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

「媽,別再唸了好嗎?」香川圭佑放聲向在客廳中焚香頌禱的母親喊道,「到了這地步,你還要相信甚麼菩薩嗎?」

香川太太沒有理會,只是自顧自的低聲唸頌。

香川圭佑越聽越覺煩擾,忍不住「砰」的一聲,用力關上房門。





回到電腦前,香川圭佑再次播放著那震耳欲襲的視覺系重金屬,但強勁的節拍,無助他放鬆繃緊多時的心情。

當他看到屏幕倒映上,自已的臉以及項頸依附的那頭螢火蟲,香川沒由來的打了一個寒顫。



香川圭佑實在不明白,當所有宗教領袖都一致聲稱,太陽神教才是唯一正道,怎麼還會有像母親這般冥頑不靈的人。

雖然,太陽神教教主說過,唸頌或祟拜他教,並不會帶來任何懲罰,可是香川圭佑內心,還是覺得不妥。



畢竟,他和母親身上那頭螢火蟲,顯然無時無刻地在記錄他們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語。

若太陽神教真如此寛宏大量,又何需在每一個人身上,安裝這頭機械昆蟲?

縱使太陽神教宣稱「光蟲」主要目的,是探測依附者的健康狀況,讓人們能及早發現一些隱式疾病,還專門發佈了一系列相閞檢查結果的應用程式和網站,可是香川始終沒用過那些應用程式。

「若不是弄毀這頭臭蟲會引起爆炸,我真他媽的會將它一把捏碎。」香川側頭看著屏幕倒影裡,那尾部一閃一閃的「光蟲」,心下恨恨的道。

早陣子,他上班的「東風重工」,便有一位同事因按捺不住,動手想拆解「光蟲」研究,卻引致爆炸,斷頭而亡。



當時,香川和那人身處同一實驗室,向來好奇心極強的他,本來亦有此打算,只是突如其來的爆炸,嚇得他及時停手。

想起那具無頭屍,香川突覺胃裡一陣翻滾。

好不容易壓下嘔吐欲望,香川將注意力放回電腦屏幕上,那條這幾天看過無數遍的影片。

按了鍵盤一下,影片再次從頭播放。




影片的開首,是一望無際的藍海。

負責拍攝的,也不知是小型無人機,還是直昇機,整個畫面只見烈日高掛,萬里無雲,完全看不到有任何陸地。



如此定格在天海一色好半晌,畫面正中海洋,忽有一團橘紅光從深處慢慢上昇。

紅光還未浮出水面,一團濃濃白煙首先衝破海浪,飄到半空。

當天空充滿那濃如厚棉的白煙時,橘紅終於突破海面,卻是一股沸騰的熔岩漿。

岩漿不斷冒湧,源自地核的極熱不斷蒸發海水,形成那揮之不去的濃厚白煙。

不過,海水無盡,最先接觸到陽光的那批熔岩,終究還是被冷卻,凝固成深灰的火成岩。

溶岩不斷噴湧,又瞬間冷卻,轉眼便在海中形成了一小片灰地。

鏡頭一直沒有移動,海面上那岩地卻不斷向外擴張,如此過了半晌,終成了一片新生的陸地。

溶岩湧射的勢頭,此時終於開始緩下來,但在岩漿停止噴射前的一剎,一團金火突然破地而出,浮在半空。



這時,鏡頭向那金火拉近,當完全集中在火光時,誰也可看得清楚,那是一個被薑黃金火焰包裹的人形。

此時此刻,地球上任何一人,也知道那就是太陽神教教主,「光之子」寧錄。



飄浮半空的寧錄,忽往鏡頭一瞥。

這時,畫面再次拉開,卻見原本無雲的藍天,不知何時,竟佈滿了數之不盡的天使!

那些天使,形態各異,有人有獸,身上皆有著至少一對羽翼及一道閃著金光的光環。

而這群飄浮於空的天使,全都向著畫面中心的寧錄,微微垂首,狀甚恭敬。



鏡頭一直後退,待得將整個新生岩島,盡收眼底時,畫面才悠地變白。




「雅盧。」

影片完結前,純白的畫面,正中顯示了這樣的一個羅馬字。




這段一星期前,突然在全日本、以至全世界插播的影片,只帶出一個新訊息,就是寧錄以地底溶岩,製造了一塊新陸地。

起初,人們皆不知陸地所在,也是過了一天以後,消息才散播出來,原來那是岩漿來源,乃是地球上最大、深藏於海底的火山,大塔穆。



大塔穆火山位於太平洋中,距離日本並不算遠,只有約千六公里。

因此,香川這星期才會不斷翻看這段影片。

每看一次,內心越覺不安。

母親雖然信佛,但香川自少就是個無神論者,作為一名工程師,他唯一信奉的,就是理性、冰冷的科學計算。

殲魔協會和撒旦教的兩年戰爭,令他信念開始動搖;而後來那數以百計的天使,降臨人間,更讓香川知道,世上真有些事情,是人類發展多年的科學,不能完全解釋。

可是,這不代表香川,完全相信太陽神教及寧錄的一言一語。

相反,他對這個看似完全光明正面的宗教,滿是懷疑。

因為同事炸死,香川便跟公司請了一個月的假。

在家休息的頭七天,他反覆重播那段影片,其實就是想從中看看有沒有甚麼偽造畫面。

不過,對影片看了過千遍,幾乎倒背如流的香川,只能承認,寧錄確實擁有超凡之能,可以令一座巨大的睡火山甦醒。




可是,寧錄又何故大費周章,另造一片新土地呢?

是純粹炫耀自已大能,以收伏心?抑或另有目的?



「雅盧……」香川將影片倒放,定格在那個名字上。



香川稍微翻查,發現「雅盧」乃是古埃及神話中的天堂樂園,亦是太陽升起之處。

古埃及傳說中,人死後,靈魂會與一根羽毛同放在天秤上稱重。

唯有完全平衡者,靈魂才可以進入雅盧。



「雅盧本應是死後靈魂歸處,可是現在寧錄卻以之命名那片新生陸地,這當中有甚麼含義呢?」香川又將影片拉前一點,定格在海中那片冒著白煙的深灰大地,以及天上的神話人物。

除了這段影片,太陽神教再沒有發佈其他關於雅盧的消息。

正當香川陷入沉思之際,忽然,桌上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香川嚇了一驚,探頭一看,只見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來電是「私人號碼」。

猶疑片刻,香川最終還是接了這通不明來歴的電話。




「咯咯咯,請問是香川圭佑嗎?」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一道怪裡怪氣的男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