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怎會變成這個樣子?」畢永諾雙眼瞪得老大。
 
此刻才知道原來撒旦只剩一層「皮膚」,而且還只有前半的「皮膚」,他很奇怪怎麼撒旦仍能「坐」得挺拔,說話起來中氣十足。
 
「別太驚訝。」撒旦詭異的扭過頭,看著畢永諾笑道:「其實我會變成這個樣子,全因為你。」
 
「因為我?」畢永諾看著撒旦,萬分不解。
 
「你雖是我的轉世,但以『複製品』來稱呼其實更為貼切。」撒旦笑道:「自從你知道自己的來歷,可曾想過,作為複製體的你,靈魂究竟從何而來?」
 


畢永諾聽到撒旦的問題,頓時啞口無言。他雖然早知道自己是複製體,但卻從無想過究竟自己的意識從哪裡來。
 
「每一個生命體的誕生,都會同時產生一個相應的獨立靈魂。至於複製也是生命製造的一種,自然也會有自己的靈魂。」
 
畢永諾聽罷,搖搖頭問道:「但我不明白,要是我的靈魂是完全獨立,怎麼我在遇見某些你曾經碰到的事和人時,會有一曾熟悉的感覺?」
 
「因為你是非一般的複製體。」撒旦若有深意的笑道。
 
「非一般的複製體?」
 


「就像我先前所說,每名新誕生的複製體都會有獨立的靈魂,但我和小明那時在想,要是真的如此複製,那只不過能產生一個在肉體上和我相當的人,但靈魂上卻未必能像我一樣獨特。」撒旦笑道:「這樣的人未必能夠成為魔中之皇。因此,我們便想了一個方法,那就是把我的靈魂輸進複製體內!」
 
畢永諾聽到這兒,忍不住屏息靜氣,因為他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會是他從未想像過。
 
 
 
 
「靈魂是一種很特別的東西,每一具靈魂雖是獨立,但和一些親近的靈魂,有些莫名其妙的連繫。譬如說,我和我的複製體。」撒旦看著畢永諾半晌,才繼道:「由於複製體皆以我的血來製造,因此每當有一具複製體誕生之際,純粹靈魂狀態的我便會感到一些細微的顫動自外頭傳來。那顫動代表有一個新靈魂即將產生,於是我便趁著那靈魂還未完全成長的時候,從自己的靈魂中分裂出一點出來,然後推出『地獄』,貫注入新複製體當中!」
 
雖然終於知道撒旦為甚麼會只剩下半副軀殼,但畢永諾還是萬分錯愕,因為這法子聽起來,實在太過匪夷所思。


 
不過愕然過後,畢永諾細想一下,問道:「可是你不是說『地獄』被薩麥爾封印住嗎?靈魂甚難進來,難道出去卻反而容易?」
 
「不易,甚至比靈魂進來還要困難。」撒旦說著,忽然笑道:「所以我得先把封印解開一點才行。」
 
「怎樣才可以解開一點?」畢永諾皺眉問道。
 
「你可以想像『地獄』擁有一條通道,負責吸收靈魂,而薩麥爾的魔瞳則令這通道變窄,靈魂幾乎進不來。」撒旦雙手比劃,一邊解釋道:「每一次有複製體誕生,我都會把靈魂強行送出『地獄』,這些靈魂就算穿過了通道,到了外面也變得殘缺不全,但靈魂們在穿越會把通道撐開,也就是令『地獄』的封印解開一點。」
 
「一直到第六百六十六次,通道才寬得足夠讓一個靈魂完整出去?」畢永諾問道。
 
「不錯!」撒旦笑了笑,道:「也不知是否巧合,小明預視了絕大部份未來,發覺每次只要到第六百六十六次,就可以成功。」
 
「但我曾經看過我出世的情況,當時的複製也是以失敗告終,最後孔明在我身上安上『地獄』才化險為夷。」畢永諾想起猶大的記憶。
 


「那只是肉體上的失敗,靈魂傳送卻是成功。」撒旦說到這兒,忽然指了指自己空蕩蕩的軀體,笑問道:「你說,我這身體要是分成六百六十六份,每一份會有多大?」
 
「不會太大。」畢永諾雖然沒有方法去實際量度,但他知道要是分成六百多份只能是一顆顆肉丸子。
 
「這就是問題所在,我要是真的把身體分成這麼多份,一來對封印的衝擊有限,二來就算貫進複製體內,也很容易被新生的靈魂吞噬,三來就算我的靈魂真的沒有被吞噬,但所佔的比例實在太少,幾乎影響不了複製體。」撒旦瞇著眼,笑道:「為了防止這情況發生,於是我便另外想了一個方法,那就是從『地獄』裡找到六百六十六名有潛質的靈魂,讓我那一點兒靈魂與其融合,成為主導,再貫出去。」
 
畢永諾越聽越是頭大,稍微理解一下撒旦的話,他一臉驚訝的問道:「依你所言,每個複製體豈不是擁有三具靈魂?」
 
「你說得對!這也是為甚麼複製體出生後都成不了人形,那是因為他們的靈魂無法和肉體結合。」撒旦笑道:「想到了這個方法之後,我便決定大幅減少頭六百六十五具靈魂的份量,把更多的靈魂留給了你。」
 
「慢著,你的意思是,我佔最大份的靈魂,但也和其他複製體一般,乃是三魂合一而成?」畢永諾皺眉問道。
 
「不錯。」撒旦點點頭,道:「小明也預知這一點,所以在你出生不久,他便把『地獄』安在你身上,好讓我幫你把三具靈魂磨合成一個整體。」
 
聽到這兒,畢永諾心裡有一陣莫名其妙的怪異感覺,因為他從未想像過自己的靈魂,竟是如此複雜,而這卻完全是撒旦的計算結果!


 
 
 
 
閉目思索良久,畢永諾才再次睜開雙眼,看著撒旦道:「那麼那些複製體的亡魂,去了哪兒?」
 
「連同我的部份,回到『地獄』,原本的靈魂記憶之中。」撒旦笑著回答。
 
「若果我沒猜錯,你要我做的第二個任務,就是在這兒訓練期間,把那六百六十五具帶有你靈魂碎片的人生找出來吧?」畢永諾問道。
 
「你終於跟上我的思維了。」撒旦欣賞似的看著永諾,微微一笑。
 
「我把他們統統找回來後,你會把儲於你的靈魂自那些忘魂之中抽回來,然後加諸我身?」
 
「不是加諸,而是完整你的靈魂。」撒旦笑道。


 
「可是,那樣我豈不是會變成另一個人?」畢永諾皺眉問道。
 
 
 
 
「試試看,不就一清二楚?」撒旦忽然邪笑一聲。
 
畢永諾還在思考話中意思時,撒旦突然筆直的平舉左手,然後閉上眼睛。
 
接著,撒旦忽然沉聲一叱,整個房間亦隨著叱聲,泛起一陣漣漪般的波動。
 
波動過後,房間外貌依舊,但畢永諾卻感覺到周遭彷彿本來擁有的生氣完全抽空,變得死寂。
 
畢永諾沒有作聲,只是走回撒旦面前,默默看著他接下來的舉動。


 
撒旦神色依然自若,額上卻不斷滲出豆大汗珠,似乎正忍受著極大痛苦。
 
又過半晌,撒旦再次輕叱,平舉的左手竟同時散裂作無數碎片,再化成一團黑霧,向畢永諾捲去!
 
畢永諾眼看黑霧撲來,反射性想向後躍,可是撒旦猛然叫道:「別躲,這霧無害!」
 
畢永諾只好依言站在原地不動,萬分疑惑的看著黑霧。
 
但見黑霧捲曲成一條小蛇,在他周身上下遊走,一直遊到他左手斷口時,黑霧忽地爆開,然後集中於斷處,但沒多久又再次爆散。
 
如此反覆,過了七爆七聚,在最後一次凝聚時,黑霧竟變成一隻左手,而且和畢永諾的斷口接合起來!
 
就在接合的一剎那,手臂由黑色變回肉色,畢永諾同時感到精神為之一振,渾身是勁,雙眼也彷似有一層薄妙被揭開,看起事物份外清楚細緻。
 
 
 
 
「這……這種感覺,很特別,很暢快!」畢永諾看著新的左手,難以置信的道。
 
「你知道你為甚麼進入『地獄』後,會有一條手臂不見了嗎?」撒旦用僅餘的右臂拭汗,喘氣笑道:「那是因為你誕生之初,三魂磨合有損,令你靈魂不完整,這也是導致你『黑暗化』後失控的原因。」
 
「你剛剛是用自己的靈魂,把我的靈魂補全了?」畢永諾問道。
 
「不錯。」撒旦點頭笑道。
 
「那麼我以能隨心所欲地『黑暗化』嗎?」
 
「能。」撒旦笑了笑,道:「不過有時間限制,大約就是中原一刻鐘左右的時間。」
 
「為甚麼會這樣子?」畢永諾皺眉不解地問:「難道因為我的靈魂並不完全是『撒旦的靈魂』所構成?」
 
「對。世上只有我的靈魂,懂得如何操縱那股力量。」撒旦傲然一笑。
 
「因此只要我找到的靈魂碎片越多,我能控制『黑暗化』狀態就越長久,對吧?」畢永諾接口答道,但想了想,又疑惑地問:「可是依你所說,龐拿所佔的靈魂碎片應該極少,他怎麼可以『黑暗化』後又保存理智。」
 
「這一層我也不甚清楚,在你之前的六百六十五名複製體,應該沒可能培育成功,也沒可能控製到那股力量。」
 
龐拿的身份一直困擾畢永諾,他滿以為這次可以從撒旦口中得到答案,怎料這名複製體竟是如此神秘,連地獄之皇也不明其來歷。
 
 
 
 
 
「或許等你把那六百六十五具靈魂統統找回來,我們才可以再作推測。」撒旦說道這兒,忽笑道:「對了,你現在多了我一部份的靈魂,感覺有不妥嗎?」
 
畢永諾閉上雙目,仔細感受,但除了先前那種力量充沛的感覺,他並沒有任何一絲怪異,所以他最終還是搖了搖頭。
 
「這就是靈魂特別之處。意識只是靈魂的其中一部份,所以只要吸取妥當,你原本的思想不會受到影響。」撒旦笑著解釋。
 
「那麼你剛才給我的,是哪一部份的靈魂?」
 
「如何操縱『萬蛇』的記憶。」撒旦笑道:「你仔細一想,便會知曉!」
 
畢永諾閉目默想,想到那條狡滑的黑蛇,本來的陌生感突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是無數疑幻似真的影像,竟全是撒旦以往利用『萬蛇』戰鬥的片段!
 
 
 
 
「真是奇妙……」畢永諾睜眼,一臉難以置信的道。
 
他回想起這些片段時,並沒有絲毫違和感,彷彿自己曾親身經歷過那些戰鬥。
 
「現在你的實力已經稍為提升,應該足夠讓你解決了眼前危機。」撒旦看著畢永諾,正容道:「不過,為了應付『末日』,你還是該盡快回修行,完整你的靈魂。」
 
「我知道。」畢永諾點點頭,又問道:「可是,我的『鏡花之瞳』為甚麼會使用不了?」
 
「和『地獄』情況相同,就是被『縛靈之瞳』鎖住了。」
 
「我該怎樣做?」
 
「現在你身處『地獄』,一旦離開這兒,你的靈魂便會回歸肉身,但途中要是你凝聚心神,默想平常啟動魔瞳的方法,就可以去到『鏡花之瞳』的所在。」撒旦笑道:「接著,就要依靠你自己的力量把封印解開。」
 
「聽起來倒複雜。」畢永諾眉頭一皺。
 
「很複雜,不過不會難倒作為我複製體的你。」撒旦頗有自信的笑道:「好了,你也該是時候離開,薩麥爾終究是薩麥爾,他的魔瞳禁制得花點時間才可以解除。」
 
「謝謝你。」畢永諾站起來,誠懇的道。
 
「別傻了,用得著跟自己道謝嗎?」撒旦哈哈大笑。
 
畢永諾想想也是,不禁和他一同大笑數聲,再道:「我還未知道如何離開『地獄』。」
 
撒旦問他眼中的『地獄』是怎樣子,畢永諾如實告知,撒旦想了想,道:「離開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把進來的方法反過來。」
 
「反過來?」
 
「你倒後走出這個門口,就可以離開了。」撒旦笑道。
 
「就這麼簡單?」畢永諾一臉意想不到。
 
「就這麼簡單。」撒旦笑道。
 
畢永諾深知撒旦不會騙自己,於是看準門口位置,一步一步的向後倒退。
 
 
 
 
「我們很快便會再見。」撒旦揮一揮手,笑道。
 
「我會再來的。」畢永諾慢慢後退,「對了,我還有一個問題。」
 
「甚麼問題?」
 
「薩麥爾為甚麼要殺你?」畢永諾又向後踏了一步。
 
撒旦沉默半晌,才再次笑道:「因為,我搶了他所愛的人。」
 
「誰是薩麥所愛的人?我認識嗎?」畢永諾暗自猜想。
 
「你認識。不過,」撒旦頓了頓,再笑道:「還是下一次再告訴你吧!」
 
畢永諾還想再說時,他發覺周遭突然變成一遍黑暗,原來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越過出入口。
 
 
 
 
 
 
 
畢永諾被黑暗吞噬後,撒旦依舊坐在原處,看著大門微笑。
 
半晌,他身後忽然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怎樣,這小子還不錯吧?」說著一頭黑貓忽然自某處閃到他的面前。
 
「不錯,雖然和我有一點不同,但我喜歡他的不同。」撒旦笑著回答,又轉頭問道:「怎麼你剛才不出來和他見面?」
 
「雖然我很想他,但要是這樣見了,很有可能會令他復仇心大減,所以我還是在一旁觀察好了。」黑貓冷冷的道。
 
「多年沒見,你還是那副怪脾氣。」撒旦看著黑貓,搖頭笑道。
 
「多年沒見,你還是那樣愛管閒事。」黑貓瞪了撒旦一眼。
 
 
 
 
 
 
 
離開撒旦的靈魂心房後,畢永諾立時依法默想,突然周遭由黑變白,再次穩定下來時,他已置身於另一個空間內。
 
畢永諾只見這空間是一個擁有十二個角落的小房間,築成這房間的不是磚瓦,而是一根根雪白的羽毛。
 
這些羽毛看似脆弱,但畢永諾使盡全力,竟才可以把些許羽毛打散,令房間露出一個指頭寬的小洞口。
 
房間的正中央,有一個巨型魔瞳飄浮半空,雖然所有魔瞳都是一個模樣,但畢永諾憑著感覺,知道眼前的正是「鏡花之瞳」。
 
「老朋友,我來救你了!」畢永諾看著巨型魔瞳笑罷,握拳再次向那似弱實固的羽毛牆轟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