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東夷族有窮村。
 
 
 
 
 
「又一個了。」
 
王大叔稍微抬高草帽,喃喃自語。
 


 
 
 
 
 
今天不知吹了甚麼風,在村口神樹下才乘涼了小半個時辰,已經有十一名陌生人進了村。
 
「咱們這村子向來清靜,就是月底才會有鄰村的人來跟我們換點肉吃,怎麼今天來了這麼多素不相識的人?」王大叔向旁邊正拭擦獵叉的老李問道。
 
老李停下手上功夫,盯著那陌生人的背影,神秘笑道:「嘿嘿,我知道他們的來意。」


 
「你知道?」王大叔半信半疑。
 
「這個當然!」老李濃眉一揚,道:「剛才我打獵後回來時,恰巧碰到其中一夥,聽得他們在向人問明后家的路。」
 
「后家?」王大叔本來了無神氣的雙眼忽然睜得老大,「難道他們要找后羿那小子?」
 
「不錯!」老李點點頭。
 
「哼,他們找那小子幹麼?」王大叔聽後,大是不忿,鼻子噴氣,道:「那小子雖然天生力大,射術又有點兒準頭,不過論打獵的經驗技巧,可遠遠及不上咱們這些老手啊!」


 
「嘿嘿,老王,他們要后羿那小子打的,可不是尋常走獸啊。」老李大笑。
 
「啊,那是甚麼?」王大叔稍微湊近老李。
 
老李故作神秘,看看左右無人,壓下聲音,說道:「我適才偷聽得到,那夥人要后羿射下……」說到這,老李忽戲謔地笑了笑,手指向天。
 
王大叔抬起頭來,順著老李指示的方向看去。
 
但見天空萬里無雲,飛鳥無蹤,就只有一輪烈日。
 
 
 
 
 


 
王大叔橫掌於眉,看著那蛋黃似的太陽,放聲嘲笑道:「射日?」
 
 
 
 
 
 
 
 
 
 
 
 
 


「射日?」
 
 
 
 
后羿瞪著眼前的光頭大漢,一雙虎目不停上下打量。
 
 
 
 
 
 
光頭漢點點頭,微笑道:「不錯。」
 
光頭大漢身穿一襲黑色闊袍,雖然頭頂沒有半條毛,但臉上卻是長滿密麻麻的鬍子。


 
「嘿,真是抱歉,后只會打打老虎大鳥。」后羿冷笑一聲,離開木桌,轉身把鐵鏽斑斑的長弓掛在牆,道:「射日一事,恕難辦到。」
 
「不,這事你絕對能辦得到。」光頭大漢咧嘴笑道:「因為也只有你,才能做到。」
 
「夠了!」后羿慢慢轉過身子,冷冷的瞪著光頭漢,沉聲說:「后某你們素未謀面,你們卻無緣無故跑進我家,說甚麼要我把天上的天陽射下來,真是瘋人說話!」
 
「一個人說的是瘋話,兩個人說的也可能是。不過,」光頭漢沒有動怒,只維持一貫的笑容,豎起拇指,指著背後的九人,道:「十個人跟你說著同一番話,不管這事有多麼匪夷所思,你也該思量一下當中的真確。」
 
后羿一時間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的而且確,這幫人的要求雖駭人聽聞,但后羿從他們的眼神中,卻找不到一絲胡鬧之意。
 
 
 


 
 
「也許,我該聽聽他們的話。」后羿看著眼前眾人,心中暗想。
 
 
 
 
 
「相公!」
 
此時,一道清脆的聲音忽從門外響起,接著一名女子急步走進廳子來。
 
眾人一看,只見此女子雖衣著粗陋,可是容貌清秀動人,讓人頓覺眼前一亮。
此女子,乃是后羿之妻,嫦娥。
 
「娘子,怎麼了?」后羿拉著嫦娥的手,柔聲問道。本性粗獷的后羿,一見愛妻,肚子悶氣全消,語氣立時軟下來。
 
「相公,外面又有一位客人了。」嫦娥把身子稍微靠近后羿,偷偷看了這些怪人一眼。
 
不知怎地,這幫人總是給她一份怪異的感覺,讓嫦娥難受非常。
 
「那是我們的同伴,煩請夫人帶他進來。」光頭漢朝嫦娥笑道。
 
嫦娥看了看后羿,見他點頭,才放開他的手,走出大廳。
 
光頭大漢看著嫦娥的倩影,待她離開,便對后羿笑道:「夫人不但容貌秀麗,氣質更是脫……」
 
「混帳!」后羿霍地用力拍一下木桌,怒喝道:「嫦娥是后某的妻子,若然你對她妄動歪念,我絕不放過你!」
 
后羿愛妻甚深,平常若有人用奇異的眼光看著嫦娥,后羿便會大動火氣,出手傷人。
 
光頭大漢看了看木桌上的裂痕,哈哈笑道:「你先別動氣!我沒有其他意思,我只是想說,以夫人的姿色氣質,粗衣淡飯,也未免太屈就她了。」
 
后羿怒氣沖沖的瞪著光頭漢,哼了一聲,說道:「嫦娥跟后某兩情相悅,並不在乎名利富貴。當日下嫁后某,她早已知道后某並不是甚麼達官貴人,只是一介凡夫俗子。」
 
「夫人但求愛郎,對身外之物無欲無求。可是你自己呢?」光頭漢忽然若有深意的看著后羿,笑道:「你真的甘心情願,當一個一事無成,一輩子寂寂無名的獵人嗎?」
 
 
 
 
 
后羿一時語塞,因為光頭漢這句話,直說到他的心屝。
 
 
 
 
 
「看著我。」
 
光頭大漢忽然說道。
 
 
 
后羿依言看著他,但見光頭漢的雙眼,竟綻放一種奇異的自信光彩,吸引著后羿,讓他轉不過頭去。
 
「不出一個月,長空橫生異象,屆時會有十個太陽,令大地焦裂崩塌。假若你依照我的說話,去把那些多餘的太陽射下來,那麼你便會成為各族各村的英雄,后羿這名聲更會響震千里!那時候,莫說榮華富貴,」說到這,光頭漢忽然俯前龐大的身驅,在后羿的耳邊小聲說道:「即便是萬人之上的地位,對你來說,也是伸手可及。」
 
 
 
 
 
 
后羿聽著這番話,怦然心動。
 
 
 
 
 
尤其,最後一句。
 
 
 
 
 
 
 
萬人之上的位子,豈不是……
 
 
 
 
 
 
 
「相公!」
 
嫦娥動人的聲線,把后羿的思路打斷。
 
后羿想起剛才的念頭,不禁有些慌亂,忙回頭問道:「怎麼樣?」
 
嫦娥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客人來了。」
 
后羿連忙定神一看,只見嫦娥身後,站有一名俊美青年,手上捧著一長方木箱。
 
青年不但樣子俊秀,一雙眼睛更是澄清如水,若古井不波,如其年幼的外貌大不相襯。
 
「我來了。」青年對著光頭漢說道。
 
光頭漢點點頭,指著木桌,道:「嗯,把箱子放在這兒吧。」
 
青年依言,把長方木箱放在后羿和光頭漢之間後,便站到光頭漢的背後。
 
光頭漢拍拍木箱,朝后羿說道:「這箱內有一張神弓,威力無濤,開天闢地,能助你把太陽射下來。」
 
 
 
 
 
 
 
后羿看了看那木箱,只見箱子木紋斑駁,色澤暗淡,手工雖不精巧,卻透露出濃厚的古樸之氣。
 
后羿雖不好古物,但也深知這木箱價值不菲,內裡之物定必不凡。
 
正當后羿猜想箱中神弓的模樣時,光頭漢忽伸手到懷中,掏出一個錦盒,放在后羿面前。
 
后羿不解的看著光頭漢。
 
「這是令人不老不死的神藥。」光頭漢笑道。
 
 
 
 
 
「不……不死藥?」后羿瞪大眼看了看錦盒,又看著光頭漢,詫異萬分的道:「這世上真的有這種靈丹妙藥?」
 
「沒有,」光頭大漢笑道:「因為這藥是從天上帶來的寶物。」
 
「天上的寶物?」后羿張大了口,忽地醒悟,有點結巴的道:「難道…….難道你們都是仙人?」
 
 
光頭大漢聽到后羿的話,先是一呆,隨即哈哈大笑道:「不錯不錯,我們就是你們所指的仙人!」
 
后羿連忙拉著嫦娥跪在地上,一時間也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嫦娥聽得他們表明身份,也不禁驚呼一聲。
 
光頭漢見狀,哈哈笑道:「總而言之,你仔細想想我方才的話,如果你願意替我們幹這件事,明天正午,就帶同那木箱中的神弓,來到村東林中找我們吧。」光頭漢邊說邊站起來,「這兩顆不死藥算是報酬,但你一定要在事成後才能打開錦盒,切記切記!」
 
說罷,光頭大漢便領著眾人離開。
 
 
后羿仔細思索著光頭漢的話,一時想得出神,眼看他們越走越遠,這才驚覺,跑到門口,提氣大聲喝問:「為甚麼一定要后某幫你們?」
 
「哈哈哈,你要謹記,不是你幫我們,而是我們幫你!」眾人早已走得老遠,可是光頭漢的說話聽起來,卻彷彿就在后羿的耳邊所發出來般,相當接近。
 
 
 
 
 
「娘子,看來咱們真的遇上仙人了。」
 
后羿回頭,看著同樣驚訝得張大了口的嫦娥。
 
 
 
 
 
 
 
 
 
 
 
 
村東,樹林一山坡上。
 
 
 
「小明,我這樣說還可以吧?」光頭漢坐在地上,打開了皮袋的木塞子,了一口酒,對著那秀氣青年說。
 
那被喚作小明的青年露出雪白的牙齒,笑道:「行了,后羿那小子明天鐵定會來。」
 
光頭漢皺著眉頭,朝天作射箭狀,道:「要不是伏羲那傢伙在『赤弓』上加了血咒,我一定會親自把天上那十個臭東西射下來,不用多費唇舌,另找他人!」
 
「誰叫他將死之際,把自己的魔氣和生命都用來貫注在神器那道『鎖』上。」青年走到光頭漢的旁邊,笑道:「可幸咱們能及時找到他的後人,不然強如你我,也妄圖拉開『赤弓』。」
 
光頭漢看著天空,冷哼一聲,喝了口酒,不再說話。
 
「喂,這次究有多少把握能成事?」一名坐在較遠處的同伴,向青年問道。
 
其時雖正值炎夏,但這人漆黑寬衣包裹全身,只露雙眼,似乎渾不怕熱。
 
青年也不回頭,眼光放在山下的村子,微笑道:「讓我看看吧。」
 
說罷,青年便坐在一塊圓石上,闔上眼睛,默默運氣。
 
 
 
 
 
 
 
突然。
 
一股妖邪之氣,從少年身上如潮水般向四周散!
 
 
 
 
 
 
這股邪氣異勁,直嚇得林中的飛鳥舉翅亂鳴,百獸挾尾驚走。
 
青年輕叱一聲,倏地睜大眼睛,但見他的左眼瞳仁,竟變得殷紅勝血!
 
青年皺起眉頭,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嘴唇微動。
 
前方空無一物,但他卻偏偏看得入神。
 
良久,青年才慢慢收納邪氣,眼睛瞳色,也漸漸回復正常。
 
 
 
 
 
 
 
「怎麼樣?」黑衣同伴冷冷的問道。
 
青年輕舒一口氣,回頭對著黑衣人笑道:「十拿九穩!」
 
 
 
 
 
他的眼神底下,卻閃過一絲不安。
 
 
 
 
 
 
 
 
 
 
 
 
日落西山,藍空漸黑,天際不知不覺間已換上明月。
 
打獵了一整天,有窮村內眾獵人早感疲憊,晚飯過後,皆紛紛就寢,好為明天的狩獵養足精神。
 
可是,村子幽靜無比,偏有一人,在這寧和的環境中,心思翻湧如潮。
 
后羿坐在木桌前將近兩個時辰,看著油燈,看著木箱,回想光頭漢的說話。一遍又一遍。
 
 
 
 
 
 
射日,這念頭實在太過駭人聽聞。
 
可是,光頭漢的話,更難以令人抗拒。
 
因為后羿,很想揚名天下。
 
 
 
 
 
 
后羿天生神力無窮,射箭之術更是與生俱來,厲害非常。
 
孩童之時,還未學懂說話,已能拉開跟自己身子差不多高的弓,百步穿楊。
 
從小到大,他都自覺非凡,總道有一天,會幹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讓萬人讚賞。
 
因此自懂事以來,后羿每天每刻,都不斷艱辛地鍛鍊自己。
 
 
七歲時,他規定自己每天必定要三箭內殺死一隻獵物。
 
 
十二歲時,他規定自己每射一箭,總得把兩隻飛鳥釘住。
 
 
十六歲時,他規定自己射殺老虎時,只能發一箭,而這箭必需從虎眼射入,並不得穿過牠們的後腦,因為絲毫無損的虎皮換到多點東西。
 
 
 
 
 
儘管鄰家的孩子總取笑他,儘管死去的爹娘也認為他糊塗,村人也都以他為飯後閒談笑話,可是后羿沒有一刻鬆懈,一直用汗水和累累傷痕去反駁,只因他堅信那天總會來臨。
 
 
 
 
揚名的那一天。
 
 
 
 
 
 
不過,走獸殺了一頭又一頭,飛鳥射下一隻又一隻,從英氣少年長成現在的彪炳壯漢。
 
后羿他,還只是一名獵人。
 
一名,跟其他獵人一樣的獵人。只是偶爾打獵收穫多了點而已。
 
這期許,三十年來,都沒有實現。
 
連實現的機會也沒有。
 
「后羿」之名,僅流傳於鄰近數條村子的獵人口中,當中還有不少是妒忌所致的中傷惡毒之言。
 
到了後來,壞話越傳越厲害,很多人不明就裡,皆不願和后羿交換東西。
 
縱然打到不少獵物,在鄰村村民開天殺價的情況下,換來的物資也僅足夠他倆口子清淡的生活。
 
 
 
 
 
 
后羿當英雄的志願,早已被生活所磨滅。
 
揚名立萬,不過是兒時願望。
 
早已隨年月而逝,早已被現實,深深的埋葬。
 
后羿已有很多年沒想過,一直收藏在心裡的宏志。
 
因為,每每想起,現實還是現實,添在心頭的,只有一股無奈。
 
一股,憂鬱之極的無奈。
 
 
 
 
「不過。」
 
 
 
 
這次回想,沒有無奈,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興奮。
 
久違了的興奮。
 
從小期盼的那一刻,雖然有點遲,但似乎快要到了。
 
想到這,后羿的身體不禁微微發抖。
 
這是,興奮的發抖。
 
 
 
 
一件薄衣,細心地披在后羿壯碩的肩膀上。
 
 
 
 
「還在想那件事嗎?」溫婉的聲音在背後響起。
 
「對。」后羿溫柔的道,沒有回頭,只抓住自己肩上那雙有點粗糙的小手,把妻子拉到身旁,好讓他看清楚。
 
雖然不施脂粉,不過在微弱的黃光映照下,嫦娥朦朧的臉蛋,也教后羿看醉。
 
后羿情深的看著愛妻,柔聲問道:「娥兒,你覺得我明天該去還是不去?」
 
嫦娥微微一笑,道:「明天去的又是我,相公問我幹麼?」
 
后羿嘆了一聲,伸手摸了摸嫦娥的頭頂,道:「娥兒,你是我世上唯一的親人,無論甚麼事,我總得跟你商量。」
 
嫦娥聽他說得誠懇,心下感動,不期然把頭倚在他的胸膛上,輕聲道:「娥兒知道,不過這等大事,娥兒一介女流,不懂怎麼抉擇。」
 
后羿聽到,只嗯了一聲,復又沉思。
 
嫦娥見后羿眉頭深鎖,心有不忍,便伸手在他的眉心按一下,微笑問:「先別問我該不該去,倒是相公你,想不想去?。」
 
 
 
 
 
想不想去?
 
 
 
 
 
「我當然想。」后羿語氣堅定的道。
 
「為甚麼呢?」
 
「你想想,現在只有一個太陽已然熱得要命,若光頭漢說的都是事實,那麼多了九個太陽,萬物在曝曬下定必盡皆焚毀。」后羿看著嫦娥說道:「他們說,只有我才能射下它們,如果我不挺身而出,即便我們找地方躲過,農物也定必難以生長。到時候沒有食物,任何人也難以活下去。」
 
 
 
 
而且,這是我揚名天下的大好機會!
 
后羿心想,卻沒有說出來。
 
 
 
 
 
嫦娥聽著后羿的話,腦中幻想當中的情景,直覺膽戰心驚。
 
「可是,難道他們就不會說謊嗎?」嫦娥憂心忡忡的問道,「一直以來,我們也沒聽過這般奇異的現象啊。」
 
「他們的態度不像作假,而且騙了我也沒甚麼好處啊。」后羿笑道:「更何況,他們是仙人呢。」
 
嫦娥蹙起秀眉,說:「雖然他們有異於常人,但……我總覺得他們的感覺,不像神仙。」
 
回想起來,光頭漢眾人說話時眼神雖不凌厲,卻似乎能把人的心思看透;臉上雖有笑意,卻使人感到一陣莫名奇妙的冰冷。
 
無論如何,他們給嫦娥的感覺,根本就不是人,也不是仙人。
 
這一層后羿當然也感覺到,不過今天他們身處遠方,聲音卻能從自己的耳邊發出來,顯示出他們絕非常人。
 
「不管他們是否真的神仙,總而言之,這時改我倆命運的機會,我不得不把握!」后羿看著搖晃的燈火,頓了一頓,沉聲說道:「若然真的解救了大家,從此以後,我便再不用看其他人的臉色,再不用為糊口滿山跑去打獵,而娘子你也再不用吃苦了。」
 
 
 
 
 
「相公,娥兒不苦!」
 
嫦娥抬頭看著后羿,心下一陣溫暖感動,熱淚盈眶。
 
「不,你苦!」后羿瞪大虎目,激動的道:「因為大家都在說我的壞話,讓你在外面總是遭人白眼,總得聽他人的冷言冷語!我知道你很鬱悶,但你還是把笑容掛在臉上,不讓我擔憂!」
 
「相公……不要再說了……」嫦娥輕聲強笑,雖閉上眼睛,但珠淚一直流過不停。
 
「不,我一定要說!我知道你愛我疼我,不想因替你出頭而生事,但你不快樂,我比你更難過!」后羿雙眼紅根大現,越說越是火光,「我倆甚麼壞事也沒幹,為甚麼就要讓人如此輕視!」
 
想起日常村民虛假的笑臉,一句又一句的冷嘲熱諷,嫦娥更是淚如雨下。
 
「這次是難得的機緣,無論是真是假,事成事敗,我總得試試。」后羿握緊嫦娥的手,垂首看著她,認真地說:「娥兒,為了你,我后羿,一定要成為名動天下的大英雄!」
 
后羿豪氣一湧,油燈火光也被其氣勢壓下,幾近熄滅。
 
嫦娥抬起頭看著后羿,見他眼神堅定不移,情知再難勸阻。
 
 
 
 
 
 
 
相公…娥兒不用你當甚麼大英雄大人物,娥兒只想你平平安安,跟娥兒白頭到老就行了。
 
嫦娥伏在后羿胸襟,心中暗想,卻沒有說來。
 
 
 
 
 
 
不知怎地,嫦娥總對后羿射日一事,大感不安。
 
乍聽之下,這是有利萬民的好事,但嫦娥內心,隱隱感覺到事情到了最後,會演變成一個難以收拾的結果。
 
嫦娥很想阻止后羿,可是,她開不了口。
 
除了初識和新婚之時,嫦娥已經很久沒見過丈夫如此神采飛揚。
 
后羿的臉容雖仍舊憔悴,可是一直以來的頹靡之氣卻一掃而空。
 
 
 
 
嫦娥,不忍心阻止他。
 
 
 
 
后羿見嫦娥滿臉愁容,知道妻子為自己擔心,便以五指為梳,慢慢掃著嫦娥的秀髮,柔聲道:「傻孩子,我不會有事的。」
 
嫦娥知道無論如何也勸不了他,便轉過話題,強顏歡笑道:「既然相公你早下決定,那還在苦惱甚麼呢?」
 
后羿拍拍嫦娥的背,道:「我怕其他人來阻止我。」
 
「嗯?為甚麼他們要阻止你?」嫦娥不解的問道。
 
「射日啊,對某些人來說可是逆天而行,違背天道之事。」后羿劍眉一揚,道:「我曾聽聞有一些人專門崇拜太陽,以日為神。假若他們得知我要射日,定必來阻。」
 
「拜日為神?那我們村中有這些人嗎?」
 
后羿搖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曾從其他村人口中聽過,那時候不知自己會和太陽扯上那麼大的關係,所以也沒留心。」
 
嫦娥幽幽嘆了一聲,道:「但願你不要出甚麼狀況才好。」
 
后羿看著妻子,自信地笑道:「放心吧,我連飛禽猛獸也不怕,常人更不能輕易動我分毫。」
 
嫦娥還待要說下去,卻被一陣急速的叩門聲打斷。
 
 
 
 
 
 
 
 
「師父!」
 
門外,傳來一道稚氣未脫的聲音。
 
 
 
 
后羿一聽,知是徒弟寒浞,便放開嫦娥,讓她開門。
 
大門一開,只見門外站有一衣衫襤褸的高瘦少年。
 
少年滿臉麻豆,體型奇怪,站直之時雙手竟長及膝蓋,可他一雙眼睛卻甚為靈慧。
 
 
 
 
此少年乃是后羿的徒弟,寒浞。
 
寒浞因天生相貌奇怪,出生不久,便被父母嫌棄,遺在山野間。
 
有一次,后羿出外打獵時,恰巧遇到還在襁褓中的寒浞。
 
其時,正有數匹野狼對年幼的寒浞虎視眈眈,后羿見狀,俠義之心頓起,手中弓箭連珠發射,把餓狼盡數釘死在地,救了小寒浞一命。
 
及後,后羿從寒浞父母留在他身上的一封信中,得知其可憐身世,便決定收養他。
惜后羿和嫦娥新婚不久,還沒有母乳哺育寒浞,於是便將他寄託在鄰村一奶媽家中,打算待寒浞長大後才接回來,一同居住。
 
然而,寒浞天性喜愛無拘無束,年紀稍大,便獨自居於村外山林,鑽研天象,偶爾才回后羿家中暫住一聚。
 
 
 
 
 
 
「浞兒,你回來了啊,有甚麼事情找師父嗎?」后羿笑問。后羿朋友親人不多,所以見到愛徒,心下也是喜悅。
 
寒浞對嫦娥行了禮後,便急忙向后羿問道:「師父,你是不是要去射日啊?」
 
后羿和寒浞雖有師徒之名,但感情實比父子,寒浞知道后羿的救命養育之恩,一直對他和嫦娥尊敬有加。
 
「不錯。」后羿笑道,簡略把今早的事說一遍
 
「這事……這事竟是真的?師父你竟然遇到神仙!」寒浞坐在后羿前,雙眼瞪得老大。
 
后羿見寒浞一臉難以置信,忍不住大笑起來,片刻過後,才問道:「對了,這件事你是怎麼知曉的?」
 
寒浞骨都骨都的喝了一整杯茶,舒了口氣,才慢慢說道:「我黃昏時分在山上遇到王大叔,是他告訴我的,這件事好像已傳開去了。」
 
「老王?」后羿聽到,眉頭不禁皺起來。
 
寒浞見狀,便即問道:「師父,怎麼了?」
 
「我本來打算將此消息保密,免生波折。」后羿嘆了一聲,向寒浞問道:「你知道其他人的反應如何嗎?」
 
寒浞搖搖頭,道:「我在山上只碰到王大叔,進村時也沒看到其他人。」
 
后羿嗯了一聲,便即摸著下巴,沉吟不語。
 
 
 
 
 
 
寒浞眼見師父正在沉思,不想打擾,便轉過頭朝嫦娥問道:「師母,今天來找你們的是甚麼人?」
 
嫦娥側著頭,想了想,道:「是一群……嗯,應該說是仙人吧?」
 
「仙人!」寒浞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的問道:「他們長甚麼模樣?是不是一身仙氣繚繞,全都身穿金冠玉袍?」
 
嫦娥微笑道:「不是啊,他們外表沒甚麼特別,穿的也跟我們差不多。」
 
「那你怎知道他們是仙人啊?」寒浞微感失望。
 
「他們今天離去時,雖不是騰雲駕霧,但在瞬間卻走到百丈以外。」嫦娥說道:「而且在這麼遠的距離,他們說話也彷彿從我們耳邊發出。」
 
寒浞聽著,甚是嚮往,腦中不禁幻想當時景況。
 
 
 
 
 
 
片刻過後,寒浞才發覺桌上放有一大木箱。
 
寒浞常居於此,知道這不是師父師母的東西,於是問道:「師母,這箱子是那些神仙留給你們的嗎?」
 
嫦娥點點頭,又看著后羿,道:「仙人說這箱中內有神弓,是給你師父射日時用的。」
 
「真的嗎?」寒浞禁不住伸手撫摸那古木箱,嘖嘖稱奇,轉過頭問后羿道:「師父,我可以看一看神弓的樣子嗎?」
 
后羿點點頭,說道:「好,反正我們也未見過神弓。」
 
寒浞歡呼一聲,便把木箱挪到木桌中,好讓三人也能看得清楚。
 
木箱並沒有上鎖,只有兩枚黑色繩結輕輕扣住,寒浞一下子就把它們解開,揭開木箱。
 
本對仙人甚為厭惡的嫦娥,也禁不住對神兵的好奇,心情緊張起來。
 
三人滿心期待的探頭朝箱中看去,誰知這麼一看,三人全都呆在當場。
 
 
 
 
 
 
 
 
 
 
 
 
只見偌大的木箱之中,鋪滿錦緞,當中只有一柄暗紅色的弓弝,一雙弓臂和弓弦卻都不翼而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