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往進入『地獄』,靈魂放眼皆是,可是現在空間裡的浮花,甚是疏落。

「難道是『天地歸零』的影響?」我心下暗忖。

先前「天地歸零」的一剎,我感覺到『地獄』有一股強大力量瞬間消失,沒多久天使大軍便降臨人間。

『地獄』之內,唯有靈魂。靈魂本就是一種能量形態,我使用『地獄』時所産生的邪力,就是源自靈魂被消耗所産生的能量,所以當天自『地獄』流洩出來的巨大力量,亦該如是。

想念及此,我不禁擔心起來,因為撒旦餘下的七塊靈魂碎片,就是隱藏在這堆靈魂之中。



此刻靈魂數目,大大減少,雖說有利我尋找碎片,可是若碎片本藏在被消耗的靈魂之中,那麼我尋遍『地獄』,也不可能找得著!

不過,我一切推測,也只有動身尋找,才可知答案。

此時,我醒起在撒旦靈魂心房裡的拉哈伯,心下記掛,便決定先回房間一趟。

我閉目凝神,冥想那道和我有著深刻羈絆的頻率。

闔眼良久,我忽然嗅到一股奇香撲鼻。



睜目一看,只見面前,飄浮著一朵巴掌大、色如血的彼岸花。

我伸出手來,想要拈花,不過指頭才碰到血紅花瓣,整朵彼岸花忽地由我觸碰處,燃燒起來。

紅花燃盡一剎,我只覺眼前景像忽轉,四周換成柔和燭光,卻是已身在撒旦的靈魂心房。



「小諾,你終於回來了。」



一道聲音在我背後響起,自然是拉哈伯。



我回身一看,只見拉哈伯正坐在一張虎皮毯子上,好整以暇的看著我。

「臭貓,別來無恙吧?」我笑著問道。

「至少,靈魂未散,仍能見得著你。」拉哈伯微微一笑。

「嘿,胡說八道!」我笑了一聲後,便收起笑容,正經說道:「你可知外頭可發生了大事件?那就天使軍,再次下凡。」

「如此說來,再次出現『天地歸零』,難怪這兒出了一點狀況。」拉哈伯徐徐說道。

「甚麼狀況?」我奇道。



「先前,這個空間忽然劇裂晃動,卻無任何物件倒下。搖晃過後,所有東西突然變得極其冰冷。我指的不是體感上的寒冷,而是一切都靜止不動。火光不搖,撥動無風。」拉哈伯看著我,說道:「如此狀況,維持了好長的一段時間。一直到你剛才進來前的一剎,房中事物,才再次恢復動靜。」

「那是因為『地獄』進入了休眠狀態。」我說著,簡略地解釋了一下倫敦一戰後,我一時使用不了『地獄』,同時亦告訴了他,「二次天戰」乃是撒旦所設的龐大幻覺騙局。

拉哈伯默默地聽著我的話,也沒甚麼反應,只是偶爾以爪搔首。

待我把話說完,拉哈伯依舊沒甚表情,我見狀忍不住說道:「臭貓,你還真是心如止水。」

「我既是已死之人,外頭一切,於我又有何干?不過,我也並非真的心如古井。」拉哈伯輕笑一聲,「至少,我仍牽掛你的安危。」

「臭貓......」我冷笑一聲,心下卻感到大是溫暖。

現在,我身邊的魔鬼雖然大大增加,卻沒多少能讓我完全坦誠相對。



唯一能讓我百分百放開心懷的,卻又偏偏被我親手殺死。

想到此節,我內心又是一陣揪痛。



我按下那股強烈無比的悔意,勉強笑著說道:「『天地歸零』時釋放的能量,不知是一個訊號還是甚麼的,總之所消耗的靈魂,多得驚人。萬一
撒旦餘下的七塊靈魂碎片在那時被消耗,那我便永遠不可能,填補這個眼窩。」

說著,我指了指左眼空空如也的眼窩。

在靈魂心房裡,我整個身體唯有左眼失缺,正是代表餘下的七塊撒旦靈魂碎片。





拉哈伯聞言,忽然笑了一笑,「小諾,其實你遇見我,是一種幸運。」




「嘿,是嗎?」我謔笑道:「你可令我吃了不少苦頭呢!我還記得,那四年在埃及,每天接受那些慘絕人寰的訓練,幾乎讓我覺得自已沒可能看到翌日的太陽。」

「不就是這些訓練,讓你至今仍然生存嗎?」拉哈伯忽開懷大笑,「少年人,甜頭當苦頭!」

「但也是因為你,我才會捲著這牽動天地的旋渦之中。」我攤攤手,無奈苦笑。

「沒有我,你終究也會被捲進來。至少,我讓你在風暴中,能抓牢一點東西,對吧?」拉哈伯淡淡說道。

我當然知道,身為撒旦複製體的我,自不可能逃避魔界,所以跟拉哈伯說的,只是戲言。



「好了,臭貓,我承認我很幸運好了。」看著已是靈魂的他,我苦笑一聲,道:「你的確讓我眼界大開,給我帶來許多。有悲,更有喜。」

拉哈伯聽到我如此說,靜默半晌,過後忽莞爾一笑,道:「既是如此,就讓我帶給你,最後一點悲喜吧。」

「你是甚麼意思?」我皺眉問道。



拉哈伯繼續微笑,不再說話,只是站了起來,朝我慢慢走近。

拉哈伯腳步很慢,可是才走了幾步,我便留意到,他的尾巴比以往要長。

長得,有點過份。

走到半程,我看到那修長的貓尾,不知何故,竟分岔成七條。

七條黑尾,一直往後延伸。

心房內的燭光,因為仿照古時環境築構而成,所以映不亮空間的所有角落,當中包括拉哈伯身後的牆。

待拉哈伯差不多走到我跟前時,我終於看得清楚,原來那七條尾巴,各自拖著一團黑色人形。

七個黑色人形,身材服飾盡不相同,但全都只是如霧黑影,勉強成形,看不清其臉目和衣服紋理;而拉哈伯一分為七的尾巴,則分別連結著七道黑形的肚臍位置。

我不問亦知,七團黑影,代表甚麼。

因為,每一團黑影,皆散發著著撒旦靈魂獨有的共鳴。



「這七具靈魂,是先前空間劇震時強闖進來的。我想,那是因為『天地歸零』,他們本是被消耗的靈魂之一,但基於他們蘊含的撒旦靈魂碎片,這七具靈魂在被消滅前的一剎,憑本能闖進這兒,避過一劫。」拉哈伯回首,看著那七道黑影,語氣平淡,「進來以後,他們立時朝本不屬於這靈魂心房的我,猛烈攻擊。幸好,我的身手還保留了一點點,而他們終究也只是六百六十六份之七的撒旦。」

此刻近距離相對而視,我才看到拉哈伯,原來渾身是傷。

瘦削的貓背上,盡是激戰留下的見骨瘡疤。

我看在眼內,心不禁痛了一下。

「臭貓,怎麼還要逞強?」我強笑道:「以一敵七雖然很厲害,可是也只有我才會知,不用那般拼命吧?」

「嘿,難道你要我乖乖就擒嗎?」拉哈伯仰首看著我,笑道:「我可是使盡渾身解數,才保住這一絲靈魂,跟你說這些話。」

「行了,我知道你本領還在。」我越聽越覺不安,只繼續勉強笑道:「這七具靈魂我接受就好了,別再囉嗦。」




「嘿,我還想繼續囉嗦、繼續煩你。」拉哈伯朝我瞇眼笑道:「不過,你我皆知,這已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當然知道。

這個靈魂心房,本屬於撒旦,在我吸收了他絕大部份的靈魂後,房中一切事物我都幾乎能清晰感受得到。

看到拉哈伯的背傷後,我已立時提高感應,所以便霎時明白,拉哈伯由始至終只是壓制住那七具靈魂,而那帶有撒旦碎片的七魂,其實正反過來侵蝕拉哈伯。

一分為七的貓尾,靠近拉哈伯的一半是毛,連接七魂的一半是霧。

而黑霧,正在向拉哈伯的本體慢慢推進。




「你怎麼不一開始就吸收這七具靈魂?」我半蹲下來,更靠近拉哈伯地質問:「以你的能力,可以將他們完全吸收啊!」

「嘿,要是這樣,小子你的靈魂,怎能完整呢?」拉哈伯一臉不在乎的笑道:「不過,我為了壓制他們,不得已破壞了少許結構,恐怕會影響你讀取撒旦的記憶,這點我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臭貓!」我忍不住朝他咆吼一聲,接著,卻不知再該說甚麼。




拉哈伯此刻,已和七魂,成為一體。

若我要得到那七塊碎片,就必須把拉哈伯的靈魂一拼吸收掉。

拉哈伯的靈魂,本就不該存在於這心房。若果他開始時選擇呑噬七魂,那麼還有可能保留自已的靈魂。

可是,為了能保存碎片完整,拉哈伯最終與七魂融合。

所以,就算我此刻甚麼也不幹,拉哈伯亦只會一點一點的,被擁有撒旦碎片的另外七道靈魂同化。




「這也是,撒旦的計算之一嗎?」我以手掩臉,無力說道:「他當初,將你拉進此,就是為了這一刻嗎?」

「撒旦經歴過『天地歸零』,自然知道流落外頭的碎片,很大機會被消耗掉。所以,才會有此保險之舉。」拉哈伯淡然說道,確定了我的想法,「結果,證明他的擔心沒錯。」

「那可惡的傢伙!」我咬牙恨恨的道。

「撒旦,其實有給我選擇。」拉哈伯忽然說道。

「甚麼選擇?」

「沒有自主意識,讓我和別的亡魂一樣,在外邊等待被你『經歴』或消耗。」拉哈伯頓了一頓,道:「或是留在這兒,能與你見上一面,同時牽制著這七具靈魂,讓他們不會在外頭流落,等你能完整靈魂……」





「臭貓!」我忍不住垂首嗚咽,放聲說道:「沒有你,我的靈魂怎能說得上是完整啊?」




拉哈伯沒有說話,只是走近一步,仰首和我對視。

那雙碧綠貓眼,深邃如海;那張彷彿永不變老的黑臉,卻只有從容的笑意。

「『地獄』裡的一切,都是已逝之魂。就算撒旦和我,也只是一撮歴史。小諾,你的力量,不在過去,亦不限於當下,而是綻放於未來的未知可能性。」拉哈伯淡淡笑道:「帶著我、帶著撒旦的靈魂,繼續走下去吧。」

我沒有回話。因為我的雙眼,只有悔與痛的淚。

上次暴走錯手殺死拉哈伯時,我沒有自主意識,也是事後回復知覺,才懂得痛。

不過,現在的我,卻是在靈魂最真實、情緒最敏感的狀態。



「是時候了。」

拉哈伯微微一笑,忽然跳進了我的懷中。

然後,溫馴地捲成一團。

我自然而然的抱著闔上了眼的牠。

手,輕撫那不存在的順滑黑毛。

靈魂相接,我感覺到他此刻的百感交雜。

亦感覺到,他是耗盡力氣,才能勉強減緩那七團黑影的侵蝕。




「遇上你,也是我的幸運。」

拉哈伯埋首在我胸膛,淡淡一笑。

吐出,他此生最後的一句話。


(本章完)


連登:https://lihkg.com/thread/710618/
高登:https://foru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6915989
紙言:https://www.shikoto.com/i/sP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