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永諾走到撒旦面前,和他一般盤膝坐下。
 
二人相對而視,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
 
撒旦一臉平靜微笑,畢永諾卻頗感茫然。
 
撒旦處於「黑暗化」的狀態,渾身漆黑如墨,雖然整個房子四周都是光亮無比,但居中的撒旦始終是一片黑暗,彷彿把所有光線都完全吸收。
 
畢永諾看向撒旦時,感覺就像照一面有點扭曲的鏡子,面對的既是自己,又有些許差異。
 


這種差異,就是二人身上所散發的氣質。
 
 
 
 
此刻二人皆以靈魂狀態視人,散發的氣質乃是最赤裸、最真實。
 
撒旦雖然只是安靜的坐在毯子上,但此畢永諾卻覺得在他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頭獸。
 
一頭,彷彿能將天下萬物吞噬的黑色巨獸。


 
畢永諾早在青木原便親眼看過撒旦的屍首,當時已見識過其霸道無匹的氣勢,但現在親見其魂,只覺得撒旦的邪氣,極之矛盾,既內歛又外放。
 
「我真的會成為這樣的一號人物?」畢永諾看著這頭黑色巨獸,心下疑惑。
 
 
 
 
 
 


終於還是撒旦先開口,他看著畢永諾笑道:「你打算瞧到甚麼時候?」
 
「我也不知道。」畢永諾也笑道:「今生面對前世,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經歷。」
 
「我也是。」撒旦笑道:「雖然我待在這兒許多年,但你是第一位訪客。」
 
說著,撒旦忽揮一揮手,接著畢永諾身旁,突然多了一個冒氣的瓶子。
 
畢永諾不喜酒,但嗅得出那是一瓶葡萄酒。
 
「我知道你定必渡過上千人生,才會走到這兒。」撒旦看著畢永諾,笑道:「先喝點酒再說。」畢永諾取過酒瓶,舉頭便飲。
 
也許此刻身在『地獄』,所有東西都是直接投入自身的靈魂,如血的紅酒入口,畢永諾但覺此酒甘甜非常,喝口舌頭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舒適感覺。
 
「好酒!」畢永諾忍不住讚道,然後把葡萄酒一飲而盡。


 
「留在這裡的日子太長了,所以我甚麼也研究一番。」撒旦笑道:「好了,美酒喝過,我們也是時候談正經的。」
 
 
 
 
 
「好!」畢永諾拭了拭嘴角,問道:「這兒真是『地獄』?」
 
「不錯。我第一次進來的時候,也有曾問過自己:這兒究竟是『天堂』還是『地獄』?」撒旦點點頭,笑道:「可是後來我卻想通了,這兒確是『地獄』。因為在這兒的靈魂,都不斷輪迴自己的人生。」
 
「那麼『天堂』又是怎麼的光景?」畢永諾又問道。
 
「我不知道。」撒旦搖搖頭,笑道:「那是一個我永遠無法到達的地方。」
 


「二千年前,你本和耶穌相約一戰,但最後被薩麥爾埋伏殺死。」畢永諾默言半晌,這才再問道:「依我看來,你的死是早有預謀,而孔明也知道真相吧?」
 
「不錯。」撒旦點點頭,「不然他不會讓你來此處尋我了。」
 
其實畢永諾早就猜到這一點,但現在聽到撒旦親口答應,還是感到有點難以置信。
 
「果然如此。」畢永諾苦笑一下,「可憐了拉哈伯和塞伯拉斯,因此和孔明反目成仇,一恨就是二千年。」
 
撒旦嘆了一聲,道:「其實我也對小拉和小塞感到十分抱歉,可是為了推遲『末日』降臨的日子,我不得不如此。」
 
「你的死能阻止世界滅亡?」畢永諾疑惑地問。
 
「不是阻止,只是推遲。」
 
「我不太明白。」


 
「你知道『末日』會在甚麼時候正式降臨人間嗎?」撒旦忽然笑問。
 
畢永諾想了想,終是搖頭。
 
 
 
 
 
 
 
 
「就是寄宿『天堂』與『地獄』裡的靈魂,數量完全相同之時。」
 
撒旦身體稍微前傾,嘴角勾起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


 
 
 
 
 
 
 
撒旦的話,令畢永諾錯愕當場。
 
畢永諾一直都在想如何集合群魔,預備末日的來臨,但他從未想過末日來臨的關鍵竟是如此。
 
雖然有點出人意表,但細想之下,卻覺得這個方法頗為合理。
 
 
 
 
「我第一次從孔明口中聽到這件事,也是完全意想不到。」撒旦看到畢永諾的樣子,忍不住放聲大笑,「我想我當時的樣子,和你現在相差不遠。」
 
「這件是孔明告訴你的?」畢永諾問道:「他怎知此事?」
 
「早在二千年前,『天堂』『地獄』兩者所吸納的靈魂數目,已相當接近。」撒旦解釋道:「一次偶然的機會,孔明以『先見之瞳』觀察未來,發覺要是我安然下去,『末日』便會在千年後降臨人間。至於這個觸發條件,就是他自無數未來中,苦苦推敲出來。」
 
「原來如此。」畢永諾摸著下巴想了想,道:「但我始終不明白,你生死怎能影響『地獄』『天堂』的靈魂數目?」
 
 
 
 
 
「我的死,其實設下了兩道措施。」說著,撒旦忽然笑問:「你對『天堂』『地獄』有多了解?」
 
「『天堂』與『地獄』是上帝親設的兩具靈魂容器。」畢永諾沒有多想,便即答道:「傳說指它們分別收集人死後的正靈魂與負靈魂。」
 
「嗯,這些都沒錯。不過,」撒旦看著畢氶諾,問道:「你可知道,靈魂如何分作正或負?」
 
「如何分辨?」畢永諾聞言,低頭細想。
 
這道問題畢永諾的確回答不了。雖然在尋上撒旦前,畢永諾曾經歷了許多人生,但他始終未能從這些人生之中,找出一個共通點。
 
想了好一會兒,畢永諾終是搖頭。
 
 
 
 
「你進來之前,孔明應該跟你說過一句話吧?」撒旦笑著唸道:「『天堂無極樂,地獄非絕境。上天下地,不過一念之差!』,這句話指的正是分辨靈魂正負的法則。」
 
「他在送我進來之前曾說過這句話,可是我不明當中含意。」畢永諾說道。他好歹也在『地獄』幾千年,一有餘閒就在推測這句話,但始終揣摩不透。
 
「這一層你得自己參透領悟,不然由我告知,你的未來只會更加混亂不穩。」撒旦頓了頓,笑道:「不過,我可以給你一點提示。」
 
「甚麼提示?」
 
「細心想一想。」撒旦看著畢永諾笑道:「我的死,對魔界產生了甚麼影響?」
 
「你死之後,魔界分成兩個陣營。」畢永諾想了想,答道:「一是以薩麥爾為首的撒旦教,一是以塞伯拉斯為首的殲魔協會。」
 
「不錯!這兩個組織的建立,皆在我與孔明的計劃之中。沒有我倆在背後推波助瀾,也許它們都不會存在。」撒旦笑道:「都過了許多年了,我想現在這兩個組織,早已滲漏地球的每一個角落是吧?」
 
這些日子以來,畢永諾都不停周旋兩大組織之間。
 
他早見識過各自的手段,也深知其架構之巨,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兩個組織的成立發展,原來全在撒旦的掌握之中。
 
 
 
 
 
「這兩個組織的發展,會令其中一種靈魂數目不斷增加。這就是我所設下的其中一項措施。」說罷,撒旦搖頭無奈道:「所以啊,我也是逼於無奈才對小塞和小拉隱瞞真相。」
 
撒旦教的提示,令畢永諾越聽越是迷茫。他閉目沉思好一會兒,但想破頭皮也想不出兩個組織和如何影響靈魂的正負。
 
「不用刻意去想,你總有一天瞭解當中含義,眼下只是時機未到而已。」撒旦看到畢永諾想到入神,不禁笑道。
 
畢永諾也只得暫且作罷,話題一轉,問道:「那麼你說的另一種措施是甚麼?」
 
 
 
 
「封印『地獄』。」撒旦向畢永諾笑問:「你應該遇過薩麥爾吧?你可知他擁有哪兩顆魔瞳?」
 
「『釋魂之瞳』及『縛靈之瞳』。」畢永諾答罷,忽然靈光一閃,恍然大悟,道:「難道你所指的封印,就是借『縛靈之瞳』,束縛『地獄』?」
 
「不錯!薩麥爾實力其實只稍遜於我,我故意激他出手,為了置我於死地,薩麥爾非得使出全力不可。」撒旦笑道:「當年一戰,全力發揮下的『縛靈之瞳』除了束縛了我的靈魂,還順帶影響了『地獄』。雖然不是百分百封印住,但薩麥爾已大大減低它吸收靈魂的數量。」
 
畢永諾聽罷撒旦的解釋,他忽然明白到為甚麼眼前之人,能成為魔界之皇,甚至擁有「最接近上帝的天使」這種名號。
 
其實撒旦和畢永諾,以及世上所有魔鬼、人類或任何一頭生物一樣,只有一條命,只能死一遍。
 
可是,撒旦卻能算盡機關,利用他的死去換取更多東西及時間,甚至大大影響神魔人三界。
 
 
 
 
 
「你真的很強。」畢永諾忍不住開口讚嘆。
 
「你我本為一體。」撒旦笑道:「我如何強,你也可以一般強。」
 
「嘿,真的嗎?」畢永諾冷笑自嘲,「我可是連拉哈伯都救不了啊!」
 
聽得撒旦皺眉詢問,畢永諾便把這幾年的經歷,一五一十的告訴撒旦。
 
「魔鬼魔鬼,有哪一個能不以悲劇收場?」撒旦搖頭嘆息後,又看著我,道:「其實,你不用太過自責,小拉視你為戰友,他也知道你的重要,所以這條路是他甘願選擇的。」
 
「可是我還得讓多少人犧牲?」畢永諾單手掩著半邊臉,無奈苦笑:「現在我躲在這兒,但外頭正鬥得天昏地暗,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才能成為像你一般,舉手便能壓倒一切?」
 
 
 
 
「你成魔多少年了?」撒旦忽然問道。
 
畢永諾先是一呆,隨即答道:「四年有多。」
 
「那麼你認為我當魔鬼多久?」撒旦微微一笑。
 
「我不知道。」畢永諾頓了頓,又道:「我想,至少是我的數千倍吧?」
 
「也許不止。」撒旦哈哈大笑,又認真的看著畢永諾,道:「你說,你想單憑四年,就達到我這種高度,是太高估自己,還是太看輕我?」
 
畢永諾想想也頗覺有理,但隨即又再苦笑:「這樣的話,我豈不是永遠也不能追到你?」
 
「這倒未必。」撒旦笑了笑,道:「你只要盡力做好兩件事,便可以大大提升實力到接近我,甚至超越我的地步。」
 
「哪兩件事?」畢永諾連忙追問。聽到有變強之法,他不禁熱心起來。
 
「第一。」撒旦豎起其中一隻手指,笑道:「在『地獄』之中修行。」
 
 
 
 
看到畢永諾一臉驚訝,撒旦便笑著解釋道:「在『地獄』裡,一念千年。時間流轉的速度比現實世界慢上許多倍,你要是在這裡修行,可以節省大量時間。」
 
「聽起來不錯。」畢永諾摸著下巴想了想,問道:「但在這兒大部份時間都在旁觀人生,環境受到限制,這樣修練起來,豈不是事倍功半?」
 
「『旁觀人生』只是最初的階段,當你的條件成熟,便可以進入下一個階段。」撒旦笑道:「那就是,『代入人生』!」
 
「『代入人生』?」畢永諾眉頭一皺,「就是由旁觀角度變成主觀角度去經歷靈魂的生前記憶?」
 
「不錯!」撒旦點頭笑道:「這種經歷,能夠加強你心智和精神力的成長,在某些特定的靈魂,更可以令你學習某些失傳的技能!」
 
撒旦的解釋教畢永諾有點期待起來,但他轉念一想,問道:「可是,我怎樣才能進入這個階段?」
 
「就是當你的靈魂和精神力進一步堅固的時候。」撒旦認真的道:「『代入人生』其實風險頗高,因為在過程中的見聞感受都是來自靈魂的主人,幾乎和真實無異,很容易會令人忘記『代入』,誤以為自己就是該靈魂。」
 
「那麼要是真的忘記了,又會怎樣?」
 
「要是忘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麼你的靈魂就會被吞噬,和所經歷的人生完全融洽。」撒旦正容道:「因此,你的靈魂必定要堅固到一定程度,才可以進行『代入人生』,不然只會適得其反。」
 
「那麼我還是得花不少時間在『旁觀人生』,才可以令靈魂提昇啊!」畢永諾聽到這兒,搖頭苦笑。靈魂修練等同增強精神力,但精神力不比肉體,刻苦修練也只能精進一點。
 
 
 
 
「你說得對。不過,總有方法能增進效率,那就是你需要做的第二件事。」撒旦笑著豎起第二根手指,「來,站在我背後。」
 
畢永諾心下奇怪,但還是依言走去。
 
當畢永諾站在撒旦後面,看到他背部的情況時,立時神色一變,忍不住小聲驚呼。
 
畢永諾如此驚訝,因為撒旦整個人竟沒有「背部」,不單如此,撒旦體內更是連半件內臟器官,半根骨頭,半條肌肉也沒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