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解凍需時,我們便先留在上層休息。 

我讓努亞達先梳洗身子一下,然後換過一套乾淨衣服,再囑伊卡洛斯找一些影片給他看。

努亞達坐在一個屏幕面前,默默地看著各式各樣的影片,眼神變幻不絕。

對於他來說,一個眨眼,就是二千年過去,霎時間定必難以接受。

這個難題,我還得處理多上千遍,因為底層的每一名魔鬼,都應該會有相同情況。



「雖說撒旦這『玩笑』有點匪夷所思,但他們畢竟是魔鬼,適應力可是強得很。」妲己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公子別忘記,他們當初可是從安穩的天國,來到這殘酷的凡間,存活至今!」

「我不會懷疑他們能否在這時代生存,因為這世界雖過了那麼多個年頭,人性始終沒怎變過。」我目光放在努亞達身上,說道:「我只是在想,我應該怎麼帶領這批魔鬼,繼續生存下去?」

「公子是害怕嗎?」

「不,我並不害怕。我只是在計算。」我抬頭看著雪白的天花,「撒旦盤算千年,就是算到此時此刻,我們會陷入絕境,所以才會留下這些『彈藥』給我。若我釋放了下層所有魔鬼,我的確會立時擁有一股非常厲害的火力,但在這勢頭,我亦只有他們可以依賴。若有一個死傷,就是少一分戰力。所以,我得像我撒旦那般,細細盤算。」

「賤妾相信公子智慧過人,又在地獄經歷了那麼多不同人生,目光遠比我們都要透徹。」妲己微微一笑,柔聲說道:「不過,公子也請記得,你身邊還有不少幫手。多一個腦袋,就是多一個想法。強如撒旦也需要孔明幫助,才能將這佈局,延展至今。眼下這場關連天與地、人魔神的棋局來到終章,你更加要懂得,如何利用自己手上所有力量,而非事事只想著獨自解決。」



「前輩的教誨,我會仔細思考。」說著,我看了妲己一眼,笑道:「不過,前輩的話,倒是令我有一點主意。」

「甚麼主意?」妲己好奇問道。

「我本來打算待薩麥爾來到,才一次將下層被冰封的魔鬼釋放出來。因為我在想,他們的記憶中,薩麥爾仍然是魔界七君、撒旦之下最厲害的助手。若薩麥爾在場,要解釋他們的情況,定必事半功倍。」我頓了一頓,認真續道:「只是,若前輩肯助我一臂,效果應該不會相差太遠。」

「賤妾雖然成魔已久,但在魔界名氣不響,完全沒有甚麼地位可言。」妲己秀眉輕蹙,「他們見到賤妾,恐怕只會更加懷疑公子的身世。」

「前輩在他們眼中,或許真沒地位。」我笑了笑,道:「不過,你的『銷魂之瞳』,可是大有份量!」



「公子的意思,是想賤妾以魔瞳迷惑他們?」妲己一臉晃然。

「正是。」我點了點頭,「我知『銷魂之瞳』的異能效果是勾起情慾,但若只是輕輕施放,該只是讓受術者,容易產生好感,對吧?」

「確是如此。不過,賤妾已許多年沒『輕輕施展』了。」妲己笑道。

「這就是我希望前輩能幫助的事。」我繼續解釋,「我想前輩令他們都對我有一點好感。只是一丁點,就足夠了!」

「賤妾明白了。若所有甦醒過來的魔鬼,都對公子暗存好感,那麼你的話聽起來就特別順耳,特別受落。」妲己輕輕一笑,「那賤妾得好好控制力道,萬一施術過強,有誰對公子暗生傾慕之意,煙兒定必生賤妾的氣。」

「我絕不懷疑前輩能耐。」我微微一笑。

妲己聞言,抿嘴一笑,然後正容說道:「這些魔鬼活藏二千年,才剛解凍,神智定然不清,雖說要在上時施展瞳術實是輕易而舉,但畢竟人數不少,賤妾也得準備一下,才可短時間內對這過千魔鬼施術。」

「前輩慢慢準備,反正我會先釋放斯卡塔赫。你預備好我們才將餘人一次解凍。」我笑道。妲己聞言點頭,便找了個位置,盤膝調息。





我們長途跋涉來到此處,沿途沒開魔瞳,身體早已非常疲憊,因此人人皆閉目養神一番,唯獨是伊卡洛斯仍然心情亢奮地埋首在那些電子儀器之中。

我走到他身旁,問道:「還有多少時間斯卡塔赫才解凍完成?」

「十三分鐘。」伊卡洛斯看了看身邊十來個電腦屏幕的其中一個後回答,然後又繼續在鍵盤上瘋狂按打。

「你還真是不會感到累呢。」我看到他眼神中的興奮,忍不住笑道。

「其實是我累喇,這些年一直都是待在基地,甚少在外頭活動。但不要緊,反正我之後大多時候,應該也是在這兒支援你們而己。」說到這時,伊卡洛斯忽然說道:「對了,我有些東西想給你看看。」

語畢,我只見他按了鍵盤一下,面前屏幕顯示了一幅黑底藍線交織的建築藍圖。我看了一眼,便知那是這基地的建築橫切圖。




「剛才解凍努亞達時,我留意到寒冰血棺溶化而成的血,被引導到別處。所以回來上層後,我便嘗試找一下這基地的建築藍圖,最後找到這橫切圖。」伊卡諾斯伸手指建築圖紙,繼續說道:「這裡是我們所在的最上層,底下就是收藏寒冰血棺的地方,而原來再那層的地底,另有一個狹窄的空間。我稍微研究,發覺那應該就是收集血液的地方。」 

聽到這兒,我忍不住皺眉問道:「那又如何?」 

「甚麼那又如何?」聽到我的問題,伊卡諾斯張口詫異道:「我剛才不是說過嗎?用以製造寒冷血棺的血,乃是精煉濃縮的純血!雖然過了二千年,這些血液蘊藏的生命能量,大部份已被棺中魔鬼吸收,但我剛才取了好幾個血棺的結晶樣本,經過計算,發現每具冰棺液化後所剩下的血液,應該至少有十年生命能量。」 

「十年?」我聞言一愕,連忙追問:「那所有血棺加起來,豈不是有過萬年的生命能量?若是如此……」 

「你終於明白我在談甚麼了。」伊卡諾斯白了我一眼,打斷了我的話,「你說你需要大量能量,才可再次激活『地獄』,這過萬年的能量,就是最好的鑰匙啊!」 

來此途上,每每遇上有一定人口的小鎮,我便會大開殺戒,拼命製造負靈魂,可是我屠了好幾個鎮,『地獄』始終沒有動靜。 

假若現在有足足一萬年的能量,那的確有很大機會,能激活我右眼的靈魂容器! 






想念及此,我便即靠近屏幕,仔細研究那建築圖,「按比例看,那儲血空間不足半米高,一個正常人在那兒連蹲也蹲不了。」 

「但你有『萬蛇』能改變自己形狀,空間再狹窄也不是問題。而且,這空間沒有任何正常出入口,就只有每具血棺底下的細小隙縫和管道讓血液流通。不過,對你來說,再一次不是問題!」伊卡諾斯笑道:「依我看啊,這說不定是臥龍先生早早計算好,助你重新激活『地獄』而建的設備!」 

「若真如此,他的目光,實在看得太遠了。」我說道,但也明白這可能性不低。




「你還有別的發現嗎?」我問道。

「暫時沒有了。」伊卡諾斯說道,「不過,我在檢查電腦的東西時,有一個想法。」



「嗯,你有甚麼想法?」我好奇地問。

「我本來正在整理一張清單,想與這裡的系統對比一下,看看我有哪些研究沒被傳送至此。不過,當我看著清單上的研究項目時,我突然發覺這些年來我雖涉獵甚廣,發明不少,此刻回顧,卻無一項具突破性。」伊卡洛斯搔了搔頭,頹然說:「我點子不絕,但卻沒有那一個能幫助你在這場戰爭中帶來優勢。那感覺,就像在地上不停撒種施肥,青草長了一堆,可是始終長不出一棵像樣的樹。」

「不用給自己太大壓力。你也說了,這是一場戰爭。戰爭並非是一兩個人能輕易影響得到。」我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當然,我是例外。」

「我不想負了撒旦和臥龍先生的恩情。他倆這麼多年來都給予我極大自由,從不過問我的研究。他倆對我極為信任,就是相信我的發明,能在當刻發揮作用。所以,我已決定研發一樣東西,能助諾你逆轉這場戰爭。我決定回歸最初,繼續未完的研究。」說到這兒,伊卡諾斯頹氣盡掃,雙目精光一現,「諾,我答應你,我會給你及你的軍隊,每人一雙能劃破天空的『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