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
 
錚。
 
錚。
 
錚。
 
 
 


 
孫悟空握著短捧狀的「靈簫」,機械性地揮動,不斷在塞伯拉斯身上,刺出一個個又一個貫穿身體的洞孔。
 
血花隨著「靈簫」的揮動而濺起,沾得孫悟空幾乎整張毛臉都是血漬,不過孫悟空彷若不覺,只是眼神帶著恨意,重覆手上動作。
 
塞伯拉斯被孫悟空壓在身上,完全動彈不得,不過即使孫悟空走開,他也沒可能站起來,因為他此刻身上幾乎處處是洞,骨頭肌肉都被統統破壞掉。
 
「我說臭毛猴……」塞伯拉斯看著騎在他身上的孫悟空,笑問道:「究竟老納甚麼地方得罪你了?你非要這樣折磨我不可?」
 
雖然渾身是傷,但塞伯拉斯忍耐力非凡,仍能談笑自若,要不是他滿頭大汗,鮮血不斷在口鼻湧出,實不似一個身受重傷之人。


 
孫悟空沒有回答塞伯拉斯的話,眼中怒火只是越來越熾熱,雙手刺得更為起勁!
 
 
 
 
三君交鋒,塞伯拉斯和孔明二人雖聯手而戰,可是他們一人沒了魔瞳,一人元氣未復,終究敗在化身巨猿的孫悟空捧下。
 
制住二人後,孫悟空毫不猶豫,舉起「靈簫」便把孔明的心臟一下子擊個粉碎。
 


可是收拾孔明後,孫悟空沒有立即殺了塞伯拉斯,他只是不停拷打,就算把塞伯拉斯打回人形後,孫悟空也沒停下手,一併縮小,繼續虐待。
 
雖然陣營不同,但二人一直以來交手甚少,按理沒甚麼恩怨,因此塞伯拉斯實在不明白他何時和這頭毛人,結下如此深仇大恨。
 
 
 
 
又刺了好一陣子,孫悟空才暫緩下手。
 
他冷冷的看著塞伯拉斯問道:「你可記得公元六三七年,發生了甚麼事?」
 
「六三七年?」塞伯拉斯心下疑惑,他雖然活了這許多年,但記性一向不差,只要是重要的事他都會牢牢記住,可是他卻完全想不那一年有甚麼特別事。
 
「想不起嗎?」孫悟空瞪著想得苦惱的塞伯拉斯,冷笑一聲,「那麼我再給你一點時間慢慢想吧!」
 


說罷,孫悟空再次舉簫欲刺,可是當他正要下手時,後方忽然傳來一聲巨響。
 
孫悟空猛地回首,赫然見到有一枚火箭炮正朝自己急速飛來!
 
火箭炮射速超凡,孫悟空閃避不及,只得運起魔氣,把「靈簫」伸張,盡量擋格在外!
 
 
 
 
 
 
轟!
 
 
 


 
 
 
炮彈碰上長簫,立時轟然炸開!
 
火箭炮威力不少,爆風炸得周遭沙石盡碎,塵土飛揚,更令孫悟空炸開數十米遠!
 
不過,發炮的人顯然慣及塞伯拉斯的安危,沒有在炮彈中加入銀碎片,所以對孫悟空殺傷力有限。
 
孫悟空借勢著地,但視線一時間被煙霧所閉,只得待在原位,小心戒備。
 
剛剛情況來得突然,但孫悟空好歹也是魔界七君,在千均一髮間,他把塞伯拉斯也一併拉走。
 
這時,孫悟空把魔氣凝聚雙耳,只聽得四方八面都有整齊又輕巧的步伐朝他走來,似乎是來營救塞伯拉斯的殲魔部隊。
 


 
 
 
「不自量力!」
 
孫悟空冷笑一聲,放下塞伯拉斯,用腳牢牢踩踏住。
 
他再次催動體內魔氣,貫注「靈簫」之中,使其一下子倍增至近半公里長!
 
接著,孫悟空猛喝一聲,雙手揮了一圈,「靈簫」便如一柄超長利劍,把週圍的殲魔部隊統統攔腰斬殺!
 
雖然來不及發出死前慘叫,但單憑心跳聲和呼吸聲,孫悟空便可以肯定來者已全數斃命。
 
「嘿,你倒有一批忠心的部下。」孫悟空一邊收回「靈簫」,一邊朝腳下的塞伯拉斯冷冷的道:「可是,今天誰也不能救你。」
 


 
 
 
 
 
 
 
 
 
「誰說的?」
 
一把男人聲音,突然自縮回來的「靈簫」上響起!
 
 
 
 
 
 
 
孫悟空聞聲吃驚,轉頭一看,只見身旁煙霧突然被一股勁風逼散,接著有名男子踏著「靈簫」一端,提著西洋長劍,刺向孫悟空臉門!
 
男子一身深灰色的天主教修士袍,碧眼金髮,嘴唇周遭留鬚,樣子英俊,但眼神憂鬱。不過,最令孫悟空注意的,卻是男子身上那股魔氣!
 
「殲魔協會的支援來了?」孫悟空心下暗道。
 
男子顯然是藉著剛才的掃擊時,踏上收縮的「靈簫」而至,但饒是孫悟空,也渾然察覺不到神器重量有變,這可是堪比薩麥爾的非凡輕功!
 
此時「靈簫」正在向孫悟空縮去,使男子的刺擊變得更快更險。
 
孫悟空不敢小覤,也不想失卻神器,只得用本踏著三頭犬的腿,上踢擋劍。
 
男子正是等著這招,沒有讓孫悟空的飛腿踢實,便即躍開,同時把塞伯拉斯拉開。
 
 
 
 
 
「混帳!」孫悟空心有不甘,怒吼一聲,變成一個高瘦漢人,雙腳連踏三下,一下子竟追上二人!
 
男子也不抬慢,輕叱一聲,手中長劍回刺,欲阻止孫悟空繼續前進。
 
孫悟空以簫作劍,和男子對上,可是男子的劍法精妙若神,不過數回合已完全壓制了孫悟空!
 
其實孫悟空所化之人,乃是中國民初的輕功高手燕子李三。雖然李三擅長輕功,但本身劍法也不差,怎料在這神秘男子面前,竟是施不長半分威力!
 
孫悟空沒有戀戰,忽爾一陣急攻,然後後退問道:「來者何人?竟敢阻擋李某大事!」
 
 
 
 
「無名小卒,賤名不足掛齒。」
 
男子淡然說著同時,忽地把手上的塞伯拉斯遠遠拋了出去!
 
孫悟空正想動身,上前了結三頭犬,怎料男子突然又往另一個方向擲東西。
 
此時煙霧仍未完全驅散,但男子的動作孫悟空還是能看個大概。他本以為男子只是裝腔作勢,怎料一擲之下,竟真有人影在那方向詭異地出現!
 
男子一連迅速的擲了十二下,每次方向不同,但每一擲都會出現一個身影!
 
孫悟空留意到男子每次動手,身上魔氣必有起伏,顯然這十二道身影,是魔瞳異能所製造出來。
 
就在這時,塵埃恰恰落定,孫悟空只見週遭正躺著的十二人,不單服飾身形,就連面目也和塞伯拉斯一模一樣!
 
 
 
 
 
 
十二人身上佈滿傷口,躺在地上也走不動,因此只是瞪眼打量著對立的二人。
 
「這十二人之中,其中一個是會長真身。」男子長劍劃一個圓,擺起架式,「要取人,就看你的本事。」
 
「嘿,有趣有趣!想不到殲魔協會還有李某不知道的人物和魔瞳。塞伯拉斯那傢伙果然老奸巨滑!」孫悟空運動魔氣,把「靈簫」變成中國劍的長度,狡笑道:「反正他們十二人都走不動,時間充裕得很!」
 
「他們的確走不動。」男子冷冷一笑,道:「可是其他殲魔戰士卻能行走自如啊!」
 
說罷,男子忽然撮唇作哨,哨聲一起,遠處突然有十數輛電單車急駛過來,目標顯然就是把十二人救走!
 
其實以孫悟空的身手,只要負一點傷,便可換取地上一條人命,無奈此刻總共有十二名塞伯拉斯躺在地上,孫悟空一時間也分辨不出那個才是真身。
 
 
 
 
「唯有速速解這麻煩劍客,方為上策!」孫悟空心中暗道,也不再打話,左手抓一抓腮,又變了一個模樣。
 
孫悟空仍然化作漢人,不過這一次變得高大壯碩,滿臉鬍鬚似戟,英氣凌人。
 
孫悟空平舉神器,遙指男子,男子看在眼裡,只覺悟空手上「靈簫」,一下子變得比先前危險得多。
 
「看裴某厲害!」孫悟空叱喝一下,宛如平地一聲雷,他同時隨著喝聲,挺簫直攻!
 
雖然只是簡單的一刺,卻瞬間把男子周身十七處弱點,盡皆籠罩其中!
 
男子雖早作準備,但還是微暗吃驚,最終西洋劍不得不以攻代守,直面和「靈簫」交擊!
 
 
 
 
 
「錚!」
 
一聲刺耳的金屬撕磨聲,二人兵器雙雙彈開!
 
男子只覺此刻的孫悟空,不彈劍術大進,連力氣也變得和他旗鼓相當。
 
不過男子沒有絲毫懼意,心下反而微感興奮。
 
因為,他已有許多年沒動真格。
 
 
 
 
 
沒等孫悟空進攻,這次換了男子作主動,只見他劍舉過頂,向前踏了一步,同時筆直揮劍。
 
孫悟空也沒感覺到男子身上魔氣有所增加,但這簡單一劍所含的速度和威力竟一下子提昇數倍!
 
要是換了他人,早被男子這足以開山斷嶽的氣勢所攝,但眼前的人既是師悟空,他更化作劍術名家,看到這一劍的威勢,不驚反喜。
 
「來得好!」只聽得孫悟空豪笑一聲,也不退不擋,而是學著男子,踏前一步,走進男子身前近處,由上而下地斜刺他面門!
 
男子也料不到孫悟空會行此險著,雖然他知道自己的劍會比猴王的簫更快擊中目標,但他沒忘記「靈簫」可以伸長,只好轉直斬為橫擋,格開長簫。
 
 
 
 
二人又再交手近百回合,但雙方劍術皆精,始終勢均力敵,難分高下。
 
這時,刺耳的碰撞聲響起,又是一次劍簫交擊,二人各自借力退開,謀定再動。
 
「想不到他獨戰兩君之後,仍能和我鬥個平手,這頭毛人實在是不簡單。」男子心中暗道。
 
雖然知道自己一時三刻也沒可能打敗孫悟空,但男子並不焦急,因為他的目的只是要制住對方,讓殲魔部隊救走十二人。
 
剛好在這時,電單車群已經駛至,各自停在一名塞伯拉斯替身旁邊。
 
「看來勝負已分。」男子雙手握劍,劍尖斜指孫悟空,一邊戒備,一邊笑道:「人你已救不了,接下來你可以專心和我比武。」
 
孫悟空看了看四周的殲魔部隊,也不進攻,只是朝男子笑問道:「究竟你是誰?能和裴某打成平手,絕不會是無名之輩。」
 
「名字有何重要?你不也是用著無數不屬於你的假名字嗎?再說,劍術厲害又如何?」男子說到這兒,語氣忽然憂傷起,「任你的劍再厲害,能打敗天下人,但總有些事情,你做不到的。」
 
「嗯,你倒說得對。」孫悟空點頭應是,心裡忽爾想起一些往事。男子看到他如此認真,也是微感訝異。
 
「要不是兩陣對立,也許咱們可以當個朋友。」孫悟空默然半晌,這才豪氣笑道:「不過,現實沒有『也許』,我卻有不得不做的事!」
 
「當敵人也沒甚麼不好。」男子擺起架式,笑道:「有時敵人會比你的朋友,對你認知更多!因為在生死相博之間,每一招每一式其實都在傳遞你的一點一滴。」
 
「說得好!」孫悟空哈哈大笑,也捏起劍指,提簫作出進攻姿態。
 
二人相對一笑,身上殺氣在同一剎那,如浪濤般翻滾!
 
周遭的殲魔戰士也因二人的殺氣,心頭沒由來生出一股森然懼意。
 
不過這些人都是千挑萬選的精英,仍能勉強壓下異樣,把地上十二人抱走。
 
孫悟空一直看著殲魔戰士們救人,而男子則一直凝視孫悟空,蓄勢待發。
 
只要孫悟空一有搶人的舉動,他就會立時使出拼命的招數,但直至殲魔部隊把十二人都抱上電單車,孫悟空始終沒有動手。
 
 
 
 
「你不肯說自己的名字,」孫悟空忽然朝男子笑道:「不過你可知道我是誰?」
 
「你一直自稱『裴某』,自然姓裴了。」男子想了想,道:「雖然我鮮少踏足中原,但出名的劍士略有聽聞,你此刻身份,該是大唐第一劍客,劍聖裴旻吧?」
 
「哈哈,正是裴某!」孫悟空豪笑道:「那麼你對裴某事蹟,所知多少?」
 
「僅聞其名,知其劍術超凡入聖,被那時的唐皇帝稱為三絕之一。」男子答道。
 
「嘿,說得不錯。」孫悟空忽然神秘一笑,道:「不過除了劍術,裴某還有一樣技藝,練得還算可以。」
 
「甚麼技藝?」男子皺眉,耳中聽到殲魔部隊已發動引擎。
 
「射術。」孫悟空自毫笑道:「中原有一則關於斐某射技的故事流傳,說斐某一日能射三十一彪,但其中有一細節,卻是沒傳下來。」
 
「甚麼細節?」男子又問,周遭殲魔部隊已開車離去。
 
 
 
 
「斐某不單是一日射三十一彪,而是一下子連斃三十一頭!」
 
孫悟空笑道,忽然出手,舉簫劈向男子!
 
 
 
 
男子的防備沒有因為和孫悟空對話而絲毫鬆懈,所以當孫悟空出手時,男子幾乎在同一刻挺劍迎擊。
 
可是劍刺到半途,男子才赫然發覺孫悟空出手目標,竟不是自己,而是他手中長劍!
 
劍簫再次相碰,但這一次西洋劍竟徹底崩裂,散開成無數碎片!
 
此時,孫悟空突然右手一扭,使「靈簫」急速轉動起來,刮起旋風,竟一下子把十多片長劍碎片,吸進簫身上的洞孔之中!
 
 
 
 
 
 
 
 
「讓你見識裴某另一絕技,『花雨滿天』!」
 
孫悟空放聲豪笑,「靈簫」猛地逆向旋轉,洞孔裡的劍片突然挾勁飛出,絲毫不差地分朝十二台電單車的油缸激射而去!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十二道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在二人周遭連環響起!
 
 
 
 
 
男子劍法之強,可說是孫悟空所遇過的敵手中名列三甲。
 
變成裴旻與其交手數回合後,孫悟空便知一時之間定難制服此人,所以先前每次出手,除了攻擊,孫悟空還故意運上暗勁,在交擊之中偷偷破壞長劍劍身。
 
男子手中的西洋劍雖是精製良品,但「靈簫」終究是神器,兩者相比之下,自然是「靈簫」較為堅硬,因此終讓孫悟空計謀得逞。
 
其實孫悟空原本早可以擊碎他的長劍,只是地上十二人由始至終都不作一聲,沒露出端倪,就算孫悟空可以制服男子,他都沒信心能搶走真正的塞伯拉斯。
 
因此,孫悟空決定拖延到十二人都被救走,才用「花雨滿天」去引爆電單車的引擎。
 
孫悟空這飛射之技可說和劍法一般爐火純青,十數枚劍片的射速因電單車的距離而稍有差異,最終幾乎在同一時間擊中目標。
 
孫悟空知道這手「花雨滿天」雖然出乎男子意料,但以他的能耐,絕對趕得及在爆炸前,拯救其中一人。
 
因此當孫悟空看到男子手抱其中一個塞伯拉斯從火海中走出來時,他沒有感到絲毫驚訝。
 
 
 
 
 
電彈車爆炸後,形成一個火焰屏風,吐吞不斷的火舌,把三人面貌照得忽暗忽亮。
 
「有你幫忙,裴某不用再猜來猜去了。」孫悟空看著衣服被燒掉不少,灰頭土臉的二人笑道。
 
男子沒有理會孫悟空,只是向塞伯拉斯問道:「沒事吧?」
 
「老命還在,死不了。」塞伯拉斯冷笑一聲。
 
「嘿,可是你這條老命擺不了多久。」孫悟空冷然說罷,又朝男子豪聲笑道:「現在你手中無劍,堅持不了多久,還是把三頭犬交出來吧!裴某不會為難你,因為裴某只對他的狗命有興趣。」
 
「恕難從命,就算手中無劍,我也會堅守騎士精神,不會放棄。」男子一臉正經地說罷,又笑道:「何況,劍道至高,草木皆可為劍!」
 
語畢,男子忽然蹲下來,以左手摸了摸身旁一具只剩半截的電單車殘骸。
 
孫悟空注意到男子左手手背,有一顆血紅魔瞳,正猙獰地睜目四顧。
 
孫悟空暗地提防,卻見那電單車殘骸被男子一摸之後,倏地消失不見,而男子手上則憑空多了一條修長的鐵枝。
 
雖然變化發生在電光火石間,但孫悟空眼力過人,還是勉強看到那鐵枝乃是電單車捲縮而成。
 
 
 
 
「『捲軸之瞳』?想不到老子的魔瞳竟落到你手!」孫悟空微感吃驚。
 
「你想不到的事還多著呢!」塞伯拉斯氣若遊絲地笑道。
 
「嘿,不要緊,反正你也沒想過今天會命喪在此。」孫悟空一邊冷冷的回應,一邊緊握「靈簫」,再次預備進攻。
 
「美猴王。」男子讓塞伯拉斯站在自己身後,然後鐵枝交到右手,平舉遙指,道:「你一直都想知我身份吧?我現在就要告訴你。」
 
 
 
 
「裴某的確對你身份感興趣,不過這些閒話,還是等那廝送掉狗命再慢慢談吧!」孫悟空笑罷,提簫直衝,再次展開凌厲攻勢!
 
 
 
 
雖然爆炸的規模不是很大,但剛才為了救塞伯拉斯,男子還是身受點傷。
 
雖然傷勢不大,但男子知道些微的落後,已足夠令高手間的對決結果完全不同。
 
男子本想用自己的身份來換取一點時間,令魔瞳治療傷勢,但孫悟空悉破他的想法,沒有多說便再次進攻,男子只好提著鐵枝迎戰。
 
男子本來的配劍質料上乘,尚且抵擋不住「靈簫」而折斷成碎,莫說只是由電單車捲成的鐵枝,無奈之下他只可盡量避免鐵枝和長簫碰上。
 
可是如此一來,他攻勢變得拖泥帶水,加上身上帶傷,劍法稍滯,情況登時危險起來!
 
孫悟空知道要是給他運功療傷的機會,戰況就會回到膠著狀態,因此他把心一橫,催動魔氣,只攻不守。
 
霎時間,孫悟空身上即有好幾處掛彩,但男子只見面前簫影如雨,卻是孫悟空以傷換來的簫網!
 
男子使盡渾身解數,拼命抵擋,這才恰恰把所有劍招接下,可是在接下最後一擊時,他手上鐵枝也同時折成數段!
 
 
 
 
「裴某今天只要老狗的命,你還是不要再插手好了!」孫悟空一邊出招,一邊喊道。此刻孫悟空攻勢稍緩,因為他只想讓男子忙於閃避,分不出心去換氣自癒。
 
「還是那句話,恕難從命!」男子說罷,忽地故意吃下一招,借簫上的力道後躍到另一段電單車殘骸旁邊,再利用「捲軸之瞳」變成鐵枝。
 
不過,這次殘骸較少,因此鐵枝也只有短劍長度。
 
孫悟空看到男子手上鐵枝,心中怒火暗生,忍不住冷笑道:「嘿,你實在太少看斐某了!」一語未休,孫悟空再次提簫直刺!
 
孫悟空知道難以用說話勸服,因此催動周身魔氣,朝男子的刺出全力一擊,打算廢了他的行動力再算。
 
二人交手近百回合,皆漸漸捉摸到對方實力,因此孫悟空信心十足,誰知這驚天一刺,竟在最後關頭給男子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側身閃過!
 
 
 
 
 
「他的身法怎麼突然提升這麼多?」孫悟空心下大為吃驚,卻感覺到男子散發的魔氣澎湃不少。
 
「一直以來,我在對戰時都不會用此魔瞳,其一是我怕會心生依賴,令劍法生疏,其二是我覺得這樣對對手不公。」只見男子低頭苦笑道:「但美猴王你實在太厲害,為了保命,我逼不得已用上它!」
 
說罷,男子再次抬頭,孫悟空赫然看到他額上竟橫生有另一顆魔瞳!
 
看到孫悟空詫異的表情,男子心知機不可失,立時搶攻!
 
雖然男子手上的鐵枝變短,但孫悟空卻感到壓力比先前要大得多,因為此刻不論身法或是出手,男子的速度都提升不少,而且好像還越來越快!
 
「一定是他額上魔瞳作怪!」孫悟空左支右拙的擋格,心中暗自著急,「這魔瞳似乎只會加快他的身手,但饒是如此,已足以封殺裴某所有進攻機會!」
 
二人原本打成平手,後來男子為救人受傷,使孫悟空佔了優勢;怎料第二顆魔瞳打開後,情況竟一下子逆轉過來!
 
 
 
 
其實男子額上的魔瞳名叫「遲緩之瞳」,真正能力並非加速,相反是減慢別人的動作反應。
 
人的每一個反應和動作,主要靠大腦發出指示,產生神經元,然後傳到相對的器官來作出相應的行為,而「遲緩之瞳」則會降低神經傳訊的速度,從而使敵人的動作和反應都減慢,遲緩的效果更會隨著受術者心跳速度增加而提昇。
 
雖然身上仍然帶傷,但現在孫悟空出手變慢,已不再構成危險,男子倒能輕鬆應付;反觀孫悟空久攻不下,心裡焦急,心跳速度稍為加劇,令遲緩效果增加,更覺對方出手越來越快。
 
「美猴王,你敗勢已成,不如此就打住吧?」男子一邊接招,一邊從容說道。
 
「收手?」孫悟空怒目相向,喝道:「就算賠上性命,裴某也要在今天了結三頭犬!」
 
孫悟空越說越是激動,心跳加快不少,因此在男子眼中看來,孫悟空的動作慢得不成任何威脅。
 
男子搖搖頭,無奈嘆道:「那就休怪我下重手了!」
 
說罷,男子突然加快身影,閃到孫悟空身前,在他還未有反應前,手中鐵枝一連刺出四招!
 
男子不怕孫悟空反擊,出手毫無後顧之憂,這四刺去如流星,分毫不差地把孫悟空的四肢關節盡數刺穿。
 
四擊順利得手,男子本該放心下來,可是他卻感覺到鐵枝傳來的觸感,有些許異樣。
 
 
 
 
 
男子抬頭一看,赫然發覺鐵枝所刺,竟是一具像真度極高的塑膠人模,真正的孫悟空卻不翼而飛!
 
男子心下暗叫不妙,回頭一看,只見孫悟空變成一名矮小瘦漢,正騎在塞伯拉斯身後,一手套著他頸部,另一手則舉著「靈簫」,正朝他的頭刺下去!
 
「休想!」男子睜目一喝,同時用力擲出手中鐵枝!
 
鐵枝激射而去,但飛勢卻不是瞄準孫悟空握簫的手,而是偏往一旁不少。
 
孫悟空看在眼裡,雖感奇怪,手上動作卻沒有絲毫緩下,只是在「靈簫」快要刺中塞伯拉斯的頭腦時,男子突然清喝一聲「開!」,鐵枝突然攤長,變回原本的殘骸模樣!
 
男子早算準時機角度,殘骸的一端切口齊整,如刀般鋒利,他藉著鐵枝彈開的力道,利用切口恰恰把孫悟空的手切斷!
 
其實情況如此危急,男子萬萬不可能得手,可幸「遲緩之瞳」使孫悟空的動作稍微遲鈍,才令他得以在千均一髮間,救塞伯拉斯免受破腦之刑。
 
孫悟空沒了「靈簫」,男子也不急於再用「捲軸之瞳」製造武器,只一心想先把塞伯拉斯搶回來。
 
這時,孫悟空卻突然鬆開手腳,後躍數米,攤手苦笑道:「算了,老子投降。這傢伙還給你吧。」
 
男子雖然心感奇怪,但還是立時把塞伯拉斯拉在身後,以防孫悟空又有古怪。
 
 
 
 
「唉,也許三頭犬真的命不該絕,老子本以為他的主力只限四目將那幾個傢伙,怎了原來還留有一手。」孫悟空搖頭無奈的道:「唉,要不是老子先前曾和他倆交手,耗力不少,就算你把四目將叫來,五人也不可能阻止老子!」
 
孫悟空的話聽起來雖然傲慢,但男子卻深知此乃事實。
 
「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真正身份吧?」孫悟空笑著問道。
 
「我的名,叫作蘭斯洛特。」男子邊說邊微微欠身。
 
「原來是『湖上騎上』!」孫悟空拍一拍手,恍然大悟的道:「難怪輕功如此了得,整個人站在『靈簫』上卻宛若無物!」
 
「過獎了。」蘭斯洛特再次欠身,神態優雅。
 
 
 
 
蘭斯洛特本為不列顛爵士,幼時因緣際會,在湖中得到魔瞳。
 
蘭斯洛特勤修劍法,及後成為亞瑟王圓桌騎士團中最厲害的一員,也是亞瑟王最信任的手下,助他戰勝了無數戰役。
 
不過,蘭斯洛特卻與王后桂妮薇兒互生傾慕之情。二人雖只是神交,但終究被亞瑟王所發現,後來桂妮薇兒更被判火刑。
 
蘭斯洛特單人匹馬,從刑場中救走王后,但亦因此和亞瑟王及其他圓桌騎士反目,更進一步導致亞瑟王朝解散。
 
王后於心有愧,便在一家修道院當修女隱世,蘭斯洛特為銘愛意,也出家作修士。後來機緣巧合,才被塞伯拉斯羅致進殲魔協會。
 
 
 
 
孫悟空自然聽過蘭斯洛特的名號,只是一直所聞皆是他當騎士時的事蹟,所以看到他一身修士服,一時沒有聯想起來。
 
其實蘭斯洛特雖為名劍士,但生性柔和,不喜殺戮,所以看到孫悟空停下了手,他也只是在原地調息。
 
不過,先前孫悟空矢言非殺塞伯拉斯不可,現在卻表現冷靜異常,不禁令蘭斯洛特心下起疑,暗中戒備。
 
此時,孫悟空忽然拾起地上「靈簫」,蘭斯洛特見狀,立時把剛才擲出的殘骸變回鐵枝,橫護於胸前。
 
「別慌,老子不是搶人。」孫悟空笑道:「老子只是不想神器落入你們手中。」
 
說罷,孫悟空忽然舉臂一擲,把「靈簫」擲向遠方,他手力驚人,長簫瞬間已飛出千米之外!
 
蘭斯洛特看著「靈簫」沒入黑夜之中,心裡頗覺可惜。
 
這時,孫悟空忽然翻身,只以一隻食指倒立在地。
 
看著孫悟空的舉動越來越奇怪,蘭斯洛特心中不禁隱隱生出一絲不安。
 
 
 
 
「對了,你把名字告訴了老子。」孫悟空頭下腳上的笑道:「但你可知道老子是誰?」
 
「不知道。」蘭斯洛特搖搖頭。
 
「給你點提示。」孫悟空笑道:「老子的職業是忍者。」
 
「抱歉,我只是有留意東方的劍客。」蘭斯洛特想了想,終究還是想不來。
 
「那就可惜了,忍術是一種很有趣的把戲呢!」孫悟空豪爽笑道:「不過不要緊,老子就直接告訴你吧!」
 
蘭斯洛特留心傾聽,可是孫悟空忽不發一言,只在原地笑著倒立不動。
 
蘭斯洛特疑心暗起,藉著周遭火光凝神一看,赫然驚覺面前倒立笑容十足,但眼神欠缺神采,竟又是一具人偶!
 
 
 
 
 
 
 
「呵呵,發現了嗎?」
 
孫悟空狡詐的聲音,忽在蘭斯洛特身後響起,「服部半藏的忍術,可不是那麼容易察覺得到啊!」
 
 
 
 
 
蘭斯洛特聞聲大驚,想要轉身,但孫悟空豈會給他反擊的機會,立時抓一抓腮,變成一個兩米多高的彪形大漢,然後伸出猿臂,把蘭斯洛特和塞伯拉二人扣在懷中。
 
蘭斯洛特反手刺向孫悟空的雙目,想逼他放手,怎料孫悟空竟任由鐵枝插進眼窩,只是頭稍微後偏,不讓腦內受損。
 
「蘭斯洛特,我本不想連累你,但我制服不了,唯有走到這一步。」孫悟空微感歉疚的道:「不論是人是魔,總有些事情非幹不可,而且犧生一切也在所不惜啊。」
 
不待蘭斯洛特回答,孫悟空忽用空出來的手,從懷中掏出一部對講儀器。
 
他在儀器上按了按,儀器忽然有一道冷冰的合成聲音問:「指示?」
 
 
 
 
 
「引爆。」
 
孫悟空淡淡的道,他懷中二人聞言一驚,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蘭斯洛特想要掙扎,但變身後的孫悟空力道勁人,臂如鐵箍,難動半毫。
 
塞伯拉斯無力反抗,只能不解地問:「孫悟空,老納和你有甚麼深仇大恨,非要取我性命不可?」
 
「因為你害死了……」孫悟空把頭湊到三頭犬的耳邊,笑道:「……還是留待地獄裡,我才跟你說吧!」
 
 
 
 
 
 
 
 
 
 
 
 
轟!
 
 
 
 
 
 
一語方休,孫悟空整個人突然猛烈爆炸起來!
 
孫悟空體內炸彈威力驚人,自己在瞬間被炸作無數碎肉,而現場頓時火光大作,原本平坦的石地也被炸出一個大坑洞來!
 
在孫悟空自爆後,一道渾身著火的人影也被爆風送出火海,彈到遠處。
 
這人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身上火焰這才撲滅下來,雖然滿臉焦痕,但一雙英俊的碧目依然在黑暗中突出,正是蘭斯洛特。
 
蘭斯洛特渾身是傷,背部被炸掉一片,血肉模糊,傷口深入見骨,一雙腿也被炸掉半截,但他意志堅定異常,咬緊牙關不喊一聲痛,只是慢慢爬離爆炸的中心。
 
當孫悟空說出「引爆」二字時,蘭斯洛特已經立時催谷體內所魔氣,護住周身,加上孫悟空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在挾制他和三頭犬時,讓三頭犬夾在二人之間,如此一來,蘭斯洛特才能避免直接承受爆炸的威力,雖仍然身受重傷,但沒有性命之危。
 
 
 
 
蘭斯洛特爬出好一段路程,這才停下。
 
蘭斯洛特坐直身子,閉上雙目,只打開魔瞳來自我治療,卻見他除了額頭和左手手背,原來右手手背也張有一顆魔瞳!
 
霎時間,蘭斯洛特渾身魔氣大作,但他治好背傷後,沒等雙腿長回,便不再運氣自癒。
 
蘭斯洛特沒有去找塞伯拉斯的遺骸,因為他沒有方法辨認肉碎本來的樣貌。
 
此時,他忽然關上右手和額上的魔瞳,獨獨打開左手的「捲軸之瞳」。
 
蘭斯洛特平舉左手,然後用右手指甲,在左手手腕處剖開一個傷口。
 
接著,他用右手食拇兩指,輕輕從傷口中,抽出一條捲軸出來。捲軸以黑色為主,其中一端卻有著肉色。
 
蘭斯洛特把捲軸平放在地上後,這才舒一口氣,淡然說道:「開。」
 
語畢,地上的捲軸倏地攤開,變成一個光頭和尚,竟又是一個塞伯拉斯!
 
 
 
 
這個塞伯拉斯也是渾身傷口,由捲軸變回人形後,他便躺在地上不動,只打開頭上六顆魔瞳,運氣療傷。
 
直到回復了基本的行動能力,塞伯拉斯才坐直身子,朝蘭斯洛特問道:「那頭猴子呢?」
 
「死了。」蘭斯洛特頓了頓,淡然道:「他為取你性命,不惜引爆體內炸彈。」
 
「唉,老納實在想破頭皮也想不到,怎麼會和他結下如此深仇。」塞伯拉斯看著遠方的熊熊烈火,皺眉道:「六三七年……六三七年…….那一年我究竟幹了甚麼?」
 
「甚麼也好,他已再不能向你報仇。」蘭斯洛特說著,心裡微感失落。
 
「或許老納的結局,也是如此。」塞伯拉斯輕嘆一聲,轉頭跟蘭斯洛特道:「幸好有你出手,這才救了老納一命。老納看你這五目將,也是時候走回幕前了!」
 
 
 
 
 
此刻坐在蘭斯洛特身旁的,其實才是真正的塞伯拉斯,而蘭斯洛特除了是西方名劍士,他還是直屬塞伯拉斯的五目將。
 
不過,塞伯拉斯老謀深算,為怕敵人一網打盡,所以一直把他藏起來,作為最後棋子,所以即便是楊戩等人,都不知道原來還有一名目將。
 
蘭斯洛特在兩手手背和額上皆裝有魔瞳,加上原本的一雙眼睛,是為五目。除了額上的「遲緩之瞳」、左手的「捲軸之瞳」,還有右手的「畫皮之瞳。」
 
「捲軸之瞳」不單能捲起死物,也可以把生物捲起來,不會傷被捲者分毫。不過蘭斯洛特要是對生物使出此能力,對方必須是誠心願意,而且變成捲軸後要是有任何受傷,蘭斯洛特便會承受同等的傷害。
 
 
 
 
至於「畫皮之瞳」,其功能可說和「色相之瞳」有些近似,因為它可令蘭斯洛特轉換樣子。
 
只要蘭斯洛特打開「畫皮之瞳」,再用右手觸摸某人身體任何一部份,該人的外表則會被魔瞳記憶。
 
之後,不論是蘭斯洛特本身或是第三者,只要和「畫皮之瞳」目光相接,其外表就會立時變成那人模樣。
 
「畫皮之瞳」能記憶複數外表,數量隨魔瞳擁有者的實力而增加,蘭斯洛特則修練到能記下五副樣貌。
 
不過和「色相之瞳」相異之處,就是「畫皮之瞳」單單改變人的外表及聲線,其他一切包括身高體重和肌肉質素等,卻是維持不變。
 
 
 
 
先前接到救急的訊息,蘭斯洛特便即帶同一隊殲魔部隊自法國趕來。
 
來到羅馬時,蘭斯洛特剛好目睹孔明被孫悟空所殺。他本打以為自己來遲一步,但接下來看到孫悟空沒有立時殺死三頭犬,他便即在遠方暗處觀察。
 
蘭斯洛特知道孫悟空實力比自己只高不低,要是隨便走近,引起他的注意,很可能會刺激他立時滅口,因此按兵不動,沉思對策。
 
幸好三頭犬早作準備,一直以來皆安排一些和他身形相若的死士來當蘭斯洛特手下。
 
這批人無時無刻都貼身穿著黑色僧服,因此蘭斯洛特便替其中十二人換上塞伯拉斯的面貌,然後在他們身上都刺出洞孔。
 
他再利用「捲軸之瞳」,把十二人統統捲起,收在袖子裡,然後命人用火箭炮攻擊孫悟空,接著再乘亂走近搶人。
 
蘭斯洛特藉著火箭炮製造的煙霧掩蓋,假裝把三頭犬擲開,其實是瞬間捲起,同時把其中一名替身變回人形,再擲出去。
 
他深知孫悟空難纏,所以故意擲出十二名替身,又全力搶救其中一名,目的就是擾亂他的視線,其實由始至終,只有那個被他插進左手裡的,才是真身。
 
其實一切都在蘭斯洛特的計算範圍裡,只是他由始至終都算過,一代七君竟甘願自爆以殺敵而已。
 
 
 
 
「我本來想拖延到援兵來,但怎麼鬥了那麼久,仍不見其他目將現身?」蘭斯洛特一邊運功,一邊問道。
 
「他們都中了劇毒,現在不知生死。」塞伯拉斯濃眉一皺,把先前基地發生的事一一告訴蘭斯洛特。
 
「這下子可麻煩,這『潘朵拉之毒』雖然一時不至致命,但最終效果如何也是未知。」蘭斯洛特聽罷,眉頭也是一般緊皺起來,「我們得盡快把人救出來,然後製造解藥。」
 
「你帶了多少人來?」塞伯拉斯問。
 
「法國其中十萬駐兵正分批前來,但我怕會出事,所以只帶了五十人的小隊先行趕來。」
 
「全員陣亡了?」
 
「還沒,還有十人在遠處待命。」說罷,蘭斯洛特又再作哨,但只這是哨聲比先前來得清亮。
 
哨聲遠遠傳遞開去,過了好一陣子,有十輪戰鬥電單車自東方駛來。
 
這十人一身武裝,身材幾乎一模一樣,自然又是十名塞伯拉斯的後備替身。
 
他們來到看到二人傷勢如此嚴重,無不驚訝萬分。
 
「別緊張,我們沒大礙。」塞伯拉斯這時已能站起來,自己走動,「援軍甚麼時候會到?」
 
「還有半個小時,他們就會盡數齊集聖彼得廣場。」其中一名殲魔戰士答道。
 
「嗯。你們來的時候,可有見到其他部隊?」塞伯拉斯又問道。先前他們變回原形而戰,每一步都是數十米的距離,打著打著已遠離出口不少。
 
「我們來的時候有在遇上他們,雖然傷亡不少,但他們總算把半獸人軍殺乾淨。」蘭斯洛特答道。
 
塞伯拉斯聞言點頭,又回頭看著不遠處,孔明那副巨蜥屍首。
 
但見在烈火映照下,孔明雖然闔上了眼皮,樣子彷彿仍有神采。
 
 
 
 
 
塞伯拉斯看著戰友,心中忽生一股莫名的悲涼。
 
先前陷於苦戰,他沒心思去理會孔明的死,現在靜了下來,往事便即在瞬間閃過腦海
 
塞伯拉斯這人粗中帶細,明白到時間永遠只會向前走,所以他即便偶爾會作出錯誤的決定,他都甚少會後悔。
 
但總有一件事情,是塞伯拉斯不想去面對,又或者願意捨棄一切,推倒重來,那就是撒旦之事。
 
不過這一夜,他心裡又多添一件恨事。
 
「可以的話,我會只怪自己,而不是選擇和你不見二千年。」塞伯拉斯心裡暗道。
 
雖然已變回蜥蝪,但那張再也動不了的巨嘴,好像在死前一刻,微微勾起嘴角。
 
 
 
 
 
「你帶著五人,把出口的部隊集合,點算傷亡,然後趕來廣場。」塞伯拉斯朝蘭斯洛特吩咐罷,又道:「其餘的隨老納來,我們得抓緊時間!」
 
雖然他很想好好處理孔明的屍體,但他知道現在分秒必爭,所以只好稍後再讓人回來收拾。
 
蘭斯格特迅速把十人分作兩隊,然後讓其中一人扶上電單車的後座,塞伯拉斯也和另一名殲魔戰士共乘一輪。
 
稍微再交待幾句,二人正要領隊出發時,蘭斯洛特忽醒悟道:「對了!美猴王先前把『靈簫』擲了出去,我們是否把它拾回來?」
 
塞伯拉斯還未回答,他身前的殲魔戰士突然「啊」的一聲,說道:「你們在說那銅色短枝?它剛好落在我們那一隊附近,給我拾了。」說罷,殲魔戰士從懷中掏出一物,果真「靈簫」!
 
塞伯拉斯見狀大喜,伸手正要把長簫接過時,他身前的殲魔戰士忽地冷笑一聲,接著他手中「靈簫」突然往塞伯拉斯咽喉直插而去!
 
 
 
 
 
「老狗,想不到我還有另一顆魔瞳吧!」殲魔戰士小聲暗道:「這顆『金蟬之瞳』,就是你非死不可的原因!
 
雖然戴著蓋了半臉的頭盔,但單憑語氣,塞伯拉斯就知道身前的人,正是早炸成肉碎的孫悟空!
 
轉變實在來得太過突然,塞伯拉斯身體只是剛剛回復,難以閃避,蘭斯洛特又不在旁,他只能眼巴巴的看著「靈簫」帶著怨恨的刺來!
 
 
 
 
 
 
 
 
 
 
 
 
 
 
 
 
 
「幸好,剛能趕及回來。」
 
就在「靈簫」剛刺入塞伯拉咽喉斯半分時,一道男聲突然在眾人身邊出現,「靈簫」也在那一剎那忽然停住不前。
 
接著,現場的十二人心頭都忽然沒由來的生了一陣惡寒,周遭的氣溫像一下子冷了許多,雖然月亮高掛,又有烈火在旁燃燒,但眾人只見四週彷彿暗了下來!
 
塞伯拉斯驚魂稍定,眼珠一轉,只見自己咽喉上插著的「靈簫」簫身上,竟有一條小黑蛇,穿梭簫身上近百個洞口,令它再也不能往前送。
 
塞伯拉斯的視線沿著小黑蛇尋去,蛇身一直伸延,直至沒入黑夜之中。
 
「不,不是黑夜。」塞伯拉斯心頭一急,凝神再看,便即發現那個方向的確站了一個人,只是那人渾身漆黑,幾乎比黑夜還要無光。
 
不過他胸口那鮮紅的血圖騰,足以令塞伯拉斯肯定他的存在。
 
 
 
 
 
 
 
「和尚,你欠我一個人情呢。」
 
畢永諾咧嘴邪笑,左眼魔瞳閃著猙獰的赤紅妖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