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脫下外套讓努亞達披上後,便與眾人一同回到上層。

「這些就是電腦?」看到林林總總的先進儀器,努亞達神情滿是好奇,卻只敢輕撫,不敢亂按。

「不錯。這些東西的運算速度,已經比常人要快得多,而且還有各式各樣的功能。」說著,我轉頭跟伊卡諾斯道:「來,給他看一點片段,甚麼也好。」

伊卡諾斯隨便走到一個鍵盤前,快速敲打一遍,接著努亞達面前的一個屏幕,突然打開。

看到面前突有異樣,努亞達先是嚇得後躍數米,確定只是一堆光影之後,才慢慢再次向屏幕走近。



但見偌大的屏幕上,正放映著一場伊卡諾斯兩年前偷偷記錄的梵蒂岡之戰。

畫面裡有殲魔協會和撒旦教的凡人士兵交火,亦有分屬兩派的魔鬼短兵相接。

「為甚麼……兩批魔鬼會撕殺起來?」努亞達看著屏幕上的血肉橫飛,一臉難以置信,「所有魔鬼,應是在同一陣線啊!」

我正想回答之際,屏幕上的畫面倏地一變,轉而播放著一白衣男子和一頭巨蜥在戰鬥。

「這……不就是十二羽翼和臥龍嗎?」努亞達看得口不自由主的張大,「兩名七君,怎麼打起來了?」



「一切皆源於那場『二次天使大戰』。」我著伊卡洛斯將影像收起,然後轉頭跟努亞達正容說道:「那場戰爭,終結於耶穌之死,但在那之前,撒旦亦因薩麥爾的叛變,而中伏身亡!」

我之前給努亞達看的片段,只是概括了這世界的文化和科技變化,並沒包含魔界的改變。

或許我早說明自己是撒旦轉世,努亞達已有心理準備撒旦已死,但聽到我親口說出,他的臉色還是立時一沉,眼神盡是悲傷。

「為甚麼那廝要叛變?他投靠了天使軍嗎!」努亞達咬牙切齒的問道。

「因為他覺得撒旦變了,變太顧著人類,而非全心全意的為魔鬼一族設想。」



聽到我的答案,努亞達雙目的怒火竟稍微變弱,但語氣依舊滿是恨意:「那他倆好好談一下不就行?有必要狠下殺手嗎?」

「我想你比我更了解薩麥爾的為人,他口中吐的字,應該比他殺的人要少。」我搖了搖頭,無奈苦笑,「不過,撒旦的死,其實也是他刻意外排,為的就是讓真正的二次天使大戰,推遲二千年。」

「小撒旦,你的話聽得我有點頭昏腦脹。」努亞達濃眉一皺,一臉不解:「我之前經歷的,不就是第二次天使大戰嗎?」

「我們也有同樣的疑問。」我收起笑意,朝努亞達正經問道:「你最後的記憶是甚麼?」




「我奉撒旦大人之命,與他和另外五名魔鬼執行一個秘密行動,就是在不列顛海中伏擊一批想飛越海峽的天使。」努亞達環手而立,沉思了好一陣子才答道:「不過,這行動不怎麼順利。」

「怎麼說?」我好奇地追問。



「跟據情報,那批天使只有不足二十人,其目的是押送五名被抓住的魔鬼。數量上我們雖只有敵方三分之一,但因撒旦大人在陣,所以按道理是能輕易救到那五名魔鬼。不過,當那批天使來到時,我們才發現對方人數竟有半百!本來,撒旦大人想暫停行動,但不知怎地天使軍竟發現了我們,戰鬥因而一觸即發。」努亞達皺著眉頭說道,「撒旦大人一馬當先,想以一己之力拖住敵軍,讓我們五人離去。但那五十名天使像是早料到我們會在小島偷襲,對島上環境竟瞭若指掌,除了有十多人被撒旦大人牽制,其他的天使皆對我們窮追不捨,我們施盡渾身解數也擺脫不了。最後,我們五人被逼到海邊懸崖,再無退路,只能背水一戰。可惜,雙方數量實在懸殊,我們一個接一個倒下,最後只剩下我,浴血頑抗……」
 
憶述到這兒,努亞達忽然張大了口,不再說話。
 
「你奮力抵抗,接下來呢?」我見狀追問。
 
努亞達忽然呆若木雞,我接連問了幾遍,努亞達才回過神來,眼神迷茫的道,「我抵抗至幾乎力竭時,我『記得』是禹出手,將我殺死!」

「禹?」我想了一想,問道:「你指的是古時在中原治理水災的大禹?」
 
「我不知道他有尊稱,但我想我倆談的應該是同一人吧?」努亞達皺眉說道:「就是那頭能將事物一分為二的巨熊吧?」
 
「慢著?大禹是頭巨熊?」我聞言一愕。
 
「對,他是頭熊。」努亞達眼神滿是奇怪,問道:「你們沒聽過他嗎?」


 
我正想回答時,妲己忽然插話道:「公子聽的神話,已是經過千百年無數誤傳或篡改的版本,可是在古時候,禹的形象確是一頭熊。」
 
「竟有此事!」我略感詫異,又追問道:「那前輩你可見過他?」
 
「沒有。以賤妾所知,禹一直沒墮落成魔,他的事蹟,大多是第一次天使大戰中便已流傳,而在第二次天使大戰時,賤妾也沒和他交過手。」說到這時,妲己轉頭看著努亞達,「不過,銀臂的努亞達,似乎和他正面交手了。」
 
「而且,還敗在他手上……我最後的記憶,就是禹以他的『劃圓之眸』,將我身首分離!」努亞達摸了摸自己的脖頸,眼神驚懼中帶著迷茫,「但奇怪的是……我好像『看到』自己被割開頭顱的情況……按理說,我應該死了,怎麼能活下來?是撒旦大人出手救了我嗎?」
 
我和眾人交換眼神後,便轉身看著努亞達正容說道:「是撒旦出手沒錯。不過,以我們的推測,他並沒有救你一命,因為由始至終,你和禹的戰鬥、你的『死亡』、甚至整個第二次天使大戰,都沒存在過!一切一切,都只是『鏡花之瞳』的幻覺!」
 
「這……這怎麼可能?」努亞達手依舊放在項頸,雙目睜得老大,「那些戰鬥,怎……怎可能是假?」
 

「我們現在身處的地方,乃是當年舉行萬魔聚的珠穆朗瑪峰。我們循著撒旦留下的線索,尋上這個位於峰中的神秘基地。剛才你醒過來時,應該看到四周佇立著一個個赤紅色的冰方吧?那些其實是保存活體的冰棺,我們就是溶解了其中一具,將你解放出來。」我向努亞達徐徐解釋,「你還記得行動中的另外五名魔鬼是誰嗎?」



「怎可能不記得?於我而言,那些不過是片刻之前的事。」努亞達強自鎮定,無奈苦笑,「與我同行的,還有斯卡塔赫、艾波娜、與希臘的獨眼巨人三兄弟。」

「系統裡可有被冷藏的魔鬼的資料?」我轉頭朝伊卡洛斯問道。

「讓我看一下……找到!這裡有一張名單,盡列下層被冰封的魔鬼。」伊卡諾斯興奮地叫了一聲,雙手繼續在鍵盤上翻飛,「斯卡塔赫……有。艾波娜……有。獨眼巨人三兄弟,就是布隆特斯、史特羅佩斯和阿爾格斯吧?三人也在。」

「就是那三人,他們仍然在生嗎?我可是親眼看到他們兄弟被天使殺死!」努亞達聞言一呆,雙眼滿是混亂之色,「到底……那些是真?那些是假?」

「這是一條,我心中問過無數遍的問題。現在,就讓我們一起尋找答案吧。」我拍了他肩膀一下,柔聲安慰後,轉頭跟伊卡洛斯道:「先解放那個叫斯卡塔赫的。再多一人,我們就能確定真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