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竟然該輸了?」
 
 
 
該隱似乎還未接受到自己敗了的事實,臉上自信盡掃,剩下的只有愕然和頹喪。
 
「我勝出這猜拳也是險象環生。要是你自信稍弱,在第二局輸了後,便利用『催長之瞳』把整個環的蝙蝠都老化,無論第三局誰勝誰負人頭都不會夠力射中我倆,那麼以第二局的比數作結,就會是你勝出了。」我向該隱笑道:「不過,我就是看準你自信十足,才敢行此險著。好了,把我的手腳還原吧。」
 
 
 


該隱身上的鬼人還在,而且都閉上了眼,為了脫身,他不得不服從我的話。
 
該隱無可奈何的用魔瞳朝我一瞥,又是一股魔氣衝湧過來,但這次卻是充填了我瘦削的四肢。
 
霎時間,我的手腳生氣蓬勃,全都返老還童,回復如昔。
 
我檢查手腳無異樣後,也把該隱身上的幻覺解除。
 
 
 


 
「嘻,小朋友,這遊戲好不好玩啊?」莉莉絲忽然問道。
 
「好玩,但玩一局太過費神費力,這『人頭』猜拳還是少玩為妙。」我冷笑道:「這遊戲我勝了,把我師父的屍體還給我吧。」
 
「嘻,先慢著,我有一個問題想問你。」莉莉絲精靈的看著我,笑問:「剛才該隱說你能制造幻覺,你的魔瞳,叫『鏡花之瞳』?」
 
剛才我和該隱戰鬥的狀況莉莉絲全都看在眼裡,就算該隱沒說,她也必定從該隱的反應中猜到他中了幻象,因此我也不隱瞞,點頭應道:「不錯,就是『鏡花之瞳』。」
 
 


 
 

 
 
 
 
眼前一花,莉莉絲忽地在我面前消失,下一剎那,她已經閃到我背後,五根墨甲雪指輕扣著我的喉頭!
 
 
 
 
 
 
 


 
「嘻,小朋友,你跟撒旦教有甚麼關係?」
 
 
 
莉莉絲貼著我的耳邊笑道:「『鏡花之瞳』本是撒旦哥哥的魔瞳,但撒旦哥哥後來被薩麥爾所殺,『鏡花之瞳』便落到他手中,但現在怎麼會在你身上呢?」
 
我聽得莉莉絲稱呼撒旦作哥哥,似乎跟上代撒旦關係密切,但也有可能跟他有著深仇大恨,因為有些人喜歡喊仇人喊得親切。
 
不管了,賭一把!
 
我心思飛轉,想了想,笑道:「我跟撒旦教沒有關係,但卻跟撒旦甚有淵源。」
 
「嘻,小朋友有話便說,別跟我賣關子,我不吃這一套。」莉莉絲天真地笑,扣住我喉頭的手卻忽然一緊。
 


莉莉絲手勁甚大,直捏得我眼前昏黑,完全呼吸不到,但我不甘示弱,只一直瞪著她冷笑,強忍不說。
 
「姨姨請放手!」煙兒見狀,緊張的喊道:「大哥哥他不是撒旦教的人,他就是撒旦的轉世啊!」
 
 
 
 
「甚麼!」
 
 
 
莉莉絲驚呼一聲,接著我只感頸部一鬆,視力剛回復,已見莉莉絲站回面前,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我。
 
 
 


 
「你……你是撒旦哥哥的轉世?」莉莉絲再一次對我打量,片刻,又點頭喃喃道:「你有『獸』的印記,你真的是撒旦轉世!」
 
這時,我感到頸側有點涼意,伸手一摸,才發現莉莉絲剛才放手時,竟神不知鬼不覺地劃傷了我的頸子。
 
鮮血從頸部傷口流下,瀉進胸膛,早已讓『獸』印顯露出來。
 
 
 
「嘻,難怪我覺得你有一股令人熟悉的氣味,害我還以為自己老了,鼻子不中用,卻想不到你這毛頭小子竟是撒旦哥哥的轉世。」莉莉絲嘻嘻笑道。
 
我摸著傷口,笑道:「那麼你跟撒旦又有甚麼關係呢?」
 
「嘻,我跟撒旦哥哥情同兄妹,在天上時他已經很照顧我,來到人間後,我因某些事,跟大多魔鬼不和,可是撒旦哥哥卻還是一般的愛護我照顧我,教我不致讓人欺負。」莉莉絲笑道:「當日我知道撒旦哥哥被薩麥爾殺了後,可是激動得屠了一整族的人呢!」
 


莉莉絲說這番話時笑容依然,但我卻看得到她眼神中泛著罕有的傷感。
 
「那你為甚麼不找薩麥爾報仇呢?」我問道。
 
「嘻,薩麥爾手腳很快,我打不過他。」莉莉絲道。
 
我回頭看了妲己一眼,只見她默默點頭,似乎莉莉絲所言不假。
 
 
 
 
 
 
 
我先前不知莉莉絲跟上代撒旦交好,,若然在和她照面時我就說出自己撒旦轉世的身份,或許會很順利就拿到師父的屍體,不必跟她玩這些血腥遊戲。
 
 
「但奇怪的是知情的妲己也沒提及此事。」我暗地裡猜測,「難道她再遇莉莉絲,知其未死,一時震驚得忘了?又或者她不知道我想不想把身份揭露,所以不敢先行點破?」
 
我知道現在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所以把疑問壓下,我便向莉莉絲友善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也不要再作無謂爭鬥了。你這就把我師父的屍體交給我吧,他的屍體對我來說可是很重要啊。」
 
「嘻,撒旦小朋友,雖然你是撒旦哥哥的轉世,但在我心目中,撒旦哥哥還是撒旦哥哥,你是取締不了他的。」莉莉絲笑道:「再說,我們立了血契,不把遊戲玩完我也不能把東西還給你啊。」
 
 
 
「血契內容只是說我們三人勝了,你就會滿足我們的要求,條件並沒有說明要三人全勝才行。」我皺眉說道:「方才子誠通過遊戲,也拿回他的朋友,現在我跟該隱的遊戲也結束了,你理應把我師父的屍體還我,至於你會不會原諒妲己,就在第三回合後再決定吧!」
 
「嘻,剛才是那男孩自己動手把女孩搶去,我可沒有答應,只是我向來不喜歡跟後輩計較,所以才沒有阻止他。」莉莉絲笑道:「但既然你是撒旦哥哥的轉世,自然當作平輩而論。」
 
 
我看莉莉絲推三阻四,遲遲不肯把屍體交還出來,心下不禁起疑。
 
我試探道:「好,即便你現在不給我,但也可以先把屍體拿出來,讓我看看吧?」
 
「嘻,撒旦小朋友,你為甚麼要這般拖拖拉拉呢?我去拿屍體,一來一回,花掉不少時間,倒不如讓小妲己爽爽快快的跟我玩一局,玩完不論勝負,我都會帶你去取屍體,如何?」
 
 
 
 
聽了莉莉絲的話,我冷笑一聲,問道:「莉莉絲,你根本沒有我師父的屍體,對吧?」
 
 
 
 
 
 
 
 
 
 
「嘻,被你識破了,果真是撒旦哥哥的轉世,多少遺存了他的聰明。」
 
莉莉絲頑皮的笑聲響起,身體卻已在數丈開外!
 
 
 
 
 
 
 
 
「別讓她逃!」我連忙怒喊。
 
 
千辛萬苦來到這兒,竟然一無所得,聽到莉莉絲毫不猶豫的認了,我心裡怒不可遏!
 
我們跟從線索至此,又和莉莉絲糾纏這麼久,卻完全想不到她竟是擺了空城計,師父的屍體竟不在她手上。
 
 
 
 
我一時間想不明白莉莉絲用意為何,發力去追,想把她攔下問個究竟,可是才走了數步,背後忽然有人偷襲。
 
回身一看,只見襲擊之人竟是我們一直追踪的巨漢!
 
 
 
 
那巨漢身型龐大,樣貌醜陋呆滯,跟攝影機所見的沒分別,可是他身上毛髮皮膚皆白如雪,想不到竟是名白化症病人。
 
 
白毛巨漢雖然吸收了莉莉絲傳過來的魔力,但從來勢看來,力量只是稍微提升,對我並不威脅。
 
 
 
「雖然這巨漢智商不高,但只要殺了他,再讓子誠用『追憶之瞳』去看他記憶,真相就會一目瞭然。」
 
 
我一念及此,看準巨漢的拳路和力度,打算接住此招,順勢把他擒住。
 
可是白毛巨漢的拳頭快要擊中我手臂時,我感到他周身魔氣忽然激增,拳的速度和力量猛地以幾何級倍升!
 
 
 
 
 
 
澎!
 
 
 
 
 
 
白毛巨漢的拳頭突然變速,使我反應不及,擋格不住,其拳頭所含力量之大,竟把我直轟到一輛汽車上,然後連人帶車翻滾到路旁的商店中!
 
 
 
「怎麼會突然有這樣大的力量?」
 
我從變成廢鐵的車子中爬出來,錯愕萬分。
 
 
 
 
 
那白毛巨漢殺意騰騰的站在我面前,口中荷荷亂喊。
 
當他想再撲上來撕殺時,只聽得莉莉絲忽然笑道:「班艾,這人殺不得!」
 
接著,白毛巨漢身上的魔氣忽然消失無踪,樣子頓變回蠢呆,殺氣全消,看來是莉莉絲把他身上的魔力抽回。
 
 
 
 
「嘻,這是『嗜紅之瞳』的有趣之處。絕大部份人揮拳踢腳,其中所含力量和速度早已在揮踢時形成。即便要在半途加強,也需要一段時間和路程才能把拳腳力量提升。可是魔氣流動的速度極快,而『嗜紅之瞳』又能隨意控制魔氣在我和嗜血者之間的流向,所以我可以在嗜血者拳頭揮去敵人途中的任何一點,強行把他的力量或速度瞬間提升,教敵人早預備好的抵擋招式完全派不上用場!」
 
 
 
 
 
莉莉絲這時已經停了下來,妲己則站在其身後,看來剛才我被白毛巨漢擊飛的同時,妲己已經追上莉莉絲,把她攔住。
 
 
 
 
 
「嘻,剛才才說求我原諒,現在卻出手把我攔住。」莉莉絲若有深意的看著妲己笑道:「小妲己,你下定決心要跟我作對嗎?」
 
妲己搖搖頭,無奈苦笑道:「姐姐,妹妹是為你好才攔下你。咱們立了血契約,公子勝了後你得還他師父的屍體啊,你這樣就走,很可能會遭『天劫』!」
 
「嘻,我的確是說要還他師父的屍體,但現在我手上沒有,又如何還給他呢?嘻,只要我比他先找到屍體,再還給他,自然就不算毀約。」莉莉絲說著,一雙靈動的大眼滿是頑皮之色。
 
 
 
 
我站在原地,瞪著莉莉絲,問道:「究竟你哪一句是真話哪一句是謊話?我們明明是從我鯨魚谷憑著氣味追來,師父的屍體確實不見了,又怎會不在你手上呢?」
 
 
「嘻,我們的確去過鯨魚谷你師父埋葬處,」莉莉絲神態自若的笑道:「可是我們去到的時候,墳墓早已被翻起,屍去棺空。」
 
「嘿,如此說來,你把棺材塞滿蝙蝠,純粹貪玩?」我冷笑問道。
 
「嘻,不錯。我故意蓋上棺木,放回墓中,但又不疊好墓石,就是想引人去揭開棺蓋,嚇你一跳!」莉莉絲說著自己的惡作劇,臉上更見得意之色。
 
「那麼這白毛漢班艾呢?為甚麼他要在沙漠中不停繞圈,故意混淆我們視聽?」我眉頭緊皺。
 
 
「他只是在回程時跟我們走失了,才會在沙漠胡亂走動。不過因為他是弱智,難辨方向,所以走路才會不帶章法,看起來像要擺脫你們。」莉莉絲笑道:「嘻,後來他自己找到地下水道的入口位置,才會意外領著你們來到這城。」
 
 
 
原來一切竟是誤會。
 
 
 
我們花了那麼多時間,故意借艾馬納的驅屍術來追縱,本以為有一線希望,怎料莉莉絲卻不是真正的盜屍人!
 
現在我們只能回到原點,但過了這些時候,不知道鯨魚谷還有沒有線索留下。
 
想到師父的屍體大有可能尋不著,寶物也落到盜屍人手上,我不禁怒從心起,大吼一聲,一拳把身邊的燈柱擊斷!
 
 
 
「嘻,撒旦小朋友,別那麼動氣吧。」莉莉絲笑道,「撒旦哥哥他可是很沉得住氣的人啊。」
 
我冷哼一聲,道:「別說風涼話了,要不是你的蝙蝠,我也不會被引到這兒。」
 
「嘻,你怪責我嗎?」莉莉絲嬌笑道:「怎麼你不問問,我為甚麼會去到鯨魚谷?」
 
 
 
 
是了!
 
鯨魚谷所處甚僻,四野荒涼,一般人跟不本會走到那兒。
 
 
 
我聽到莉莉絲的話似乎另有內情,眼前又顯曙光,連忙按下怒氣,問道:「那麼你為甚麼會去那兒呢?」
 
「嘻,鯨魚谷那兒,有一股淡淡的氣息散發出來。」莉莉絲笑道:「那氣息我曾經在撒旦哥哥身上感覺過,可是鯨魚谷那裡的氣息時聚時散,我尋了半年才尋到那兒,可惜當我到達時,那氣息已經消失不見了。」
 
 
 
那股氣息定必跟孔明提及的那個寶物有莫大關係!
 
 
 
我心頭一緊,連忙緊張地問道:「那是一股怎麼樣的氣息?」
 
「那氣息嘛……」莉莉絲玉指拈著墨唇,故作苦惱的想了想,道:「哎呀,我忘了,剛才你在責怪我,我傷心得很,傷心到忘了,嘻!」
 
莉莉絲此時臉上只有笑意,哪來傷心,顯然她是不滿我剛才的態度,故作刁難。
 
眼下師父屍首的線索落在莉莉絲身上,我不得不討好她。
 
加上她實力非常,要是邀得她加入我方,不止尋屍,往後何事定必事半功倍。
 
 
 
 
當我思索如何能勸動她時,莉莉絲忽然轉身,越過妲己走開去。
 
現在得知莉莉絲不是盜屍人,我也不知該不該叫妲己把她攔下。
 
 
 
 
妲己看看莉莉絲,又看看我後,輕輕嘆了一聲,然後低聲求道:「姐姐,你就幫幫公子吧!」
 
「嘻,為甚麼我要幫他?」
 
「姐姐,這事關乎咱們的生死存亡。現在除了公子,撒旦教現任教主也是另一名撒旦轉世,要是公子尋不著他師父的屍首,就會爭奪不了正統轉世的位置。而且那撒旦教主逢魔必招,若不歸順,他就會傾舉教之力把其擒下,或困或殺!」
 
「嘻,我也不是個硬心腸的人,不過小妲己,求人做事,要投其所好。」莉莉絲瞪了妲己一眼,臉上笑容不減,「你既然知道我的興趣,就不應只嘴裡說說啊。」
 
妲己秀眉一蹙,問道:「姐姐,你意思是,玩遊戲?」
 
 
 
 
 
 
「嘻,賓果!」
 
 
一語未休,莉莉絲突然把雙手伸高,然後十指張開,迅速向前方壓下!
 
 
 
 
 
霎時間,天空上數以萬計的蝙蝠一陣騷動,再過片刻,竟見那片黑壓壓、一望無際的蝙蝠海,如一面脫勾的黑色帆布般,起伏不定的向地面掩蓋過來!
 
 
面對如此浩大聲勢,眾人一時間都嚇得呆在當場。
 
 
眼見蝙蝠海越飛越近,幾乎快撞上我們,莉莉絲忽地調皮的笑了一聲,平伸的雙手猛地合攏一起,十指緊扣。
 
接著,蝙蝠海中央忽然起了一個漩渦,原來是蝙蝠們開始扭作一團,列隊成線。
 
轉眼間,那蝙蝠海中所有蝙蝠都已緊緊相靠,變成一條墨龍,但眼前這墨龍比起先前那條,都粗和長上十數倍!
 
 
 
 
 
 
「小妲己,其實我應該感謝你。」
 
 
 
 
莉莉絲一邊操縱墨龍,一邊笑道:「要是你剛才沒攔住我,我就這樣一走了之,沒跟你玩遊戲的話,很可能會被視作違反血契。所以呢,我現在會跟你把這遊戲玩完才走,嘻!」
 
 
說罷,莉莉絲小手一振,墨龍忽地俯衝下來,然後在莉莉絲和妲己間急速飛過,把她倆隔開!
 
墨龍體積巨大,貼地飛行,宛如一堵厚牆,教我們看不清楚另一邊的情況。
 
 
「嘻,小妲己,撒旦小朋友,遊戲已經開始了!」莉莉絲狡猾的笑聲在蝙蝠牆的另一邊傳過來:「從現在起,你們那方任何一人都不可以觸碰到任何一隻蝙蝠,也不可以跳過蝠牆,不然就會立即出局!」
 
 
莉莉絲一語剛休,遠處的墨龍忽然拐了個直角彎,向我身後正抱著林源純的子誠衝去!
 
 
墨龍來勢甚急,子誠無暇思索,抱住林源純便即向後跳開,恰恰避過墨龍,可是他也因此被孤立了!
 
剛繞過子諴,墨龍回頭又是一拐,但這次卻想把煙兒和我們隔開!
 
 
 
「煙兒!」
 
 
 
我焦急喊道,回身想把煙兒拉走,可是墨龍實在來得太快,眼見蝙蝠們快要撞上我,我逼不得已地把快碰到煙兒的手抽回。
 
 
 
 
刷!
 
 
 
大量蝙蝠在我眼前急速飛過,吵耳的吱吱聲作響不停!
 
 
 
蝙蝠牆把我和煙兒隔離,雖然她在牆的另一邊大聲回應說沒事,但聲音越來越遠,似乎莉莉絲利用墨龍,把煙兒逼離我們。
 
 
「我們被隔離了。」我看著周圍流動不停的蝙蝠群,皺起眉頭,「莉莉絲,這一次你想玩甚麼鬼遊戲?」
 
 
 
「嘻,小朋友,小妲己,我們來玩捉迷藏吧!」
 
 
 
莉莉絲的聲音在我們四方八面傳來,看來她邊說邊跑,故意讓我們尋不著她所在位置。
 
「捉迷藏?」妲己閉起雙眼,想要聽出莉莉絲的方位,片刻,又看著我失望地搖頭。
 
 
 
「嘻,你們先看看頭頂。」
 
 
 
我和妲己依言抬頭,赫然發現剛才的蝙蝠群,有一小撮留在半空沒下來。
 
那些蝙蝠組成一個圓錐體,尖下底上的倒懸半空。
 
只見錐體尖端部,蝙蝠整齊有序,每一秒便會有一隻向下飛墮,融入我們周遭的墨龍中。
 
 
 
 
我大惑不解,疑惑的看了一會兒,猛地醒悟:「這是沙漏!」
 
「嘻,不錯,這是由蝙蝠組成的沙漏,當這些『沙』漏完,就是遊戲結束的時候!」莉莉絲嘻笑道,聲音竟越來越遠!
 
 
 
我再看回『蝙蝠沙漏』,粗略估算,距離遊戲結束的時間只有不到三分鐘!
 
 
 
「莉莉絲根本不是想跟我們玩甚麼遊戲,她現在只是想逃走!」我咬一咬牙,運勁於腿,一下子跳上半空!
 
「公子,別衝動!」妲己見狀急道。
 
「莉莉絲的規則只說我們不能翻牆而過,但我要是直升直降,沒過龍身,並不算犯規。」我躍升時,冷靜說道。
 
 
 
 
居高臨下,地上情況盡收我的眼底。
 
但見巨大的墨龍去勢凌厲,左穿右插不停。
 
雖然馬路上的障礙物甚多,但墨龍都會把其衝破撞散,繼繼遊行。
 
每當龍頭遇上龍身時,龍頭或會轉彎避過,或會直接連上龍身,交錯一起。
 
龍身多重交疊下,形成上百條迂迴曲折的道,不過因為墨龍不停游走,道路都不停變化。
 
有時候,本來可走的道,下一刻已變成死路。
 
 
 
 
彷彿,就是一個由蝙蝠組成,形狀卻每一瞬間都在改變的迷宮。
 
 
 
 
 
「在這『蝙蝠迷宮』裡玩捉迷藏嗎?」我喃喃自語。
 
我留意到迷宮中有四條身形相若的黑影,分向東南西北四方,急速奔離。
 
雖然只有月光映照,但我依稀看到那四條人形,都是渾身被蝙蝠緊緊包住。
 
我快速點算一下,發覺除了這四道黑影,迷宮內只有子誠、林源純、班艾和該隱。
 
 
 
 
「糟糕,煙兒不見了」
 
我落回地上,皺眉說道。
 
 
 
 
 
「怎樣了?」妲己聞言,一臉焦急。
 
「現在墨龍盤纏不斷,形成一個變化萬千的迷宮。迷宮中有四個小女孩身形的黑影,分向四方逃去。」我解釋道:「這四道黑影都被蝙蝠包裹住,外形看來無甚差異,但我相信四道黑影中,有其中兩個是莉莉絲和煙兒。」
 
妲己聽後,憂心忡忡的道:「可是咱們只得兩人,如何分身去追呢?」
 
「算上子誠,總共三個。三追四,我們只能碰碰運氣了。」我看著半空中的『蝙蝠沙漏』,皺眉道:「現在時間只剩下不足兩分半鐘,我南,前輩你北,子誠向東追。萬一追上後發現那不是莉莉絲的話,前輩請立即折往西,我會去東邊幫子誠。走吧!」
 
 
 
 
妲己雖然擔心自己女兒安危,但深知現在分秒必爭,不能怠慢,因此一語方休,我倆便立即分向南北急奔而去!
 
 
 
 
 
才離開幾步,我已感到背後的妲己傳來一陣強烈狐息,驅散蝠群。
 
我也沒有閒著,魔力凝聚,「鏡花之瞳」朝面前擋路的蝙蝠一瞪,虛構的障礙物倏地在牠們腦中出現,逼牠們改變飛行路線,令本來連綿不斷的墨龍龍身開出缺口。
 
我快步俯衝過墨龍龍身,同時瞄了一下天上的『蝙蝠沙漏』。
 
 
 
 
 
 
時間,只剩下約兩分十秒。
 
 
 
 
 
 
剛才躍在半空時,我已經利用「鏡花之瞳」進入了子誠的思想領域,告訴他眼下情況,想來他現在已經向東追去。
 
由於蝙蝠數目太多,我們很難再倚靠心跳辨人,不過莉莉絲為了讓我們分散追截,故意讓四名『蝙蝠少女』散發相等的魔力,因此我們要從迷宮中感應她們的位置並不困難。
 
我和妲己仗著「鏡花之瞳」和狐息之助,能漠視迷宮形狀,直接穿透蝠群而過。
 
可是子誠的「追憶之瞳」不能影響墨龍走勢,只能踏踏實實地走過迷宮,加上他背負林源純在身,移動速度較慢,因此我早作預備會稍後追上去幫他。
 
 
 
 
 
我依法炮製,不斷穿越墨龍,已經跟南方那名『蝙蝠少女』越來越近。
 
再走片刻,前方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鏡花之瞳」一瞪,我面前的墨龍龍身又裂出一個缺口。
 
但見缺口之後,有一條被蝙蝠包得密不透風的人影,飛快掠過!
 
 
 
「追到了!」
 
我心中暗道,腳步再次加快。
 
 
 
 
由於我不能觸碰蝙蝠,因此我便俯身拾起數片車子後視鏡的碎片,牢扣在手中。
 
我緊追其後,直至和人影相距約十步時,我手中兩塊鋒利的鏡片,立時朝人影的膝蓋激射而去!
 
 
 
只聽得兩記啾啾破風之聲,鏡片分毫不差地射中那人影的膝蓋。
 
可是當尖石完全穿透而過時,那人形身上的蝙蝠忽然一哄而散。
 
我這才看到,蝙蝠人形之內,竟是空空如也,一個人也沒有!
 
 
 
「可惡,竟是替身!」我咒罵一聲,同時用力一蹬,躍到半空之中。
 
來到半空,只見子誠還是努力地向東追趕,妲己則抱住昏了過去的煙兒,往西方去。
 
 
 
「妲己那邊不是莉莉絲而是煙兒,那麼現在就只剩下東西兩方了。」我心中暗道。
 
一落回地,我立時折往南方,抬頭看了看沙漏,時間只剩餘一分半鐘。
 
 
 
 
 
 
 
「畢永諾,你看來很匆忙啊。」
 
該隱的聲音忽然在我附近響起!
 
 
 
 
 
我沒有理會,速度不減,繼續穿過龍身,卻見龍身之後是一條死胡同。
 
胡同盡頭,立了一人,雙手背負,神態優閒的笑看著我,正是該隱。
 
 
 
 
 
「你主人命令你來拖慢我?」我停下腳步,皺眉問道:「看來,莉莉絲在南方呢。」
 
「我不知道我主人是不是在南方。」該隱自信笑道:「我只知道,你將會在這兒止步,不再前走!」
 
「嘿,該隱,你的魔瞳能力雖然厲害,可是我只要迴避你的目光,你就不能改變我身體丁點兒的狀況。」我冷冷的道:「所以,別妄想阻我!」
 
「你說得沒錯,『催長之瞳』的確要在雙方目光相接下,才能發揮功效。」該隱沒有生氣,笑容依然的道:「所以,我由始至終都沒打算攻擊你!」
 
說罷,該隱紅色的目光橫掃,可是他的目標卻是我們身邊的蝙蝠!
 
周圍的蝙蝠突然急速老化,紛紛無力的掉到地上,把我和該隱圍住。
 
 
 
 
我先是一呆,轉念一想,已知該隱此舉意圖,冷笑道:「妙計,妙計!」
 
「過獎了。」
 
該隱欠一欠身,笑道:「遊戲的規則之一,就是不能翻越蝙蝠牆。現在這些蝙蝠全都衰老得無力飛行,即便你在牠們腦中製造何種光怪陸離的幻覺,他們想走,也因為身體太老而不能移開半分。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跨腳越過牠們,不過要是這樣,你便會犯則,輸掉遊戲!」
 
 
 
我周遭的蝙蝠不過數十來隻,全都軟軟的躺在地上不動。
 
這些殘弱得我一腳就能踏死的蝙蝠,現在看來宛如銅牆鐵壁,因為我既不能碰,也能不越過牠們。
 
 
 
 
「時間無多,我不能在這兒跟你糾纏。」我眉頭一皺,想看看附近有沒有稱手工具,卻發現附近的燈柱汽車等等,都因墨龍遊動,被絞得支離破碎,難以使用。
 
「別費心機了,這裡不會有東西能給你撥開蝙蝠的,我在這裡『迎接』你可不是偶然啊。」該隱笑道:「而且,這一帶蝙蝠的雙眼,全都被我的『催長之瞳』催老得不可視物,這下子連你的魔瞳也無用武之地了!」
 
「嘿,果然設想週到。」我冷笑一聲。
 
 
 
蝙蝠身體構造奇特,全都以超聲波代目,即便視力全失,亦無損牠們活動。
 
我本打算用幻覺,控制墨龍把地上的老蝙蝠掃開,怎料該隱竟已想到此節,事先把附近蝠群的眼睛都催老,斷絕了我用魔瞳入侵牠們腦海的途徑。
 
 
 
 
 
 
我眼角瞥了沙漏一下。
 
時間,只剩下一分鐘。
 
 
 
 
 
 
 
「畢永諾,你還是乖乖留在這裡,等到遊戲結束吧!」該隱笑道,眼神又是那惹人討厭的自信。
 
「該隱,你的確足智多謀,每次都令我吃盡苦頭。」我冷笑一聲,「不過,我畢永諾也非坐以待斃之人!」
 
一語未休,我便提氣向該隱撲去!
 
「哈哈,怒羞成怒了嗎?小心出界啊!」該隱笑罷,從容不迫地向後踏了一步,剛好踏出年老蝙蝠圈外。
 
我見狀連忙收勢,揮出去的拳頭,硬生生在半空停住,不敢越過地上的蝙蝠。
 
 
 
我拳頭和該隱的臉,距離只是僅僅差了三分,可就是這短短三分,現在卻宛如鴻溝,我的手無論如何再不能多伸前半點。
 
該隱仍然笑容十足,對眼前的拳頭視若無睹。
 
 
 
 
「別再作無謂掙扎了,畢永諾。」該隱自信滿滿的笑道:「你雖勝過我,但這一次,我絕不可能敗在你手。」
 
我把拳頭放下,搖頭無奈的道:「你說得對,這一次,我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自己走出去。」
 
「言下之意,你是認輸了?」該隱笑問。
 
「不,我說我不能自己走出去。」我笑道:「但要是有人幫助,自然另當別論。」
 
該隱眉頭一皺,道:「你的同伴都不在附近,怎能救你?你死心吧!」
 
「嘿,我沒說要我的同伴幫忙。」我邪笑道:「會幫我離開的人,是你!」
 
「你這是甚麼意思?」該隱疑惑道。
 
「該隱,其實你早己中了瞳術。」我笑道。
 
「嘿,不可能,我跟你一直都在迴避雙方目光,我不能催老你,你自然也不能入侵我的腦海。」該隱笑道,自信沒有絲毫動搖。
 
「誰說我的『鏡花之瞳』所有招數都要四目交接才能發揮出來。」我大笑一聲,指著他的腳道:「你自己看看吧!」
 
 
 
該隱不怕我會越界偷襲,因此依言低頭往腿看了一眼。
 
只見他雙腿正常無礙,但鞋子旁的地上,卻放有一塊破碎的鏡子。
 
 
 
 
 
 
 
一塊,面積不大,不過剛好反映了我那妖紅魔瞳的鏡子。
 
 
 
 
 
 
「你中計了!」
 
 
 
 
我大笑一聲。
 
該隱大驚失色,想要把頭別過,但數隻強而有力的怪手,已經把他牢牢捉住。
 
數名鬼人在該隱背後憑空出現,二話不說,把他用力按倒在地上。
 
該隱揭力掙扎,可是鬼人們巨力無窮,他難動分毫。
 
 
「畢永諾,你騙我!」該隱怒道,想抬頭瞪我,但稍微移動,一名鬼人已經把他的頭按回地上。
 
「嘿,你說得不錯,我騙了你。」我笑道:「『鏡花之瞳』的確要經過眼光接觸,才能發揮其效。這一點,你以後要牢牢記住啊!」
 
 
 
 
 
方才我追截南方那「蝙蝠少女」時,曾在地上拾起四片鏡片,利用其中兩塊,把「蝙蝠少女」的膝蓋打傷。
 
餘下的兩塊,我本打算留待確認少女不是煙兒後,用以攻擊她手肘,以防受襲。
 
怎料那少女從頭到尾都是由蝙蝠組成,所以沒發出來的兩塊,我便一直扣在手中,以便不時之需。
 
剛剛我故作憤怒,向該隱撲去,其實只是利用揮出的右拳作晃子,使該隱的目光集中其上,留意不到我垂下的左手,在同一時間輕輕把鏡片拋到他腳旁。
 
 
 
 
 
「該隱,這一次,你又敗在你的自信手上了。要是你剛才把我困死就走,我至少要多花十秒來逃離這裡。」我笑道:「不過你走運,我現在趕時間,不會花心神折磨你。」
 
我一邊說,一邊俯身抓住他那隻已伸住了蝙蝠圈內的左手。
 
「你想幹甚麼?」該隱感到手掌被抓,不安問道。
 
「我早已說過,我自己一個走不出這個圈,」我笑道:「所以,我要找個幫手!」
 
說罷,我運起勁來,把該隱的左手連臂撕斷!
 
 
 
鮮血不斷從該隱身上湧出,霎時間把地染得血紅一片。
 
雖然傷勢如此,但該隱由始至終,沒哼一聲。
 
「好好記住,你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勝過我。」我邊說邊用該隱的斷手把地上衰老的蝙蝠撥開,讓出一條路來,冷笑道:「下一次再纏著我,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該隱的回應,只是重重的哼一聲。
 
 
 
 
 
擺脫了該隱後,我立時動身,繼續向南跑去。
 
看看天上沙漏,只見那當中的蝙蝠已所餘無幾,快算一下,距離遊戲結束的時間,竟只有三十多秒!
 
 
 
「糟糕,那傢伙竟拖了我這麼久。」我心中暗暗咒罵,「過了這些時候,妲己她應已追上西邊那人,不知情況如何。」
 
暗想之際,妲己焦急的聲音忽然在我背後響起:「公子,西方那人也不是姐姐她!」
 
 
 
「果然在南方!」我心中暗道。
 
 
回頭一看,只見妲己單手抱著昏了的煙兒,向我跑來。
 
妲己雖然抱著煙兒,但奔走速度還是比我高,轉眼間已從後趕上,和我並肩而行。
 
 
 
「賤妾剛才追到西方那少女後,曾躍到半空,看到公子被該隱纏住便迅即趕來,可幸公子能把他擺脫。」妲己說道:「至於鄭公子,他則繼續向著東方走,雖然跟『蝙蝠少女』越來越接近,不過看來因為其餘三名少女都被我們追到了,姐姐她便控制墨龍,把南邊的迷宮變得越來越錯綜複雜。」
 
 
 
說到這兒,妲己忽然蹙起秀眉。
 
 
 
我見狀問道:「怎麼了?」
 
妲己神色認真的看著身旁的蝙蝠,道:「看來,咱們的道也會變得複雜起來!」
 
妲己的話才說完,我已感到周遭的蝙蝠起了變化。
 
只感蝙蝠群的魔力暴增,原本能容納數人並行的通道,突然收縮起來!
 
妲己的狐息是一種自然界獵食者的氣味,縱然是受種了的蝙蝠,都會因天性而心生懼意,不敢靠近。
 
可是現在這些蝙蝠竟因被注入過多的魔力,殺意蓋過了天生危機感,越來越逼近我們!
 
 
 
「莉莉絲根本不是在玩遊戲,她只想把我們逼走!現在她把整個迷宮的魔力都集中在此,這樣下去蝙蝠終會衝破你狐息的保護,碰到我們。」我一邊用魔瞳幫忙驅散蝙蝠,一邊說道:「現在時間只剩下二十秒,前輩你奔跑速度遠比我快,與其讓你分神顧著我們,把狐息散發的範圍加大,倒不如集中精神,全力追上莉莉絲。把煙兒交給我吧!」
 
 
妲己聽到我的提議後,二話不說,便把煙兒拋過來。
 
我伸手把煙兒接住,再抬頭時,妲己身上突然湧出龐大的魔氣,眼前白影一閃,已經絕塵而去!
 
 
 
我也不再留力,催動洶湧魔力,妖紅色的魔瞳不停左顧右盼,製造一道虛假的牆壁,教蝠群不能越雷池半步!
 
 
 
 
雖然莉莉絲的「嗜紅之瞳」能讓蝙蝠的殺性蓋過天性,不畏懼妲己狐息,不過我製造的幻象卻不會受殺氣影響,因為這些牆壁在牠們腦海裡是確實存在,並且堅固無比,不是殺意高就能隨便衝破。
 
我奮力抵擋浪潮般的蝙蝠,不時留意著天上的沙漏。
 
眼見沙漏中的蝙蝠一隻一隻的飛墮下來,數目只餘下十來隻,子誠那邊卻依舊沒有動靜,我內心不禁焦急如焚,擔心妲己在中途出了甚麼意外。
 
當沙漏又有一隻蝙蝠墮進墨龍中,天上只剩下十頭時,南方突然響起「砰!砰!」兩記槍聲!
 
「他們終於截住莉莉絲了!」我心中大喜。
 
我認得這是子誠的手槍所發出的聲音,知道他定必是跟我一樣,用槍把少女的膝蓋射傷,阻止她繼續前行。
 
 
 
 
聽到槍聲後,我不禁稍微放鬆下來。
 
心想妲己和子誠終於抓住莉莉絲,讓這煩人的遊戲終於結束。
 
 
 
 
 
 
突然,一隻蝙蝠在我面前飛過,然後融入蝠群之中。
 
 
 
 
 
我心裡一驚,抬頭看,卻見還停留天上的蝙蝠,只有九隻!
 
「不是結束了嗎?怎麼時間還在繼續倒數!」我驚訝的喊道。
 
 
 
 
 
 
 
「嘻,小朋友,遊戲還在繼續啊!」
 
 
 
 
 
 
 
莉莉絲調皮的聲音忽然響起,可是聲音傳來之處,竟不是南方,而是迷宮的正中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