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提昇到差不多三十層樓高,勁力皆盡時,煙兒才輕飄飄的墜下來。
雖然煙兒自少跟妲己修習體術,但她畢竟不是魔鬼,而且從三十樓高墜下的力道非同小可,為免她有所損傷,我還是跳起來在空中把她接住,著地時才把勁道盡卸沙地上。
 
 
「你沒受傷吧?」我朝懷中的煙兒笑道。
「沒事」只見她搖搖頭,燦爛的笑道:「大哥哥,那城鎮看起來人數不少,燈火處處,而且離這兒不遠,煙兒想駕車去應該轉眼即至。而我們周遭都只是沙漠,並沒有甚麼特異之處。」
「辛苦你了。」我笑罷,便在她額上輕吻一下。
煙兒嘻嘻嬌笑後,便跳回地上。
 
這時,一道猛烈的光忽然在我們背後亮起,把我們的影子修長地映在沙地上,卻是子誠把吉普車駛了過來。


 
 
 
 
 
那城鎮確如煙兒所說,距離我們不遠。
駛了十多分鐘,我們便可穩約看到前頭天空正反映著一片不小的光芒。
 
 
「小諾,你現在有甚麼打算?」子誠控制著方向盤,眼看前方問道。由於我已駕了一整天,因此現在駕駛席已換上子誠。


「那巨人智力不高,盜屍、放蝠、埋伏,這些都不可能是他的主意,因此他必定還有其他同伴,而師父的屍首應該在他們手上。」我坐在後座,喝了一口飲料,續道:「那巨人出了地下道後,便一直朝這個方向前進,中間完全沒有繞過路。由此可知,他進入地下水道前,一定在城鎮上待上一會兒,甚至他的同伴就在城鎮內等著他,因為以他的智慧,受傷後絕對沒有心神再引我們走錯路,只會想進快回去他覺得安全的地方。因此我們還是先進城打探一下吧。」
子誠聽罷,點點頭也沒再說甚麼。
 
 
車子很快便駛進城裡,相比起其他在沙漠中的小村小鎮,這城的繁華讓人有一點不太習慣。
縱使已入夜了,但城內到處還是燈火通明,街頭上還有很多人車行走。
雖然沒有高樓大廈,但城內的建築物實在不少。
艾馬納說這裡是沙漠地區少見的富有地方,由於城鎮鄰近有不少古埃及的遺蹟,因此吸引了不少遊客前來,一些國家的考古團隊更長駐於此。
他因為工作關係,不時也會來到這兒。
 


 
 
「這城說大不大,但看來也有過千人口,要找那巨漢倒不是易事。」我看著車窗外,五光十色的街道說。
「那我們該怎麼辨?」子誠問道。
「現在天色已晚,先找一家旅館投宿吧。」我看了看油錶,續道:「況且車子的燃油都耗得七七八八,我們要找人給油缸添滿。我晚點再出動,要是他真的在城內,我定會用盡所有方法把他掀出來。」
 
 
 
 
這時,坐在駕駛座旁邊的艾馬納忽然指住前面,說道:「小永諾,在那個街角停下來。」
「你又在弄甚麼玄虛?」我奇道,但還是讓子誠照他的話把車子停下。
「嘿,跟著來吧!」艾馬納拋下一句,便自己下車,走進街一條小巷中。
我苦笑一下,無奈的跟著他去。
 
 


這小港陰森無人,狹窄之極,越往裡頭走,外頭的人聲車聲便越見細聲。
走到半途上,巷內徘徊的聲響就已剩下我倆「咯咯」走路聲。
 
 
我見艾馬納故作神秘,忍不住問道:「喂,究竟你想帶我到哪兒?」
「嘿,小永諾要找人,老子也要找人。」艾馬納邊走邊說:「不過我找的這個人,人際網絡極好,有他幫忙尋那巨漢,必定事半功倍。」
「哈,想不到你這怪傢伙也會有朋友啊!」我笑道。
「哼,朋友?老子沒有朋友!」艾馬納白了我一眼,冷冷的道:「他只是個仲介人,每次有外國人來到想要人工作,都一定會找他推薦人選。他會先把任務接下來,經過篩選後,再按內容發配給適當人選。因此城內諸如大小的事,他可謂都一清二楚。」
「原來如此。」我恍然大悟,說話間,我們已走到巷子的盡頭。
 
 
 
眼前是一道大鐵閘,鐵閘雖不新亮,但也毫無鏽痕,看來這兒常有人進出。
艾馬納一言不發,走到鐵閘前用力大拍三下,過了半晌,又拍一下。
我聽到有一些聲響在閘後響起,過了不久,鐵閘忽地「刷」往上打開。


接著,一個皮膚黑黝的女人,口裡咬著一根還未燃點的菸,睡眼惺惺的走出來。
 
 
 
「啊....我還道是哪個雜種吵醒我,原來是艾馬納。」女人搔搔散亂的頭髮,打了一個長長的呵欠。
「嘿,佩琳,你平常不到天亮都不爬上床,怎麼今天這麼早就睡了?」艾馬納怪聲笑道。
「嘿,跟你這矮子沒關係。」女子一邊冷冷的回敬,一邊擦亮火柴,把菸燃起。
 
 
我看到鐵閘後是一個亂糟糟的房間,牆上地下都滿是紙張。
房內安了幾台電腦和電話,但物件全都東倒西歪,裡頭還有一張不知是沙發還是床的厚舖,就這樣看來,實在很難想像會是一個女性的房間。
這個叫作佩琳的女子雖說得上樣貌清秀,但她實在太過不修邊幅,加上那嚇人的「背景」,讓人不禁微心疏遠之意。
 
 
「好了,說回正話。」深深抽了一口菸後,佩琳吐雲吐霧地說:「你這矮子是想找工作吧?剛好今天接了兩個新委託,蠻適合你的。」


艾馬納搖搖頭,怪笑道:「老子現在已經有任務在身,這兩件委託待老子辦完事才說吧!」
佩琳冷笑一聲,道:「那你來找我幹麼?」
「就是跟老子現在的工作有關。」艾馬納指著我,說道:「這是老子的委託人,他正在找一個盜屍人。我們一直從墓地追到這附近的綠洲,便失去了他的蹤影。」
「你們覺得那盜屍者進了城?」佩琳用慵懶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問道。
「對,因為他留下的腳印,正正是向著這城。」艾馬納解釋道。
「嘿,要我幫你找人也沒問題,但酬金……」佩琳深深的抽了一下,菸頭立時燃得紅亮。
「在老子下個任務中扣掉吧。」艾馬納冷笑一聲。
「成!」佩琳倒也爽快,拍一拍手道:「那麼你們有沒有那人的照片?」
「呃,老子倒忘了。」艾馬納搔頭,向我尷尬的道:「小永諾在這裡等等,老子到車上把電腦拿來。」
艾馬納說完,轉身便從來路跑去。
 
 
 
我心裡實在想早點找到師父的屍體,為免浪費時間,心生一計,跟佩琳說道:「對了,我有那人的照片,先給你看看。」
說話的同時,我運起魔氣,打開「鏡花之瞳」。


我用魔瞳看了佩琳一眼後,便從懷中掏出一張白紙,遞給她看,道:「就是這人,你有沒有見過?」
 
 
在方才眼神接觸的一瞬間,我已經入侵了佩琳的思想領域,製造幻覺,因此現在白紙在她的眼中,正印有巨漢的樣子。
 
 
佩琳拿著白紙,仔細端詳一番後,最終還是搖頭說道:「沒見過。這幾天出入城的人中,沒有這樣子的傢伙。」
「是嗎?那就真的要麻煩你盡快替我把他找出來。」我嘆了口氣。
佩琳抽了一口菸,搖搖手中白紙笑問:「放心吧,要是他真的在城中,我定能把他找出來。」
 
 
我向佩琳微笑致謝時,艾馬納急促的腳步聲已在背後響起。
 
「找到了,就是這個大個子。」艾馬納快步走來,手中正拿著那掌上電腦。
 
「嘻,你這矮子是白行一趟了,你的委託人已經把照片給……」佩琳本來滿是得色的向艾馬納揚著手中白紙,可是當她向白紙瞥了一眼,便立時住嘴,張大了口,萬分詫異的看著我。
 
「這是我的一個小把戲,你還是用艾馬納的影片去尋人吧。」我向她笑道。
 
艾馬納走到佩琳身邊,看著她奇道:「你怎麼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
「嘿,沒甚麼。」佩琳搖搖頭,看了我一眼後,朝艾馬納冷笑道:「你這委託人真不簡單啊。」
「對,這小子的確不簡單,不然老子也不會為他如此費神。」艾馬納怪笑一聲,順手把電腦交了給佩琳。
 
 
佩琳略為看過地下水道的片段後,便跟我們承諾道:「行了,要是他在這兒,我會幫你們找這傢伙。照說他如此突出,要找到他不難。」
「不錯,我們只怕他不在。」艾馬納想了想,忽然向佩琳說:「老子還是陪你去找人!」
「你跟來幹麼?礙手礙腳!」佩琳白了艾馬納一眼,「而且我可不是親自出馬啊!」
「嘿,沒關係。總之有那巨人的消息後,老子要第一時間去到現場。」艾馬納陰側側的笑道:「那傢伙是塊好材料,而且敢把老子的木乃伊破壞掉,老子定要把他也裹滿白包!」
 
 
 
 
待艾馬納把裝備和兩頭獵豹都搬走後,我們便把車駛到附近一家佩琳介紹的旅館投宿。
我們還是租了兩間套房,一男一女。
由於今天一整天都在沙漠中奔馳,所有人的衣服頭髮早已滲滿沙粒,因此大家都先到自己的房間,輪流梳洗好後,才聚集商討下一步的行動。
 
 
「真希望艾馬納的朋友能幫得上忙啊。」煙兒坐在妲己的腿上,用毛巾拭著還有點濕的頭髮。
「雖然我不知道這佩琳的手段有多厲害,但既然艾馬納說她有能力替我找到巨漢,我就只好相信她。」我盤膝坐在自己的床上說道。
「就只怕他們已把你師父的屍首毀掉,我們最終還是徒勞無功。」子誠說道。
「嗯,我也有此擔憂,所以待我多休養一會,便會出去逛逛,自己找找看。」
 
這時,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林源純忽然冷冷的問道:「那要是你師父的屍體真的給他們破壞了呢?你又有甚麼打算?」
「也許孔明說師父留給我的寶物,不是指他的記憶,而真是另有其物,到時候我就會利用它去抵抗撒旦教。」我看著眼神隱隱有恨意的林源純,笑道:「要是到時候,真的甚麼也找不到,我會直接找孔明,讓他告訴我讓怎麼做才行。」
林源純聽後,沒再追問,只環著手,看著我冷笑不語。
 
 
我不再理睬她,轉過身,向坐在窗邊的妲己問道:「對了前輩,先前你是不是說有一顆魔瞳,能解釋巨漢突如其來的神力?」
 
 
妲己抱著煙兒,看著窗外看得出神,我連喊了她數次,她才如夢初醒的轉過頭來,問道:「公子剛才說甚麼?」
我很少看到妲己會如此失神,心知有異,便正容問道:「前輩,有甚麼發現嗎?」
妲己點點頭,秀眉微蹙,道:「不知怎地,賤妾覺得這個城市的人十分怪異。整個城市都散發一種讓人不安的氣氛。」
「讓人不安?」我微眼片刻,復又睜開,道:「我倒感受不到。」
「公子成魔日子甚麼淺,感受不到也不足為奇。」妲己朝我笑道:「更何況賤妾原是野狐,生於自然長於自然,對環境的感應比大部份魔鬼都要強。」
「那麼前輩覺得這種不安源自哪裡?」我站在她身邊,看著窗外的街道。
 
 
「情緒。這個城鎮中,很多人都散發著很淡淡的不安。」妲己看著我說道:「如果賤妾沒猜錯的話,把公子師父屍首盜走的人是一名魔鬼,而且他還在城中。」
「你的意思是,這座鎮的人都知道這魔鬼的存在?」我訝異道。
「賤妾不敢肯定,因為魔鬼很多時候不用明刀明槍,也能撥亂人心。不過,」妲己笑道:「公子還是萬事謹慎小心吧。」
「多謝前輩關心。」我說道,心中想起我也曾神不知鬼不覺地讓整條村的村民都少了一半壽命。
 
 
「對了,前輩你先前猜測大個子忽生巨力是因為某個魔瞳。」我再次提起剛才的問題,「那個究竟是甚麼魔瞳?」
妲己點點頭,說道:「假若賤妾沒有猜錯的話,使原本已毫無力氣的巨人,突然變得精力充沛的,是一顆叫作『嗜紅之瞳』的魔瞳。」
 
 
「『嗜紅之瞳』?」我皺起眉頭:「這魔瞳有甚麼能力?」
 
 
「簡單來說,『嗜紅之瞳』能讓人變得狂躁暴力,非常嗜血。」妲己解釋道:「除了施術那名魔鬼外,受術者不論遇上了誰,即便是愛人至親,都會不由自主地產生濃烈殺意,非把對方殺死殺不可。嚐不到血,絕不罷手。」
「這魔瞳雖然聽起來蠻特別,但還不能解釋大個子突如其來的巨力吧?」我摸摸下巴道。
「這就是『嗜紅之瞳』的另一個效能了。」妲己看著我笑道:「擁有『嗜紅之瞳』的魔鬼,能在受術者的心底內,種下『血凝種籽』。當一個人的思想深處被埋下『血凝種籽』,施術者就能隨意控制他的嗜血程度。」
「這倒有點像撒旦教主的『傀儡之瞳』。」站在旁邊聽著的子誠說道。
 
 
「僅是有一點類似而已。『傀儡之瞳』能夠直接控制受術者,『嗜紅之瞳』能讓懷有『血凝種籽』的人變得嗜殺,但卻不能操縱那人的身體活動。」妲己頓了頓,笑著續道:「不過,『嗜紅之瞳』的優勝之處,就是能讓受術者變強,這就是『傀儡之瞳』做不到的事情。」
 
 
「變強?」我皺起了眉,等待妲己接下來的解釋。
 
 
「沒錯。當受術者越嗜血殘暴,他的力量就會變得越強大。」妲己看著我,認真地說:「因為『嗜紅之瞳』背後原理,其實是把魔鬼自身的魔力,傳送到受術者上,讓其心底的『血凝種籽』發芽成長,使人變得殘忍嗜殺。而這些魔力,也會同時讓受術者身體各機能變強。」
「原來如此……那巨漢本來奄奄一息,但在瀕死時又突然變得生龍活虎,力量暴增,原來是因為那個有『嗜紅之瞳』的魔鬼,把巨人的嗜血程度增加。」我恍然大悟,隨即又生疑惑,「可是,『嗜紅之瞳』每次只能把一名受種者變得嗜殺嗎?」
 
 
「不,『嗜紅之瞳』每次植入『血凝種籽』只需用去少量魔氣,而且除非那魔鬼死了或者主動撤種,否則『血凝種籽』便會永遠依附在那人身上。因此,施術者能夠毫無限制地使人變成受種者。」
 
「這一群受種的人形成一個網絡,稱為『紅蓮之網』。那名魔鬼可以隨意把魔氣注入其中。」妲己想了想,說道:「打個比方,假若『紅蓮之網』有十名受種者,魔鬼可以把魔氣平均分配,讓十人都變得同樣嗜殺;又或者只單單讓其中兩名受種者的『血凝種籽』產生效果,但一強一弱。總之只要能力所及,他就能把魔氣任意發放。」
 
「不過一名魔鬼的魔力總是有限,他總不能把每一名受種者都變得十分嗜殺。」我摸著下巴說道:「況且把魔力都送出去的話,他自身實力便會相對變低,很容易讓人乘虛而入。」
 
 
「公子說得一點也不錯,因此要揮發『嗜紅之瞳』的厲害,便靈活分配魔力。」妲己微笑道。
 
這「嗜紅之瞳」的能力乍聽之下頗為有聲,不過我知道在跟對方交手時,這種有趣鐵定會變成讓人隨時喪命的凶險。
 
 
「對了,前輩你之前說這魔瞳應該早已被毀,又是甚麼意思呢?」我想起妲己在綠洲時說過的話。
 
 
 
妲己凝視著我片刻,才嘆了一口氣,緩緩的道:「公子有聽過獵巫嗎?」
 
「獵巫?前輩是指中世界歐洲教庭獵殺女巫幾百年的事件?」
「賤妾正是說這件事,公子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嗎?」
「我印象中,好像是因為有一幫人不信奉基督,偏偏這些人智識水平不低,歐洲教庭對其有所忌憚,因此故意抹黑他們是撒旦信徒,好名正言順的展開獵殺,對嗎?」
「公子說得沒錯,但公子可知道,這只是教庭用以蒙騙凡人的原因。」妲己頓了頓,道:「真正原因,其實只是因為殲魔協會要捕殺一名魔鬼。」
 
 
「捕殺魔鬼?」聽到妲己的話,我立時恍然大悟,叫道:「『嗜紅之瞳』!」
 
 
「不錯,正是『嗜血之瞳』的主人。為歐洲帶來幾百年的腥風血雨的獵殺,其實起因只不過是因為殲魔協會要追殺這一名魔鬼。」妲己掃著煙兒的頭髮,說道:「就如之前賤妾所說,『嗜紅之瞳』能夠在人的心中植下『血凝種籽』,但若然在魔氣仍然留存在受種者身上時,把其殺掉,那些魔氣不會就此回到魔鬼本體,反是隨著受種者的死亡而消失。因此殲魔協會不斷屠殺受種者,除了是想收縮『紅蓮之網』,還想直接削約那魔鬼的力量。」
 
「那魔鬼究竟幹了甚麼?竟能讓殲魔協會如此勞師動眾。」我皺起眉頭問道。
 
「讓賤妾從二千年前說起吧。第二次天使大戰因撒旦之死結束後,魔鬼分成三派;一派是由薩麥爾統領的撒旦教,一派是塞伯拉斯聯合人類,專殺魔鬼的殲魔協會,餘下一派則是獨來獨往,兩不相幫的魔鬼。」妲己看著窗外街道的景況,回憶道:「那名擁有『嗜紅之瞳』的魔鬼屬於第三派,對兩幫的爭吵從來不問不聞。但由於他本身實力很高,加上『嗜紅之瞳』的特別屬性,因此一直以來都是兩派的拉攏對象。原本那魔鬼素愛自由,不願被人管束,並沒有答應加入任何一方。不過後來……」
 
 
「不過後來他終於被說服,加入了撒旦教,亦因此被殲魔協會追殺,對嗎?」我問道。
 
 
「這次公子就猜錯了。」妲己朝我淺淺一笑,道:「事實剛好相反,那魔鬼是答應加入殲魔協會。」
 
「竟是如此!」我不解的問道:「那他後來又幹了甚麼?竟會惹得殲魔協會追殺到如此地步。」
 
「關於他和協魔協會反目成仇的原因,眾說紛紛;有的說他因不服三頭犬,把他打傷;又有的說他其實是撒旦教的人,進去的目的是把殲魔協會的機密偷走,交給撒旦教。」妲己頓了頓,道:「真正原因,就只有那魔鬼自己和殲魔協會的領導才知道。」
 
 
「但為甚麼獵巫行動會維持數百年之久?難道殲魔協會和歐洲教庭,都一直都捉不到那魔鬼嗎?」
 
「公子要知道古時科技落後,資料並不流通。許多時候,當獵巫的人收到消息,趕至現場時已是十數天,甚至個多月後的事情。因此要追截詭計多端的魔鬼,事實上是艱難非常。即便殲魔協會費盡心思人手,毫不間斷地追殺,也要一百年後方才能把他擒住。」
 
「一百年?那之後呢?」我奇道。
 
「其實真正針對那魔鬼的追殺,只有最初的一百年。在那之後的獵殺,只不過是歐洲教庭利用先前獵巫行動的餘威,藉詞屠殺異己。」
 
 
「哈,這倒不難理解。」我點點頭說:「那麼那魔鬼最後下場如何?」
 
「由於在追獵的一百年間,那魔鬼利用『嗜血之瞳』讓不少受種者變成殺人狂把獵巫者殺死。這些被殺的獵巫者大多為人類,因此他們的下一代都對魔鬼懷有極大恨意。」妲己說著,目光再次放回窗外街道上,「所以當殲魔協會把那魔鬼擒住後,他們便把他鎖在一鐵籠內,然後在其中一個分壇公開處刑。」
 
 
「那魔鬼最後在無數仇恨與興奮的目光下,被人用烈火燒死。活活燒死。」妲己說罷,輕輕嘆了一口氣,「賤妾當時在場,看到最後。那鐵籠燒得整個變形扭曲,那魔鬼是完全化為灰燼,連魔瞳也沒留下。」
 
 
我聽得出妲己這一口嘆息,大有婉惜之情,於是便問道:「前輩,你認識那名魔鬼?」
 
「不錯,賤妾和她可說是知交。」妲己點點頭,雙眼略帶愁意:「因為我倆是魔界中少有的女性。」
 
 
「那魔鬼是女性?」我奇道。
「不錯。其實她的名號,在很多典籍也有記載,公子也想必聽過。」
「那此人究竟是誰?」我問道
 
 
「這名魔鬼,就是『夜之魔女』……」原本正面向窗子說話的妲己忽然住嘴,指著窗外遠處。
 
 
「公子你看!」
 
 
我順指一看,只見城鎮邊緣的地方,街道樓宇的燈光不知怎地竟然不停熄滅,顯然是失去電力,勢頭還一步一步向市中心蔓延過來!
 
「發甚麼事?」子誠也察覺到情況有異,神色一下子變得凝重。
 
 
 
 
 
 
噗。
 
 
 
房間的燈光忽然熄滅,四周驀地沒入一片黑暗,三道妖紅邪光卻在同一剎那間閃起。
 
 
 
 
「大家小心,敵人要來了。」打開了「銷魂之瞳」的妲己小聲說道,同時把煙兒拉到自己身後。
我和子誠都早已在燈光熄滅的瞬間打開魔瞳,進入警戒狀態。
 
 
失去電力的城市宛如死城,整個漆黑一片,死寂無聲,就只有淡淡月光,陰森地映出它的輪廓。
我們和妲己分站三方,把煙兒和林源純圍在中間,保持高度戒備,可是守候良久,周遭還是毫無動靜。
 
 
 
 
「敵人真的要來了?會不會只是電力供應出現問題?」子誠壓低聲線問道。
 
「不,剛才有一股魔氣在房間熄燈時現起。」妲己小聲說道:「雖然一瞬即迅,但賤妾絕不會感覺錯。」
 
 
 
 
 
 
咯咯咯。
 
 
一陣敲門聲忽然響起。
 
 
 
 
 
 
誰?難道是艾馬納?
 
我運起魔氣,提高耳力,卻聽到門外有很多心跳聲。
 
 
 
「怎麼會有那麼多人聚集在我們房門外?」我皺眉說道。
 
「要不要應門?」距離大門最近的子誠問道。
 
我轉過頭看看妲己,只見她一臉凝重的看著窗子那邊,渾沒聽到子誠的問話。
 
我想了想,道:「先從門孔看看他們是誰。」
 
子誠點點頭,握緊手槍,放輕腳步走到大門前,把眼睛湊近門孔。
 
 
 
 
 
 
 
 
 
 
 
「兩位公子,催動魔氣!」
妲己忽然提聲嬌喝!
 
 
 
 
 
 
 
 
 
我猛一轉身,赫然發現窗外景物大異。
 
只見街道月亮盡被一片破爛黑布掩蓋,凝神一看,那黑布竟是數之不盡的蝙蝠!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清脆的破碎聲響起,龐大的蝙蝠群把玻璃窗壓破,直搗入室中橫飛亂竄!
 
我猛地運功催動魔氣,想要把蝙蝠逼開,但不知怎地,原本能讓動物驚懼的魔氣,在這群蝙蝠身上完全發揮不了效用,牠們還是毫不畏怕地往我們身上亂咬亂抓!
 
 
 
砰!
 
 
一聲沉重響聲再我背後突然響起!
 
 
 
「小諾小心!他們闖進來了!」子誠大喝罷,手上手槍立時連珠炮發,巨響不斷!
 
由於室中到處是橫衝直撞的蝙蝠,阻礙視線,我只能隱約見到門外有不少人,揮拳踢腿,口中狂呼亂叫,情緒狂亂激動的想要闖進來!
 
這些人的表情跟巨漢忽生巨力時的神情一模一樣,顯然就是那些被植有『血凝種籽』的人!
 
 
 
我深知那名魔鬼定在附近伺機行動,正當我想上前幫子誠之際,妲己忽然高聲嬌叱起來。
 
這聲音高亮尖銳,不是人聲,而是狐嘯!
 
 
霎時間,我們周遭似是產生了一道無形的牆,本來在房間肆無忌憚地飛行的蝙蝠竟不敢再飛近我們附近範圍。
 
我轉念一想,便知道妲己利用狐息把牠們驅開。
 
 
 
 
 
 
 
「嘻嘻,小妲己,這一招用得漂亮!」
 
 
 
 
一把嬌柔的女聲突然從大門外傳來。
 
接著,本來正奮力抵制那些嗜血者的子誠,忽然被一股巨力震飛!
 
我見狀連忙張手,想把他接住,可是那股力道之巨,竟然連我也險性被撞飛。
 
我剛站定身子,只見一道黑影飛快地衝進房間,一把抱住妲己,然後直跳出窗外!
 
 
 
「媽媽!」煙兒失聲叫道,想要追去,可是兩人已經掉到街上。
 
沒了妲己的狐息抑制,蝙蝠群再次胡亂飛行,充滿房間。
加上剛才子誠被震開,那些嗜血者已經急不及待地湧進房間。
 
 
 
「子誠,抱住純跳下去!」我片刻已有了計較,大聲說罷,便衝上前把煙兒抱住,想要從窗子跳到街上。
 
可是正當我要跳下去時,子誠忽然在我背後喊道:「小諾,攔住他!」
 
聽到子誠的話,我就知道又有敵人,但我沒有回頭,只憑魔鬼敏銳的觸覺感受對方的位置。
 
 
 
 
 
 
左邊!
 
 
 
 
「留下來!」我運勁於手,猛然往方方一抓,果然抓住一條手臂!
 
 
 
 
「可惜你抓錯人了!」一道狡滑的聲音從半空響起。
 
只見一名瘦削男子正抱著林源純,一臉得色的跳向街中,而我手中抓住的,卻是一名嗜血者。
 
 
 
「若濡!」子誠急道,同時也往街中跳下去。
 
 
我把那手上那個嗜血者往後一擲後,便跟懷中的煙兒說:「別放手!」說罷,便提氣躍出窗外。
 
 
 
 
旅館不過五層樓高,霎眼間已經來到街上。
沒了電力,街道漆黑無比,可幸那些蝙蝠似乎被指示只在房間搗亂,沒有追下來,藉著魔瞳,我倒能看清四周。
 
 
「大哥哥,你看!」煙兒指著前方叫道。
 
 
 
不遠處,有一黑一白兩首影子來回交錯不斷,我凝神一看,發現白方的妲己正在和一黑衣人交手。
子誠駐足在她們面前,一臉焦急,而那個瘦漢和林源純則在另一邊,他們身旁還站著另一名男子。
 
我和煙兒快步走上,可是才剛站到子誠身旁,便感到一股勁風刮面,讓人的皮膚微感疼痛。
原來兩人的速度實在太快,交手間竟爾形成一股小旋風,教人靠近不得。
 
 
二人如此再鬥一會,忽然聽見妲己一聲驚呼,接著黑白兩影急速分開。
 
 
妲己才一站好,煙兒便立時走上去,可是妲己卻往後擺一擺手,認真的道:「煙兒,自己走遠一點。」
煙兒素來聽話,雖然擔心妲己,也沒有多說甚麼,連忙走到我們身後一座汽車旁。
 
 
這時,我才看清楚剛剛和妲己鬥得難分難解的人,竟是一名年齡看來跟煙兒相若的小女孩。
 
 
那女孩五官極為精緻漂亮,玲瓏分明,可是皮膚極為蒼白,毫無血色。
小女孩不單有一把黑色長髮,身穿一襲黑亮華麗的紗裙,連嘴唇,指甲,眼瞳,全都是亮黑色,亦因此讓她那煞白的膚色更為突出。
看起來,她就像一個極像真的洋娃娃。
 
 
女孩站在她的同伴前,天真無邪的看著我們,臉帶微笑,完全不像一個和妲己不分高下的魔鬼。
 
 
 
「前輩,她…..」我小聲問道。
 
 
「她就是賤妾剛才提過,擁有『嗜紅之瞳』的魔鬼,外號『夜之魔女』的……」妲己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小女孩,語氣有點激動。
 
 
 
 
 
 
「我叫莉莉絲。」
 
 
 
小女孩朝我天真嬌笑道:「『夜之魔女』,莉莉絲。」
 
只見她漆黑的眼瞳透露出與外表截然不同的深遂,胸口處,一隻魔瞳垂直張開,彷如一枚活的紅寶石。
 
妖異朱光,閃爍不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