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香川圭佑先生,你猜對了。」塔洛斯眼光忽然穿過重重人群,落在香川身上,「太陽神教邀請各位至此,就是希望重建巴別塔!」
 
聽到塔洛斯的話,四周又是一陣詫異之聲。
 
 
 
 
「這顆藍色星球,從來都不是人類的根源,唯有伊甸,才是我們的真正故鄉,咯咯咯。」塔洛斯抬起頭來,看向蔚藍無雲的晴空,「寧錄大人乃是挪亞曾孫,是始人亞當夏娃的直系後代,所以一直明白這道理。在遠古時,作為君王的他,曾傾舉國人力,花了數十年的時間,建成一座遠超其時科技水平的巴別塔。不過,就在巴別塔建成之時,魔鬼的頭兒撒旦卻突然殺到,並使計毀了巨塔。從那時開始,魔鬼們驚覺寧錄大人的計劃,便一直竭力阻繞破壞,寧錄大人因此不得不潛行千年,目的就是要等待適合時機,重建天塔。」
 
「可是,既然寧錄……寧錄大人,在數千年前已設計好巴別塔,以太陽神教現在的人力和技術,請問……為甚麼還需要我們呢?」香川謹慎地問。


 
「寧錄大人首次建塔時,整座巴別塔可說得上是設計精密。不過,許多年後,我加入太陽神教,重新審視整個建築時,又發現到不少漏洞。這數千年來,我不斷改良巴別塔的設計圖,可是每隔一段時候,我便會注意到設計上的不足,又總是有一些新的改良想法。」塔洛斯瞇眼看著香川,怪笑道:「智者千慮,必有一疏,更何況是巴別塔這逆天工程?齊集於此地者,皆是一等一的天才。寧錄大人自信卻不自傲,因此他堅信,唯有集思廣益,匯合人類的顛峰智慧,才可以保證我們,真正『回家』!」
 
說罷,塔洛斯輕輕拍掌一下,矗立於眾人眼前的虛擬巴別塔,忽然應聲一晃,以倒帶形成,分裂成無數精細部件,飄浮於空。
 
在場之人,皆是各類工程的頂尖精英,目光過人,看到那些建築部件,立時如見珍寶,無不讚嘆嘩然。
 
 
 
「咯咯咯,我需要你們,寧錄大人需要你們,太陽神教需要你們,全人類亦需要你們。這個座名叫『地球』的牢獄,快支撑不住了,我們人類只有一次機會,回到伊甸那家,也是到了那兒,我們才有可能,達到那永恒之地。」塔洛斯收起笑臉,正容說道:「所以,這座『新巴別塔』,必需由我們一起完善,一起建成!」


 
塔洛斯說得誠懇,現場眾人聽著,也感動容。
 
香川雖一心想要離開雅盧,可是他本就是一名好奇心極強的工程師,看到那些如藝術品般精細的先進零件時,亦是如痴如醉。
 
不過,當巴別塔「分拆」到更深入的結構時,香川察覺到一些異樣。
 
同一時間,他聽到周遭有數人也是「噫」的一聲,似乎亦看出當中奇特之處。
 
 


 
 
「咯咯咯,看來你們當中已經有人發現了。」塔洛斯怪異的笑聲,在眾人面罩中響起。
 
 
 
 
「你發現甚麼?」蒼井光希忍不住向香川問道。
 
「蒼井小姐,你仔細看看。」香川遙指那仍在拆解的虛擬巨塔,詫異的道:「你看,那結構……沒有覺得很熟眼嗎?」
 
蒼井光希凝視巨塔半晌,神色漸漸變得驚訝,口亦不自覺地張大,「這不就是……這不就是……」
 
「這根本是個發射塔啊!」香川搶先把話說出,詫異萬分。
 


巴別塔外表特殊,有別世上任何一座建築物,可是當看到其內部時,曾參與宇宙工程項目的香川,自然立時認得那些接觸多年的結構!
 
直到此時,幾乎所有被塔洛斯邀請至此的工程人員,都已認出巴別塔的結構本質。
 
就在眾人目不轉晴,細細咀嚼那巧奪天工的巨塔時,一道奪目強光,突然從高空閃起,惹得眾人本能地以手掩目。
 
 
 
 
「自古以來,人類一直對天空充滿幻想。無數神話傳說,多半以『天』為故事主軸。千百年來,人類苦心詣想要接觸天空、佔據天空,是因為我們的基因裡,知道『家』不在這地上,而是存在於那難以觸及的虛空之中。」
 
強光閃現的同時,一道雄渾的男子聲音響起。
 
有別先前塔洛斯說話時,聲音在面罩裡迴盪,男聲更像是有人在眾人的耳邊說話。
 


這時,半空強光漸漸變弱,眾人視力再次回復,皆見頭頂高空,有一渾身赤裸,背有一雙修長焰翅的男子,正飄浮於空,俯視眾人,正是寧錄!
 
 
 
寧錄微微垂頭,雖雙目緊閉,地上眾人卻有一種渾身被看透的奇異感覺。
 
氣勢逼人的寧錄慢慢下降,眾人自然而然的向外散開,留下正中空地,讓他降落。
 
著陸一剎,寧錄背上焰翼突然散開,金焰靈動地流竄到他臉上,匯聚在右眼處。
 
當寧錄睜開右眼時,眼內竟是空洞無珠,而團團金焰像有靈性的自動流進那眼窩之內。
 
就在他闔眼前的一刻,站在遠處的香川剛好看到,眼窩裡的火焰,似乎化成了一頭小鳥。
 
 


  
 
現場太陽神教教眾看到寧錄從天而降,皆立時原地肅立,恭敬行禮,連塔洛斯也是微微垂首,以示尊敬。
 
一眾工程人員狀,一時手足無措,不知該作甚麼表示,這時,卻見寧錄擺一擺手,笑道:「不用多禮。你們,都是我的家人。」
 
寧錄微笑說道,雙目依然緊閉。
 
雖渾身散發著壓人氣勢,不怒自威,但看到寧錄的笑容時,原本緊張萬分的眾人,心頭頓時一暖,連原本甚是崩緊的香川,也不自覺放鬆起來。
 
看著那笑容,香川只覺如寒冬沐日,份外暖和。
 
那是一種,香川久未嘗試過的溫暖感。
 
上一次令他有這感覺的,就是亡父病逝前的一個擁抱。


 
 
 
 
「從古時開始,那些狂妄自大、自以為能控制我們人類的魔鬼,一直只著眼於地球上的鬥爭,攻城掠地,讓我們成為他們的棋子,互相撕殺。可是,我們人類的終點,從來不在這地上,而是在那遼闊的天空之中。這些年來,我一直深深潛藏,只在黑影裡推動一切,就等待這一天。」
 
寧錄雄渾卻又有磁性的聲音,直接在眾人耳邊響起,聽起來份外鏗鏘。
 
「巴別塔,從來都不是一座純粹的高樓,那只是當時世人或魔鬼,見識淺薄,沒有超前於世的視野而産生的誤傳。巴別塔,其實是世上第一座火箭發射塔!」寧錄閉眼「掃視」眾人,笑道:「至於你們,皆是我種下的種籽。來到今天,終於長成繁華,能夠帶領族群回家。」
 
聽到寧錄證實心中猜測,所有人還是忍不住臉露驚詫。
 
「當日,我竭盡所能,成為一方霸主,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帶著人類,回歸伊甸。雖然撒旦多番阻撓,想我們人類繼續留在這地上,陪他們魔鬼承受劫難,可是,當初的魔皇已氣數將盡,相反我們人類,只要團結起來,便能強大得難再任由他們擺佈!」寧錄說著,頓了一頓,收起笑容,道:「「我們的始祖受那天殺的撒旦所累,被天上唯一趕離伊甸,更使所有人類要陪同那一群低劣的魔鬼,在這地球受罰。不過,我的家人啊,我們的懲罰要完結了!始祖們確實犯下不可寬恕的罪,但他們的後代,已償清他們的債!而現在,是時候回家!」
 
說罷,寧錄輕輕拍手一下,眾人只覺眼前一花,接著便看寧錄身後,忽然多站了二人。
 
與香川同行的所有人立時認得,寧錄此刻身後二人,正是人馬天使『夜』與『晝』!
 
 
 
兩名少年人馬收起先前的調皮笑臉,反是一臉恭敬認真的朝寧錄微微垂頭。
 
寧錄雙眼仍閉,卻顯然知道兩頭人馬就在身後。他伸手往後一遞,『晝』便突然伸伸出食拇兩指,在自已右耳耳窩中拈了一拈。
 
看到『晝』突然有此不雅舉動,香川正心下奇怪,接著卻見『晝』平舉手掌,掌心中突然多了一根銅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