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萬分詫異,連忙跳上半空一看究竟。
 
但見迷宮的中央,有一顆小小人頭,從墨龍龍身探出來。
 
這小孩皮白唇黑,臉上滿是頑皮之色,正是莉莉絲!
 
 
 
 
看到她的笑容,我心下立時雪亮:莉莉絲根本沒有離開過,由始至終,她只是一直藏身在迷宮的蝙蝠牆中!


 
 
 
 
被我揭破藏屍謊話後,莉莉絲二話不說便想逃,然後在遊戲開始前,莉莉絲又故意東奔西走,讓我們誤以為她急於逃離現場。
 
可是當遊戲開始時,她卻立時躲在墨龍之中,同時利用蝙蝠和煙兒,製造四個少女人形作誘餌,把我們引離迷宮中央。
 
我在半空中看到四名『蝙蝠少女』時,先入為主以為莉莉絲會在其中,卻完全想不到這竟是調虎離山之計。
 


後來她命令該隱在往南的路上截住我,又故意把魔力集中在南方迷宮上,使我們更認定她人在南方。
 
如此種種,竟都是她的把戲,目的只是想把我們都引去南邊,遠離她的真身。
 
 
 
 
我現在明白,莉莉絲一開始已經不打算逃走,因為她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勝出。
 
她從來都真的想跟我們玩遊戲。


 
 
 
 
 
 
 
 
 
 
當我回到地上,天上沙漏中的蝙蝠又少了兩隻。
 
時間,只剩下七秒。
 
 


 
 
 
「我不能放棄,我一定要得到師父留下的寶物,把拉哈伯救出來!」
 
我不顧一切,抱住煙兒,用盡全力向迷宮中央奔去。
 
 
 
 
 
天上,只剩下六隻蝙蝠。
 
 
 


「嘻,小朋友,我們距離太遠了!即便我不動,你們也不可能來得及捉住我。」莉莉絲在遠方嘻笑道。
 
我沒有理會,繼續奔跑,突然感覺到周遭的蝙蝠魔力全消。
 
 
 
 
 
 
天上,只剩下五隻蝙蝠。
 
 
 
 
 


莉莉絲自信十足,竟不再利用蝙蝠阻擋我,反而收回魔力,在迷宮中打開一條廣闊大路,任我前行。
 
我見機不可失,立時把魔力全集中腿上,拔足狂奔!
 
 
 
 
天上,只剩下四隻蝙蝠。
 
 
 
 
我用盡全力奔跑,終於看到莉莉絲的身影,可是,我們的距離始終太遠。
 
「可惡!短短四秒,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跑到她身邊!」我內心焦急如焚的道。


 
 
 
 
 
 
天上,只剩下三隻蝙蝠。
 
 
 
 
絕望之際。
 
 
 
一道白影突然在我身旁快掠過!
 
 
 
 
 
 
 
天上,只剩下兩隻蝙蝠。
 
 
 
 
「姐姐,我一定要你原諒我!」
 
妲己魔氣暴發,全力施為,速度之快,竟連我也看不清。
 
一瞬間,那道雪白身影已跑近迷宮正中!
 
遠看迷宮中央,只見莉莉絲一臉笑意,悠然自立。
 
 
 
 
 
天上,只剩下一隻蝙蝠。
 
 
 
 
 
快如鬼魅的妲己這時已閃到莉莉絲數步之外。
 
可是莉莉絲不閃不避,反而向前踏了一步!
 
 
 
「你沒可能碰到我的,小妲己。」
 
 
 
莉莉絲自信笑道,抬頭挺胸。
 
妲己玉手如蛇吐信,飛快地向莉莉絲的鼻子伸去!
 
 
 
 
 
 
這時,天上再沒有蝙蝠。
 
 
 
 
 
 
沙漏中最後一隻蝙蝠終於也飛墮下來。
 
就跟其他蝙蝠的速度一樣,沒有變快沒有減慢,只需一秒,蝙蝠已經融入墨龍之中。
 
這時,妲己的手指跟莉莉絲只差極些微距離,可惜不得不在莉莉絲鼻尖前,凝住不動。
 
 
 
 
 
 
 
 
 
 
我隨後趕至,只見妲己的手不再伸前,一臉頹然。
 
「最終,還是來不及嗎?」我心中失望之極。
 
 
 
 
 
轉頭一看,卻見莉莉絲臉上,沒有絲毫喜悅,反是一片愕然!
 
 
 
 
 
 
「遊戲結束,你們勝了。」
 
莉莉絲臉上雖有笑意,但眼神卻充滿驚訝和不解。
 
 
 
 
我呆在堂場,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只見莉莉絲看著地面,難以置信的道:「嘻,想不到你們竟有此一著,伏兵地底,有趣有趣!」
 
我聞言一看,只見莉莉絲所站之處的地面,不知何時開了一條裂縫,裂縫中有一隻手伸了出來,抓住莉莉絲的腳踝!
 
 
 
 
有人在地底!
 
 
 
我大喜過望,可是心下詫異之情絕不比莉莉絲少。
 
跟妲己交換了眼色,可是她也只搖了搖頭。
 
雖然我不知地底裡的人是誰,也不知道這人甚麼時候出手,但聽莉莉絲的話,那人似乎在遊戲結束之前的瞬間,把她抓住,替我們扭轉局勢,反敗為勝。
 
 
 
莉莉絲雖然敗了遊戲,卻沒有生氣,反感興奮無比。
 
她用力踏了踏地面,笑道:「嘻,遊戲結束了,你出來吧!」
 
此時,一把聲音在地底徘徊道:「好!」
 
一語方休,莉莉絲所站的地面突然整個塌陷!
 
 
 
 
妲己和莉莉絲反應奇快,立時往旁躍開,同時間,一條身影在地底裡跳了出來。
 
混凝土面突然下陷,使塵土飛揚,我站得較開,一時間看不清從地底跳出來那人的面貌。
 
 
 
 
煙霧彌漫間,只聽得莉莉絲笑道:「嘻,抓住我的人,竟然是你!」
 
接著,一個男人乾笑幾聲,淡淡說道:「夜之魔女,我們好久不見了。」
 
 
 
 
那道聲音傳入耳中的瞬間,我周身立時如遭雷殛,動彈不得。
 
 
 
 
因為那道聲音,是屬於一個絕不可能在這兒出現的人。
 
 
 
 
這時,滿天塵埃沉回地上,那人的面貌也漸漸浮現。
 
 
 
只見莉莉絲身旁,站了一個身材瘦削,身穿殘舊灰袍的男人。
 
那男人樣子蒼涼,臉龐欠了點生氣,像一個久病之人。
 
可是,這張別人眼中平平無奇的病容,卻不斷震動我的心靈。
 
 
 
 
 
 
 
因為,那是一張我十分熟識的臉孔。
 
一張我極渴望看到,卻完全沒預料到,會在這種情況下看到的臉孔。
 
 
 
 
 
 
 
 
 
 
 
「師父。」
 
 
 
 
 
 
 
 
 
我看著眼前這男人,那個應該早被我親手殺死的師父,周景淵,難以置信的道。
 
 
 
 
 
「小諾,我們也好久不見了。」
 
師父看著我笑道。
 
 
 
那張沒見半年的笑臉,我依然熟識得很。
 
 
 
 
 
 
半年之前,我在鯨魚谷『黑暗化』失敗,喪失理智,錯手把沒有魔瞳,早變回普通人的師父殺死。
 
雖然我完全沒有殺死師父時的記憶,但我回復清醒後,曾和拉哈伯一起檢查過師父的屍體。
 
當時,我們是百分百肯定他被我打碎內臟而死。
 
我和拉哈伯親手把他埋葬在鯨魚谷中後,才離開埃及,到世界各地尋魔而去。
 
可是,本該長眠鯨魚谷的他,現在竟然活生生的站在我面前!
 
一時之間,我思緒陷入極度的混亂之中。
 
 
 
 
 
 
我看著師父無語,雖然此行目的是找到他的屍體,但現在心中只有驚詫和疑惑。
 
「嘻,小朋友,原來他就是你師父,想不到你比我更愛玩弄人呢!」只聽得莉莉絲笑道:「花那麼多力氣和時間,說要從我身上拿回師父的屍首,怎料他根本沒死!不錯,不錯!」
 
我想要解釋,隨即醒起自己知道的其實不比莉莉絲多,最後只能搖搖頭,無奈苦笑。
 
 
 
「這是一個誤會,小諾當初把我擊傷後,見我沒了呼吸,便以為我死了,將我埋葬。」師父笑道:「其實我當時只是一時呼吸不順,進入假死狀態。被葬後幾天,我便回復過來,但那時小諾已經離開,所以他才會毫不知情。後來,我在鯨魚谷獨居,想要等他回來,直到莉莉絲你和手下來到,我才跟悄悄跟隨你們離開。」
 
師父解釋時,似有還無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師父的意思是因有旁人在這兒,所以說話時有所隱瞞,不盡不失。
 
我不明就裡,只能默不作聲,視而不見。
 
 
 
 
「嘻,被跟蹤了這麼久,我竟沒有察覺到任何蛛絲馬跡,你的跟蹤術還是那般厲害。」莉莉絲笑道。
 
「夜之魔女你也不差,這些複雜刁難的遊戲也能想出來,我也不禁佩服你的心思。」師父淡淡笑道。
 
「嘻,你一直都在這兒?」莉莉絲興奮的問道。
 
師父點點頭,道:「我在遠處觀賞,直到最後一個遊戲,看到夜之魔女瞞天過海,把他們都引走,一時好勝心起,才會偷偷摸到地底,想把你捉住。」
 
「嘻,當真是旁觀者清,騙你不到。」莉莉絲開懷笑道:「我倒好奇,你是怎樣走到地底裡去?」
 
「我自己當然挖不穿地底那些硬土,不過我有個朋友,可以驅使強化了的穿山甲,輕易在地底開路。」師父解釋道。
 
 
 
我聽到師父的話,立時喊道:「艾馬納!」
 
「不錯,就是他幫了我。」師父笑道:
 
 
 
艾馬納和師父早已相識,雖然師父突然復活,但艾馬納盜墓無數,終日與屍為伴,這種事應該嚇不倒他。
 
「他現在在哪?」我問道。
 
「艾馬納替我挖好地道後,疲憊不堪,現在正在城西某旅館休息,安全得很。」師父淡然一笑。
 
 
 
 
 
這時,一直默不作聲的妲己,突然認真問道:「公子,這人真的是你師父?」
 
我看了師父一眼後,點頭默認。
 
妲己見狀,原本溫柔的神色,忽然變得冰冷如霜。
 
 
 
「公子,賤妾誠心待你,盡心盡力地幫你尋師,想不到公子你竟騙得賤妾那麼苦!」妲己看著我冷笑。
 
我聽得妲己語氣不善,大感奇怪,連忙解釋道:「前輩,我也不知道我師父會突然復活啊!」
 
「不,賤妾不是指這件事。」妲己冷哼一聲,「賤妾說的,是你師父名字的事。」
 
「我師父的名字?」我奇道:「不就是周景淵嗎?」
 
「哈,直到現在,公子你還在騙我,尊師哪裡是甚麼周景淵!」妲己瞪者我師父,冷笑道:「尊師,不就是魔界七君之一,鼎鼎有名的猶大嗎!」
 
 
 
 
「猶……猶大?」
 
我呆在當時,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現場除了莉莉絲保持一貫笑容,其餘眾人聽到妲己的話,無不錯愕萬分!
 
 
 
 
 
「前輩,你說我師父是猶大?」我呆呆的問道:「那個,出賣耶穌的猶大?」
 
「不錯。」妲己冷哼一聲,道:「難道公子作為他的徒弟也不知道嗎?」
 
「猶大啊……很久沒人這樣子叫我了。」
 
師父看著天空,喃喃片刻後,才回過神,看著妲己笑道:「不過九尾狐,小諾的確不知道我的真實身份,你就別怪他吧!」
 
聽得師父直認不諱,我只感頭昏腦脹,無所適從!
 
 
 
 
 
 
我一直都知道師父和拉哈伯皆是七君,可是在修練的四年間,他們絕少提及關於魔界和其七君的事。
 
師父一直只說自己的名字是「周景淵」,對往事也絕口不提,直到離開埃及,我才陸續遇上其餘的魔界七君。
 
及後在青木原的基地裡,我從楊戩口中得知,第二次天使大戰時,薩麥爾有一個手下因立了大功,替補了蒼蠅王別西卜的空缺,成為新的七君。
 
 
 
當時,我已知道楊戩口中的人,就是我師父。
 
 
 
只是直到現在,我才知道他真正身份竟是猶大,那個受千千萬萬教徒所唾棄的猶大。
 
所立下的大功,就是出賣耶穌,讓他被處死刑。
 
 
 
 
 
眼前之人,無異是那個在香港帶我來到埃及,然後教導了四年的師父。
 
可是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忽然推翻了我對他的固有感覺。
 
先是突然復活,然後又說他真正身份是十二門徒之一的猶大,短短數分鐘內,我的心神一次又一次給猛烈衝擊。
 
突然之間,這張熟識的臉孔給我一種心寒的陌生感。
 
 
 
 
頭一趟,我竟覺得自己身中了「鏡花之瞳」的術。
 
因為我實在不知眼前看到的一切,究竟是真是假。
 
 
 
 
 
 
 
「撒旦的師父,竟是猶大,真是有趣的關係!」莉莉絲在旁拍手笑道:「不過,小朋友你也太不像樣了,不單誤會師父生死,竟連他的名號也不知道,嘻,實在失敗!」
 
「莉莉絲,你別再胡說八道了!」我正心煩意亂,聽到莉莉絲的話,怒火莫名而起,道:「你別忘記,我和你的手下玩遊戲勝了,照說你還欠我一件事情要做。」
 
「嘻,本來我們說好,你勝了的話,就把你師父的屍體還給你。」莉莉絲調皮地看著我,笑道:「既然你師父在這兒,不如我立時就把他殺了,再將他的屍體交給你,好履行血契,好不好?」
 
我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接話。
 
 
 
 
莉莉絲還想繼續說時,身旁的該隱忽然在她耳邊私語數句。
 
聽罷,莉莉絲臉色倏地勃然大變!
 
接著,莉莉絲竟朝我笑道:「好吧,我這人十分公平,既然小朋友你勝了該隱,我就答應替你幹一件事情。想到以後,就來城南外的山洞找我吧,嘻!」
 
我還未反應,只見莉莉絲拍一拍手,馬上跳進那個塌陷下去的洞,該隱和白毛人班艾緊隨其後。
 
 
 
莉莉絲態度突然改變,使我大感錯愕。
 
這時,卻聽得師父喃喃自語,道:「啊,對了,天快亮,夜之魔女要回巢休息了。」
 
我一時間聽不明白師父的話,但莉莉絲不再胡鬧,倒是好事。
 
 
 
 
 
莉莉絲跳下去不久,妲己便喊道:「姐姐,你別走!妹妹還有很多話要跟你說!」
 
「嘻,小妲己,雖然剛才的捉迷藏是你方勝了,可是在最後抓住我的人是猶大。」只聽得莉莉絲的聲音在地底迴盪響起:「依你脾氣,應該不會領他的情,這樣我自然也不會真的原諒你。趁我現在心情不錯,要是想再求我原諒,就跟上來吧!」
 
說到最後,莉莉絲已離開甚遠,聲音幾不可聞。
 
妲己猶豫片刻後,朝我說了一句「請公子替賤妾照顧煙兒一會兒」,便轉身跳進地洞,追趕莉莉絲去了。
 
雖然妲己說話時,語氣還是冷冰冰的,但看著我的眼神已回復些許暖意。
 
「看來她聽了師父的話後,相信我沒有騙她了。」我看著懷中的煙兒,暗暗想道。
 
 
 
 
莉莉絲走的時候,不單把所有蝙蝠遣散離城,城中所有居民的魔氣,也都全部收回自身,因此這時候,鎮上的人都已回復理性。
 
「嗜紅之瞳」會讓受種者殺性大發,但記憶卻不會因此中斷。
 
有些居民被莉莉絲變成了嗜血者時,失去理智,把身邊沒被植下「血凝種籽」的親友全數殺死;現在莉莉絲把魔力全數收回,先前殘殺別人的血腥情景和瘋狂快感,卻依舊在那些受種居民的腦海中,迴響不斷,教人精神崩潰!
 
這時,城填的電力再次啟動。
 
整個城市重新遍滿燈火,可是城中建築物大都被蝙蝠嚴重破壞,到處盡是頹垣敗瓦,繁華不再。
 
 
 
 
沒有歡樂,沒有喜悅。
 
整個城市,哭聲震天!
 
 
 
 
 
看到此情此景,子誠臉上盡是不忍之色,但我卻對此無動於衷,因為在我腦海裡盤旋不停的,只有師父的事。
 
「小諾,我知道你心裡有很多疑問,我也有很多話要跟你說。」師父淡然道:「想知道答案,就跟上來吧!」
 
說罷,師父便轉身,朝城外走去。
 
 
 
看著師父的背影,我心頭迷霧重聚,不禁懷疑剛才所聽所聞的真假。
 
 
 
「小諾,你不追上去嗎?」直到子誠跟我說話,我才回過神。
 
「追,當然要追。」我堅定的說,「你帶著煙兒和純,找到艾馬納投宿的旅館,我把問完話後就來。」
 
子誠接過煙兒後,輕聲說道:「小諾,萬事小心。」
 
我拍拍他的肩,笑道:「別擔心,他是我師父,雖然離奇的死而復生,但他絕對不會傷害我。」
 
子誠看了看我師父,又看了我一眼,才點頭離去。
 
 
 
 
 
待子誠走離開了,我便快步追上師父。
 
師父雙手背負,慢慢踱著步前進,神態安寧,完全不被周遭紛亂的環境影響。
 
「這城市現在充斥著極度負面的情緒,能大大補充你的魔力,我們就別走那麼急,讓你吸引一下吧。」師父沒有回頭,淡然說道。
 
 
雖然我內心著急,很想快點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但師父如此說道,我也只好遵從。
 
 
 
 
 
 
我走在師父之後,耐著性子,放鬆身體,慢慢吸收魔力。
 
 
如此緩步走了十數分鐘,終於離開城市,再次走回寂靜的沙地上。
 
此刻,天上無雲,圓月皎潔。
 
月光瀉下來,像是替沙漠披上了一張薄紗。
 
四周隱隱透著藍光,使一切看起來極不真實。
 
 
 
 
 
包括,師父的背影。
 
 
 
 
 
「現代人的建設太死氣沉沉,還是自然的沙地,使我安心。」
 
師父停下腳步,挑了一個小山丘坐下後,向我招手道:「小諾,你也坐下來吧。」
 
我依言走了過去,跟師父相對而坐。
 
 
 
 
坐下不久,我便忍不住問道:「師父,你真的是猶大?」
 
師父平淡地點點頭,道:「不錯,就是那個出賣耶穌的人。」
 
「整整四年……我跟你修練了四年,想不到你竟可以如此口密。」我冷笑一聲,道:「你為甚麼要騙我?」
 
「我隱瞞你的事情很多,化名只是其中一樣。其實,我本打算在你成功『黑暗化』後,把所有事都告訢你。」師父笑了笑,道:「只是,你錯手殺了我而己。」
 
 
我知道師父所說不假,但所有事情實在發生得太過突然,使我心情不免有點複雜。
 
 
我默言片刻,問道:「那拉哈伯呢?難道他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麼?」
 
「他知道,只是他跟我立了血契,關於我的所有事,他都不能用任何方式向你透露。」師父說道。
 
 
 
 
 
看著一臉平淡的師父,我心有千言萬語,卻一個字也吐不出口,只能苦笑嘆息。
 
「有很多問題,一時間不知從何問起嗎?」他看著我笑道:「既是如此,不妨先把你的經歷,一一告訴我。」
 
 
 
 
師父既在眼前,要解開疑惑也不急在一時,於是,我便把我和拉哈伯離開鯨魚谷後的經歷,通通告知。
 
從日本得到「追憶之瞳」,再到佛羅倫斯遇見孔明,後來又跟殲魔協會潛入撒旦教的地下基地,我長話短說,也花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把這半年內所見所聞,說了個大概。
 
師父耐心聆聽,偶爾點頭,偶爾閉目沉思,卻從不打斷我的話。
 
直到我說完,師父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淡淡問道:「小諾,你現在想到要問甚麼了嗎?」
 
我低頭思考片刻,問道:「師父,為甚麼你會突然復活?我和拉哈伯都肯定,那時候你的確被我殺死了。」
 
 
 
 
師父不答反問:「小諾,你認為孔明所說的『寶物』是甚麼?」
 
 
 
我用指尖敲著頭,說道:「我曾經想過是你腦海裡的記憶,因為我能讓子誠的『追憶之瞳』查看到,說不定當中有甚麼驚人的秘密。」
 
「的而且確,我的記憶能解答你很多疑惑。」師父笑道:「不過,那不是孔明口中的『寶物』。」
 
一語方休,師父突然從懷中翻出一把匕首來。
 
 
 
 
 
我認得這把匕首是師父最常用的兵器,他往往貼身而藏。
 
雖然劍身扭曲不平,色澤灰黑無光,但這匕首卻極為鋒利,吹髮可斷。
 
 
 
 
我見師父突然把匕首拿出來,大感疑惑,連忙問道:「難不成,這就是那份『寶物』?」
 
「不,這也不是。」
 
師父笑著回答,手中匕首忽然插進自己的腹中,沒入至柄!
 
只見師父臉不改容,鋒利的匕首在腹上削肉如泥,輕易割出一道極深的傷口!
 
 
 
 
我完全料不到師父會有此舉動,驚呼道:「停手!師父你在幹甚麼?」
 
「別慌,我還十分清醒。」
 
師父臉不改容地笑道:「我只想讓你看看孔明所說的『寶物』。」
 
師父跟我說話的同時,十指竟一起伸進腹部傷口之中,然後雙手用力,慢慢把傷口拉闊開來!
 
師父衣服和雙手都染滿血水和胃液,可是他的臉上依然冷靜自若,情況看起來好不詭異。
 
 
 
 
 
此時,師父胃內的情況已完全顯露,情況一目了然。
 
雖然眼前情況極度怪異,但我還是壓住滿腹疑竇,藉月光往內看。
 
只見師父胃壁之上,長了一顆乒乓球大小的球狀物體。
 
我大是奇怪,發覺那球體外表有一層薄如蟬翼的膜,包裹著某樣東西。
 
雖然球狀沾滿胃液,但我依稀見到,那東西渾身雪白,唯獨中央,有一塊圓形黑印。
 
 
 
 
 
 
我凝神再看,那東西竟是一顆眼珠!
 
 
 
 
 
「這……這是甚麼一回事?」我瞪著師父胃內那顆眼球,詫異的道:「你胃內怎麼會有顆眼球?」
 
「你忘了嗎?」師父笑道:「這眼球是你給我的。」
 
「我給你?」我不解的道。
 
只見師父點點點頭,道:「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情況嗎?」
 
 
 
我閉目沉思,回憶著四年前那一天。
 
那改變了我一生的一天。
 
 
 
 
四年前,我在學校如常上課。
 
午飯時候,師父突然出現,把還未睡醒的我帶到天台上。
 
接著,他便告訴我關於魔鬼的事,我還反應過來,他便把『鏡花之瞳』強交給我……
 
 
 
 
 
「『鏡花之瞳』?」
 
 
 
 
我脫口而出後,頓了頓,難以置信的道:「你把魔瞳塞給我前,先把我原本的左眼挖出來,然後吃掉。難不成,這就是當是那顆眼珠?」
 
「不錯,就是那顆。」師父淡然說道:「而這眼珠,就是孔明所說的『寶物』!」
 
「這……這眼珠就是我要找的東西?」我看著師父胃內的眼球,錯愕問道。
 
 
 
 
 
 
一直以來,我對那件寶物的面貌猜測過千百遍。
 
雖然我曾經想過會是魔瞳,但卻從未想過,它竟收藏在師父的胃中。
 
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這眼珠從我出生開始到四年之前,都一直在我眼眶之中,助我視物。
 
雖然我看到了寶物的真正面貌,但我心中疑惑不減反增。
 
 
 
 
 
我再次細看師父的胃,但見那眼珠平平無奇,既沒紅瞳,也沒散發絲毫魔氣,實在不知對我有何幫助。
 
「一般眼珠到了胃內,都會被胃酸溶解,但這眼珠不單絲毫無損,反生出保護膜,在你肚裡待上四年。」我萬分疑惑的道:「難道,它是顆魔瞳?」
 
「起初我也以為這眼珠是顆魔瞳,因為據我所知,魔瞳被吃到肚裡時,為了不被胃酸破壞,的確會長出一層薄膜。」師父身體微向前蹲,認真的道:「可是,一個月前,我才真正了解到,這眼珠是甚麼的一回事。」
 
 
 
 
說到這兒,師父頓了一頓。
 
 
 
 
「小諾,你還記得你提及過小時候,媽媽給人姦殺的那一晚,你在睡夢中看到她?」師父問道。
 
我想了想,點頭道:「我告訴你這件事時,你說我不過是因為親眼看見母親被殺,受了打擊,神智一時不清,繼而產生幻覺。」
 
「對,那時候我是這樣推測,不過我現在知道,那一晚你看到的,不是幻覺,」師父看著我,認真說道:「而是真正的靈魂,你母親的靈魂。」
 
「我母親的靈魂?」我皺起眉頭,不解的道。
 
 
 
聽到師父的話後,我還想說甚麼。
 
 
 
可是在思緒一閃間,我突然隱約知道到這眼球的真正來歷。
 
 
 
縱然只是推測,竟也使我不由自主地睜大了眼,雙手微顫,腦袋一片空白。
 
 
 
 
 
 
「看來,你也猜到了。」
 
師父看到我的表情後,淡然一笑。
 
我點點頭,但一時間卻說不出話來。
 
 
 
 
「萬物死後,靈魂所去之處,只有兩個,就是上帝建造的兩具靈魂容器,『天堂』與『地獄』。」師父緩緩說道:「人人都知道這兩具容器的絕對存在,卻無人見過『天堂』『地獄』的真正面貌,只知道它們最初分別被封印在『方舟』和『約櫃』之中。」
 
 
 
這時,師父看了看我,示意讓我說下去。
 
 
「後來,『方舟』和『約櫃』都被打開過,只是開啟兩者的人,挪亞和撒旦,現下都不在人世。所以『地獄』和『天堂』的真正面貌,至今還沒人知曉。不過,我想今後這將不會再是甚麼秘密。至少對我們來說,不是秘密!」
 
我強壓自己的激動,盡量平心靜氣的道:「師父,你說我母親被姦殺那晚,我看到的是我母親的靈魂,而你被我殺死後幾天,忽然無緣無故復活。這樣的話,唯一一個可能性,就是我媽的靈魂和師父你的靈魂,在肉身死後,都被吸引到這顆分別存在過我和你身上的眼珠。而這眼珠…..」
 
說到這兒,我心情又開始激盪。
 
我深深呼吸,嚥下口水後,才把最後一句話吐出:「……而這眼珠,而這眼珠一定是『天堂』『地獄』,這兩具儲存了億萬靈魂的容器的其中一具!」
 
 
 
 
 
「不,這眼球不可能是『天堂』。」師父搖搖頭,笑道。
 
 
 
 
我不解地看著他。
 
 
 
 
「出賣耶穌的猶大,靈魂又怎可能會進得了『天堂』呢?」
 
師父伸手觸碰著自己胃裡的眼球,笑道:「這眼球,只能是囚禁住所有邪魂的容器,『地獄』!」
 
 
 
 
此時,太陽剛好在師父背後遠方昇起。
 
 
 
 
師父的臉龐在陰影籠罩下,不知怎地,竟生出一種黑暗的詭異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