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究竟在哪兒?」巨人身體不動,圓滾滾的眼睛卻一直左右顧盼,「四周怎麼如此黑暗?」
 
「這兒是離地萬里深的海底,我們自陸地下來,本打算在此尋寶,怎料卻發現你埋葬……安睡於此。」艾馬納以埃及語答道。
 
「海底?我怎會在海底裡?」巨人低聲喃喃,似感疑惑,沉默半晌,竟忽然問道:「我……我是誰?」
 
艾馬納聞言大奇,旋即明白巨人竟是失去記憶!
 
「你想不起半點東西?」艾馬納皺眉問道。
 


巨人閉目沉思,過了一會兒才睜眼苦惱道:「想不起……我對周遭一切,完全沒有印象……」
 
「你的名字呢?」
 
「名字?」巨人喃喃道:「我想不起來……」
 
艾馬納皺起眉頭,又問道:「那麼你對『雅姆』這個名字,有印象嗎?」
 
巨人一邊苦思,口中一邊重覆「雅姆」二字,終是搖頭。
 


「這裡周遭沒有半點提示,現下他又完全失憶,看來要搞清楚這沒掌巨人的來頭,不比盜墓容易。」
 
艾馬納心下納悶,還要再問時,密室忽然猛烈晃動起來!
 
 
 
 
艾馬納和珮琳大驚失色,均知是室外巨鰻,正在鑽道而入!
 
艾馬納抬頭一看,但見密室震動幅度越來越密,無數石屑自天花剝落散下,看情況不需多久,鰻魚群便能攻進密室之中。


 
此時,巨人也察覺到異樣,便即問道:「發生甚麼事了?」
 
「有幾條怪魚餓得瘋了。」艾馬納冷笑一聲,約略說明狀況後,又問道:「你還能活動嗎?」
 
巨人嘗試移動手腳,但半晌過後,只能無奈地道:「不行……我渾身無半點力氣,連口也張不了,此刻也只是運功傳音給你們的腦中。」
 
「傳音?」艾馬納微微一奇,連忙問道:「你還會其他功法嗎?」
 
「我……我好像會……」巨人苦思一會兒,最終卻搖頭道:「可是我想不起來……」
 
艾馬納原本期望巨人會有甚麼特別神通,又或者以其他體形,能有力量與巨鰻一搏,但他見巨人雙掌始終沒長回來,現在更說周身無力,心下頓時大失所望。
 
眼下唯一通道已被巨鰻佔據,就算艾馬納拋下巨人,和珮琳騎鯊逃走,也只是自投羅網,想念及此,艾馬納更是氣餒。
 


密室震動越加劇烈,室中海水也開始被巨鰻吸走,艾馬納不斷控制鯊魚,才能保持不被水流牽扯進洞。
 
水流去勢漸漸加強,艾馬納眼看也難以維持太久,心下正感絕望之際,巨人的聲音忽然再次在他腦海響起:「噫……你懷中是不是藏有甚麼?」
 
艾馬納聞言,立時明白巨人所指的是那顆藍光水球,便即伸手取出。
 
 
 
 
水球一現,密室便即充滿淡淡的柔和藍光。
 
巨人看著藍珠,立時呆在當場,雙唇不斷顫抖,瞳孔擴縮不斷,半晌過後,忽然說道:「這……這是『弱水』!」
 
「『弱水』?」艾馬納看巨人,喜道:「你回復記憶了?」
 


「沒有……但我看著它,腦中便浮現了它的名字。不單如此,我還記得它的用處。」巨人說道,雙眼始終緊瞪藍珠不放,「那就是,控制水流!」
 
「控制水流?」艾馬納心下一凜,旋即用力拍一下自己的頭,大呼:「老子怎麼一直想不到!」
 
先前艾馬納取走藍珠,流水通道頓時消散,他以為藍珠只是機關的開關鑰匙,但卻從沒想過這藍珠就是形成水道的關鍵!
 
艾馬納看著手中藍珠,問巨人道:「你還記得怎麼使用這東西嗎?」
 
巨人凝視「弱水」,但始終一臉茫然。
 
此時,珮琳忽然驚喊:「艾馬納,那些巨鰻快要鑽進來了!」
 
眼看情況迫在眉捷,艾馬納也不等巨人的答案,憑著直覺,把十指插進「弱水」其中十個小洞之中,然後催動平常用作驅屍的咒力。
 
 


 
 
咒力自艾馬納的腹腔而生,流傳雙手,直及凝聚在十指時,艾馬納突然感到一股沁涼自「弱水」傳來。
 
這股涼快有別於深水冰寒,反令艾馬納大感舒暢,當涼快流轉他渾身百穴時,艾馬納突然感覺到,自己與周遭海水,竟連結起來!
 
艾馬納頭一趟使用「弱水」,頓覺神奇無比,那種感覺彷似雙手變得極之巨大,但又不失靈活,能隨意張動。
 
他稍微用神,身邊水流便即隨他心意移動。艾馬納心中想要握拳,海水便匯聚成球;他腦中想著張手,水流便迅速向外散,在海水中騰出一個真空空間來!
 
他又嘗試將水流幻化成掌,托住巨人和珮琳,發覺控制起來比以鯊魚拖行更為靈活和方便。
 
艾馬納閱寶無數,但手中神物,還是令他忍不住不斷讚嘆,一直到密室顛簸過於厲害,才把他震得回過神來。
 
珮琳不懂兩者交談內容,只能在一旁守候,一直到艾馬納試用「弱水」,又以水為手把她托起,她才驚呼道:「矮子……這是那藍珠的威力麼?」


 
「不錯!我們這次真的有救了!」艾馬納怪聲笑罷,咒力又起,竟把頭頂的海水凝聚成鑽,破開密室的岩石頂!
 
 
 
 
 
 
 
轟!
 
一聲巨響自漁村巷口響起,打破肅靜,厚實的水泥地面同時破出一個大洞,海水不斷從洞中湧現,瞬間浸沒四周。
 
不過片刻,洞中海水湧勢突然緩了下來,接著,一個巨人頭上腳下的浮出水面,肩上左右又分坐了二人,正是艾馬納和珮琳。
 
 
 
 
「我們終於…..回到地面了!」
 
看到天上明月,珮琳一邊激動說著,眼角忍不住滲出淚來,另一邊的艾馬納沒有回應,只是專心操縱「弱水」。
 
他化水作手,將巨人橫放在地後,便即虛脫無力,不自禁的倒在巨人身上,喘息不斷。
 
珮琳見狀,立時走上前替他解開氧氣面罩,好等艾馬納能呼吸些新鮮空氣。
 
雖然漁巷的空氣充滿魚類腥臭,但對於深潛了近半天的二人,卻比一切寶物還要珍貴。
 
珮琳閉著眼,休息了好一會兒,這才問艾馬納:「矮子,你還好吧?」
 
艾馬納咒力幾乎耗盡,一時間虛弱得連話也說不出,但他卻竭力把手從「弱水」抽離,然後握住了珮琳的手。
 
 
 
 
二人同潛深海,在巨鰻群中死裡逃生,這一握,自是包含了數之不盡的意思。
 
 
 
 
「我們在甚麼地方?」巨人依舊不能動彈,只得躺在地上問道。
 
此時艾馬納已調息了好一會兒,力氣稍復,便答道:「我們已回到陸地了。」
 
「陸地?」巨人看著天上的星月雲,心中泛起一陣異樣感覺。
 
巨人努力回想,自己好像見過這一畫面,但心頭卻又覺得陌生無比。
 
艾馬納見巨人想得出神,一時不想打斷他的思緒,但此時他卻聽到遠處有一些汽車馬達聲,而且為數不少。
 
艾馬納著珮琳跳上屋頂去看,珮琳依言去了,片刻後一臉驚慌的趕回來,道:「大事不妙,漁村外上百人的殲魔協會部隊,正朝這兒趕來!」
 
「怎麼突然來了如此多人?」艾馬納聞言一驚,轉念又想,「定是我們之前為了救那男孩,殺了那些殲魔戰士,驚動了其他部隊!」
 
艾馬納起先打算從漁巷的另一邊上岸,以避耳目,但這次挖岩回來,卻萬萬想不到密室正上方,剛好對著漁巷。
 
殲魔部隊轉眼便至,艾馬納此刻元氣未復,加上對方人多勢眾,知道只能暫避其鋒。
 
 
 
 
「喂,大塊頭,你能動嗎?」艾馬納皺著眉向巨人問道。雖然巨人來歷神秘,但為了活命,他絕對不會介意拋下這具活化石。
 
巨人深呼吸了一下,嘗試活動四肢,這一次竟出奇地能動起來!
 
雖然動作緩慢,但巨人還是能坐起來,艾馬納見狀卻立時猛喝,道:「傻子,別坐起來,會害我們被發現!」
 
不過,巨人非但對艾馬納的呼喝充耳不聞,他坐直身子以後,更笨手笨腳的站了起來!
 
巨人足有五六層樓高,漁村的房子最多卻只有三層高度,當巨人完全站直身子時,遠方終於響起一陣刺耳的警號,卻是三人被殲魔協會發現了!
 
 
 
 
「媽的!被這大塊頭害死了!」艾馬納力氣未復,但口中還是不斷咒罵。
 
「這下子該怎麼辨?」聽著警號越來越接近,珮琳心下焦急如焚。
 
「從水路離開!」艾馬納視察周遭環境,盤算片刻,便即冷靜道:「這漁村只有一條出入道路,要是駕車離去,定必遇上他們,我的貨車雖經改造,但也難抵猛烈炮火,所以我們只好從海路到對面岸去。」
 
「可是你還有咒力去使用那水球嗎?」珮琳問道:「這兒離對岸少說也有十多公里,漁巷的船全部被破壞掉,難道我們要徒手渡海?」
 
「我們都當然游不過去,但大塊頭可以。以他的體積,要游過去也不是難事。」艾馬納看著腳底下的巨人,「再說,他是個明顯目標,萬一遇到危機,我們也可以利用他來引開敵人。」
 
說罷,艾馬納便用力踏了踏腳,跟巨人說道:「大個子,有敵人快要來到,你得游到對面岸邊才行。」
 
艾馬納連番催促,可是巨人卻始終毫無反應,只是呆立原地,看著自己一雙光禿禿的手腕,喃喃道:「我的手呢?」
 
「我們打開石棺時,你的手已是這個樣子,整個密室內也找不到。」耳聽得警號聲近在咫尺,艾馬納忍不住皺眉急道:「現在敵人將至,我們還是趕快離開吧!」
 
「不。」巨人忽然轉過頭,斗大藍眼看著肩上的艾馬納,道:「我要留下來,我要尋回我的雙手,我的過去!」
 
艾馬納激動得以現代語破口大罵幾句,才續道:「現在逃命要緊!記憶甚麼的,可以慢慢回想起來!」
 
「不行,我有一種感覺,在這裡我會找到我的答案,我的左右手也正在向這裡來。」巨人說著,語氣無比認真的道:「要是我離開了,恐怕我會永遠找不回我的過去。」
 
「瘋子!」艾馬納氣得面紅耳赤,怒道:「沒有性命,過去又有甚麼用?」
 
 
 
 
 
 
 
「沒有過去,留下性命又有甚麼用!」
 
巨人聽到艾馬納的話後,忽地勃然怒吼!
 
 
 
 
巨人此吼,不單吼震了艾馬納的身體,還震動了他的心,教艾馬納呆在當場,不知如何反應。
 
就在二人僵持之際,原本漆黑一片的巷口,突然被強光照得一片明亮!
 
二人身處黑暗太久,突如其來的猛烈強光,令他們短暫喪失視力,待得眼睛再能視物時,艾馬納和珮琳赫然驚覺,四周的建築物頂,已佈滿荷槍實彈的殲魔戰士。
 
這群殲魔戰士來去無聲,此刻身在高處,或半蹲或側立,身體卻是如山不動,冰冷的槍口,統統瞄準三人以及一切可能逃走路線。
 
這百名黑衣人,顯然比先前艾馬納所殺的殲魔戰士,更為厲害!
 
 
 
 
眼看強敵伺候,艾馬納自知非逃不可,他腦袋飛轉,急要苦思脫離方法,反觀他腳下巨人竟仰首朝天,不知在看甚麼,對身邊危急情況完全置若妄聞。
 
「你們就是殺死麥拉他們的人?」百人之中,一名年紀稍大,狀似領袖的戰士,冷冷地問三人。
 
艾馬納看著對方,猶豫該如何回答時,領頭戰士忽然朝天開了一槍,森然道:「快答!不然你們瞬間就變成蜜蜂窩!」
 
「嘿,不錯,那些傢伙是老子殺的。」艾馬納脾氣不少,聽到那戰士的恫嚇,不驚反怒。
 
「能無聲無息的殲滅一個小隊,你們的本事不少啊。」老戰士冷笑一聲,問道:「你們是撒旦教的人吧?」
 
「老子不是甚麼撒旦教,老子只是一個愛管閒事的盜墓者。」艾馬納陰陽怪氣的笑道:「老子看到有畜牧害人,所以才忍不住出手教訓,怎料畜牧脆弱,受不了教訓就死光掉。」
 
「哼,嘴巴挺毒。不過,你也別打算蒙混過去了,你腳下的怪胎非比尋常,只有撒旦教才能製造出來。」老戰士一邊冷笑,一邊舉起機槍,對準艾馬納,「快說!你們還有沒有同伴匿藏在附近?」
 
艾馬納見對方一口咬定自己是撒旦教徒,也懶得抗辯,只怪笑道:「要是老子不說呢?」
 
 
 
 
 
老戰士沒有說話,卻忽然開了一槍,但目標竟是珮琳!
 
「啊!」珮琳尖聲痛呼,只見她左肩竟被一槍打得皮開肉綻,肩頭幾乎完全毀掉!
 
艾馬納一把扶住幾近痛得暈倒的珮琳,同時朝老戰士激動的喝道:「混蛋,別欺負女流!」
 
「這場戰爭,人並非以男女區分,而是以善惡作界。」老戰士看著艾馬納,冷冷的道:「你們入魔已深,難再回到神的懷抱之中。但要是乖乖合作,我們會給你們一個痛快。」
 
說罷,老戰士打了一個手勢,上百名戰士同時踏前一步,統統發出凜烈殺意!
 
艾馬納向來天不怕地不怕,但眼前這百名黑衣人,卻是實真價實的沙場生還者,手中染滿鮮血,百人殺意奔騰,竟令艾馬納嚇出一身冷汗!
 
「說吧,你們沒有選擇。」老戰士冷冷的道,蒼桑的臉龐不帶半點感情。
 
艾馬納知道此刻插翼難飛,也知腳下巨人必令定方誤會。
 
當他正想胡扯一番,拖延時間之際,巨人忽然仰天狂笑,而且更是首次用咽喉發出聲來!
 
 
 
 
巨人的聲線響亮之極,瘋狂的笑聲響徹整條漁村,艾馬納二人及一眾黑衣人首當其衝,笑聲直震得他們頭昏腦脹,幾近暈倒!
 
「瘋子,你在笑甚麼啊!」艾馬納掩著雙耳,大聲喝道。
 
「哈哈哈哈!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巨人一邊笑得白鬍亂飄,一邊說道:「我找回我的雙手了!」巨人不斷重覆這幾句話,只聽得艾馬納一頭霧水。
 
二人以古埃及語交談,一眾殲魔戰士自然聽不明白,為首的那名老戰士一手提槍,一手掩耳,向巨人喝道:「你們別用暗語交流!還有,再笑休怪我們不客氣!」
 
巨人不懂老戰士的話,只自顧自的瘋笑,那老戰士連吼幾聲,終於按捺不住,朝巨人開了一槍!
 
老戰士此槍瞄準的是巨人眉心,雖然巨人皮肉比常人堅厚,但一眾殲魔戰士所配備了連犀牛獸人的皮也能射穿的武器,這一彈要是射中了,巨人的腦袋定必開花。
 
 
 
 
 
 
 
不過,這顆威力驚人的子彈,終究沒有射穿巨人的頭顱。
 
 
 
 
它甚至連巨人的額頭也觸碰不到。
 
 
 
因為,在子彈旋飛的半途中,忽然有一道紫色強光閃現。
 
 
 
 
接著,子彈竟就此憑空消失!
 
 
 
 
 
猛烈的紫光一瞬即逝,但巷子中每一人都確實看到強光的出現,也留意到強光過後,巨人眉心沒有任何槍傷。
 
眾人驚愕之際,一記轟雷之聲,猛地在子彈消失之處響起!
 
場內眾人見光聞聲,心裡皆起了一個相同的念頭:「閃電?」
 
老戰士久歷戰場,觸覺敏銳,雷聲寂滅一刻,他憑著直覺抬頭,只見天上竟有兩團事物,懸浮半空。
 
他凝神一看,只見空中飄浮著的,竟是一對小童體積,背後各長了一對白色羽翼的赤裸人兒!
 
那對「飛人」皆是成人模樣,各有一條金光閃閃的腰環,但見其中一人金髮碧目,樣子俊俏,另一人卻是鳥頭人身,手腳也成爪狀,甚是奇特。
 
其他人也發現到天上的飛人,有些殲魔戰士看其模樣,不禁問道:「那……那是天使嗎?」
 
老戰士雖看不見,但他知道紫電定是兩名飛人所發,便即下令喝道:「把那兩人射下來!」
 
雖然其他殲魔戰士心下疑惑,但他們向來紀律嚴明,老戰士呼聲一起,百來名黑衣戰士朝天中飛人開火!
 
 
 
 
槍聲響起,煙火不絕,數以千計的取命鐵彈劃部百呎長空,想要把一雙飛人擊落!
 
可是,那雙飛人的動作靈活之極,只見他們羽翅一振,竟能在千顆高速飛射的子彈軌道間,輕鬆游走!
 
「真是活見鬼!」老戰士見狀,心下駭然。
 
他們這支全由殲魔師組成的百人隊,曾對上不少撒旦教的魔鬼或半獸人,卻從未見如此詭異的情況!
 
艾馬納看著巨人,從不絕的槍響之中拼命喊道:「大塊頭,那兩人是你的同伴嗎?」
 
「哈哈哈,不是同伴!」巨人笑道:「那就是我的左右手啊!」
 
雖然艾馬納不太明白,但突然來了兩名強援,頓時放心,替珮琳處理傷口起來。
 
 
 
 
兩名飛人不斷繞來繞去,非但沒有被子彈海擋下,反越來越接近地面。
 
不過,一批殲魔師也非泛泛之輩,僵持了一會兒,他們已經漸漸捉摸到兩人的速度和軌跡,稍微調整一下射擊節奏,竟能把飛人的下降之勢緩下來。
 
「喂,你的左右手似乎遇到些麻煩了。」艾馬納也察覺到情況有變。
 
「嘿,不怕。」巨人看著天空飛人,自信一笑,「我們還有後著!」
 
巨人笑罷,空中兩名飛人倏地握拳,雙手互碰,接著一團紫電忽然從二人之間爆出,教一直聚精匯神的殲魔戰士感眼前一花,攻擊頓時慌亂!
 
待得電光消散,眾人發覺一對飛人,原來已趁機飛到巨人面前!
 
 
 
 
「別讓他們聚集!」老戰士大聲喝道。
 
殲魔部隊還想繼續攻擊,但在此時,巨人突然張大嘴巴,把一雙飛人吞進口內!
 
 
 
 
 
眾戰士看到如此怪異的情況盡感驚愕,不禁緩下攻擊,站在巨人肩上,近距離看著他活生生吞食飛人的艾馬納二人,更是萬分震驚!
 
但見巨人吞下飛人後,不停咀嚼,一臉歡悅。
 
遠處的老戰士最為眼尖,發覺巨人的左眼,在吞下飛人後,竟由原本的藍色變成了金色,散發著耀目光芒!
 
「金色眼瞳?」老戰士抗魔多年,只見過變紅的魔瞳,卻從未見過變成黃金色的。
 
咀嚼了好一陣子的巨人,忽然把一雙光禿禿的手腕塞進嘴中,又立時抽出,周遭所有人此時都看得清楚,巨人原本殘缺的手,竟長回一雙完整的掌來!
 
艾馬納看得清楚,新長回的手掌雖然充滿唾液,但皮膚嫩滑,跟整條手臂渾然天成。
 
他又發現巨人手掌掌背皆有一對羽翼,腕處則各戴了一對金環,跟先前飛人腰間上的一模一樣,顯然剛才的飛人,已變化成巨人的掌!
 
艾馬納原以為巨人說兩名飛人是他左右手,意指「副手」,怎料經過一番「咀嚼 」,飛人果真變成了巨人的一對手掌!
 
巨人注視自己的一雙掌,神情激動,他肩上的艾馬納見狀,也不禁問道:「大塊頭啊,你究竟是誰?竟有如此奇異的能力!」
 
艾馬納原本只是有感而發,沒打算失憶的巨人會有答案。
 
不過,記憶似彷隨著雙手,回到巨人身上!
 
 
 
 
「這是我『吞吐之瞳』的能力。」巨人頹氣盡掃,豪聲笑道:「而我的名字,就是『宙斯』!」
 
 
 
 
「宙……宙斯?」艾馬納張大了口,幾乎不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宙斯乃是希臘神話中的最強者,艾馬納萬萬料不到法老所藏的,竟是如此一位至高無上的神!
 
除了艾馬納,其他人不懂古埃及語,自然也不知宙斯身份,但在此時,老戰士身旁的副手忽然取出一具儀器,急道:「隊長,那巨人身上有魔氣!」
 
老戰士聞言一凜,沒有猶豫,立時下令:「集中火力,攻擊巨人!」
 
殲魔部隊齊聲一喝,同時開火,子彈海再次朝宙斯撲去!
 
 
 
 
宙斯見狀,卻不慌不忙。
 
 
 
 
他只是平伸雙手,食中兩指合併,然後高舉過頭。
 
 
 
接著,輕輕揮下,指向人群。
 
 
 
雖然是一連串的動作,但宙斯速度異常快捷。
 
 
 
 
 
但最快的。
 
 
 
 
還是天降雷電!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轟!
 
 
 
無盡的紫電從天而降,交織成一道電牆,把子彈統統擋在其外!
 
 
 
 
宙斯長了羽翅的雙手,不斷上下揮動,神態自如。
 
他每揮一下,天上都會有一道紫電相應劈下,擊下子彈炮彈。
 
遲來的震耳雷響,彷彿是每記揮動的餘音,令宙斯的氣勢更凌!
 
不絕的紫光,照得眾人眼睛生痛,視力大減,唯獨宙斯臉不改容,雙目含威,左眼金光更是絲毫沒被電光掩蓋。
 
擋了一會兒,宙斯揮動不停的雙手開始慢慢伸直,那堵電牆竟反向殲魔戰士們逼去!
 
「可惡,撒旦教甚麼時候製造出如此厲害的武器了?」老戰士眼見尋常火力無效,致命電牆更是逐步逼近,心下焦急,沒有多想,便即喊道:「這巨人厲害得很,大顆兒先退吧!」
 
一眾殲魔戰士早等著這句話,聽到命令,便即停下火力。
 
 
 
 
不過,正當他們打算徹退時,咄咄逼進的電牆突然一下子消失無蹤,遠處的宙斯更不知何故,變得臉色蒼白,跪倒地上!
 
 
 
 
宙斯跪下,衝力令地面猛烈晃動,震力之大,令艾馬納和珮琳幾乎要掉到地上。
 
艾馬納好不容易穩定身子,還未開口,宙斯已率先以傳音入密跟他說道:「我力氣耗盡了……」
 
原來宙斯剛剛甦醒,身體力量不足,先前把飛人變回雙手,已消耗大半,接著又不斷引動天雷,更是把身體的能量完全用光!
 
「大塊頭,你再跟我開會笑吧?」艾馬納咒罵幾聲。
 
殲魔部隊也察覺到宙斯的情況,紛紛停下腳步,問道:「隊長,我們還徹退嗎?」
 
老戰士觀察半晌,眼看不似有詐,立時下令:「進攻!」
 
 
 
 
 
 
 
嗞。
 
老戰士此令剛發,忽然有一股致命電流,同時偷襲巷中所有黑衣人!
 
 
 
 
 
一眾戰士提起武器,還未扣下機板,甚至連痛呼也來不及,便不明不白的倒在地上,再也站不起來。
 
原本槍聲雷響交錯不止的漁巷,剎那間回復死寂。
 
上百具焦黑屍首,分躺漁巷各處,不斷散發淡淡白煙,場面甚是駭人。
 
此時,一陣涼風吹過,卻始終吹不散那些難嗅的煙。
 
「發……發生甚麼事了?」珮琳看到眼前突如其來的一幕,百思不解,「矮子,是巨人殺死那些黑衣人嗎?」
 
「甚麼巨人?這是老子的傑作呢……」艾馬納氣虛力弱地笑罵。
 
珮琳回頭一看,只見艾馬納的樣子還要疲憊,手上正握著本已藏在懷中的「弱水」!
 
 
 
 
原來剛才艾馬納見電牆消失,巨人跪倒,便猜到宙斯力氣已盡。
 
他知道,萬一殲魔部隊乘機反擊,他們三人定必難逃一死,於是決意趁對方還未拿定主意,先下殺手。
 
本來,艾馬納以一人之力,要殺百名精銳戰士是絕不可能,而且經過長時間的挖掘,他的咒力更是所餘無幾,要站起來也甚困難。
 
不過,宙斯引雷作牆,卻令他靈光一閃,想出辨法。
 
艾馬納強自運起僅餘的咒力,以「弱水」操縱海水,化作無數線粗的水絲,悄悄延展,接觸巷內所有殲魔戰士的皮膚,然後再以其中一條水線,碰上被宙斯引雷打斷的高壓電纜切口。
 
海水含有大量鹽份,導電性高,所以通電瞬間便把百名戰士,電成焦屍。
 
 
 
 
不過是短短十多小時,艾馬納已在深海盜墓,逃離巨鰻追殺,又挖地回陸,再與百名精兵相搏,數次命懸一線。
 
此番操控神器,早已令艾馬納咒力耗盡,想起危機終於解除,他還未來得及向珮琳解說,心神鬆懈,雙腿忽感無力,竟失足掉落地上
 
可幸,這時宙斯跪了下來,肩位離地不高,艾馬納只是吃了把沙,並沒受傷。
 
「喂,快下來幫我一把吧。」艾馬納軟躺在地上,無力喊道:「我們很快些離去,不然殲魔協會的人陸續有來。」
 
「老娘受了槍傷,要下來也有困難!」還在巨人肩上的珮琳,氣虛力弱的罵道:「你再煩,我把你留在這兒!」
 
艾馬納聞言怪笑幾聲,也不生氣,此時看到面前的巨人,便問道:「喂,你真是宙斯嗎?」
 
「難道有假的宙斯嗎?」巨人傳音入密。
 
「嘿,也許吧。」艾馬納笑了笑,又問:「對了,那些天雷,也是你的能力嗎?」
 
宙斯沒有立時回答,只是輕輕張開雙手,展示給艾馬納看。
 
 
 
 
只見宙斯的一雙手心,各有一個彷似水滴的圖案。
 
這水滴一黑一白,末端又各自有一個相反顏色的小圓點。
 
 
 
 
 
「噫?怎麼有點像中國的太極圖?」艾馬納心中疑惑。雖然他所知不多,但宙斯左右兩手的圖騰,似乎真能成一渾圓。
 
「這是神器『雷霆』。」宙斯聲音再次從艾馬納腦中響起。
 
「大塊頭,你的記憶都回復了嗎?」艾馬納問道。
 
「大多都記起來。」
 
「那就好了。」艾馬納怪笑道:「老子可有許多疑問要你解答。」
 
「你把我從石棺解放出來,我必定會把所知的一一相告。」宙斯誠懇的道。
 
「嘿,是啊,不然你還得在那深海,過著不見天日的日子呢!」艾馬納笑道:「不過,我們還是先想辨法離開這兒,再詳談不遲。」
 
「只要待到天亮,我便有足夠力量,帶你們離開。」宙斯忽然說道:「不過,我得去北面一趟。」
 
「北面?」艾馬納奇道。漁村之北,正是地中海。
 
「嗯,那裡有些東西等著我。」宙斯說著,眼神忽然變得黯然,「一些很重要的東西。」
 
艾馬納見他神色有異,便沒有再說話,只是好奇,究竟北方究竟有甚麼和宙斯有所關連。
 
 
 
 
此時離日出不遠,艾馬納等早已疲憊不堪,便索性在原地休息,待力氣稍復才出發。
 
經過一番激戰,漁巷已是一遍頹桓敗瓦,唯獨那尊無頭海神像,竟奇蹟似的絲毫無損。
 
神像上的烏鴉,更是由始至終都站在那兒,沒有飛離,那空洞的眼睛,遠遠瞧著三人,不知在想甚麼。
 
忽然,一陣涼風刮起,烏鴉沒有鳴叫,俓自乘飛而起,飛離漁巷,而所去的方向,正是北方。
 
烏鴉一直飛,一直飛,待那東方紅霞漸起,牠才忽地怪叫一聲。
 
此時,汪洋之中,剛好有一座島嶼。烏鴉在座上半空盤旋一圈,便順勢下降。
 
降落到島上頂峰,一名黑衣少女的雪白玉手上。
 
那少女臉上掛著無邪的笑意,一邊輕輕撫摸著烏鴉,一邊細心地聽牠嗚叫。
 
要是艾馬納和珮琳在此,他們必定認得,這名少女就是「夜之魔女」莉莉絲!
 
 
 
 
 
 
「嘻,原來宙斯藏了在海底之中,難怪『他』一直都找不到。不過這下子,又有兩件神器重現世間了!」莉莉絲笑著說道,樣子天真無邪,「乖寶貝,把這消息告訴『他』吧!」
 
說畢,莉莉絲忽舉臂一揮,烏鴉怪叫一聲,再次振翅遠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