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亞達雖然冰封二千年,但力氣猶在,竟一手便將我提到半空!

「你……是誰……」努亞達一臉怒容,以古語口齒不清的問道:「為甚麼……要偽裝……作撒旦大人!」

我雙腳凌空,咽喉被握,只能勉強呼氣說道:「我就是撒旦啊。」

「你的確……和撒旦大人……一模一樣,」努亞達一邊說著,氣息一邊調順,「但你的樣子……是他還未下凡……前的模樣,來到凡間以後……他一直都是以『獸』的……形態示人!」

「我是他的轉生。」努亞達五指絲毫沒有放鬆,握得我臉色慢慢變白,「所以才會和他長得一樣。」



「一派胡言!我昨天才……和他一起於海中,伏擊了天使軍。他始終安好無恙……怎會突然有甚麼轉生!」努亞達怒不可遏,語氣滿是敵意,「難道……你是美猴王?你甚麼時候叛變了!」

努亞達身體漸漸復原,力氣越來越大,說著說著,五指之力大得幾乎要將我咽喉握碎!



不過,他力氣再大,終究也不能握碎一具幻影。





「我不是孫悟空。我叫畢永諾,亦是貨真價實的撒旦轉世。」努亞達手中握住的『我』突然消失,至於真實的我,則在他身後現身,繼續說道,「而你口中的『昨天』,其實已經是二千年前了。」

「滿口鬼話!你到底是誰?」看到我突然移影換形,努亞達先是一愕,旋即怒氣衝天,同時渾身魔氣張湧,左眼眼瞳倏地變紅,竟是打開了魔瞳!




縱然冰封二千年,努亞達身上的魔氣竟也頗為精淳,可見在冷藏前的他,實力足達當時一流水平。

「戰鬥是不必要的。」看到怒不可遏的努亞達,我盡量保持笑容,「不過,我倒想看看你的能耐。」



「放肆!」努亞達怒叱一聲,整個人猛地跳起,貫注魔氣的左手,握拳直朝我面龐揮來!

不過,努亞達畢竟久未活動筋骨,身法始終不快,我看準時機,輕易便閃過他這一拳。

一擊落空,努亞達沒有放棄,壯碩的身型靈巧一扭,回身又是一拳,這一次拳速雖然較快,但我仍能從容避開。

如此閃避了十多拳,努亞達始終連我的衣角也沾不上,我眼看他功力似乎還未完全回復,便決定停止這場戰鬥。

我看準他招與招之間的空隙,倏地加速,一下子突進他中路,單手按住他咽喉一撥,立時將他整個身子推倒在地!

努亞達中招倒地,直撞得地磚塌裂,同時吐出一口血來,濺得我半臂染紅!

「抱歉,下手重了一點。」我以單膝壓住努亞達,邪邪一笑,「不過,這應該能令你清醒一點吧?」



「小子,戰鬥還未完結啊!」努亞達忽然豪笑一聲,左眼魔瞳紅光一閃,「嚐一下『百花之瞳』吧!」

一語未休,我手臂上的血漬,竟突然爆炸!



「『百花之瞳』的異能,難不成就是令血液爆炸?」

突如其來的爆炸,雖然只炸得皮肉綻開見骨,但足已令我大感錯愕。

努亞達趁我分神,雙腳突然一蹬,腳尖竟直朝我後腦要害踢去!

我聞得風聲,連忙吐氣一蹤,閃過他的殺著,但亦令努亞達乘機脫困。

努亞達順勢後翻,整個人再次站穩後,鼓氣一吐,竟朝猶在騰空的我,吐出三顆血珠,分攻我上中下三路!



血珠破風急飛,宛如三顆子彈,我身在半空,無從借力,只能瞬間以魔氣護體,硬擋血彈!



噗!噗!噗!



我的頭、胸、腹,同時被血彈擊中!

三顆血彈勁力十足,雖不致射穿皮肉,卻足以令我中彈處劇痛難當。

就在同一剎那,努亞達的「百花之瞳」紅光再閃,我身上三處血漬,自然同時間猛烈爆炸!



連串爆炸,引起半空一陣血霧,努亞達看到突襲成功,臉上不禁露出笑意。

不過,當血霧散開時,努亞達的笑容便瞬間僵硬。




「我終於明白,撒旦為甚麼要將你留下了。」

『獸』化了的我,看著震驚萬分的努亞達,微微一笑。



努亞達那三顆血彈,若真要躲避其實不難,但我希望見識他的本領,便決定硬擋,順道以『獸』的形態現身,以取努亞達的信任。



「你……你真是撒旦大人!」努亞達收起魔瞳,神色慌亂地朝我單膝下跪,「剛才……是我一時糊塗,實在抱歉!」

「不,你的懷疑絕對合理。」我見狀立時走上前扶起他,同時正容說道,「畢竟,已經過了整整二千年。你認識的世界,已不復存在。」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甚麼二千年?」努亞達一臉錯愕,眼神茫然,「大戰已經完結了嗎?我們勝了吧?」

「銀臂的努亞達,那場戰爭,已經完了整整二千年。」此時,妲己徐徐走近,柔聲說道:「或者,那場大戰根本從未發生過。」

「九尾狐!你不是應該身在亞洲嗎?」努亞達聞聲轉頭,看到妲己後先是一喜,神情旋即變得更加迷茫,「你們……到底在說甚麼?」

「三言兩語,難以說明。」我走到努亞達面前,同時打開「鏡花之瞳」,與他目光相接,「還是讓你親身『經歷』這世界多年的變化吧!」

語畢,我在他面前打了一個響指,努亞達的雙目瞳孔倏地擴張,神情變得呆板,正是進入了我施放的幻覺之中。




如此不過半晌,努亞達忽然猛吸一口氣,接著驚叫一聲,整個人同時無力跪倒在地,渾身汗如雨下,微微顫抖。

雖只片刻,但努亞達已經歷了我替他準備的「簡報」。

「穩住調息。」我輕輕扶起了他,柔聲笑道:「要在如此短時間內咀嚼這世界二千年的變化,實在不易消化。」

努亞達一時沒有作話,眼神滿是懷疑之色,似乎一時之間仍未能分得清楚自己到底在現實還是仍在幻覺之中。

看到努亞達神智仍然不清,便跟其他人說道:「你們先上去吧,我在這兒陪他一下。」

「不,我大概也明白眼下情況。我也要上去!」聽到我的話,努亞達忽然抓住我的手,沉聲道:「我已睡了整整二千年,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