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蠅王,別西卜!」煙兒咬牙說道。
  
  
  
  
 
 
「正是,區區在下。」瘦骨嶙峋、僅以一束白布裹身的別西卜微微欠身。
 
別西卜雙手似有還無的撥動,他身邊的蒼蠅則似是受其指揮,隨他十指動作而飛。


 
雖然蒼蠅飛行的聲音令人嘔心,但在別西卜的操縱下,蠅群卻猶如一襲天然的灰紗,靈動地飄舞。
 
煙兒立時明白,先前士兵口中的「大人」就是他,三樓屯積的屍體,該是給他用以餵養那數之不盡的蒼蠅。
 
別西卜此刻沒開魔瞳,可他畢竟是七君,其身上隱隱散發的殺氣,足已令煙兒渾身毛骨悚然。
 
薩麥爾挖走別西卜雙目,要他囚禁在絕對黑暗二千多年,別西卜對於薩麥爾的恨意,自然深得難以想像。
 
作為薩麥爾的女兒,煙兒知道,自己此刻離死亡,只有一步之遙。


 
此時,煙兒身後鋼門,忽然傳來數記爆炸聲響,她知是『慵』在另一端以爆破箭去攻擊蠅群。
 
不過,密室內的蒼蠅數量極多,爆破箭才炸死一群,旋即有另一群為數更多的蒼蠅,奮不顧身地填補空缺,教『慵』一時還未能突破進來。
 
「啊,是薩麥爾那七條走狗之一。」別西卜瞇眼笑道:「看來,你爸爸還真重視你呢。」
 
 
 
「那人不是我爸爸。」煙身冷冷說道。


 
「連親女兒也不認他,薩麥爾這人還真是很有問題。」別西卜笑道,「不過,我還是不會放過你的。你的血,就是你的罪」
 
煙兒聞言,雙手交錯胸前,提防別西卜隨時發難。
 
「哈哈,娃兒,難道你真認為可以擋下我?」別西卜笑道,同時平舉右手,伸出食拇二指,作手槍狀。
 
同一時間,有六頭蒼蠅突然飛到他平舉的食指外圍,垂直打圈旋飛。
 
別西卜的動作,看起來就像以一柄沒有金屬骨骼、以蒼蠅作子彈的左輪手槍,瞄著煙兒。
 
 
 
「我被你爸爸囚禁的這些時日,也不是白白虛耗。他將我鎖在一個完全與現世隔離的空間,使得我體內的蒼蠅,以獨特的進化路線圖,繁衍二千年。他沒給我半點糧食,只靠我體內本身積存的生命能量,以及蒼蠅的屍首維生。但亦因如此,與我同囚的蠅,演化成你們難以想像、各式各樣的頑強生物。」別西卜舉著「手槍」解釋:「這六頭蠅,身軀特別堅硬,而且以螺旋式飛行,加速起來凡人肉眼難見。本來我沒有特別替這種蠅起名,但當我認識了眼下人類的科技,我便決定替牠們起名『銳彈蠅』。因為……」
 


別西卜一語未休,屈曲本來朝天的拇指,同一剎那,其中一頭「銳彈蠅」突然消失不見!
 
煙兒早作戒備,聽得他話說有異,已立時匯勁於腿,往旁閃去!
 
由於蒼蠅太小,速度又快,煙兒完全看不見消失的那頭「銳彈蠅」的飛行軌跡。
 
 
 
 
不過,她從自已臉蛋上那一道鮮血流淌、深刻見入骨的傷口,肯定那「銳彈蠅」剛剛幾乎要了自己的命。
 
 
 
「反應還不錯。加速時還真有一點你父親的影子。」別西卜笑著說道。他放鬆身子,作勢而坐,身後的蠅群立時形成一張灰色的「王座」,讓他安穩坐下。
 


「我說了。」煙兒擦了擦臉脥的血,冷冷地道:「那人,不是我的父親。」
 
「我的寶貝可不是這麼說。」別西卜瞇眼笑道:「他們說,你的血裡,有那廝的氣味。」
 
煙兒聞言又是一怒,正想出言反駁,卻忽然心感有異,立時反射性地再次往旁閃躲!
 
不過,這次還未著地,她便感受到左腳大腿和右臂,傳來一陣骨肉撕裂的劇痛!
 
煙兒忍住呼喊的衝動,勉強著地。
 
她稍稍觀察一下左腿,發覺那頭「銳彈蠅」,威力竟大得貫穿了伊卡洛斯特製的防彈衣!
 
她看向別西卜,只見他的「手槍」,還有三發「子彈」。
 
不過,左腿的傷,已令她動作大大減慢。


 
若別西卜再次「開槍」,她沒有信心能再次避開。
 
 
 
「呵呵呵,小妹妹,不用太過沮喪,能捱我三槍而不死,已經很厲害了。」別西卜側了側頭,邪笑道:「這樣吧,如果接下來這三發子彈,都取不了你的命,我就放你一馬,如何?」
 
煙兒沒有答話,因為她壓根兒不相信別西卜會放過她,所以只是繼續全神戒備。
 
「不作聲就當你答應了。」別西卜咧嘴邪笑,「小妹妹,希望你能令叔叔感到驚喜啊。」
 
一語未休,別西卜再次扣下拇指!
 
煙兒一直留神,看到別西卜稍有動作,立時向後急躍,同時抄起地上的八角柱體伺服器,擋在身前!
 


伺服器並沒有如煙兒預期,響起任何格擋的聲音,反而在她後躍之時,兩道尖銳的破風聲,忽從她左右兩邊響起!
 
 
 
 
「嘿,我的寶貝並非真的子彈,牠們可是懂得繞圈!」別西卜狡猾地笑。
 
 
 
煙兒察覺有異,已旋身迴避兩頭直飛向她太陽穴的「銳彈蠅」。
 
那兩頭飛蠅雖因繞過伺服器,速度稍減,但煙兒亦因腿傷,動作沒有先前靈活,這一閃躲,只能恰恰挪開要害,左邊眉頭還是給擦出一道血痕,右耳耳角更是給射掉了一小片!
 
煙兒大感吃痛,此時面前一陣強風刮起,卻是別西卜驅動蠅群,將伺服器捲走。
 
「當小偷是不好的,你爸爸沒教你嗎?」別西卜捲回身旁的伺服器笑道。
 
煙兒聞言氣上心頭,卻沒有回話,因為她才稍一定神,別西卜再次屈指,射出餘下的一頭「銳彈蠅」!
 
沒了伺服器的阻隔,灰銀色的異蠅以極速直線旋飛,煙兒還未能反應過來,「銳彈蠅」已經飛到她眉心之前!
 
 
 

噗。
 
 
 
 
就在「銳彈蠅」射中煙兒的眉心前的剎那,有一物在千鈞一髮之際,將飛蠅擋住。
 
那是一條,銀色的狐狸尾巴。
 
狐狸尾巴緩緩垂下,露出煙兒冷酷如霜的臉。
 
有別於平常溫婉天真的她,此刻煙兒瞇著雙目,眼神冰冷,嘴角微微勾起,一臉妖邪狐相。
 
狐狸尾巴輕輕一掃,將尾巴上的蠅屍揮走,接著,只見那銀色尾巴的表面如花綻開,露出另外一條毛色如雪的長尾。
 
別西卜這才看得清楚,原來那表層的銀色,乃是五條金屬尾巴扭合而成,只有內裡的雪白狐尾,才是真正的狐尾。
 
 
  
 
煙兒既為妲己和薩麥爾之女,本就是半狐半魔。
 
由於妲己不想煙兒捲入撒旦教的鬥爭,所以當她得知懷了煙兒,已立時退隱江湖,多年來亦只教導煙兒基本的自衛本領,並沒有嚴格地訓練她。
 
不過,現在煙兒已置身於這場關乎天地生死的戰爭之中,所以妲己只好放手讓她武裝起來。
 
妲己雖然殺人無數,對敵冷酷無情,可是面對親生女兒還是和天下母親一般硬不起心腸,所以她便聽從畢永諾的建議,交由『慵』去訓練煙兒。
 
『慵』本來也頗喜歡煙兒,不過『慵』明白唯有強者,才能在這末日戰裡生存,所以她訓練起來,並沒留情。
 
煙兒自知沒有魔瞳,只能靠自身努力提升實力,因此『慵』的鍛鍊再苦再難再嚴厲,她亦咬緊牙關撑下去。
 
終於在不久前,煙兒的功力突破瓶口,更上一層,同時使體內源自妲己的狐血被激發,讓她長出了一條雪白狐尾!
 
當煙兒催動體內狐血時,身上的毛髮會變得略長,散發著點點銀白光,各方力量皆有所提昇,不過進入「銀狐」狀態的她,亦會變得冰冷如霜。
 
那股冷酷氣勢,和薩麥爾十分相似,因此煙兒盡量不變成「銀狐」形態。
 
 
 
 
 
「嘿,我也幾乎忘了,你媽媽本來只是頭野狐狸。」別西卜略感驚訝的看著煙兒,又冷笑道:「聞說,你爸爸因為我與蒼蠅為群,覺得我髒污之極,所以才會將我除掉。不過,他和一頭野獸交合,也不見得有多神聖潔淨啊。」
 
煙兒渾沒理會別西卜的激將法,一雙靈動黑目,只直瞪著他。
 
「好吧,一言既出,我今天就放過你一馬。」別西卜笑道,「你走吧。」
 
「誰要你放過?」煙兒瞇眼冷冷的道。
 
「還想反擊?娃兒,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別以為你爸是薩麥爾,就可以為所欲為。」別西卜哼了一聲。
 
「跟其他人無關,只是我不太爽而已。」煙兒搖了搖身後一白五銀六條尾巴,「你這人,太多話了。」
 
別西卜聞言,不怒反笑:「哈哈,小娃兒,口氣真大!你儘管試……」
 
一語未休,煙兒突然化作一團銀影,直奔向別西卜!
 
 
 
進入「銀狐」狀態後,煙兒的速度突然提升數倍,但見她一臉冰霜,變得尖銳的十指指甲直取別西卜的咽喉!
 
別西卜雖感意外,神態卻自若依舊,因為在他眼中,她身法不過是比常人要快,自己仍能應付有餘。
 
煙身的手眼看便要在他喉頭抓出一道血痕時,別西卜只是輕輕揮手,他所坐的「蠅王座」便立時整個向後移,讓煙兒撲了個空。
 
一擊不中,煙兒卻沒有停下,繼續向別西卜逼進,雙手亂舞,招招狠辣,可是招招落空。
 
「憑這點身手,就想撒賴?」別西卜也沒動怒,只是笑道:「娃兒,你也太少看我了。」
 
煙兒依舊一言不發,此時卻突然如貓捲縮,接著雙腿同時發勁,整個人如炮彈飛射,再次朝別西卜撲擊!
 
如此屈腿彈跳,令煙兒的速度再次提昇,不過別西卜仍是一副嬉皮笑臉,在煙兒的手抓到眼前時,才輕輕揮手,挪後蠅座。
 
 
 
 
但這一次,煙兒的攻擊眼看又再落空之際,她整個人倏地硬生生的向前推進,卻是她在躍勢快盡時,驅動那五條鋼鐵尾巴,撐地前移!
 
 
 
 
「噫!」別西卜沒料到煙兒會有此一著,急忙中再次指揮王座後移。
 
可是別西卜失了先機,雖躲過致命傷,咽喉還是被煙兒抓出一條很淺的血痕。
 
別西卜揮揮指頭,立時有數頭蒼蠅飛到傷口表面,吸啜流出來的鮮血。
 
「娃兒,原來還真有一點本事。」被煙兒傷到,別西卜雖驚不怒。
 
「一點本事?老頭子,你也太少看我了。」煙兒冷冷的道,重覆剛才別西卜的話。
 
別西卜聞言,正想反唇相稽,臉上的笑容卻忽然僵住。
 
因為,他看到煙兒的六條尾巴,正勾住本應在他身旁的伺服器!
 
 
 
 
為了增強戰鬥力,除了自然生長的雪白狐尾,伊卡洛斯另外替煙兒安裝五條機械尾巴。
 
那五條尾巴直接裝在狐尾周邊,因為伊卡洛斯發現在「銀狐」狀態下,煙兒臀部尾巴四周的神經極之活躍,能夠靈活地控制這種「外骨骼」。
 
煙兒打從一開始就只是想搶回伺服器,因為她知道雖然刻下能與別西卜交手,但那只是因為對方還未打開魔瞳之故。
 
進入「銀狐」狀態後的煙兒,雖然冷酷,卻不自傲,所以快速盤算下,知道唯有佯攻接近別西卜,才有機會奪回要物。
 
 
 
 
別西卜知道自己著了道兒,終於收起笑臉,眼中帶有殺意。
 
當他想發難時,煙兒卻立時向大門方向後躍,同時喊道:「是時候了!」
 
說罷,煙兒身上狐息大作,同一時間,門外亦傳來一股強大魔氣!
 
兩股氣息同時爆發,教本身封住鋼門的蠅群,本能性的不安亂動,産生了一絲缺口。
 
缺口才一顯現,一團人影突然螺旋式鑽破蠅牆,進了密室,正是開了魔瞳的『慵』!
 
 
 
『慵』著地翻滾一圈,立時發勁前躍,但見他此時束了長髮,長弓折成一對由鋼絲連著的雙刀,顯然人格己換成「恩底彌翁」!
 
 
 
『慵』雙目如冰,殺氣騰騰,雙刀直取仍坐「蠅王座」的別西卜。
 
別西卜沒有閃避,只冷冷一笑,一手托頭,另一手則握成劍指,輕輕揮動。
 
隨劍指所揮,「蠅王座」同時飛出一束蒼蠅,匯成劍型,將『慵』的弓刀格下!
 
『慵』大吃一驚,因為他手持的弓刀乃是利器,不過別西卜的蒼蠅竟能擋格下來而不散!
 
「我這名叫『岩蠅』的寶貝,其外殼比蜘蛛絲還要堅韌,匯聚起來,可不容易擊破啊!」別西卜興奮地介紹。
 
『慵』聞言不語,繼續亂舞雙刀,鋒利的鋼線收放不斷。
 
可是,不論他的招式如何刁鑽,別西卜的「蠅劍」總能及時擋住。
 
「薩麥爾的狗,就只有這點本領嗎?」別西卜打了個呵欠,笑道:「你其他同伴呢?那次在倫敦被你們弄了個手忙腳亂,今天正好讓我復仇。」
 
「用不著他們出手,就我一人就可以收拾你這過氣的傢伙。」『慵』冷冷說道,加緊攻擊。
 
「學不到你主人的本事,他的自負倒學個十足。」別西卜瞇眼邪笑罷,忽然臉現殺意,「我好歹,也是曾經的魔界七君!」
 
 
 
 
語畢,別西卜整個人微微前傾,十指張開,靈動指劃。
 
霎時之間,別西卜像變成一名指揮家,神情從容,十指翻飛,每一根指頭,彷佛皆有一條隱形的線,操縱著四周的蒼蠅,化身成不同形態的「武器」,四方八面地攻擊『慵』!
 
但見蒼蠅時劍時刀時矛時槍;或化作毒蛇,狠辣刁鑽地攻其弱點;或匯成滾石,直接與之硬碰!
 
蠅群的攻擊千變萬化又排山倒海,『慵』一下子竟被別西卜反壓過去,一雙弓刀只能勉強招架,身上各處卻開始有被蒼蠅攻擊而成的傷口!
 
至於煙兒亦閒不下來,因為在『慵』被猛攻的同時,別西卜另外命令一群蒼蠅,對她窮追猛打,想奪回伺服器。
 
 
 
煙兒手腳並用,靈活遊走,同時以白尾勾住伺服器,另外五道人工尾巴則不斷揮動,驅趕想要接近的蒼蠅。
 
那些蒼蠅受別西卜指示,死命侵襲,不過煙兒身手敏捷,加上身上狐息大發,令蠅群一時未能得手。
 
不過,『慵』完全落了下風,煙兒知道再拖下去,就算她倆能暫保性命,只要太陽神教援兵一到,她和『慵』亦難以逃出這裡。
 
稍一盤算,煙兒決定先和『慵』合力制伏別西卜!
 
 
 
煙兒看準時機,白尾一甩,將伺服器拋到半空,其中一道銀尾同時瞄著伺服器。
 
但見那銀尾末端,忽地分裂,裂口連環吐射出幾顆圓球,在伺服器剛好觸碰到天花時,擊中伺服器。
 
幾顆圓物一擊散開,立時化作團團泡沫,將整個伺服器覆蓋,再瞬間硬化,令伺服器黏在天花板上。
 
那幾顆圓球,乃是伊卡諾斯特製的化學物,遇到空氣便會立時産生化學作用,先成泡沫,再瞬間凝固成硬度十足的保護膜。
 
蒼蠅群沒再追擊煙兒,轉而團團圍住伺服器,可是蒼蠅的咀卻一時破壞不了硬化了的泡沫外膜。
 
擺脫了蠅群騷擾,煙兒便即繞了半圈,來到別西卜身後。
 
煙兒整個人縮成一團,急速旋轉,五條尾巴則曲成刀型,像一個巨型切割齒輪般直飛向別西卜!
 
 
 
 
「嘿,娃兒,你還真不怕死。」別西卜沒有回身,只是操縱蒼蠅,築成一堵「牆」,想將煙兒擋下。
 
不過,猶在旋轉的煙兒,其五條尾巴大半變得通紅,散發高熱!
 
 
 
破!
 
 
 
蠅牆在五條高溫尾巴的連環旋擊下,被硬生生的破開!
 
煙兒旋勁不減,直飛向別西卜的蠅座!
 
別西卜沒料到煙兒會有此奇招,略感詫異,眼看她轉眼攻至,一時反擊不了,只能揮一揮手,將整個王座升到半空,以避其鋒。
 
 
 
 
煙兒一擊落空,順勢翻滾到別西卜的底下,五道散發熱煙的鋼尾朝天一指,末端同時分裂,然後射出五顆暗紅色的圓球!
 
別西卜似有所感,雙手一轉,控制五群蒼蠅,將五顆圓球分別擋下。
 
有別先前産生泡沫的圓球,五顆暗紅色圓球碰到蒼蠅的一剎,竟立時産爆炸起來!
 
爆炸威力不弱,別西卜雖有「蠅王座」作阻隔,但五道連環刮起的爆風,還是震得他一陣東歪西倒!
 
蒼蠅王操縱蠅群,勉強穩住,如此分神,卻頓時令『慵』所受的攻擊壓力稍減。
 
 
 
亦令他的防衛,産生了一絲破綻!
  
 
  
『慵』和煙兒訓練多時,二人頗有默契,所以當煙兒攻擊別西卜時,他已作準備,人格轉換回「阿提密斯」。
 
當她瞥見那絲防守缺口的一剎,雙刀已然變回長弓,朝還在半空的別西卜,射出一支鋼箭!
 
鋼箭破風急飛,飛行路線恰恰沒有任何蒼蠅阻隔,直取別西卜的眉心。
 
蒼蠅王察覺有異,連忙手指一撓,操縱兩柄「蠅劍」想要從中截下鋼箭。
 
不過,「蠅劍」快要攔下鋼箭之際,鋼箭突然前後中斷,一分作二。
 
但見斷箭後半,無力下墜,前半的斷口卻噴出藍色火焰,産生推力,令帶有箭頭的前半斷箭,飛行速度進一步提昇!
 
斷箭此時的速度比子彈還要快,別西卜再要控蠅阻擋,已來不及,電光火石之間,他只能急忙旋身,挪開要害。
 
 
嚓!
 
 
 
斷箭狠狠地割損別西卜的右邊眉頭!
 
別西卜勃然大怒,正要反擊,一直俯伏在地的煙兒,突然一躍到半空,白尾一捲,抄起那帶血斷箭,然後整個人急旋一圈,把斷箭擲回給『慵』!
 
 
 

「謝了,丫頭。」『慵』一手接過斷箭,然後伸出舌頭,䑛走箭頭上的血,「現在,就讓我獵下這廝!」
 
語畢,她右眼一睜,瞳色染紅,打開了「狩獵之瞳」!
 
 
 
 
『慵』與煙兒二人連環夾擊,別西卜卻始終能輕鬆應付,甚至連魔瞳也不用打開,因此『慵』知道再拖下去,自己和煙兒的情況只會越加危險。
 
為了結束盡快這場戰鬥,『慵』一心想得到別西卜的血以發動「狩獵之瞳」的異能。
 
「狩獵之瞳」能令『慵』變成獵人,別西卜則強制成了獵物,陷入極度遑恐和精神繃緊的狀態,對獵人會産生由心而發的恐懼;至於『慵』,則會全神貫注在獵物身上,亦比平常更易找出目標的弱點。
 
別西卜唯有觸碰到『慵』,才能解除甚或逆轉這種「獵與被獵」的關係。
 
本來,在這種空間不大而且佈滿蒼蠅的密室,不利於「狩獵之瞳」的發揮,不過『慵』此時,不得不冒一點險。
 
 
 
 
打開「狩獵之瞳」的剎那,『慵』已然扣上利箭,引弓待發。
 
別西卜似是受到「狩獵之瞳」影響,神情突然變得慌張之極。只見他雙手一錯,整個密室的蒼蠅忽地形成一個巨大圓球,將『慵』困鎖在裡頭。
 
霎時之間,『慵』被無數蒼蠅團團圍住。蒼蠅群聚集而成的嗡嗡聲,吵鬧煩擾得幾乎要掩蓋外頭的聲音。
 
不過,有「狩獵之瞳」之助,『慵』的耳朵,還是能清晰的聽到外頭兩道心跳聲。
 
一急,一緩。
 
急者,自然是受「狩獵之瞳」影響的別西卜!
 
『慵』微笑閉目,專注在那股急促的心跳,稍一挪腰,便即放箭!
 
 
 
噗!
 
利箭離弦,穿過蠅群,瞬間擊中目標!
 
 
 
 
同一時間,煙兒的痛呼聲卻響起!
 
 
 
 
『慵』聞聲大驚,此時包圍住她的蒼蠅,忽然一哄而散。
 
再次看到外頭情況,『慵』的臉一下子變得煞白,因為她看到煙兒正浴血於地,胸口卻插住她剛才射出的箭!
 
猶自震驚之際,『慵』後頸忽然一痛,接著整個人渾身麻痺,無力倒地!
 
『慵』竭力想要站起來,可是她發覺連指頭也動不了,唯有聽覺視覺仍能運作。
 
她感覺到背頸有東西在動,那東西不徐不疾地往前爬,走過她的耳和臉脥,最後走到她眼珠上。
 
在極近的視覺下,『慵』只見那是一頭渾身墨綠的蒼蠅。
 
『慵』一時只覺渾身雞皮疙㾑,想眨眼驅趕蒼蠅,可是眼皮難動分毫。
 
 
 
 
「這寶貝是由食肉蠅演化而成,它帶有一種能令人瞬間全身麻痺的毒。一般人要是被咬,片刻就會全身休克而死。但你身為魔鬼,體格過人,這毒一分鐘內應該就能完全消化。」別西卜安然坐在「蠅王座」,以手支頤,好整以暇地笑道:「所以,你和這娃兒,還有一分鐘的命。」
 
『慵』嘶啞地叫了幾聲,卻吐不出一個完整的字。
 
「你真以為,你的箭可以射中我嗎?」別西卜搖了搖頭,笑道:「你們的心思,還稚嫩得很!」
 
 
 
別西卜早知道『慵』擁有「狩獵之瞳」,亦測猜她會想辦法得到自己的血以發動魔瞳異能,所以先前眉頭那一箭,是他故意給射中的。
 
那斷箭箭頭本來是沾有別西卜的血,只是當煙兒接住斷箭時,先前傷過她卻一直偷偷依附在其身上的兩頭「銳彈蠅」,便悄悄跳到箭頭上。
 
待『慵』伸舌舔血時,箭頭上原本屬於別西卜的血,已被「銳彈蠅」吸啜乾淨,剩下的只有牠們身上沾有的煙兒血液。
 
所以,剛才『慵』聽到的兩道心跳聲,急促者其實是煙兒!
 
 
 
 
別西卜故作驚慌,又操控蒼蠅圍成圓牢,掩蓋『慵』的視線,目的就是要故佈疑陣,不讓她察覺異樣。
 
至於煙兒,也不知自己著了別西卜的道兒,當『慵』發動魔瞳異能時,煙兒只覺渾身繃緊,對『慵』充滿敵意。
 
要不是進入了「銀狐」狀態,反應比平常要快,『慵』這一箭定會正中煙兒心臟。
 
不過,雖在電光火石間作出本能性的閃躲,利箭還是射穿了煙兒的氣管,教她此刻只能呼氣,不能吸氣。
 
『慵』只見煙兒所浴的血池,越來越大,她聽到煙兒的心跳聲,亦漸漸變緩。
 
她知道,再拖下去,沒有魔瞳的煙兒,便會失血而成。
 
 
 
「這箭由你所射,這筆帳,算不到我的頭上了。」別西卜斜視地上一臉惶恐的煙兒,笑道:「我說過今天會放她一馬,所以我不會殺死她。不過,我會殺死,唯一可以救她的你。」
 
說著,別西卜右手平伸,五指一張,『慵』上方隨即形成了五支「蠅矛」,瞄準她的頭腦心臟等要害。
 
「給你一個痛快,算是我對魔鬼的尊重。」別西卜冷笑一聲。
 
不過,正當他要壓掌出招之際,別西卜忽感到掌背傳來一點冰冷。
 
 
 
 
別西卜凝神一看,發覺掌背那點冰冷,乃是一滴血花。
 
他抬頭一看,發覺頭頂天花不知何時,竟滲滿一片血紅!
 
 
 
 
三樓全層盡是別西卜用以餵食蒼蠅的屍體,污血滿地,不過早在擺放屍體前太陽神教的人己設好防滲措施,按理是不會有此滲漏。
 
別西卜看著奇怪,卻沒多理會,因為他知道再過片刻,『慵』體內的毒,就會失效。
 
可是,當他想把目光放回『慵』身上時,原本躺在地上的她,竟消失不見!
 
 
 
 
 

「原來,你逃到這裡。」
 
一股冷冰的男聲,忽然在別西卜背後響起。
 
 
 
 
聽到那聲音,別西卜嚇得大驚失色,如遭雷殛,還未回身,便即操控所有蒼蠅往身後攻!
 
「你應該知道,這些臭蟲,不會碰得到我。」冰冷的聲音,繼續在密室迴盪。
 
別西卜慌亂張望,可是除了身旁的煙兒,他完全看不到任何人。
 
「你出來!快給我滾出來!」別西卜怒道,雙目卻隱隱帶有恐懼。
 
「我現身,這室中就有一人要死。」那聲音冷冷的道,「你說,這人是誰?」
 
「是你……是你這鬼鬼祟祟、不男不女的傢伙!」別西卜吼道,同時讓蒼蠅包裏自已,只露眼鼻,形成一副「蟲盔甲」。
 
 
 
 
 
 
「答錯。」
 
聲音不再迴盪。
 
 
 
 
因為一身白衣的薩麥爾,不知何時,竟已站在別西卜的面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