蝙蝠群似是受了指令,一直在夜空吱吱作響,盤繞不散。
 
無數薄翼晃動不已,在月光映照下,宛如道道黑海中的浪潮,現場氣氛倍添妖異和緊張。
 
 
 
 
 
「嘻,小妲己,幹麼一臉緊張?」莉莉絲聲線稚氣十足,雪白臉兒滿是天真無邪,「多年不見,難道你不想我嗎?」
 


「妹妹豈會不想念姐姐你呢?」妲己強顏笑道:「但,姐姐你不是……」
 
「我不是死了?在那刑場中被燒死?」莉莉絲黑亮的雙眼過一絲恨色,但笑容依舊,「嘻,很可惜,我逃了,死不去。」
 
「這怎麼可能?殲魔協會在那鐵籠四周都佈下高手,姐姐你有甚麼舉動,他們不會不知。」妲己一臉難以置信。
 
 
 
「小妲己,你很想我死嗎?」
莉莉絲語氣沒有不悅,反而笑得更燦爛。


 
 
妲己聽到莉莉絲的話,急道:「妹妹不是這個意思!」
 
 
「嘻嘻,小妲己不用慌,姐姐我說笑而已。」莉莉絲若有深意地看了看妲己,笑著續道:「殲魔協會那些傢伙自以為心思細密,其實都是一群笨蛋。他們為了確保能把我燒死,不斷助燃加熱,卻忘了極熱會使鐵燒紅變軟。我忍著皮肉灼焦之痛,靜靜敲破牢底,挖土而逃,但故意留下下半身和一隻手讓其燒成灰燼,好讓他們不起疑心。」
 
 
很妙的法子。
 


我心裡暗讚,但同時也留上了神,因為莉莉絲越是機伶,我們要奪回師父的屍體就越加困難。
再說,雖然妲己一直表現冷靜,但我隱隱感到她對莉莉絲有一點懼意。
 
由此可見,莉莉絲絕對是個棘手的人物。
 
 
「姐姐,妹妹實在想不到你當日逃過大難,更加想不到會在這兒碰到你!」妲己聞言喜道,隨即又嘆了口氣,「姐姐,妹妹每次想起你的死都十分痛心,很悔恨當天趕不及去救你。但姐姐為甚麼這些年來都不找妹妹呢?」
 
「當日我被殲魔協會擒住後,兩顆魔瞳也給他們挖走,因此我是以凡人之軀受刑。」莉莉絲笑道:「我逃離刑場後,費時極久才完全康復。後來雖然取回『嗜紅之瞳』,但已元氣大傷,加上殲魔協會勢力日益龐大,人類的傳訊科技又一日千里,為免再招殺手,所以我一直隱居出。」
 
妲己感慨的道:「妹妹得悉姐姐死了的消息後,也對魔界心灰意冷。這些年來,妹妹也是到處隱居,沒有再插手魔界的事。」
 
「嘻,但你我現在不是也再次出來活動了嗎?」莉莉絲笑道,看了看站在燈柱後的煙兒,「那小女孩身上散發跟你很相似的狐息,她是小妲己你跟那個人的女兒吧?」
 
「對,她叫煙兒,是妹妹的女兒。」妲己向煙兒招了招手,「煙兒過來。」


 
煙兒依言走到妲己身旁,笑盈盈的看著莉莉絲。
 
「嘻,煙兒,這名字別有意思啊。」莉莉絲饒有趣味的對煙兒煙兒上下打量,說罷,又看著我跟子誠,「但這兩人是誰?看來不是你的兒子啊,小妲己,是你的新獵物嗎?」
 
 
 
 
 
「我叫畢永諾。」不待妲己開口,我已笑著回答,「我不是妲己前輩的獵物,我只是來向夜之魔女討點東西的。」
 
「你要討甚麼?」莉莉絲笑問。
 
「屍體。」我笑道,眼神卻十分認真,「我師父的屍體。」
 


「屍體?我可沒有收集屍體的習慣。」莉莉絲幼眉輕皺,「小妲己啊,你怎麼沒跟這小男孩說清楚我的興趣是甚麼?」
 
「姐姐,公子師父屍首的確是遭人偷走,我們只是源盜屍人的氣味,追尋而來。」妲己說道:「姐姐有沒有見過一個上身赤裸,披頭散髮的彪形大漢,就是那人把屍體盜走。」
 
「盜屍人?屍體?彪形大漢……啊!」莉莉絲吻指沉思,忽然醒悟道:「你們是說鯨魚谷中,葬在一堆石塊下的那具屍體?」
 
「對!那就是我師父的遺體。」我說著,不禁怦然心跳。
 
「嘻,你們說的那個大個子,是不是智商有問題的?」莉莉絲笑道:「他是我僕人,我們之前是去了鯨魚谷,他的確把一具屍體偷走了。」
 
「那麼,前輩能不能把我師父的屍體還給我?」
 
「本來,那具屍體只是我僕人多手拿走,還你也是應該的。」莉莉絲嘆了口氣,「可是早幾天,我見那屍體已經爛得發臭,臭得我心情大壞,便一把火,把它燒得乾乾淨淨。」
 
 


 
「燒了?」
 
師父的屍體給燒了?
 
 
 
我呆在當場,隨之有一股怒氣自心底湧出來。
 
孔明指示我去取的東西,我用以救拉哈的唯一希望,竟然如此兒戲就給毀了?
 
 
 
我沒有立時發作,抱住最後一絲希望,沉住氣,笑問:「那麼我可不可以看看我師父的骨灰?」
 


「骨灰?」莉莉絲用奇怪眼神的看著我,「難道你覺得我會把垃圾燒掉後的灰,保留起來嗎?」
 
 
 
 
「不會。」我笑道,同時握緊拳頭,把魔力催動!
 
「公子,別衝動!」妲己拉住我的手,輕聲說道:「姐姐她只是在作弄你,她沒有燒你師父的屍體。」
 
「你怎知道?」我稍微抑制自己的怒火。
 
「姐姐她最愛作弄別人。要是她真的燒了,她便會跟公子你說其實屍體完好,待真的要把屍體交出來時,她才會說出真相,好讓你失望。」妲己解釋道。
 
雖然我知道妲己沒有騙我的理由,但她的話讓我有點難以置信。
再看回莉莉絲,卻見她一臉得意的看著我,眼神盡是嘲意,似乎早已聽到我們的對話。
 
 
 
 
「看來妲己前輩沒說錯,你很愛作弄人。」我苦笑一下,知道師父還未被毀,已沒剛才憤怒。
 
「嘻,小妲己真不識趣,竟然在這個時候戳破我的玩笑。」莉莉絲笑道。
 
「姐姐,你就別作弄公子他了,他師父的屍體對他來說可是萬分重要。」
 
「嘻,但對我可不重要啊。」莉莉絲笑道:「小妲己,你知道的,沒樂趣的事我可不會做,要我交出屍體,就跟我玩遊戲吧!」
 
「遊戲?」我奇道,眼角卻瞥見妲己秀麗的臉忽閃過一絲懼意。
 
 
 
「姐姐,你拿回『博奕之瞳』了?」妲己笑問。
 
「嘻,沒有,殲魔協會那些傢伙把它取走後,不知是收起來還是給了誰,我一直找不到。」莉莉絲笑罷,我聽得妲己輕輕舒了口氣。
 
雖然我不知那『博奕之瞳』有甚麼能力,但從妲己的話和反應看來,那是莉莉絲另一顆厲害的魔瞳。
現在莉莉絲跟我們敵友未明,難怪妲己聽到她只剩下一隻魔瞳會鬆了口氣。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子誠忽然踏前一步,沉聲道:「好,我們來玩遊戲。」
 
剛才他雖只在旁觀察,但我知他其實極擔心林源純的安危,現在稍微弄清楚關係,他便即有所行動。
 
 
 
「嘻,你也有東西想跟我討嗎?」莉莉絲用開玩笑的語氣問道。
 
「有,就是那女生。」子誠指著被瘦漢脅持,早已昏過去的林源純。
 
「這女孩是你情人?」莉莉絲轉身看了看身後的林源純,又看著子誠,笑道。
 
只見子誠搖搖頭,猶豫的道:「不,她……她只是我的朋友。」
 
「嘻嘻,只是朋友,便如此關懷?小朋友,我跟你說啊,朋友是一種不可靠的東西,你不應該為她費心。」莉莉絲笑道。
 
莉莉絲此話似乎有弦外之音,妲己聽後嬌軀微微一顫。
 
 
 
 
先前莉莉絲引動蝙蝠圍攻我們,又偷襲妲己,把她推出窗外,加上剛剛的話,看來她內心對妲己存有恨意。
 
說不定,就是因為數百年被殲魔協會追捕一事。
 
 
 
 
 
子誠沒有察覺到妲己的異樣,徑自說道:「總之,我會跟你玩遊戲,但請先放了她。」
 
「嘻,小朋友,你知道我莉莉絲最討厭甚麼嗎?陽光,蒜頭和深情的男人。」莉莉絲扳著手指,笑道:「雖然你是其中一樣,不過既然你肯跟我玩遊戲,我就不計較,但你也別跟我討價還價。」
 
「姐姐,他們都不是敵人,你就放過他們吧。」妲己笑著勸道。
 
「嘻,我只不過是跟他們玩些小遊戲,你怎麼說得我要把他們殺了似的。」莉莉絲笑道:「再說,不只他們,小妲己你也要玩啊!」
 
「姐姐!」妲己激動地喊了一聲,又搖頭苦笑道:「原來你還是生妹妹的氣。」
 
莉莉絲冷笑一聲,沒理會妲己,只向我跟子誠笑問:「怎樣,你們玩不玩嗎?」
 
 
 
從棺材藏蝠,到剛才故意騙我說把屍體燒掉,都可看出莉莉絲生性極度貪玩。
雖然她要跟我們玩的遊戲看來絕不簡單,可是我和子誠皆有求於她又不能胡亂動手,非玩不可。
 
 
 
我倆相顧一視,便齊齊點頭。
 
 
 
「嘻嘻,很好。」莉莉絲看著妲己,「小妲己你呢?」
 
妲己嘆了一聲,也無奈答應。
 
 
接著,我們四人便各自咬破手指,揮出血珠,讓它們在半空撞碎,然後立下血契明言:如果我們羸了,莉莉絲便會交出林源純和師父的屍體,她也會原諒妲己。
 
但要是任何一個人輸了,那人,便要成為她的僕人。
 
 
 
 
 
 
「嘻,太好了,很久沒有人陪我玩了!」莉莉絲語氣和神情有點奇異的興奮。
 
她指住子誠笑道:「看你的樣子很焦急,就由你先來吧。」
 
「好,你想玩甚麼?」子誠走到棄車處處的馬路上,一紅一黑的雙目一直瞪住那瘦漢不放。
 
 
 
「嘻,傑克,你來跟他玩玩吧!」
 
 
 
莉莉絲說罷,那名瘦漢便抓住林源純,走到子誠十米前。
 
「你很重視這女的吧?」那名叫傑克的瘦漢陰森笑道:「雖然我向來只殺婊子,但偶爾也會破例,嚐一些比較乾淨的女人。」
 
「婊子?」子誠想了想,問道:「你是開膛手傑克?」
 
「嘿,不錯,你猜得倒快。」傑克用舌頭舔了林源純的臉蛋一下,笑道:「你放心,我會在你死後先上她,免得你看著生氣。」
 
 
子誠冷笑一聲,沒有再理會他,自顧自向莉莉絲沉聲道:「開始吧!」
 
 
 
莉莉絲笑了笑,撮唇作哨。
 
十多人忽然在我們附近的商店冒出,看來都是被種『血凝種子』的人。
 
他們戰戰兢兢地走近子誠十米,圍成一圓。
 
 
 
連同傑克,一共十二人的圓。
 
 
 
「嘻,都醒來吧!」莉莉絲嬌笑一聲,胸前「嗜紅之瞳」猛然睜大。
 
突然,十二人瞬間散發同份量不同的魔氣,而且還不斷轉變。
 
只見他們原本驚懼的眼神開始變得亢奮,口中荷荷聲不斷。
 
接著,莉莉絲手指由高向低筆直的劃了一下,夜空中一小撮蝙蝠忽然脫群而下,團團包圍馬路中的眾人。
 
蝙蝠密密麻麻的凝聚一起,形成一團流動的黑球,教人完全看不透裡面情況。
 
 
 
 
這時,我隱隱聽到急速的腳步聲在裡頭響起。
 
 
 
 
「嘻,小朋友,你有一分鐘時間把傑克找出來。」莉莉絲興高采烈的笑道:「包括傑克在內的嗜血者都會向你展開攻擊,但你千萬別給他們碰到!因為你一給他們碰到就算輸,我不保證傑克會對你的朋友幹甚麼啊,嘻!」
 
「只要找到傑克就行?」子誠冷靜的聲音從蝙蝠黑團中傳出來,「我能不能反攻他們?」
 
「嘻嘻,你只能碰傑克,攻擊其他人,也即是變相讓他們碰到你。」
 
「那我沒問題了。」子誠沉聲說道,語氣都比以往冷淡。
 
「嘻嘻,沒問題就好了。」莉莉絲興奮的笑道:「我到數三聲,然後就開始。」
 
 
 
 
我聽著莉莉絲解釋遊戲規則,不禁替子誠擔心。
 
這群蝙蝠佔據的範圍少說也有三百多平方米,而且在裡頭的人根本不能視物,加上莉莉絲又故意令十二名嗜血者發的魔氣不停轉變,讓子誠不能靠感應來辨識,要在短短一分鐘內找出傑克,同時又不被其他嗜血者碰到。
 
莉莉絲這個遊戲,實在困難。
 
 
想著,莉莉絲像小孩般的興奮聲音已經響起。
 
 
 
 
 
 
「三…...」
 
 
 
 
 
 
 
 
 
 
 
 
「二……」
 
 
 
 
 
 
 
 
 
 
「一!」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碰!
 
 
 
 
 
 
遊戲開始的瞬間,蝙蝠團內猛然傳出十數發槍聲,連珠炮發,響過不停!
 
 
槍聲過後,黑團內凌亂的腳步聲全都消失不見。
 
剩下的,只有一道沉重的腳步。
 
 
 
 
 
「遊戲結束。」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子誠冷淡的聲音已再次響起:「我找到傑克了。」
 
語聲剛下,一團物體突然自蝙蝠群中飛出來,直衝向莉莉絲。
 
莉莉絲不慌不忙地用手接住,月光映照下,只見那團物體竟是傑克。
 
傑克雙眼反白,眉心有一個焦黑小洞,右胸更是染紅一片,顯然已死!
 
 
 
 
這時,子誠橫抱住昏過去的林源純,慢慢從蝙蝠團中走出來。
 
他回我們身邊,細心的把林源純放好,讓她靠住燈柱而坐。
 
 
 
「放心,我不會再讓人傷害你。」子誠對林源純柔聲說道。
 
 
 
我上前問道:「子誠,剛才在蝙蝠團中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沒甚麼,我只是用槍把嗜血者的心臟都射穿。」子誠轉頭看著我,道:「既然莉莉絲說我不能碰到他們,我只好讓子彈代勞。」
 
「但你怎知道誰是傑克?而且你不怕誤傷純嗎?」
 
「我是靠心臟跳動聲來辨認其他人的位置。或者我該慶幸傑克把純弄昏了,因為昏了的她,沒有因為周遭情況而驚惶失措,心跳規律如常。」子誠解釋道:「可是其他嗜血者因為被魔氣刺激,加上在不斷跑動,全都心跳急速。雖然純跟脅持她的人身體緊貼,但我憑這一快一慢的心跳聲,找出兩顆心臟的位置,加上對純身形的印象,推算出兩者間的距離空檔,讓子彈剛剛擦過她,又能恰好射中對方。」
 
 
「至於傑克,其實開始的時候,我並不知道十二名嗜血者中誰人是他。雖然其中一名嗜血者把純抓住,我稍微用神,便可以聽得出兩道心跳並列而行,但傑克和莉莉絲又豈會想不到這一點,所以我相信遊戲開始前,嗜血者跑動那時,傑克已經將純交到另一人手上。」子誠笑道:「亦因此,遊戲開始的瞬間,我便立時把所有嗜血者殺死,除了怕走動會弄醒純,讓我的法子失效外,我還怕他們把純傳來傳去,我開槍的話會誤傷她。後來我把十二名都射死,我便慢慢走到每一個屍體前,近距離看看,又不怕會被他們反擊碰到。」
 
 
「那結果最後捉住純的人,真的不是傑克?」我問道。
 
「不錯,捉住純的是另一名嗜血者,傑克當時正想攻擊我,但還未走近已經被我射死。」子誠笑道,「想不到這警界百年未破的懸案,兇手最後還是斃在警察手上。」
 
 
 
聽罷子誠的話,我內心不禁微感驚訝。
 
其實子誠也算是精明之人,但自妻子死後,一直情緒低落,後來誤以為院長曾侵犯亡妻,更是常常失魂落魄,反應遲緩。
 
但從莉莉絲講解規則,到遊戲開始的短短時間內,子誠竟然可以把情況分析得如此透徹,還想出解決法子,實是前所未見。
 
再說,他拯救純的法子需要極其冷靜的頭腦和高超的射擊技巧,因為稍微拿捏不準,子彈穿過的,便會是林源純的心。
 
 
 
我知道這些都是因為『斷腸』發揮了功效。
 
要不是林源純在他眼裡變得充滿他亡妻的影子,讓他緊張、認真起來,說不定剛才他只會在蝙蝠團內閃避上一分鐘,然後成莉莉絲的部下。
 
 
 
 
「嘻嘻,雖然很短,但很精彩的一場遊戲。」莉莉絲拍手笑道:「這女孩是你應得的。」
 
莉莉絲說話的神情比先前還要興奮,似乎完全沒有為傑克的死而惋惜。
 
子誠沒有回話,只冷冷地瞪了她一眼,便轉身照顧林源純去。
 
 
 
莉莉絲沒有理會子誠的不快,只笑著揮一揮手。
 
本凝聚在馬路中心的蝙蝠團立時一哄而散,飛回半空中的同伴群內。
 
「好,接下來到誰呢?」莉莉絲笑道:「小妲己,還是小男孩二號?」
 
「我先來吧。」我笑著走到馬路上。
 
「嘻,這次我要說清楚規則,遊戲禁止槍械啊!」莉莉絲笑道。
 
「沒問題,反正我的槍法不如子誠般神妙。」我笑道:「那麼,是前輩你直接下場跟我玩,還是派你後面那個高個子呢?」
 
「嘻,當然是他跟你玩,我可要留下來,跟我的好妹妹玩。」莉莉絲笑道。
 
這次妲己只淡然笑了笑,似乎已習慣莉莉絲的冷言冷語。
 
 
 
 
那個高個子從莉莉絲背後,慢慢走到我面前。
 
只見他樣貌俊美,膚色古銅,一雙湛藍的眸子和他年輕的外表大不相襯,竟如古井不波,透露無盡蒼涼。
 
 
看來這次遊戲會比剛才更有趣了。
 
 
「這雙充滿經歷的眼睛,絕不會是一般嗜血者所有。」我笑道:「你是魔鬼吧?」
 
「不錯。」高個子周身忽然散發濃濃魔氣,左眼倏地變成妖紅。
 
他發出的魔氣雖然不比我強,但也不弱。
 
 
 
「名字?」
 
 
 
 
 
 
「該隱。」
 
 
高個子微笑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