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永諾知道撒旦教定能偵測運輸機的航行路線,所以在潛進來與金家兄弟對戰之前,早已用「鏡花之瞳」令駕駛員產生收到特別指令的幻覺,離開陸地,在海洋上空飛行,因為刀柄上的座標所在,正是印度洋某處。
 
畢永諾坐在駕駛室,閉目養神。室內不時傳來一些請求通話的訊息,無奈兩名駕駛員正看著背後的風景,答不上話。
 
此時,旭日初昇,萬道金光自遠方的水平線射來。
 
畢永諾似有所感,突然睜開雙眼,看著面前的顯示器,喃喃道:「那地方似乎就在這附近。」他隔著窗子看下去,只見波濤起伏的大海之中,獨有一個小黑點。
 
畢永諾凝神細看,但見黑點正是一座小島,只是島上寸草不生,沒半點人煙,渾不像有人居住。
 


「孔明沒有騙我的理由。」畢永諾心中暗道:「無論如何,都得下去探一探!」
 
畢永諾沒有打算把飛機停在島上,因為他不想被撒旦教追蹤至此,所以他決定帶著眾人跳下去,同時啟動運輸機的自動航行程式,讓其繼續飛行。
 
「雖然撒旦教必定有人能截下飛機,但總得給他們一點麻煩。」畢永諾一邊邪笑一邊把目的地調校作青本原基地後,便回到機艙裡。
 
為免撒旦教翻查黑盒記錄,找出他們跳機的地標,所以畢永諾在運輸機還在大陸上航行時就把尾部的機門打開。
 
數萬呎高空的寒風不斷貫進機艙之中,但始終吹不醒中毒昏迷的四名目將和子誠。此時五人臉上的紫色越來越深,畢永諾心中也不禁焦急起來。
 


由於嘯天犬的身體還沒縮小,所以畢永諾決定把五個跳傘背包,分別牢牢擊於牠的四肢和尾巴,又把另外五人綁在牠背上,這才推著巨大的嘯天犬到機門邊。
 
 
 
 
眼看小島正處於運輸機下方位置,畢永諾便即把嘯天犬推出機外,然後迅速躍到牠背上!
 
五人一獸合起來的重量非同小可,畢永諾只覺耳邊風聲大作,自身和海面的距離急速減少,他還得牢牢抓住嘯天犬的長毛,才不致被拋走。
 
自由落體大約兩分鐘,畢永諾把所有背包的開傘繩索同時拉動,五個鮮黃色大傘立刻張開,畢永諾只覺降落之勢頓時緩了下來。畢永諾往下探頭一看,只見小島的面貌已經越見清晰。


 
又下降片刻,畢永諾看到小島東邊一個沙灘上,竟有一塊大布張開在地。布上塗了一個大圓,圓中又有十字,顯然是個降落點。
 
「看來沒找錯地方了。」畢永諾微微一笑,連忙抓住繩索左拉右扯,看準方向位置,最終順利降落其上。
 
 
 
 
畢永諾把降落傘解開後,忽然聽到有人在身後喊道:「畢永諾先生,請來這邊!」他回頭一看,只見身後石坡上,有一名穿著漢服,頷下留鬚的男子笑著揮手。畢永諾捧著目將們,一下子便躍到男子的身旁。
 
「你就是孔明的傳人?」畢永諾笑著問題。
 
「可以這樣說。」男子哈哈大笑,又道:「不過,在下不是『先見之瞳』的傳人。」
 
畢永諾微感驚訝,不過看到手上的幾人都情況危急,知道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便即說道:「那就請帶我去見一見『先見之瞳』的主人,我的同伴中毒已深,得盡快解除。」


 
「我們早就等著。」男子點點頭,轉身帶路,「請隨在下來。」
 
這島的面積並不大,不過走了一會兒,畢永諾他們已經去了島的西邊。島的另一個盡頭,沒有沙灘,只有一個懸崖臨海,崖的四周也不見有任何建築物。
 
正當畢永諾心下開始起疑時,男子忽然走到崖邊,然後回頭向畢永諾說:「他們就在下面。」說罷,男子突然雙腳一蹬,縱下懸崖!
 
畢永諾大感奇怪,臨崖一看,原來山崖下不遠處有一個大山洞,似乎孔明的傳人就住在裡頭。畢永諾一手提著四人一獸,另一手勾住崖邊石頭,一個翻身便輕巧的落在山洞裡。
 
此時,畢永諾只覺眼前一片光明,卻是山洞裡的兩頭都裝有小燈,而盡頭處竟建了一所洋房。洋房依著山洞而建,設計現代,男子身穿漢服站在房子大門前,頓時構成一副彷彿時空錯亂的突兀景像。
 
不過,畢永諾沒空思索這些,倒是房子門口雖大,但還未能容嘯天犬這種身形的巨獸出入,教畢永諾一時手足無措。
 
「你把他們放在這兒吧,在下會好好看守,缺不會令他們少一根毛。」男子拍了拍胸口,微微一笑,「你還是趕快進去見他們,取得解毒之法來救你的同伴吧!」
 


雖然畢永諾沒有懷疑男子的話,但他卻聽出一點奇怪之處,便即疑惑地問:「他們?」
 
「嗯,你進去後,自然會明白在下的意思。」說到這兒,男子忽然神色有點凝重起來。畢永諾心感奇怪,但沒有多問,便上前打開了大門。
 
門一開,畢永諾只見大廳之中,空無一人,但遍地書藉,不過卻亂中有序,完全沒有一絲凌亂的感覺。畢永諾又看到廳正中央有一道長梯,通向二樓。
 
此時,忽然有一把少女聲音自樓上傳下來:「老姜,他來了嗎?」畢永諾身後的老姜立時喊道:「對,畢先生來了!」少女聞言又道:「那請畢先生你上來吧!」
 
畢永諾帶著滿腹疑惑,踏上長梯。來到二樓,畢永諾但見周遭也是佈滿東西,不過這次並非書本,而是一面面鏡子。鏡子或大或小,統統掛在牆上,而且密密麻麻,沒有一絲空隙。
 
才剛見識到這個「鏡之閣」,畢永諾身後再次傳來那少女的聲音:「你來了,畢先生。」
 
畢永諾聞聲轉頭一看,心下立時了然,為何男子會一直以「他們」作稱呼。
 
 


 
 
閣樓上,有一對少女,正背對背的坐在地上。
 
畢永諾只見兩名少女的後腦、後頸及肩膀,皆血肉相連,竟是一對連體人!
 
 
 
 
「我們的樣子,沒嚇著你吧?」身體向右少女稍微轉過頭,朝畢永諾笑道。
 
「不會。」畢永諾報以一個自然的微笑。雖然是頭一趟遇到連體人,不過更奇怪的半獸人也見過,畢永諾自然不會對眼前這對奇人感到太過驚訝。
 
畢永諾只見這名少女樣子清秀,笑起來令人心頭感到一陣溫柔,只是身體的缺憾,多少令她臉上的笑容有所失色;由於少女轉頭看著他,所以她身後另一名少女得把頭別去另一個方向,不過畢永諾還是從牆上的鏡子反映,看到她的面貌。
 


這少女和另一位的樣子一模一樣,只是神態和活潑的少女恰恰相反,冷漠非常。
 
畢永諾上來後左邊的少女都沒正眼看過他一眼,只是手執鉛筆,一直在地上默默畫著甚麼。
 
「我叫楊亦情,她是我妹妹,名叫楊亦懷。不過她人比較靜,不太會說話。」少女指了指身後的姐妹,淡淡一笑。
 
「不要緊。」畢永諾走到二人的身旁,坐了下來。
 
楊亦情瞥見畢永諾左手上的「墨綾」,神色忽然一黯,嘆息道:「師父他走了嗎?」
 
「嗯。」畢永諾看著自己的左手,道:「孔明他戰死了。」
 
「雖然早就預視過這情景上百遍,但還是有點傷感啊。」楊亦情此時雙眼變得通紅,強笑道:「我們出世就是這個樣子,幸得師父一直悉心照顧,才不致夭折。」
 
「孔明自知『天劫』難逃,才會選這一條路。」畢永諾柔聲安慰道:「這未必不好。」
 
「對,『天劫』只會令他死得更為痛苦。」楊亦情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再次微笑說道:「我不應太過傷心。」
 
畢永諾笑著點頭,又問道:「對了,孔明可是把『先見之瞳』傳給……『你們』?」
 
 
 
 
「不錯,是『我們』。」楊亦情微微一笑,同時把頭轉回正面。
 
此時,連體姐妹身上忽然發出魔氣,畢永諾只見二人後腦相連的地方中央,倏地有一顆魔瞳垂直睜開,目光猙獰地瞪著他!
 
雖然二人所發出的魔氣,遠遠不及孔明那般精淳,但那股像是被看得透徹的感覺,讓畢永諾知道面前這一顆魔瞳,正是「先見之瞳」。不過畢永諾看著眼前二人,心裡不禁生出一絲疑惑疑惑。
 
「從這對姐妹所流露的魔氣看來,她們應該成魔不久。」畢永諾看著二人,暗暗打量,「就連屋外那個老姜,也顯然比她倆厲害,為甚麼孔明會選一對連體少女當『先見之瞳』的傳人?」
 
 
 
 
「其實我們成為魔鬼,只有七天。」楊亦情看穿畢永諾的心思,忽然開口說道。
 
「七天?」畢永諾微感驚訝,道:「那就是說,『先見之瞳』是你們第一顆魔瞳?」
 
「不錯。師父選上我們,是因為我們身體的構造特別。」楊亦情頓了頓,笑道:「你知道『先見之瞳』的能力是如何發揮嗎?」畢永諾想了想,終是搖頭。
 
「魔氣的數量會影響所看到『未來』的長度,而魔氣的精純度則影響所『未來』的多少。」楊亦情說到這兒,忽然笑道:「我們姐妹倆比起其他魔鬼,魔氣不多,亦不精純,但卻有一樣優點。」
 
「甚麼優點?」畢永諾追問道。
 
「就是我們的缺點,連體。」楊亦情指了指自己和楊亦懷相連的頭顱,「由於我們血肉相連,二位一體,所以這顆『先見之瞳』,可說是二人共用。」
 
「二人共用?這怎麼可能?」畢永諾詫異萬分。
 
「很難想像吧?不過這確實是師父選我們作傳人的原因。現在我用魔瞳看到的情況,亦懷也一般看得見。」楊亦情笑道:「換言之,每當我們使用『先見之瞳』,其實是兩顆腦袋同時運作。基於這點,我們不需要太淳厚的魔氣,也可以看到和師父數量相近的『未來』。」
 
畢永諾越聽越感驚奇,同時也對孔明這個妙想天開的構思大為佩服。雖然楊氏姊妹行動力有所限制,但如此卻能以最短時間,發揮「先見之瞳」的最大成效。
 
楊氏姐妹以魔瞳打量了畢永諾好一陣子,這才收起來。此時,楊亦情再次轉頭看著畢永諾,溫柔一笑,道:「放心吧,你的同伴會沒事。」
 
畢永諾聞言,頓感心頭一鬆,問道:「那麼我怎樣才可以拿到解藥?」
 
「不,你不會得到解藥。」楊亦情笑道:「毒,只能由你親自去解。」
 
說罷,楊亦情忽然指了指畢永諾的左手。畢永諾本感一頭霧水,但看到這個動作,便立時明白楊亦情的意思,就是要他用神器去替眾人解毒。
 
 
 
 
「你看到的未來之中,我是用哪一樣去解毒?」畢永諾想了想,問道。
 
「我看到你的左手化成黑蛇,然後伸進他們的體內。」楊亦情說道:「我只看到這個情況,至於實際是如何解毒,則需要你去想一想,因為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黑蛇。」
 
「果真是『萬蛇』啊……」畢永諾看著被黑布緊纏的左手,皺眉自語。雖然解毒之法出乎畢永諾的意料,但他細想一下,也覺得這方法似乎可行。
 
有了撒旦的記憶,畢永諾自然對「萬蛇」的功效瞭若指掌。
 
簡而言之,「萬蛇」的功能有二,一為同化,一為分裂。
 
「萬蛇」能夠把所咬噬的物體,同化作「蛇鱗形態」,然後再依照使用者的魔氣與同化物的體積,分裂出倍數的蛇頭。要是操縱得宜,使用者更能夠即時看到『萬蛇』所有頭部的視覺,只是這樣所耗的精神和魔氣也大大增加。
 
不過,同化和分裂本身也得花大量魔氣,而且被同化者更可以以自身魔氣與之抗衡,甚至奪取神器。先前畢永諾只用「蛇縛」制住孫悟空,而不將其同化,就是這個原因。
 
「雖然根據撒旦的記憶,此刻『萬蛇』並非完整狀態,只能同化有機物。」畢永諾摸著下巴,心中暗想:「不過,『潘朵拉之毒』既為病毒,『萬蛇』自能同化。」
 
要是畢永諾推測不錯,解毒的方法,就是把「萬蛇」分裂作微血管般幼細,然後伸進楊戩等人的體內,將所有病毒一一同化。這個方法雖然麻煩,但並非不可為。
 
可是這時,畢永諾卻遇到另外兩個問題。
 
 
 
 
第一個問題,就是眼下他根本不能使用「萬蛇」。
 
畢永諾一天只能黑暗化一刻鐘,此時距離上次變身,不足半天,換言之至少要多等十二小時,他才可以再次變成「獸」的形態。可是,畢永諾看楊戩等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絕難支撐到那個時候。
 
第二個問題,就是即便能使用「萬蛇」,畢永諾也沒可能於十五分鐘的變身時限內,把一個體內的病毒通通清除,更何況現在有五個人在等著他。
 
畢永諾沉思良久,忽然開口問楊亦情道:「要是我一直不動手,他們頂多能熬到甚麼時候?」連體姐妹聞言,再次打開「先見之瞳」,默默凝視著畢永諾。
 
「六個小時。」魔瞳闔上後,楊亦情朝畢永諾微微笑道:「要是到那個時候,你還不動手,你所有同伴都會毒發而亡。」
 
「嗯,六小時嗎?」畢永諾閉目想了片刻,這才睜眼微笑道:「行!雖然兵行險著,但應該來得及。」
 
「你有甚麼打算?」楊亦情好奇地問。
 
 
 
 
「死一死。」
 
畢永諾笑罷,忽然從懷中取出孔留下來的小刀,然後一刀刺破自己心臟!
 
 
 
 
畢永諾知道,就算自己此刻能變身操縱「萬蛇」,但也絕難在短短十五分鐘內替眾人解毒。他仔細一想,唯一可以把五人全部救回的方法,就是解決根本問題,亦即是延長變身的時間限制。
 
「獸」的形態之所以只能維持十五分鐘,是因為畢永諾靈魂中,撒旦所佔的比例極少。唯有收集更多的撒旦靈魂碎片,才可以增加黑暗化的時間,因此畢永諾決定在這六小時裡,重回『地獄』,尋找靈魂碎片。
 
「希望我的舉動,不會嚇怕你吧。」畢永諾氣虛力弱地朝楊亦情笑道:「說起來,這小刀算是你師父的遺物,抱歉又弄髒了……」
 
「不……不要緊。」楊亦情神情詫異的道。
 
「要是我在六小時後還不回來,請替我把這刀子拔掉。」畢永諾笑著說罷,忽然閉起雙眼,「好了,稍後再見。」
 
「再……再見……」楊亦情小聲說道,不過她知道暫時氣絕的畢永諾,定然聽不到這一句道別。
 
 
 
 
畢永諾那英俊的臉龐,神色寧靜平和,看起來像是入睡了般,楊亦情在旁偷偷瞧著,一時也看得入迷。
 
「亦懷,這個男子的確如師父所說,是改變世界的人物,這一刀竟然連『先見之瞳』也預測不到。」好半晌,楊亦情終於回過神來,溫柔一笑,道:「幸好這個未來,似乎比其他還要好。」
 
楊亦懷沒有答話,只是繼續默默地畫畫,不過楊亦情卻感覺到妹妹的心意,微微一笑,道:「看來你也同意了。」
 
說罷,楊亦情也不再作聲,她知道妹妹不願停筆離開,便仍舊坐在地上,閉目養神。楊亦懷依然故我,手上始終不停。
 
 
 
 
整個閣樓一直無人說話,只有鉛筆來來回回的刻劃聲,不斷迴盪於鏡牆之內。
 
時間一分一秒地消逝,那「沙沙」的鉛筆刻劃聲,卻越來越急促,聽起來像是執筆之人的心情,越來越焦躁。
 
終於,室中忽然響起一聲清脆的木折聲,卻是楊亦懷手中的鉛筆,因用力過度而斷掉。
 
鉛筆的折斷一頭,在地上滾動片刻後,楊亦懷忽然閉目鬆手,拋下鉛筆的另一端。
 
就在半節鉛筆著地的一剎那,畢永諾和楊亦情同時睜開眼睛。
 
 
 
 
「你回來了。」楊亦情看著回復氣息的畢永諾,溫柔笑道。
 
「我回來了。」畢永諾點頭微笑,同時伸手拔山胸口的小刀。
 
 
 
 
接著,畢永諾把傷口的腐肉挖掉,也沒有打開魔瞳,『地獄邪氣』已立時自動流傳,把胸口治好。
 
「事情順利嗎?」楊亦情笑著問道。
 
「比想像中要困難得多,而且我的方法最後也行不通。」畢永諾頓了頓,笑道:「不過他們的性命,應該無礙。」
 
「那也不錯。」楊亦情笑道:「你趕快下去吧,我們姐妹就不陪你了。」說著,楊亦情指了指背後的妹妹,畢永諾只見楊亦懷竟已入睡了。
 
「好,那我先下去了。」畢永諾笑道:「謝謝你們的幫助。」
 
「別客氣,其實我們由始至終也沒幫過甚麼。」楊亦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畢永諾不知姐妹所預見的未來,以為這是客套話,雖感奇怪,但也沒再追問,便即獨自下樓。
 
來到屋外,畢永諾只見四人一獸仍然昏迷,臉上的深紫色雖然不見了,只是白如霜玉,但畢永諾從撒旦的口中得知,這是中了「潘朵拉之毒」最嚴重時的情況。
 
「畢先生,你終於出來了。」老姜看到畢永諾,焦急的道:「在下看,他們五人實在快熬不下去!」
 
「放心,不會有問題!」畢永諾自信笑道,同時左眼一紅,打開了「鏡花之瞳」。
 
接著,他運起全身魔氣,盡數貫注於魔瞳之上。
 
就在所有魔氣凝聚於一點的剎那,一股如深淵般的冰冷黑暗感,突然自畢永諾身上湧出。
 
站在一旁的老姜冷不防會有此變化,渾身忽然一震。他再看向畢永諾時,只見畢永諾已經變了個模樣,渾身漆黑,一把頭髮捲束成角。
 
雖然還是同一個人,而且明知對方是友非敵,但老姜看著化成「獸」態的畢永諾,心中無故多了一份揮之不去的恐懼感。
 
 
 
 
「你還是進屋吧,感覺應該會好一點。」畢永諾朝老姜笑道。
 
也沒等他的反應,畢永諾便俓自走向地上的五人。五人並排於地,畢永諾走到他們頭頂前,坐了下來。
 
畢永諾一邊拆開「墨綾」的結,一邊笑道:「臭蛇,是時候醒來了。」
 
黑布完全拆開之後,只見畢永諾的左手忽然鱗化起來,接著五指扭成一團,又再變成蛇頭,卻是「萬蛇」被他喚醒了。
 
此時畢永諾已經黑暗化,一身「闇黑力量」完全壓倒「萬蛇」,「萬蛇」自然不敢造次,故作恭敬的道:「老大,我們又見面了。」
 
「嘿,少裝模作樣。」畢永諾瞪了「萬蛇」一眼,道:「乖乖合作,待會兒我就讓你自由活動一下。」
 
「真的?」「萬蛇」神色驚喜,道:「老大,你要我幹甚麼?」
 
「分裂。」畢永諾笑道:「一直到極限的幼度。」
 
畢永諾和「萬蛇」連結一起,心意單向相通,他把自己的想法傳達過去後,「萬蛇」立時「啊」的一聲,狡笑道:「這份差事,是麻煩一點,不過也頗有挑戰性嘛!」
 
一聲笑罷,「萬蛇」忽然變回畢永諾的左手,唯獨五指的表面,依然是滿佈蛇鱗。
 
接著,五指指尖忽然裂開成無數綿線粗的小蛇;每條小蛇一陣舌吐,又再分裂成髮絲般的幼蛇。如此不斷分裂,終於分成若有若無的極幼黑蛇。
 
 
 
 
「嘿,剛好足夠。」畢永諾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左手,笑道:「進去他們的腦袋,清除病毒吧!」
 
畢永諾閉上眼睛,左手一伸,五指上無數比微血管還幼小的黑蛇,立時暴長,自頭頂讚進楊戩他們五人的體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