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卡洛斯的豪言,令我一時興奮得不知如何接話。
我知道他不是一個隨便承諾的人,他既然放話,我們能「飛」的時間,便指日可待!
若所有魔鬼都能再次飛翔的話,天使軍便再沒有制空的絕對優勢!
「當日我和父親為了擺脫追殺,以蠟和羽毛製造了天下間第一對人造翼。不過,那說到底只是個滑翔傘。這些年來,我不止一次想研飛『翅膀』,可是人形始終有別於飛禽,不論我怎樣計算,始終難以設計出一雙能令人飛天的翼。但現在有了天使的樣本,我一定可以成功!」


伊卡諾斯說著,手一伸,摸了摸工作桌上,那隻薩麥爾替他檢來的天使翼。


這隻翼就是先前在臥龍島我們被天使襲擊時,薩麥爾乘機保留的那一隻。


「那你就趕快開始研究吧。」我笑著說道,「你的成功,說不定就是這場戰鬥的勝負關鍵。」
「嘖,別把話說得那麼重,我可會很大壓力呢。而且研究不是朝夕便能成功,我只能夠答應你,我會全神貫注在其中。」伊卡洛斯一邊撫著折翼的羽毛,一邊說道:「你們今後的戰鬥,盡可能就多保留一些天使的殘肢給我吧,也不一定要是羽毛。我想順道研究他們的身體結構。」
「我想我會先保命。」我調侃一笑,又問道:「對了,其實你也經歷過二千年前那場大戰,那時撒旦和孔明沒有給你任何天使的遺體嗎?」
「由於我的戰鬥力太差,所以一直藏在撒旦大人的故居裡埋首研究,始終沒上過戰場。」伊卡洛斯憶述道:「我那時有提出過這要求,但他倆皆說天使的屍體實在太過惹人注目,而且耶穌神力厲害,或能復活死去的天使,所以其時魔鬼軍皆會將天使的遺體全都燒光。」
「嘿,現在看來,那只是一個完謊的藉口。」我冷笑一聲。
「但若耶穌真是天上唯一的兒子,說不定真有如此逆天力量。」伊卡洛斯攤了攤手,並沒完全否定撒旦他們當年的話,「傳說耶穌當日只是受傷,回到天國。若他在最終一戰,真的回歸,那可不是甚麼好事。」
伊卡洛斯的話不無道理。雖然直到現在,我們的主要敵人是寧錄,可是誰也不知道,最後一次「天地歸零」,會替天使軍帶來甚麼厲害人物。
耶穌,就是其中一個可能。




「我們現在只能見步行步,同時盡力備戰。」看到我陷入沉思,伊卡洛斯笑了笑,打斷我的思諸,「謎團,就一個接一個的解決好了。」
說罷,他指了指屏幕,只見標示斯卡塔赫解凍時間的數字,剛好倒數為零。


下去低層的只有我、努亞達和伊卡洛斯三人,其他人則繼續在上層休息。
努亞達已經看了不少影片,可是神情依舊迷惑,眼神隱隱帶著不安。
「我們很快便會知道真相。」下降途中,我輕聲跟努亞達說道。他只是微微點頭,沒作回應。
放滿血棺的下層,依舊是寒氣逼人。
伊卡洛斯領著我和努亞達,來到圓的較深入位置。
在編號「1129」的那鐵牌前,但見一名赤裸女子,正閉目躺在血泊之中。


那女子相貌平平,不過眉宇間透著一股攝人英氣;一頭橘紅短髮,皮膚白晳,身材高挑卻略為瘦削,周身偏又滿是精練肌肉。
要不是看到其女性性器,這女子看起來還比較像男生。


努亞達看到女子,連忙走上前將她抬離血泊,又用預先帶上的乾布將她身體包好。
「她就是斯卡塔赫?」我問道。
「不錯,她就是其中一名和我逃走的魔鬼。」努亞達凝視著斯卡塔赫,同時略為抹走她身上血跡,「在我記憶之中,她理應已被天使以銀棍擊頭而死……」
「這世上,顯然沒有人能將碎裂的頭顱拼回原狀。」我走到他倆身邊蹲下,正容說道:「但我有能力,拼湊出真相。」
語罷,我伸手按住斯卡塔赫頭頂要穴,同時微微運勁,將魔氣貫輸到她身上。
如此輸氣了好一陣子,斯卡塔赫的臉開始有點血色,又過半晌,她的心終於再次跳動。


「嗄!」
斯卡塔赫猛地睜開雙眼,張口瘋狂吸氣,雙手拼命亂抓。
「別慌,別慌!」努亞達緊緊抱住斯卡塔赫,沉聲說道:「你沒事,我們都沒事。先慢慢呼吸……」


聽到努亞達的聲音,斯卡塔赫才稍微冷靜,呼吸漸見平穩。
又過了片刻,斯卡塔赫終於平伏,可是當她看清楚抱住她的人是努亞達時,眼睛再次瞪得老大,詫異呼道:「努亞達?你……你不是死了嗎!」


努亞達聞言一愕,一時不懂如何回話。
「他沒死,你也沒死。」我微微一笑,跟斯卡塔赫說道:「你們只是發了一場可怕的夢。」
斯卡塔赫先前沒注意到我,聞聲轉過頭來看到我,呆了一呆,道:「你是誰?」
「撒旦轉世。」我笑著欠了一欠身。
「混帳!撒旦大人相貌異稟,和你完全不同!」斯卡塔赫怒道,「你到底是誰?怎麼把我和努亞達擄至此處?」
聽到她的話,我便明白斯卡塔赫並非墮落天使,而是由人類變成魔鬼,所以她看到我的樣子,並沒有立時聯想到撒旦身上,此刻雖然憤怒,語氣始終不及努亞達起先那般激動。


「他說的是事實。」努亞達這時終於插話,「你最後的記憶,是被天使殺死吧?」
斯卡塔赫陷入沉思,似在回憶腦中片段,過了半晌,渾身忽然一抖,然後呆呆的道:「對……我記得在看到你被禹斷首殺死後,有人在我背後偷襲,以棍擊碎我的頭顱……」說著,她雙手不自禁的摸摸自己腦袋,像是要確認頭腦仍然完好。
「不用摸了。我的死,你的死,全都只是幻覺。」努亞達抓住斯卡塔赫的手,無奈苦笑,「那些,都是撒旦大人所種的幻覺。我和你,其實已經沉睡了二千年!」


「你在說甚麼鬼話啊?」斯卡塔赫驚愕萬分,眼睛瞪得老大。


「千言萬語也說不清楚。」我柔聲跟斯卡塔赫說道:「自己經歷,比較容易。」
語畢,我打了一個響指,剛才我在斯卡塔赫醒來的一剎所種的幻覺,立時在她腦中展開。


進入了幻覺中的斯卡塔赫,雙眼頓時瞪大,一臉呆濟,瞳孔縮放不斷。
「小撒旦,她不會有事吧?」努亞達看到斯卡塔赫的模樣,眼神滿是擔憂。
「你剛才也經歷過這幻覺,現在還不是好好的?」我笑著安慰。努亞達聞言點了點頭。
「你倆皆『親眼』看到對方被天使殺死,不過二人刻下仍然生存無恙。」伊卡洛斯此時插話,道:「我們至少可下定論,就是撒旦當年帶領你們進行的伏擊行動,乃是假像!」
「除此之外,別無其他解釋。」努亞達無奈地嘆了一聲,道:「雖然我知道撒旦大人自有他的用意,但想到整個天使大戰,很有可能乃是他虛構的龐大幻覺……我其實是感到有點失落。」
「我明白,你們會感很難受,尤其是騙你的,乃是你們尊崇的魔鬼之皇。」我溫言說道:「不過,我會替他償還的。」
「嘿,小撒旦,這是你與生俱來所負的血債。」努亞達說著,掃視了血棺林一遍,「看了那些『光影』後,我大概明白到,即將到來的一戰,只會比撒旦大人構想的更為慘烈。撒旦大人將我們留下,就是想我們輔助你。不過,這股力量雖強,要駕馭起來,卻絕不容易。」



「我一路走來,也沒遇過甚麼容易事。」我輕鬆笑道:「光是背負『撒旦』這名字,已讓我吃了不少苦頭,失去不少重要的人。」
「但我相信,你也得到不少。」
「得與失,已非我刻下所要考量的事。身為魔鬼之首,我現在只有一個想法。」我頓了頓,看著努亞達正容說道:「就是領群魔得勝、帶大家存活!」
努亞達看著我先是一呆,然後翹指讚道:「小撒旦,果然有地獄之皇的氣度!」
看到努亞達反應正面,我心下一寬,因為這將會是我待會兒向群魔說的說詞。


我讓努亞達帶著仍在幻覺中的斯卡塔赫上層,然後又吩咐伊卡洛斯,將所有冰封魔鬼,同時解凍。


「你自己小心啊。」伊卡洛斯乘石座回到上層前,拋下如此一句。要同時應付數千名穿越二千年的魔鬼,並非易事,但他對我顯然頗有信心。
石座「咔」的一聲,封住了頂頭通道,整個空間只有無盡紅光和刺骨冰寒。
「解凍程序開始,預計完成時間為:三十三分鐘。」合成聲音再次迴盪。




「公子,預備好了嗎?」妲己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早在我們三人下來時,妲己已悄然跟隨在後。
「我需要運功一下。要同時令數千魔鬼陷入幻覺,委實不易。」我朝她笑道。
想起二千年前,撒旦以幻覺建構整場天使大戰,我心底裡除了佩服,同時亦信有大增。


畢竟,我是他的複製體。他能做到的一切,我亦可以。


收攝心神後,我便盤膝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腦海澄明,築建幻象。妲己亦在我旁邊坐下,調息養神。
過了半個小時,四周開始傳來一道又一道墮物聲,卻是場內寒冰血棺,一個接一個的溶化崩解,使裡頭冰封的魔鬼掉在地上。
「是時候了。」我睜開眼睛,沉聲說道。妲己聞言,站了起來,同時打開「銷魂之瞳」。
我高舉左手,喚醒『萬蛇』,魔氣催動,『萬蛇』立時分裂成數千條絲幼的小灰蛇,如網四撒,咬住所有仍在場內魔鬼的眉心。
我皺眉運功,透過『萬蛇』向仍在昏迷的群魔貫輸魔氣。
如此輸氣好一陣子,我聽到四周陸續有些動靜,便朝妲己打了個眼色。


妲己微微頜首後,忽以指甲,在自己的左手腕脈劃出一條深刻見骨的傷口。
霎時之間,鮮血不停湧出,卻見妲己伸出右手,將血盛住,同時催動周身魔氣。
我見狀一愕,也不見她有任何動作,妲己右手卻似乎變得如燒熱的鐵鍋一般,令掌中盛載的血液,瞬間沸騰蒸發成血霧!
妲己揖撮起一雙誘人的朱唇,輕輕呼氣,將血霧向四方八面吹去。
我站在她身旁,自然也吸了一下,但覺血霧吸入胸臆,精神立時為之放鬆,嘴角亦忍不住微微上翹。


「想不到前輩的『銷魂之瞳』還有這種應用之法。」我朝妲己笑道。。
「雕蟲小技,不足掛齒。」妲己抿嘴一笑,道:「這小技賤妾向來只對凡人使用,因為魔鬼意志堅定,不易迷惑,可是此刻場內群魔,剛才寒冰解脫,心志薄弱,這小技正好派上用場。」
此刻我打開了「鏡花之瞳」,血霧對我的影響只屬微乎其微。我透過連結至眾魔的小蛇,探測各人脈搏,果然在吸入了血霧之後,心跳變得更為平穩緩和。


妲己施法了好一陣子,終於讓血霧飄散至整個平台。


「賤妾就此功成身退。」她運功令左手傷口癒合,微笑道:「接下來,就有勞公子了。」
我見她神色自若,但雙唇微見蒼白,沒了先前的朱艷,知她耗功不少,便即感激的道:「謝謝前輩相助,你快回去休息吧。」妲己笑著點頭,紅裳一飄,便乘坐石座,回到上層去。


眼見群魔快將甦醒,我便讓小蛇鬆口,放開眉心,轉而對準他們的眼睛。
每當有一名魔鬼睜眼醒來,我便會立時讓『萬蛇』將「鏡花之瞳」分解,傳送至那魔鬼面前再組合,與其目光相對,施展幻術。
雖然此法會令「鏡花之瞳」威力略減,不過對付意志未清的群魔,綽綽有餘。
由於群魔甦醒的時間相若,所以我便收攝心神,闔上左目,讓魔瞳透過『萬蛇』組成的網絡,快速的穿梭不斷。
如此連綿不絕、遙距施展瞳術,甚為耗氣傷神,我才對場內半數魔鬼設下幻覺,額頭已滿是豆大汗珠。
我咬緊牙關、堅定心神,終於在所有魔鬼都醒過來時,我恰好已為他們,佈置好幻覺舞台。


「這兒……是哪兒?」
「啊!我的衣服呢?怎麼你們……我們都赤裸裸的?」
「亞蒙?老夫明明親眼看見你被天使所殺,怎麼……現在還活得好好的?」
「媽的!怎樣這般冷?我不是在撒哈拉嗎?」
「你還沒死?你還未死!太好了……嗚……」


霎時間,整個平台喧鬧無比,群魔有驚有喜,但無一不萬分錯愕。
所有人如墮迷霧,可是看到四周都是赤裸的魔鬼,雖然還未弄清自己身在何處,心情不至過份驚慌。
群魔如此七嘴八舌了好一陣子,終於,有人發現了場內唯一一名,身上穿有衣服的魔鬼,亦即是我。
群魔漸漸安靜,開始眼神帶有敵意的看著我。
我從容負手,站在眾魔中央,待整個平台變得完全寂靜時,我帶著微笑,掃視群魔,同時不徐不疾地脫去上衣。
接著,我割開左手腕脈,高舉過頂,讓血沿著手臂,流到胸膛。
當鮮血在我胸口上、詭異地延展成「獸」的血記時,場內群魔,眼神全換成驚詫之色。
血記完成一剎,我左手握拳,將魔氣提昇至極致,皮膚瞬間被黑鱗覆蓋,巨角扭曲成雙,變成『獸』的形態!


「撒旦大人!」
群魔同時單膝下跪,齊聲高喊,聲勢震天!


看著畢恭畢敬的群魔,我內心泛起一陣榮耀感,亦覺得肩上擔子,瞬間沉重不少。
從今以後,我踏出的每一步,影子裡皆蘊含了這數千頭魔鬼。
我按下複雜的心情,沉聲正容道:「我是撒旦,但不是你們所認識的那位。我叫畢永諾,是上代撒旦的轉世。現在是耶穌出世後二千年,不過你們認知當中的『第二次天使大戰』,其實並不存在。我知道這幾句話,你們幾乎一句也聽不懂,可是,請讓我陪你們走一趟,看看世界的變化,拆開撒旦的千年佈局。」


語畢,我仍然高舉的左手,打了記清亮的響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