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永諾此刻能再次黑暗化,自然是因為先前回到『地獄』的六個小時裡,找到撒旦的靈魂碎片。不過,那一趟地獄之旅,事實上並沒有他事前預料般順利。
 
畢永諾原本是打算把黑暗化時間,增長至少十倍。如此一來,扣去先前所花的十五分鐘,他便可換來大約兩個小時的時間去救人。誰知道當畢永諾再去找尋撒旦,聽他吩咐去尋找時,畢永諾才發覺這些靈魂碎片極不好找。
 
當初撒旦把自身靈魂分散,又從『地獄』中拿取其他靈魂加以融合,才推到新生的複製體之中。只是除了畢永諾外,其餘六百六十五名撒旦複製體還未完全成長便已夭折,所以這些複合靈魂自然從肉身回到『地獄』裡。
 
被撒旦借用的靈魂,因主意識沒有被完全消除,在回歸『地獄』後,還能擁有自己的記憶心房;反觀撒旦的靈魂碎片,由於只佔本體的極少數,因此碎片中所包含的主意識極之微弱,不足以令他們回到撒旦的本體。
 
這些靈魂碎片或許依隨借用的靈魂,回到該靈魂的記憶心房;或許與之分離,飄流到其他記憶之中。
 


撒旦和這些靈魂碎片只有微不足道的聯繫,所以只能指出大概所在位置。
 
儘管有了提示,但『地獄』裡頭的靈魂,數以億計,那個大概位置所包含的靈魂,也成千上萬。畢永諾花了不知多少萬年,最終也只能找到兩片,所以此時他只能再黑暗化三十分鐘左右。
 
不過,意料之外的結果,就是畢永諾通過了這千萬年的歷練,精神力有所增加,對「萬蛇」的操縱更為得心應手。而且當畢永諾了解到這六小時裡沒可能尋到大量靈魂碎片後,他便開始另覓方法。
 
一直到後來,畢永諾走進了某個人的記憶,終於啟發他想到另一個解毒之法。
 
 
 


 
這個記憶,屬於一個古埃及沙漠盜賊,而令畢永諾想出辦法的,是沙漠盜賊人生中,最後一場戰鬥。
 
既是沙漠盜賊,戰鬥背景自然也是無盡黃沙。參與最後一戰的人,總數十二,其中一人是盜賊自己,另外十名是他的盜賊同黨,而最後一人,就是他們下手的目標,一名路過的瘦削男子。
 
不過,這場戰鬥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那十一人,皆被這名過路人所擊斃。
 
由始至終,被劫的男子也沒有出手。
 
當盜賊團突然從埋伏處現身,團團包圍這名瘦削旅客時,那旅客也不見驚怕,只是安然坐沙地上,然後從懷中取出一條幼長包袱,拋到地上,淡淡地說了一句:「你自己去玩玩吧。」


 
語畢,那包袱突然一陣蠕動,有條黑蛇從中遊走出來,神情狡猾妖邪,竟是「萬蛇」!
 
接下來的畫面,畢永諾便看不到了,因為這已是盜賊生命中,最後一個景況。
 
不過即便看不到,畢永諾也知道黃沙之上,最後只會剩下一人一蛇的身影。
 
儘管不知男人是誰,何以有「萬蛇」在手,但畢永諾還是從這前後不到五秒,形勢一面倒的戰鬥中,得到了解毒的靈感。
 
那就是讓「萬蛇」代替畢永諾本人,去消除「潘朵拉之毒」病毒。
 
 
 
 
 


 
「萬蛇」雖是神器,卻擁有自我意識,要是畢永諾不用魔力控制,更能隨處亂竄。
 
畢永諾的想法,就是不控制「萬蛇」除毒,改為以利益引誘,再吩咐它去消滅病毒。
 
如此一來,畢永諾便能專注提供魔力,讓「萬蛇」在五人體內,不斷分裂和散開,大大減低同化病毒所需的時間。
 
雖然方法聽起來有點冒險,但畢永諾既有「墨綾」在手,也不怕「萬蛇」作反。
 
眼下十分鐘已經過去,看著五人的神情越來越從容緩和,畢永諾就知道這一把並沒有押錯。
 
但見五人臉色皆由白轉黑,畢永諾知道那些黑色並非病毒,而是「萬蛇」所分裂出來的小黑蛇,在眾人臉部血管中穿梭。淡淡的黑暗覆蓋了五人的臉好一會兒,終於漫延到頸部,往下伸展。
 
「保住頭腦,接下來就好辦了。」看到這個情況,畢永諾不禁暗舒口氣。
 


魔鬼只要有了魔瞳,再大的損傷也能復原,於是畢永諾便再給「萬蛇」指示,讓它不用顧忌,只要盡快把所有病毒清除便行。
 
 
 
 
「嘿嘿,這樣更好,老子不用處處受限!」「萬蛇」忽然向畢永諾傳來心意。
 
接著,畢永諾感到魔氣一下子被「萬蛇」抽掉不少,心裡一驚,立時催動更多魔氣,供應給它。
 
畢永諾感覺到「萬蛇」的分裂數目突然以倍級激增,同時又看到五人眉頭忽地緊皺起來,神色極為痛苦,而且他們頸上皮膚,竟開始滲出絲絲血水!
 
「臭蛇,你要是給我搗鬼,我會把你永遠封印!」畢永諾怒氣暗生,心意立時朝「萬蛇」傳去。
 
「嘿,老大,你不會的,因為你還需要我。」「萬蛇」狡猾的聲音自畢永諾腦裡響起,「不過請放心,我雖然粗暴了點,但他們絕對能挺過去。」
 


畢永諾不得不暫信「萬蛇」的話,不過以防萬一,他還是分出心神,觀察五人體內各四條小蛇的視覺。
 
精神凝聚起來後,閉上雙眼的畢永諾視覺不再是一片黑暗,取而代之是二十個畫面。
 
畫面有別於平常所見的影像那般色彩分面,畢永諾此時所見到的物體,只是一大團顏色。畢永諾知道,這些顏色正是物體所散發的「熱度」。
 
蛇有兩對眼睛,一對是平常看事物色彩的眼,另一對則是探測紅外線熱幅視的「熱眼」。由於此時小蛇盡在人體之內,接觸不到絲毫光線,自然得用上「熱眼」,所以畢永諾此刻所見,其實就是各人體內細胞的溫度。
 
代入了小蛇的視覺後,畢永諾見到周遭有無數藍色的小線遊走,正是其他分裂出來的黑蛇。畢永諾只見這些藍色小蛇,四處亂竄,每當遇到一些明亮鮮艷的小紅點,就會不顧一切的撲上去,將其牢牢咬住。
 
這些紅點不問而知,就是「潘朵拉之毒」。
 
「潘朵拉之毒」外形十分奇特,全都呈現近似倒十字的形狀。每次有正常細胞被其插中後,那細胞所散發的紅光就會逐漸變亮,而插在上頭的病毒則會慢慢變藍。顯然病毒正把能量輸進細胞之中。
 
一直到紅光大作時,細胞便會突然分裂,成為數個鮮紅倒十字,然後再去尋找其他目標。


 
「這『潘朵拉之毒』,毒性實在猛烈!」畢永諾看到這種情景,心裡吃驚。
 
可幸,小蛇的溫度極低,並不在病毒的攻擊範圍之中,相反因為病毒的形狀特殊,所以藍色蛇群很容易就把它們認出。
 
病毒被小蛇咬中之後,所散發的紅色就會瞬間變成深藍,然後又化作幼線,遊動起來,自然是被「萬蛇」同化成蛇了。
 
畢永諾看到藍色小蛇縱橫交錯,同化病毒的速度甚快,只是它們為求去毒,毫不猶豫的貫穿血管的壁膜,常常惹來一片鮮紅亂灑。
 
 
 
 
看到這兒,畢永諾忽然切斷了視覺,因為其實他是頭一趟使用這種能力,雖然只觀察了不夠半分鐘,但同時處理二十個畫面,已令畢永諾精神力早已耗掉大半,再難支持下去。
 
畢永諾用右手擦著額頭汗水,看向地上五人,只見他們衣服盡數濕透,還隱隱散發一股血腥氣味。
 
當他們的鞋子也變得濕漉漉的時候,畢永諾忽然接收到「萬蛇」的心意:「行了!」接著,他感覺到五人體內的小蛇不斷縮短,又過片刻,終於全數脫離身體,捲回成五隻蛇鱗化的手指。
 
畢永諾算算時間,「萬蛇」前後只花了二十分鐘不到,便把五人體內的病毒,盡數清除!
 
此時,「萬蛇」自畢永諾的左手現身,吐著蛇舌,笑道:「看,這幾個傢伙不是平安無事嗎?」
 
雖然渾身是傷,但畢永諾看到各人神色平和,又聽得他們呼吸穩定,便知已再無性命之憂,終於放下心頭大石。
 
「放心,我會信守承諾。」畢永諾把左手垂直,笑道:「你盡管到處走走吧!」
 
「嘿,謝了!」「萬蛇」邪笑一聲,便即著地,遊走出洞。
 
畢永諾自然不會讓他脫離自己,所以只是讓他分身連者自己而伸長,「萬蛇」的真正本體,其實還在畢永諾的左手手臂中。
 
短短二十分鐘,畢永諾已消耗了大量魔氣和心神,所以他不得不坐在原地打座,調和氣息。
 
趁著此時,畢永諾再次回想剛才蛇群與病毒交手的情況。雖然由始至終,他也只是當一個旁觀者,但使用「蛇視」的經驗還是讓他得益不少。
 
「雖然一次觀看多個畫面,極度費神,但要是只看數個蛇頭,對戰鬥可大有作為。」畢永諾心中暗想,「這條『萬蛇』雖然麻煩,但果然為神器,妙用不少。」
 
如此又冥想片刻,畢永諾感覺到自己的「獸」狀態快要解除,便向「萬蛇」傳出心意,讓他回來。
 
 
 
 
 
「嘿,那個太陽,實在好久未見。」「萬蛇」自洞外遊走回來,一邊笑道:「想不到仍是那般刺眼。」
 
「要是你肯乖乖合作,總會有機會再出來。」畢永諾笑邊,一邊把魔氣回收。
 
「萬蛇」沒了魔力,身體被逼縮短,不禁語氣不滿的道:「哼,還是信我不過麼?」
 
「你昨天才想把我吞下肚,這麼快就忘記了嗎?」畢永諾不理會「萬蛇」,再次用「墨綾」包裹左手,「要是有一天我真能相信你,自然不會在把你封住。」
 
「萬蛇」冷哼一聲,不過因為沒有魔氣支持,終於只能穩身手中,任由畢永諾用黑布包住。
 
弄好封印後,畢永諾終於解除了「黑暗化」的狀態,一股沉重的疲憊感同時襲上心頭。
 
 
 
 
屋內的老姜感覺到那壓力消失了,便即走了出來,看到地上五人皆躺在血泊之中,但氣息暢順,便即笑道:「畢先生,你成功了。」
 
「是,總算保住他們的命。」畢永諾站起來,笑道:「只是不知他們甚麼時候才會醒過來。」
 
「三天之後,他們自會轉醒。」老姜忽然笑道。
 
畢永諾心感奇怪,轉念一想,問道:「嗯?是楊氏姐妹說的?」
 
「不錯。」老姜點點頭,道:「她們還請你上去,說有點東西要交給你。」
 
拜託老姜照料五人後,畢永諾便回到屋內,走上閣樓。
 
再次來到「鏡之閣」,畢永諾只見楊氏姐妹仍在,不過坐姿卻轉成正面對著樓梯。
 
雖然姐妹倆外表完全一樣,但看到那冰冷的神色,畢永諾便知道面對自己的是妹妹楊亦懷。
 
 
 
 
「畢先生,一切順利吧?」
 
說話者不是楊亦懷,仍是她身後的姐姐。
 
「嗯,有驚無險。」畢永諾笑道。
 
「那麼請你坐在亦懷前面吧。」楊亦情柔然笑道。
 
畢永諾走到楊亦懷身前,正要坐下來時,忽發覺她身前並放了三捲畫紙。
 
「這三捲畫,就是剛才亦懷所畫的東西。」楊亦情沒有等畢永諾開口,便已答道:「紙上所畫,是未來的景像。」畢永諾聞言大感好奇,伸手便想取過其中一捲來看,楊亦情卻忽然喊住他,然後說道:「你不能隨便拿!」
 
「為甚麼?」畢永諾奇怪的看著姐妹二人。
 
「因為這三幅畫,分別代表三個人的未來。」楊亦情解釋道:「你只能取去其中一幅。」
 
「除了我之外,還有誰?」畢永諾皺眉問道。
 
「不能說。」楊亦情語帶歉意的道。
 
畢永諾知她自有其理由,也不再追問。看著三捲畫捲片刻,畢永諾忽然閉上雙目,然後平伸左手,在畫上方,緩緩移動,也沒來回多少遍,突然拾起手下的畫捲。
 
畢永諾掙開眼來,只見自己剛才所取,正是最左邊的畫捲。
 
「此畫的景像,是你將會遇到的未來。」楊亦情頓了頓,笑道:「不過,此刻你不能將之打開。」
 
「不能打開?還真是多規距。」畢永諾皺起眉頭,道:「那麼我甚麼時候才能打開?」
 
「十天之後。」楊亦情微微一笑,道:「當你獨處於『魔王之居』時,就可以把畫打開。」
 
「『魔王之居』?」畢永諾聞言眉頭皺得更深,不過他知道楊亦情不會再多透露甚麼。
 
 
 
 
由於要等五人復原,所以畢永諾也在這兒住上三天。
 
在這三天之中,畢永諾每天都會「黑暗化」半小時,一半時間用以修行,另一半則讓「萬蛇」活動一下。雖然每次「萬蛇」都央求畢永諾不要把他封印起來,但畢永諾始終沒有被打動。
 
老姜獨居此島已久,難得遇到外人,便常常抓住畢永諾,和他談天說地。一談之下,畢永諾發覺這漢子見識不少,天文地理,軍法書畫,無一不精,果真是孔明傳人。
 
難得平靜的三天,終於過去,在第三天的早上,太陽初昇之時,一直昏迷的五人,終於陸續醒過來。
 
四目將得知自己中毒昏迷,更險些被撒旦教擄走,無不感到愧疚,又知三頭犬沒有大礙,這才稍微放下心來。
 
至於子誠,醒來便焦急地詢問林源純的情況。畢永諾這三天都有和莫夫聯絡,自然知道他們安然無恙。子誠聞訊,一雙眉頭才鬆下來。
 
眾人數日未曾進食,加上身體因解毒而傷,需要大量能量,早感到飢腸轆轆,幸好老姜他們早預備好食物。
 
飽頓之後,已是正午時份,眾人正想和畢永諾商討何時離去時,一陣飛機引擎聲突然自遠方傳來,惹得眾人立時抄起武器,警戒起來。
 
 
 
 
「放心,不是敵人,是來接我們走的。」畢永諾連忙揮手,笑道。
 
「但這引擎聲聽起來,不像是協會所有的機種。」宮本武藏閉目傾聽,一雙手始終不離開雙刀刀柄。
 
「不是殲魔協會的人。」畢永諾笑道:「因為他們正在梵蒂岡,我怕會被人追蹤至此。」
 
「那麼來的究竟是誰?」楊戩奇道。
 
「一個曾遊『地獄』之人。」畢永諾笑著回答。轉身一看,只見一架水空兩用飛機已在洞前不遠處著陸。
 
「我們是時候要離開了。」畢永諾向老姜笑道。
 
「放心,我們很快會再見。」老姜笑罷,忽然拍一拍手,道:「啊,對了,老師臨去之前,曾把留下東西,說要交給項霸王。」
 
說著,老姜忽然走回屋內,再出來時肩上竟托著一副玉棺。
 
「娥……娥兒!」項羽看到玉棺,忽然神情激動,奔到老姜前,一把接過玉棺,更開始嗚咽起來。
 
但見玉棺造形古雅,棺上花紋雕刻細緻精巧,光論這份手工,已是價值不菲,加上如此完好的一塊巨玉,實在教眾人好奇,棺中所睡的究竟是何人。不過他們看到項羽哭得激動,也沒有去問。
 
項羽悲慟良久,情緒這才稍微冷靜下來。此時他不再說話,只是神情呆濟的捧著玉棺,跳到洞外的飛機上,連武器也留了下來。
 
眾人再次拜別老姜,楊亦情由於行動不便,沒有下樓,只在閣樓上和畢永諾說聲再會。
 
畢永諾看著眾人逐一跳出洞穴,踏石上機,自己也要動身時,他忽然聽到背後有一陣輕微風響,回頭一看,只見有一架紙摺飛機正朝自己飛來。
 
畢永諾心中奇怪,一手把飛機接下,再將其攤開,只見紙上畫了一對女子。
 
女子背對而坐,但二人皆揮著手,似乎正在向誰道別。雖然是鉛筆所繪,但這畫卻是以中國墨畫畫風構成,那對女子甚有古香氣息。
 
 
 
 
「謝謝了。」
 
畢永諾回頭笑道,收好紙畫,便即躍出山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