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隱……亞當之子?」我微感訝異,隨即笑道:「想不到我竟然會在這兒碰到世上第一名人造人類。」
 
「沒甚麼值得驚訝,我成魔已久,為人時的感覺,早已忘得七七八八。」該隱欠身笑道,「你還是把我當成魔鬼吧。」
 
 
 
 
該隱說話時臉帶微笑,酒窩淺現。
 
單從外表看來,該隱不過是一名普通的開朗男孩,可是他從容鎮定的態度,似乎完全不把我當成威脅,教我不得不倍加留神。


 
 
 
 
「聖經上說你殺了親弟亞伯後,便被上帝懲罰要永遠流浪,怎麼最後竟變成了魔鬼?」我笑問。
 
該隱算起來年歲應只比拉哈伯等魔鬼稍輕,各方面的經驗定必比我豐富,因此要打敗他便需找出他的弱點。
 
「上帝?打從我雙眼能睜開視物的時候,我都沒見過上帝。」該隱笑道:「他的一切,我都是從父母那裡聽回來。」
 


 
「如此說來,聖經所說的都是虛構?」我問道。我知道上帝在創世和平定第一次天使大戰後,便沒有再在地球上出現過,因此我也不感奇怪。
 
 
「半真半假。」該隱淡淡笑道:「我的確因為……嗯,因為某些原因,和胞弟起了爭執,後來更一時氣憤殺了他,這件事迅即被我父親亞當所知。本來他想親手殺了我以祭天謝罪,幸好我在他趕到前逃離家園,避過一難。那時候離創世不久,大地除了我們一家五口就再沒有其他人類,到處也只有兇禽猛獸。為了逃命,我獨自一人,穿洋越海到極地深山處,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也不知過了多少個年頭,直到我父親的後代繁衍各地,一部份散佈到我隱居的地方時,我才重回人間。」
 
「你還真是長命。」我笑道。
 
「其實原始人類,動輒都有上千上百歲的性命,但因為世上只有我父親這一脈,後代人類全都是近親,繁殖下來,越後出生的人類,能力和壽命便一直減少。」
 


「但你活到現在,不單單是因為壽命奇長,還因為你變成魔鬼,能夠吸食其他人的慾望。」我笑問,「究竟你為甚麼會成魔,又怎麼會跟隨了莉莉絲呢?」
 
 
 
 
「嘻,小朋友,你還真是多問題呢!」
 
 
 
 
該隱正要回答,站在他身後的莉莉絲忽然出言打斷,笑道:「別忘記,現在不是答問時間,而是遊戲時間啊!」
 
「雖說是遊戲,但要勝出,還是要知己知彼才行嘛。」我笑道。
 
「嘻,但我可沒耐性讓你磨蹭。」莉莉絲笑道:「你要是繼續拖延時間的話,我可不保證你師父的屍體會不會有甚麼細微的損傷啊。」


 
「哼,我們可是立了血契,要是你反悔,後果可非同小可。」
 
「對,我們的確立了血契,你贏了該隱我便會把你師父的屍首給你。」莉莉絲瞇眼看著我,頑皮的笑道:「可是我把他完完整整的交到你手,又或是把他切成十塊八塊再給你,他還是一具不能說話的屍體,嘻!」
 
 
莉莉絲威脅使我不得不妥協,因為要是師父的眼睛毀了,我便不可以讓子誠窺探他的記憶,「寶物」亦會從此於世上消失。
 
 
「果然是夜之魔女,這次是我大了意了。」我笑道,同時運動魔氣,魔瞳赤紅展現,「那麼不再廢話了,來吧!」
 
 
「嘻,很好,這才是乖孩子嘛!」莉莉絲拍手笑道,一語方休,立時有所動作!
 
 


只見她嘴唇微動,幼小雪白的食指遙指天上蝠群,然後筆直一劃,一小撮蝙蝠又再脫群而來!
 
那些蝙蝠雖雙翼拍動不停,左擠右撞,卻能排列成隊,極之整齊,從遠處看去,宛如一條墨龍穿過烏雲下凡。
 
 
 
 
莉莉絲葱指輕揮,指示那條蝙蝠組成的墨龍方向,卻見墨龍不是朝我而來,反是飛向地上血泊中的屍體。
 
蝙蝠群猛地朝傑克屍體的頸部亂咬猛噬,但墨龍龍頭才剛劃過,傑克竟就此身首分離,一顆死相愕然的頭顱就此被蝠群咬著飛去!
 
 
 
 
「普通蝙蝠怎會有如此厲害的牙力?」


 
我心裡暗暗吃驚,念頭一轉,便即想到該是莉莉絲利用「嗜紅之瞳」,把魔力傳送到組成這墨龍的蝙蝠身上,讓牠們的力量倍增到足以撕肉分首的地步。
 
 
墨龍速度不減,起伏翻滾,迅即把另外十一具屍體的首級也都撕裂出來,霎時間,地上只剩下十二具無頭屍,那些頭顱則全都掛在墨龍身上。
 
 
「嘻,行了!」
 
莉莉絲又是一聲輕笑,手指憑空畫了個圓,墨龍依勢飛了一圈,然後龍頭把竟和龍尾連接起來,形成一個流動蝙蝠墨環,把我和該隱牢牢圍在其中。
 
十二顆死不瞑目的人頭被蝙蝠抓住,不徐不疾的繞著我們轉動,表情或驚或怒,教人看著心中發毛。
 
 
 


「莉莉絲,這一次玩的是甚麼遊戲呢?太難太複雜的遊戲我可不懂啊。」我一邊笑問,一邊全神戒備,以防有詐,可是那墨環只一直用同樣的速度旋轉,沒有其他異樣。
 
「這遊戲,你一定會。」只見莉莉絲銀調皮地看著我,笑道:「就是猜拳!」
 
 
 
「猜拳?」我聽後一陣錯愕。
 
 
 
猜拳是世上最流行亦是最簡單的遊戲之一,要用這遊戲來比賽,聽起來很可笑,但我相信,莉莉絲絕不會如此善待我。
 
 
 
越簡單的遊戲,背後定必越藏殺機!
 
 
 
 
果不其然,莉莉絲看到我一臉愕然後,便得意地笑道:「嘻,遊戲的確是只有『剪刀、石頭、布』的猜拳,不過當然另有規則。」
 
「甚麼規則?」我皺眉問道,看到該隱也轉過身專心聆聽,似乎他也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
 
 
「這遊戲基本上還是依照原本的猜拳規則,布勝石頭,石頭勝剪刀,剪刀勝布,嘻。」莉莉絲神色略帶興奮地解釋道:「而新加的規則,就是勝方擁有蝙蝠抓住的那些人頭的發射權!」
 
 
「發射人頭?」
 
 
「沒錯。」莉莉絲神指著我們身邊的人頭,道:「這裡一共有十二個人頭,傑克那個是一號,他左邊那個是二號,如此類推,分別有編號一至十二的人頭。每次交手的勝方都能喊出號碼,那時候蝙蝠環便會朝你們射出號碼所屬的人頭。」
 
「所以這遊戲除了要在猜拳上勝出,還要想辦法利用人頭射中對方?」我皺著眉道問道。
 
莉莉絲的「嗜紅之瞳」既能讓蝙蝠力量大得扯斷人頭,要把人頭像炮彈般發射出,想來也不是難事。
 
「沒錯!人頭射中對方,另一方才能得到一分,不然只在猜拳上勝出也只是白費心機。」
 
我摸著下巴問道:「我們可以任意閃避對方射來的人頭?」
 
「可以,但不能離開蝙蝠環,也不能跟對方有身體接觸。」
 
「一共要玩多少局?」
 
「有誰先勝出兩局,遊戲就會結束。如果結束時雙方的分數相同,就重頭玩過遊戲一次。」
 
我稍微咀嚼一下規則,便說道:「我明白了,我可以開始遊戲。」
 
 
 
 
 
 
「嘻,小朋友,別那麼心急,我還有一條規則未說。」莉莉絲狡詐的笑道:「用不同手勢勝出,能發射的人頭數目都會有所差啊!」
 
 
 
 
「發射的人頭數目?」我眉頭不禁一皺。
 
 
 
 
「嘻,打個比方;用『布』勝出就人,能夠擁有五顆人頭的發射權,用『剪刀』勝出則可以挑選三個號碼,而用『石頭』擊敗對手的話,就只能發射一顆人頭。」莉莉絲邊比劃邊笑著解釋。
 
「還真是麻煩的規則呢。」莉莉絲的話讓我的眉皺得更緊。
 
 
 
 
『布』射五,『剪刀』射三,『石頭』射一。
 
乍聽之下,似乎出『布』最有利,出『石頭』則最不利,因為用『布』勝出而五顆人頭又能全數射中對方,己方就能得五分,對方要反超前,就必定要靠兩『剪刀』、或一『布』一『剪刀』來勝出。
 
但要是這樣,己方一直出『剪刀』便可以立於不敗之地,因為即便對方使出『石頭』來擊敗己方,最多也只能有兩分,遠不及己方所得的五分,亦因此使出兩次『石頭』來勝出遊戲,還不如憑另外兩種手勢只取一局但在整個遊戲中輸掉。
 
 
 
可是,既然我能考慮到這地步,該隱也自然想到『布』和『石頭』的優劣之處。
 
 
 
逆向推想,『布』反而是最不安全,最保險的是『剪刀』,而且這還是假設人頭能全數擊中對方下的推測。
 
 
 
「本來簡單之極的遊戲,就因為加了這一條規則,便變得複雜無比,變數極多。這『人頭猜拳』除了需要運氣,還同時考驗參加者的記憶力,速度和運用魔瞳的熟悉度。」我搖搖頭苦笑:「『夜之魔女』,你還真是一個讓人頭痛人物呢。」
 
莉莉絲沒有回應,只頑皮地笑了出來。
 
 
 
「主人,我可以開始了。」該隱閉目沉思片刻後,忽然說道。
 
只見他說話時看著我微笑,一紅一棕的眼瞳充滿自信。
 
 
 
 
我看到該隱的魔瞳,猛然想起自己還未知道他的能力。
 
 
「知己知彼,還是向妲己問一下吧。」
 
 
我心念及此,立時轉過頭來,瞥了妲己身旁的煙兒一眼。
 
接著,煙兒便拉一拉妲己的衣袖,在她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
 
妲己聽後,神色自若如常,只是藏在衣袖裡的右手食指在輕輕搖動。
 
 
 
 
 
 
「鏡花之瞳」能夠讓受術者產生幻覺,但在其他人眼裡,周遭一切都不會有任何變化。
 
我憑藉剛才能一眼,我已瞬間入侵了煙兒的腦海,讓她「看見」我在說話,吩咐她去向妲己詢問該隱擁有甚麼能力,可是其他人只道我的眼光恰巧往她那邊掃了一下,並不知道我對她「說」了甚麼。
 
 
這是我在日本,裁在薩麥爾和撒旦教主的『傳音入密』手上後,暗地想出來的秘密傳訊方法。
 
這法子雖然遠不如『傳音入密』簡單方便,給人發現的機會也大得多,而且我入侵別人的思想領域時,分神的控檔會讓敵人有機可乘,但在我不懂『傳音入密』的情況下,這方法讓我對敵時不會光被牽著鼻子走。
 
 
 
 
「該隱的能力,連見多識廣的妲己竟也不知呢。」我心中暗暗警剔,「那我就得更小心了。」
 
 
 
魔瞳能力千變萬化,該隱流露如此自信的眼神,說不定就是因為他的能力很適合玩這場「人頭猜拳」。
 
不過他也不知道我鏡花之瞳的能力,可說是兩不吃虧。
 
 
 
 
「嘻,小朋友,可以開始了嗎?」莉莉絲拍拍手,笑道:「你再繼續在那邊做那些無無聊聊聊的小動作,我可會不耐煩啊!」
 
聽她的話,似乎剛才我利用幻覺傳話一事,她已看出了些許端倪。
 
 
 
 
 
「嗯,我已預備好了。」
 
為免莉莉絲一時不快,破壞師父屍體,我也不不再拖拖拉拉,邊舒緩手腕關節邊道:「來吧!」
 
 
 
 
我思緒飛轉,快速盤算一下,決定首回合先出『剪刀』。
 
 
 
『剪刀』既可防止對方一下子得到五顆人頭發射權,即便輸給石頭,對方也只能發射一顆。
 
 
相對來說,危險較少。
 
 
 
 
「在不知該隱底蘊的情況下,還是不要太冒險的好。」我心中暗想,同時把握緊的右拳高舉過頂,「而且,還要設點保險!」
 
 
一念及此,我便再發動魔瞳,偷偷瞪了了該隱一下
 
 
 
 
 
「那麼快就動手了?」該隱似乎發現了我的舉動,但臉色還是一如以往的輕鬆,沒有生怒,也沒有還擊的打算。
 
「別擔心,我只想玩一個小把戲而已。」我笑道:「我們還是快點開始吧,說了那麼久,你主人會生氣啊。」
 
該隱笑了一聲,沒再說話,只後退了數步,和我保持相距四米左右,然後也把右手舉起。
 
 
 
 
 
 
「嘻嘻,你們都預備好了嗎?」
 
 
 
 
 
 
莉莉絲的聲音再次響起,可是她不知在甚麼時候,竟已跳到我們旁邊的一支燈柱上。
 
只見她居高臨下,天真的臉掛上邪笑,眼神充滿興奮期待之色,加上天上蝠群在她背後起伏不停,宛若一雙巨大的魔鬼之翼。
 
 
 
 
也只有如此模樣,才配得上「夜之魔女」這稱號。
 
 
 
 
 
 
 
 
 
這時,莉莉絲拍一拍手,我們身邊的蝙蝠環忽然加速,速度快得在地上刮起一陣風沙。
 
我見狀也不敢再大意,連忙收攝心神,該隱竟也收起笑意,換上極認真的表情。
 
 
 
 
「嘻,第一局來了!」莉莉莉絲笑著倒數。
 
 
 
 
 
 
「剪刀……」
 
 
 
 
 
「石頭……」
 
 
 
 
 
 
 
 
 
 
 
「布!」
 
 
 
隨著莉莉絲一聲嬌喝,我和該隱高舉半空的手同時揮下!
 
 
 
 
該隱的拳頭才動,我先前所設下的『保險』便已啟動。
 
只見他緊握的拳頭指縫中,有數條支狀東西伸了出來,細看之下,卻是一隻又一隻血管暴現的小手。
 
接著,小手們的主人探頭出來,正是我利用「鏡花之瞳」產生的幻象,鬼人!
 
 
迷你鬼人們行動迅速,立時從縫間掙脫到拳頭外圍,然後或三或兩,合力扳開該隱的手指,使他的手勢,瞬間由『石頭』被鬼人們強行扯開成『布』。
 
 
鬼人是我製造出來的幻象,不俱有真實力量,所以縱然該隱手力巨大,但只要我想,鬼人們都能讓他的手合不攏,因為我已「騙」過他的腦袋。
 
 
 
 
 
這時,該隱然發現手上異狀,驚訝的看著鬼人們。
 
可是他要再作反應,已然太遲。
 
因為電光火石間,我倆的拳頭已雙雙落到腰前相對。
 
 
 
 
該隱的手勢。
 
 
 
正是『布』!
 
 
 
 
「這回合,是我勝了。」我看著他笑道。
 
「真的嗎?」該隱輕鬆的笑道,清澈的眼眸忽然閃過一絲狡猾之色。
 
我看到他的神情,知道他定要出甚麼手段。
 
我以防有變,正想喊出他周身三顆人頭的編號時,一陣怪異的風勁竟忽然在我背後響起!
 
 
 
「為甚麼會有人頭射向我?」
 
 
 
我心下大驚,大惑不解,身體下意識往旁閃開,恰恰閃過那顆射來的人頭。
 
 
可是才一跳開,我立時感到後悔,因為在我動身跳開的瞬間,蝙蝠環竟同時朝我射出另外四顆人頭!
 
 
這時,我的雙腳早已離地,身騰半空,完全閃躲不得!
 
 
 
 
 
 
 
 
 
 
 
 
碰!
 
碰!
 
碰!
 
碰!
 
 
 
 
 
 
 
四聲堅實的撞擊聲連環響起!
 
 
 
 
人頭所挾的勁度巨大異常,我勉強用右手擋格開迎面而來的那個人頭,但其餘三顆人頭卻把我胸口、背部和左肩轟得皮開肉綻,骨裂成碎。
 
劇痛錐心,我才穩住腳步,口裡忽然一甜,竟然吐出一口鮮血來!
 
 
 
 
這時,我留意到該隱上空的蝙蝠忽然異動,過了會兒,竟見牠們勾勒成羅馬數字「IV」。
 
 
 
 
 
 
 
 
「嘻,該隱,先得四分。」莉莉絲銀鈴般的笑聲在我們頭頂燈柱響起。
 
 
 
 
 
 
 
「嘿,好一個『嗜紅之瞳』,竟能把蝙蝠強化如此,委實可怖!」我拭著嘴角的血,笑道:「但我不明白,明明是我勝了,但怎麼人頭會突然無聲無色地射來?」
 
「你真的認為你勝了嗎?」該隱指了指我正在拭嘴的右手,笑道:「你自己看看吧。」
 
我依言看了一下,赫然發覺,我右手的食中兩指,不知怎地竟變得枯乾若木,活像兩根老年人的手指!
 
 
 
 
「這是怎麼回事?」我詫異的看著兩根枯指,「你發動了魔瞳?」
 
 
 
 
「沒錯,這就是我的魔瞳,」該隱笑道:「『催長之瞳』的能力。」
 
 
 
 
 
「『催長之瞳』?」
 
 
 
 
 
「『催長之瞳』能加速任何物件的新陳代謝或氧化程度,達至快速成長的效果。它可以讓人剛產生的傷口極速癒合結疤,也可以使一名壯漢一下子變成花甲老人。剛才你發動魔瞳『玩小把戲』時,我也對你用上了『催長之瞳』,使你的手指急促老化。」該隱開朗的笑道:「現在你手指的已像數百歲的人,要動的確要花多點力氣,所以剛才那回合,你只是稍微動了動食中兩指,但並沒有伸出來!」
 
 
 
我嘗試活動一下右手五指,果不期然,食中兩指外的三指皆能靈活運動,但唯獨那兩根變得枯乾的手指毫無知覺,想動也不能。
 
 
「真是古怪的能力。」我眉頭緊皺。
 
「你的能力也不差啊。」該隱饒有趣味的看著自己右手上,那些還在扳著他手指的鬼人們,笑道:「這些小東西雖然力氣很大,但看起來還蠻可愛的,我想出『布』,連力氣也不用花,他們便自動自覺的替我搬動指頭。」
 
 
該隱一邊笑說,一邊看著手上的小鬼人們,卻見他們竟然開始急速老化,由肌肉精壯的人兒,快速變成佝僂老人!
 
再過片刻,皮肉鬆弛的鬼人們竟然無力站穩,從該隱的手上掉到地上!
 
 
 
 
 
踏!
 
 
 
 
 
該隱一腳把鬼人們輾成肉碎後,笑道:「不過,玩遊戲這種事,還是自己動手的好。」
 
 
 
鬼人們是「鏡花之瞳」騙過該隱腦海後所產生的幻覺,可是在該隱心目中,他有絕對信心可以利用「催長之瞳」使鬼人們衰老,因此存在他思緒中的鬼人們才會如他所想般老化。
 
 
「很厲害的自信,連我的幻覺也被破了。」我心中暗道,只轉念一想,向該隱問道:「可是你剛才連人頭的號碼也沒喊出來……對了,你用了『傳音入密』!」
 
 
 
「沒錯。」
 
該隱笑盈盈的看著我,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嘴巴卻沒有動,原來已用上了『傳音入密』。
 
 
 
「這樣可不公平啊。你利用『傳音入密』喊編號,聽到你聲音的人只有莉莉絲,我怎知道你有沒有喊錯號碼?說不定你根本沒有記下人頭的編號,只是勝了後,居高臨下的莉莉絲便自動命令我周遭的蝙蝠朝我射人頭。」我冷笑道。
 
「好,我再勝出時,一定會把號碼直接喊出來。」該隱笑道,樣子依舊自信滿滿。
 
 
 
和該隱說話時,我一直在用眼光餘光留意著流動不已的蝙蝠環。
 
只見剛才被射出來的人頭已被彈回環中,可是人頭的排列次序已改,人頭與人頭間的號碼已變得斷斷續續,不再相連。
 
「真是個變化萬千的遊戲,待會我喊數字得更小心一些了。」我心中暗暗警惕,心思閃電,想了一下已有計較。
 
 
 
 
向後方瞥了一下後,我便把雙手緊湊一起,然後放在腰間,不再和該隱有目光接觸。
 
「嘿,逃避我的目光是聰明的做法。」該隱拍了手掌一下,笑道:「可惜你逃得太遲了!」
 
 
我聞言立時看一下雙手,發現十根手指皆已變得老瘦如柴,任我揭力伸直,也只如石沉大海,絲毫不動!
 
 
 
「我知道你這起始手勢是想故弄玄虛,讓我猜測你待會兒使出來的是那一隻手。本來嘛,這方法的確會讓我感到疑惑,因為你的右手只能出『石頭』,但左手卻能任意活動。」該隱邊笑邊把手舉起,道:「可惜我早料此著,剛才和你解釋『催長之瞳』,目的其實是要讓你分神,乘機把你餘下能活動的手指都催老。現在你只能出『石頭』,無論如何是不可能取得五分反超前,哈哈哈!」
 
 
 
 
 
 
 
「嘻,第二回合開始!」
 
 
 
我冷哼一聲,還待要說話,只聽得莉莉絲已經開始喊道:「『剪刀』、『石頭』、『布』!」
 
 
 
 
 
 
 
我沒有餘暇思考,莉莉絲的指令聲又再響起!
 
 
 
該隱還是維持著『布』的手勢,有恃無恐的伸出來,因為他知道我兩手都只能出『石頭』。
 
無論我如何操縱他的手勢,這一局最多都只能得到一分。
 
 
 
 
 
 
 
 
 
不過。
 
 
 
 
 
這只是在我毫無反擊之力下的情況!
 
 
 
 
 
 
我笑了一聲,也同步把放在腰間的左手向前平伸!
 
 
眼前一花,兩人的手同時平伸對持。
 
只見該隱的笑容在瞬間僵住,一直以來充滿自信的神情終於換成驚訝。
 
 
 
 
 
該隱的手勢,還是『布』
 
 
 
但我伸出來的左手手勢,卻不再是『石頭』。
 
 
 
而是『剪刀』!
 
 
 
 
 
 
 
「這……這究竟是甚麼回事?」該隱託異地看著我的手。
 
 
 
「『剪刀』勝『布』,就是這麼一回事。」我伸著還在淌血的左手笑罷,便轉過頭,朝沒了手掌的子誠報以一個感謝的目光。
 
 
 
子誠看到只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剛才我把雙手放在腰間前,曾經向後方瞥了一眼。
 
就是憑著那一眼,我發動了「鏡花之瞳」,讓子誠「聽到」我要他用左手擺出『剪刀』,然後就保持這樣的手勢硬生生把手掌扭斷!
 
同時間,我把雙手合攏,放在腰間。
 
這動作表面上是想擾亂該隱的視聽,但實際目的只是利用身軀作遮擋,好等他看不到我雙手的動作,不會起疑,保持他『布』的手勢。
 
雖然我的雙手已經衰老,但手臂還充滿力量,因此我便小心翼翼,無聲無色地用左手敲斷早已動彈不得的右掌。
 
當莉莉絲開始再次倒數時,蝙蝠環外的子誠便看準時機,把他的『剪刀斷掌』一絲不差的擲過來。
 
 
由於蝙蝠環主要是把人頭射出來,那些沒有幫忙抓住人頭的蝙蝠,相對來說沒有太大作用。
 
我估計莉莉絲只會把魔力貫注到抓住人頭的蝙蝠們身上,人頭之間的那些,都應該只是普通蝙蝠,因此當子誠的斷掌飛向環中沒人頭的地方時,果真能輕易衝破蝙蝠環,一絲不差地射向我來。
 
最後,我用眼光餘光看好斷掌的來勢,用手腕尖銳的斷骨處把它接住。
 
 
這一切動作和配合,恰好在莉莉絲那三聲喊聲中完成,分秒不差,亦因此我才能不被該隱提早發現,又能及時伸出這插著子誠斷掌的手來,出奇制勝。
 
 
 
『剪刀』勝『布』,現在我擁有三顆人頭的發射權了。
 
 
 
 
「其實當我知道右手被你催老時,已經猜到你會對我另一隻手重施故技,逼使我在接下來的兩局只能出『石頭』,好讓你自己立於不敗之地。」我看著仍然一臉訝異的該隱笑道:「剛才我聽你解釋你的魔瞳能力時,除了想有多點時間去思索打敗你的法子外,還想跟你再玩一個小把戲。」
 
 
該隱聞言臉色大變,眼光立時往旁放,不再跟我直接對視。
 
 
「逃避我目光這法子很好,可惜你逃得太遲了。」我模仿著他剛才的語氣,笑道:「你看看自己的右腳吧。」
 
 
 
 
 
該隱依言一看,猛地發現有十數雙青筋滿佈的怪手,從地底貫穿混凝土,緊緊抓住他雙腳不放!
 
 
 
 
 
「這些手……」該隱的皺頭終於皺起來。
 
「這些手,就是那些可愛鬼人的手啊。」
 
我撮唇作哨一聲,一些閉著眼的鬼人們突然破地而出,像蔓藤般抓住該隱的身體,慢慢上爬,教他四肢皆不能隨意活動。
 
 
 
 
 
 
該隱成魔甚久,而且自信心極高,可想而知,他的精神必定十分堅固。
 
以我之能,要入侵他的思想領域極難,因此剛才他在解釋「催長之瞳」時,我是故意讓他對我施展瞳術,因為也只有他對我發動魔瞳時,他的的思緒才會露出一絲破綻,讓我順勢而入。
 
不過他精神的確極其強韌,要不是我在這回合使出奇招勝了,挫敗他的自信心,讓他精神的弱點擴大的話,他身上這些鬼人們絕不會在他的腦海中顯現出來。
 
 
 
 
其實我如此繁複地設下這些圈套,是因為我不能像該隱在第一回合中,利用『傳音入密』跟莉莉絲說出人頭編號。
 
要是沒有這些鬼人牽制,說不定該隱能把人頭全數避過,這樣的話,這場『人頭猜拳』我是輸定了。
 
 
 
「這次輪到我射人頭了。」我頓了一頓,然後連聲叫道:「八!十二!」
 
 
 
這時,八和十二號人頭剛好被蝙蝠運到該隱左右兩側。
 
我喊聲剛發,蝙蝠群立時有所異動,正要把人頭發射之際,只見該隱原本驚詫無比的眼神,霎時間變回原本的自信!
 
 
 
 
 
「你太低估我了,畢永諾!」
 
 
 
 
 
該隱大笑一聲的同時,極速左顧右盼,往八號和十二號人頭兩方一瞪。
 
接著,原本抓住那兩顆人頭的蝙蝠,毛色竟全都在瞬間由黑變白,衰老過去!
 
兩顆人頭還是依舊射出來,可是那些蝙蝠畢竟被「催長之瞳」催化得年老力衰,人頭飛到半途,竟然力盡跌下來。
 
 
 
 
在地上滾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碰不到該隱的腳邊。
 
 
 
 
「這些雕蟲小技怎能擊到我呢?」該隱笑道:「你現在只餘下一個射擊額…….」
 
 
 
 
 
 
 
 
 
 
「三號。」
 
我冷冷喊道。
 
 
 
 
 
碰!
 
 
 
 
該隱還在說話時,三號人頭忽然從正面擊中他!
 
這顆人頭射得突如其來,該隱閃避不及,被轟得鼻血直流。
 
 
 
 
「我的確是一時大意了,竟忘了你的頭還能轉動,還能發動『催長之瞳』催它蝙蝠。」我側著頭,冷冷的道:「不過,你也太低估我了!」
 
 
 
 
 
該隱利用「催長之瞳」老化蝙蝠,使人頭失去勁力,確是我始料不及,不過驚訝之情一閃而過,我馬上便想到辦法。
 
 
遊戲開始至此,蝙蝠環一共發射了七顆人頭,對於人頭飛來的速度我已經大致捉摸得到。
 
剛才我所喊的三號人頭,原先並不是附在該隱附近的蝙蝠環上,反是從我身後的地方發射出來。
 
我以身體作遮擋,讓該隱不能再用魔瞳老化蝙蝠,削弱人頭發射的勁度,然後算準時間,待人頭脫離蝙蝠環,旋轉飛前的勁力已成時,才側頭避過,讓人頭飛過我後擊中該隱。
 
 
 
 
 
這一記,該隱是不得不吃。
 
 
 
 
 
 
 
「第二回合,畢永諾得到一分。」
 
莉莉絲站在燈柱上,再次笑著宣佈:「兩局暫結,四比一,該隱領先。」
 
說罷,我頭上忽然刮起一陣異風,卻是蝙蝠在半空中組成了羅馬數字「I」。
 
 
 
 
 
兩回合過去,其實不過是數分鐘的時間,我和該隱施盡渾身解數,各取一局。
 
現在只要再有一人勝出,遊戲便會結束。
 
能否取回師父的屍體,盡看此局。
 
 
 
 
 
「畢永諾,你真不簡單,我的確是低估了你。」
 
 
該隱吐了兩根斷牙,拭著鼻血,笑道:「不過你別忘記,現在的比數是四比一,我比你足足多了三分。」
 
該隱說話時,語氣保持一貫的自信,絲毫沒有因為剛才那一記而感到不快或氣餒,反而神色更見興奮。
 
「那又如何?我只要重施故技,讓鬼人們控制你出『石頭』,不就行了?」我一邊笑,一邊用口一隻一隻的扳開子誠斷掌的手指,變成『布』勢。
 
 
 
 
 
「這些鬼人,都是幻象吧」該隱笑問道。
 
 
 
 
 
「這又如何?」我沒有否認,笑道:「只要騙得過你的腦袋,真實或幻覺都沒有分別。」
 
 
 
 
 
「嘿,你認為我會坐以待斃嗎?」
 
 
 
 
 
說罷,該隱忽然閉上眼睛,然後一口把右手拇指咬斷!
 
我還未反應過來,該隱口齒連噬,已經把十根手指通通咬掉。
 
霎時間,該隱只剩下兩隻光禿禿、血肉淋漓的手掌。
 
 
 
 
我愕然的看著該隱,卻見他自信的笑道:「現在我十指皆斷,既不能出『石頭』也不能出『剪刀』,無論你再製造甚麼幻象,下一回合,我鐵定只能出『布』!」
 
說罷,只見該隱大喝一聲,渾身一震,潮水般的魔氣突然朝我湧來,當我想把目光移開,已然太遲!
 
 
 
我頓時感到體內有一股無形漩渦,把四肢的生命力吸得一點不漏。
 
只見我的雙手前臂,像鼓脹的皮球忽然洩了氣般,一下子變得瘦骨嶙峋,褲管內的雙腿想必是如此。
 
 
由於還有第三回合,所以剛才把人頭射完後,我便解除了該隱雙手的束縛,可是我卻怎樣也想不到他會有此一著。
 
本來我打算對該隱再施展幻覺,所以便重新跟他目光相接,怎料這卻成了他「催生之瞳」的入侵渠道,而且他咬光十指,沒了後顧之憂,發動魔瞳時更是用盡全力。
 
 
 
現在,我只感周身軟弱無力,幾要倒下來。
 
 
 
 
「看來我的手腳變催化得比剛才更為蒼老了。」我冷笑道。
 
用力一試,發覺只有手掌的右臂還能稍微前伸,要移動手指卻是萬萬不能。
 
 
「你現在雙手雙腳都是千年古物,很珍貴的啊。」該隱笑道:「認命吧!這一局,你是輸定了,我也不會給你和同伴接觸的機會。」
 
 
「嘿,亞當之子,果真厲害過人。」我冷笑一聲。
 
 
「畢永諾,其實你也頗具智謀和膽識,要是我稍有不慎,也會著了你的道兒。」該隱頓了頓,笑道:「不過,我的經驗遠比你多,你要勝我還早著呢!」
 
 
 
 
說罷,莉莉絲興奮無比的倒數聲再次響起。
 
 
 
 
「嘻,『剪刀』。」
 
 
 
 
這一次,我已經不能再重施故技,讓環外的他們把斷手拋進來。
 
 
 
 
「『石頭』。」
 
 
 
 
現在我雙腿皆殘,莫說五顆人頭,連一顆普通小石子,我也避不過去。
 
 
 
 
 
 
這一局,我的確非輸不可。
 
 
 
 
「『布』!」
 
 
該隱邊笑邊出拳,我也同時伸出那老殘的右手。
 
 
 
又一次,我倆雙手對立。
 
 
 
該隱的手勢,是一個無五指,血淋淋的『布』。
 
 
而我的手勢,沒有幻覺,沒有換手,還是一個了無生氣的『石頭』。
 
 
 
 
 
這一局,該隱勝。
 
 
 
 
 
「畢永諾,吃下這五顆人頭吧!」該隱大笑一聲,嘴裡馬上連珠炮發:「一、四、六、七、十一!」
 
一語方休,我身後馬上刮起五道勁風!
 
我四肢老瘦無力,既不能避又不能擋,只能眼巴巴的聽著五顆人頭急速的射向我。
 
 
 
 
 
 
 
 
 
 
 
 
 
 
然後。
 
 
 
 
在我身邊恰恰擦過!
 
 
 
 
人頭飛過我身體的瞬間,該隱自信的笑容再次消失!
 
 
 
他想要動身閃過,赫然驚覺身上的鬼人們還在,而且再次抓住他的雙手。
 
這一次,他也不能避不能擋!
 
 
 
 
 
 
 
碰!
 
碰!
 
碰!
 
碰!
 
碰!
 
 
 
 
 
 
 
彷如重演第一局的情況,五顆人頭連環擊中該隱,不同的是這一次人頭全都轟在胸口處,使他鮮血連吐,幾近暈倒!
 
該隱勉強穩住腳步後,才難以置信的問道:「這是…….這是怎麼回事?這一局明明勝的是我!」
 
 
 
「你沒錯,這一局的確是你勝了,人頭號碼也沒喊錯。」我看著他,開懷的笑道:「不過呢,蝙蝠環的形狀,好像有那麼的一點不同。」
 
 
 
該隱轉著頭看,忽然詫異的喊道:「你身後的蝙蝠環怎麼是平的!」
 
「你終於發現了!」我笑了笑,道:「其實這是我從遊戲開始前,就開始埋下的『保險』。」
 
 
 
 
 
『人頭猜拳』是一個千變萬化且極不平衡的遊戲。
 
萬一其中一局輸給對方的『布』,很容易便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可是師父的屍首我是非取不可,因此這遊戲我是不得不勝。
 
 
 
當我聽到莉莉絲說出射人頭的規則時,心裡便已開始思考如何才能穩勝這猜拳遊戲。
 
由於我跟該隱是頭一次碰頭,連妲己也不知道他的底細,所以我也很難肯定「鏡花之瞳」對他的影響有多大。
 
 
 
 
所以,我想到了這個置諸死地而後生的方法。
 
 
改變蝠環形狀。
 
 
 
 
蝙蝠環本是一個完美的圓,不論從那個角度發射人頭,都必定是射向在中心猜拳的我們。
 
我利用魔瞳產生的幻覺,讓蝙蝠們誤以為我身後多了些障礙物,逼使牠們改變飛行軌跡,從而使我身後那部份的蝙蝠環形狀微調,變成橢圓。
 
雖然人頭發射的角度只有些許改變,但差之毫釐,在我身後飛出來的人頭都只會剛剛擦過我,接下來便會射向我面前的該隱。
 
 
 
 
蝙蝠的精神力比魔鬼弱,而且依賴超聲波來探路,感官比較單調。
 
雖然那些抓住人頭的蝙蝠被莉莉絲貫注了魔力,但對我來說,要入侵環裡所有蝙蝠的思想領域,遠比只入侵一個該隱容易得多。
 
我不想打草驚蛇,使方法失效,所以打從第一回合,每一次我發動「鏡花之瞳」,大部份魔力都用作入侵該隱的思想領域,但同時間卻有一小撮,利用眼角餘光,入侵該隱身後的蝙蝠。
 
由於蝙蝠環繞著我們轉動不停,所以我一直瞪著該隱,不用故意把目光移來移去,惹人生疑,都能跟環中每頭蝙蝠的目光接觸過。
 
 
我這樣一點一點,逐步入侵,到了第二個回合開始時,環內所有蝙蝠的腦中都已被埋下一道指令,就是當第三回合,如果該隱出『布』,蝙蝠腦海便會出現幻象。
 
 
最後,該隱果真出了『布』,觸發蝙蝠環的改變,勝了這局,卻敗了整個猜拳遊戲。
 
 
 
 
 
 
我頭上又是一陣騷動,只見蝙蝠在羅馬數字「I」的左邊另組成一個「V」字。
 
 
 
 
「嘻,該隱二勝一敗,遊戲結束。」
 
 
 
 
莉莉絲忽然出現在我倆之間,笑道:「三回合分數總結,四比六,畢永諾勝!」
 
莉莉絲嬌聲一止,我們周遭的蝙蝠突然一哄而散,吱吱亂響,飛回天上同伴群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