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孫悟空早知自爆後,自己便會轉移到另一具軀殼中,但畢竟這是頭一趟運用「金蟬之瞳」,孫悟空只覺得爆炸的那一瞬間,特別漫長。
 
火焰從腦中炸開,毀掉雙目後,孫悟空的視覺並非變得漆黑一片,相反他感覺到面前一片光明。
 
柔和的白光之中,孫悟空「看到」兩道人影慢慢在遠處浮現,過了好一會兒,人影的樣子才清晰起來。
 
孫悟空看得清楚,那兩人一個是本來樣子俊郎豪爽的自己,另一個則是這些年用「色相之瞳」維持的毛人外表。
 
二人一臉笑意,默默看著孫悟空。他見狀,頓覺心頭一陣溫暖。
 


孫悟空走到二人面前,好好端視一番,然後拍了拍毛人少年的頭,笑道:「替你執仇了。」
 
毛人少年沒有回話,聞言只是笑得更天真,接著他忽然一把抱住孫悟空。
 
也許是太久沒有和人如此親密又毫無敵意的接觸,孫悟空也是一陣愕然,隨即才溫柔微笑。
 
孫悟空想要抱住毛人,但在他雙手觸碰對方的瞬間,眼前景象忽然消失不見,只剩下漆黑。
 
 
 


 
孫悟空好半晌才回過神來,發覺自己已經重生,處身黑夜之中,遠處火光大作,似乎正是剛剛自爆的地方。
 
「金蟬之瞳」能夠令魔鬼死後,靈魂轉移到預先設下印記的生物身上,而魔鬼本身擁有的魔瞳也會一併轉移,原本身體上的魔瞳則只會變成普通眼睛。
 
不過,能保住性命的代價,就是功力減卻七分之一。
 
雖然新軀殼屬於一名孫悟空早安排在附近隱伏的半獸人,但在重生瞬間,軀殼立時變回他的身材體格,樣貌也變成本來那副英偉的臉龐。
 
稍微伸展一下手腳,孫悟空便運動魔氣,打開「色相之瞳」,抓腮又變回毛人。


 
 
 
 
「還是習慣這個樣子。」孫悟空喃喃自語,想起剛才的奇異情景,心下生出一絲惆悵。
 
在原地發呆半晌後,孫悟空索性脫掉衣服,就這樣利用毛茸茸的身體,在黑夜中掩藏身影,悄聲行走。
 
孫悟空故意繞過火場,朝「靈簫」所飛的方向走去。簫子既是他所擲,用力角度盡在手中,孫悟空自然知道落點所在。
 
來到火場以東的位置時,「靈簫」果真插在地上,但孫悟空卻來遲一步,因為他看到附近有一隊殲魔小隊,而其中一名戰士似乎被指派到此處,把簫子拔走。
 
 
 
 


 
不過,那名殲魔戰士拔起「靈簫」的瞬間,他頭腦也被悄悄走到身後的孫悟空拔起。
 
 
 
 
 
取回「靈簫」之後,孫悟空本來打算就此離開,可是這時蘭斯洛特的哨聲自遠處傳來,令孫悟空心下起疑,於是他便換上屍體的殲魔服,再變成一個身形與之相近的人物,然後歸隊回去。
 
誰料如此一探,竟發現塞伯拉斯仍未死去。
 
原本得報大仇的喜悅,立時一掃而空,也使得孫悟空要手刃三頭犬的決心變得更大。
 
雖然蘭斯洛特此刻受了重傷,但孫悟空也因為運用「金蟬之瞳」而功力大減,他知道要是明刀明槍的交手起來,只會引來蘭斯格特聯同其餘九名殲魔戰士圍攻。
 


所以,孫悟空便決定默默接近塞伯拉斯,再伺機行刺。
 
原本一切也很順利,只是孫悟空完全料想不到,在長簫刺穿塞伯拉斯的剎那間,黑暗化的畢永諾會突然出現。
 
 
 
 
孫悟空雖然矢志報仇,但他非魯莽之輩,看到眼前情景,便知道今天定然再難取三頭犬的命。
 
而且,當他看到那幼小的黑蛇,竟能抵擋自己全力一刺,孫悟空就明白即使自己功力十足,也敵不過眼前的畢永諾。
 
所以他沒有片刻猶豫,立時貫住魔氣於「靈簫」之中,使其猛然暴長!
 
有了「萬蛇」抵擋,長簫沒有再往塞伯拉斯咽喉前進半分,因此孫悟空身體騰空,藉著不斷伸長的簫子,往反方向逃走。
 


 
 
 
「嘿,正好給我練習機會!」
 
畢永諾冷笑一聲,腳步半分不移,只是催動魔氣,傳到「靈簫」上的小黑蛇之中。
 
小黑蛇得到魔力的支持,蛇身立時急速增長,它依隨畢永諾的控制,不斷在簫身上的洞孔中左穿右插,前進速度竟然比長簫有過之而無不及!
 
轉眼之間,孫悟空已離開眾人近數百米之遙,但黑蛇卻一直緊追不捨。
 
身為魔界七君,孫悟空自然見識過「萬蛇」的恐怖之處,他知道要是被這小蛇噬中,身體便會迅速被同化,因此孫悟空不得不全力貫氣進簫,只是不管他如何發力,「萬蛇」和他之間的距離卻持續縮短。
 
猙獰的蛇頭已經越來越清晰,孫悟空知道不消片刻,那吞吐不定的鮮紅蛇舌便會觸及握著「靈簫」的雙手。
 


孫悟空自知手力不及畢永諾,而黑蛇現在又貫穿簫上的洞孔,要是以力相爭,只會反被扯回去,所以雖然萬分心疼,但孫悟空終究還是決定放棄神器。
 
「不過,總要你吃點苦頭!」孫悟空冷笑一聲。
 
他放手之後,「靈簫」沒有魔氣支撐,便即迅速縮短,而且蕭身的洞孔也不斷消失,令原本穿插其中的黑蛇蛇身,被一下子切斷成段!
 
著地之後,孫悟空發動「色相之瞳」,再次變成燕子李三,轉身便逃。
 
 
 
 
 
可是,他右腳踏了出去後,左腳忽然像有被一隻巨手抓住,完全提不起來。
 
孫悟空心裡一驚,低頭只見左腳腳踝處,不知為何竟被一條臂粗的黑蛇束縛住!
 
還未來得及掙扎,孫悟空突然感到重心一失,原來是黑蛇蛇身縮短,把他拖倒地上,拉扯回去!
 
「這小子……怎麼突飛猛進了這麼多?竟能一心二用!」孫悟空心裡驚訝萬分。
 
他本想斷腿解縛,但在倒地之後,腳上黑蛇竟突然暴長,在孫悟空身上穿插不停,繞了幾個圈,把他整個人牢牢束縛起來。
 
孫悟空極力掙扎,可是黑蛇絲毫不動,反而收緊起來,令孫悟空呼吸也有困難。
 
「老大叫你乖乖別動,不然就讓我立時咬死你!」黑蛇繞到孫悟空面前,以拉哈伯的聲線,口吐人言,神情狡猾地笑。
 
 
 
 
 
 
原來畢永諾先前利用幼蛇抵擋「靈簫」時,看到孫悟空受驚分神,便趁機把分裂出來的另一條黑蛇,輕輕圍住他左腿。
 
後來孫悟空增簫而逃,畢永諾也沒出手阻截,因為他想多鍛鍊對「萬蛇」的運用,便決定操縱兩蛇,作出截然不同的動作。
 
簫上幼蛇迂迴地穿插洞孔,故意神態猙獰,吸引孫悟空注意;而左腳上的黑蛇則筆直前進,為了不被察覺,更要與孫悟空後退的速度保持一致。
 
雙蛇一曲一直,一動一靜地前進,雖然困難十足,但也令畢永諾對「萬蛇」的認識更為透徹。
 
 
 
 
眾人還在竭力適應這肅殺的黑暗氣氛時,一陣拖拉聲自遠至近的響起,吸引了他們的注意,卻是畢永諾化作黑蛇的左手,把動彈不得的孫悟空拉了回來。
 
「孫悟空,你又栽在我手上了。」畢永諾右手把玩「靈簫」,左手卻沒有解除孫悟空身上的「蛇縛」,只是把他倒吊在自己面前,笑問道:「你可知道現在地下基地的情況?」
 
孫悟空聞言只對他怒目而視,不發一言。
 
「現在雙方的人統統中了『潘朵拉之毒』啊。」漆黑的膚色,令畢永諾的笑臉看起來邪氣十足,「你既然身為撒旦教的領袖人物,應該知道解毒之法吧?」
 
「我知道,告訴你也不是問題。」孫悟空冷笑一聲,「不過有一個條件。」
 
「甚麼條件?」畢永諾笑問,眼角不經意地瞥了身旁的塞伯拉斯一眼。
 
「看來你已明白我的意思了。」孫悟空咧嘴一笑。
 
畢永諾自然明白孫悟空的意思,他是希望以塞伯拉斯的命來換解藥配方。
 
「你意下如何?」畢永諾轉頭朝三頭犬笑問道:「犧牲一人,可以救回整個殲魔協會呢。」
 
「老納怎知他的話,是真是假?」塞伯拉斯皺起濃眉,沒有立時答應。
 
「嘿,你當了那麼多年魔鬼,難道還不會立血契?」孫悟空冷哼一聲,又沉聲笑道:「不過,我一定會說明,死的必須是本人,而不是眼前這個幻覺,或者是其他替身!」
 
 
 
 
「哈哈,被看穿了嗎?」
 
畢永諾大笑一聲,然後打了個響指。
 
接著,在孫悟空的視覺之中,塞伯拉斯忽地如煙般消散,然後又在無人的電單車上倏地現身。
 
 
 
 
「嘿,雖然此刻非你敵手,但我的眼力不會比你這小子差。」孫悟空瞪著畢永諾,冷笑道:「這點把戲,還未能瞞過我的金晴火眼!」
 
畢永諾久未使用「鏡花之瞳」,所以剛才倒吊掛起孫悟空的瞬間,一時技癢,便故意入侵他的思想領域,製造塞伯拉斯下了電單車的幻覺。
 
不過,就像孫悟空所猜測般,這電單車上的也並非真身。
                             
「蘭斯洛特,解除老納的偽裝吧。」一名殲魔戰士忽然說道。
 
蘭斯洛特聞言,右手紅光一閃,接著那名殲魔戰才脫下頭盔,露出面貌,正是塞伯拉斯。
 
畢永諾以完美的黑暗魔軀出現,雖令塞伯拉斯大為詫異,但他畢竟見慣風浪,處變不驚,在畢永諾和孫悟空展開追逐戰時,他便即吩咐蘭斯洛特把自己和一名替身互換身份,以防萬一,怎料最終也被孫悟空還識破把戲。
 
 
 
 
「其實我一直奇怪,怎麼狐狸會被當作最狡滑的動物?」孫悟空仇視塞伯拉斯,嘲笑道:「明明狗的頭腦,才想出最多的陰謀詭計。」
 
塞伯拉斯對嘲諷充耳不聞,沉聲說道:「猴子,你還是乖乖供出解藥配方吧。」
 
「我就是不喜歡你這副高高在上的口吻!你以為天下事情,都會因你說一句就如你所願嗎?」孫悟空「呸」的一聲,恨恨的道:「我本也考慮合作,但現在卻發覺你的狗命,實在沒甚麼價!」
 
「換言之,交易告吹了?」畢永諾咧嘴邪笑,道:「不要緊,配方我直接從你腦中取出來也行。」
 
說罷,孫悟空頸上的黑蛇蛇身,忽地分裂出一個指頭粗的蛇頭。蛇頭露出尖銳的獠牙,然後一下子咬住孫悟空的額頭!
 
「『萬蛇』能夠分裂成微血管般幼小,我先把你腦袋挖個乾淨,然後再在你的杏仁體和海馬體慢慢找出來。」畢永諾冷笑道:「只是多費一點時間而已。」
 
孫悟空聽著畢永諾的話,額前忽感覺到一陣麻痺正在迅速散開,顯然「萬蛇」正在進行同化!
 
「畢永諾,我知道你只是在胡說八道。」孫悟空毫不驚慌,眼神出奇地冷靜,道:「這一次我甘心認輸。不過,來日再戰,我定必讓你吃點苦頭!」
 
說罷,孫悟空忽猛喝一聲,身上魔氣湧現如濤!
 
眾人大驚,以為孫悟空想作垂死掙扎,無不警戒起來,但孫悟空的魔氣只維持一瞬間,轉眼又完全消失不見。
 
魔氣爆發過後,孫悟空突然不動不語,只是默默吊掛半空。
 
半晌過後,只見他臉上五官,竟有鮮血緩緩地從中流出。
 
 
 
 
「他自絕經脈死了。」塞伯拉斯淡然說道。
 
「想不到他如此剛烈。」畢永諾訝異的道,同時解除「蛇縛」,任由屍體掉到地上。
 
畢永諾先前說以「萬蛇」偷取記憶,的確只是恫嚇孫悟空的謊言,因為他知道孫悟空不會容易屈服。畢永諾卻不知孫悟空擁有「金蟬之瞳」,誤以為他為守秘而死,所以心下不禁頗覺意外。
 
「臭猴子沒死,他只是利用魔瞳的異能轉移而已。」塞伯拉斯看出畢永諾有所誤會,別向他稍微解釋「金蟬之瞳」的作用。
 
畢永諾聞言,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不過要狠下決心連續兩次捨卻七分一功力,也非易事。」
 
「那傢伙好歹也是撒旦看得上眼的人,不用太過奇怪。」塞伯拉斯朝孫悟空的屍首說罷,轉頭問畢永諾,道:「倒是你,怎麼突然功力大增,還順利操縱那股『闇黑力量』?」
 
「這兒容後再談。」畢永諾笑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救你的兒子們。」
 
塞伯拉斯不明所意,畢永諾此時忽地住嘴,只伸手指了指梵蒂岡那方的天空。
 
塞伯拉斯順指一看,聽到那邊隱隱傳來一些引擎運轉聲,又過片刻,只見有數架運輸機正在飛近!
 
「是撒旦教的運輸機!」塞伯拉斯一眼就看出來,「這麼說來,他們還有一批人,從正門攻了進去!」
 
「這次薩麥爾實在一心想把殲魔協會徹底擊潰,不過他千算萬算,卻算漏了我。」畢永諾笑著說罷,又問道:「三頭犬,我想你的義子們,大有可能在運輸機當中。」
 
塞伯拉斯抬頭嗅了嗅後,點頭道:「對,他們的確在上面!」
 
「哪一架?」畢永諾又問。
 
「正中央那一架。」塞伯拉斯答道,又問:「你有何打算?」
 
「你們先回去梵蒂岡。」畢永諾看著那些越來越接近的運輸機,笑道:「而我,則上機救人!」
 
語畢,畢永諾身上突然爆發驚天魔氣,他那早已鱗化的左手奮力朝天一揮,「萬蛇」猛地暴長,蛇頭以肉眼難及的速度,往空中的運輸機飛射而去!
 
還未等塞伯拉斯他們反應過來,畢永諾忽笑著說一聲:「回頭再見!」
 
一語未休,「萬蛇」倏地急速縮短,畢永諾整個人便順勢躍起,往天空飛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