她當作信徒的神像,至於這是怎樣的心理,我不知道,可能他心裡覺得,何心仁是他的創造者吧?當然,除此外,雅各也想殺死何心仁。」卓醫生聳聳肩,眼目沒有離開過顯示屏。

「你說這麼多,但還未說出重點。」我提醒。

「當第三代複製人已經失去戰意,接著下來,就是何心仁的世界。」卓醫生眼瞳裡的顯示屏終於發光。

顯示屏的畫面出現一個男人,我認得這個接近晚年的男人,他的名字叫雅各,他有個代號,叫C1。

C1極速奔走到屏幕前,以凌厲的刀法砍下屏幕以下的位置,血濺在C1的臉上。

C1原本目無表情,但一秒瞳孔放大,喃喃說了點東西後,靈魂從雙眼離開……

屏幕的鏡頭也側倒在地,但依然映照著C1的死狀,如同在現場上,陸天晴緊盯著雅各一樣。



這是陸天晴的視覺。

「別這樣,如果你不死,傷心的事還有很多。」卓醫生安慰說,拍拍我的肩。

顯示屏忽然切換到一個可憎的女人身上,女人穿著端莊,氣質優雅,背景是火光燈盞下的洞穴。

「各位,我是國際秘密組織,人類保護特務組成員何心仁,編號777,相信大家目睹畫面,都已經清醒過來,回復理智。

相信目前的情況已經足以讓大家意識到,這不是電影,不是廣告。

那些自稱『天使』的人不是人類,他們是來自宇宙的異態生物,正如你們平日所看的外星人襲地球的電影一樣,他們會把你們帶到真正的地獄去。

而你們最初所看見酷似怪物的人類,他們其實是才是國際秘密組織人類保護特務組成員,是真正幫助你們的人,你們看到他們的怪物特徵和一切怪異的情景,都是幻覺,請你們務必要相信他們。」

然後畫面又切換回到學校禮堂,重覆回播雅各之死。



世界完美呈現「謊言」的極限。

畫面無限重播。

「第三代勢力瓦解,何心仁終於取得地球所有廣播系統的支配權。」卓醫生搖搖頭。

「這是何心仁女士的目的,我知道的,因為我們都受到一種名叫『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所影響,我們必須要吃下東西連續兩天,才會回復正常。」我說,心裡卻疑惑。

「的確,你們都受到一種名叫『去飢餓感』的精神控制所影響,的確,你們必須要吃下東西連續兩天,才會回復正常。但何心仁的最終理想,不是複製人回到EL行星而你們在地球上開展新生活。」卓醫生的視線終於離開顯示屏,以一種目光望著我,這種目光叫做「顫慄」。

「她的目的是什麼?」

我已經說過,我已經一無所有,無論她的目的是什麼,我剩下的只有空盪的生命,還有不帶意義的仇恨。



「你知道何心仁她有個家庭嗎?」

話題轉得有點突冗,我想不出其中的關係,但我還是向他點頭回應。

「她的女兒已經死了。」卓醫生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