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無聊。」我簡單地答。
 
「甘嫁乍?」佢反而好好奇點解我會答得咁簡單。
 
「係啊。」我理所當然地答,「唔係你以為有啲咩特別?」
 
「我以為應該會有D好特別既原因Tim。」
 
「點解你會有依種錯覺呢?」


 
「吾知牙。」佢諗咗陣,巴士經過咗幾個站,抱住收工後疲倦嘅身軀喺巴士上回覆一個讀者嘅Message.「我覺得你應該系D好特別既人。係因為遇到D好特別既事先會令一個人變成作家?」
 
「我好怕有人叫我作家。」因為自卑,我修正咗佢嘅講法。佢無即時回覆我於是我又繼續佢嘅話接落去講,「同埋,我哋...至少我啦,我現實只係一個好普通嘅人。」
 
「一D特別既原因都無咩?」
 
「無。」我重覆咁話,「無特別原因。」
 
佢聽到無特別原因之後,顯得有啲失望。「乜系甘牙...」佢咁樣回覆。而我為咗令佢唔好失望,我作咗一個原因畀佢。


 
「如果真係要講一個嘅話,可能都有嘅。」我話。
 
「??」
 
「記得我中學嗰時有個師妹。佢係個好可愛嘅女仔,戴眼鏡,返學嘅時候紥住條馬尾,佢嬲嘅時候會鼓起泡腮,所以,我係真心覺得佢好可愛。」
 
「佢細你幾多?」
 
「四年。」


 
「中學嚟講,都差幾遠。」
 
「係啊,係一段會畀人當係怪叔叔嘅年紀,哈哈。」
 
佢回覆咗我兩個大笑嘅Emoji,「55...」跟住佢接住話,「原來係因為愛情...」
 
佢聽到我講起中學一個師妹嘅時候好似好興奮咁,我諗佢應該預期緊一個好浪漫嘅愛情故事。
 
所以我話,「不過個故事一啲都唔浪漫。」
 
「系點嫁?」佢追問我。
 
「我中五嗰時就好鍾意佢嫁喇,哈哈,我諗應該算係初戀啩。」
 


「跟住呢?」
 
「我就追佢啦。不過,嗰時都有另一個男仔追緊佢。」
 
「好似似曾相識。」
 
「唔好回憶係我邊個故喇,哈哈,」我叫住佢,我叫佢唔好諗依啲橋段喺我邊個故事裏面用過,說穿了係我怕佢會將我嘅謊言拆破,「由佢啦。」我話。
 
佢「嗯」咁應咗我一下。
 
「總之,嗰時佢揀咗嗰個男仔。」
 
「之後呢?!」
 
「之後?我好唔開心啊,於是我就寫咗嗰個故事。」


 
「甘你好鍾意佢吖...」佢仲同我講,「你都吾系甘冷血姐!」
 
「係咩?」我問。
 
「係啊!」佢斬釘截鐵咁答,「你吾系個D唔會鍾意人既人牙!」
 
依句睇得我有少少辛苦。
 
「吓?」
 
「我意思系...你仲會中意人牙,你系未遇到姐。」
 
「我諗未必。」
 


「起碼你曾經好中意依個中學既師妹牙!」
 
好怕有人會太鍾意自己,鍾意到一個地步,一直都好開心咁笑住活着嘅我突然死咗佢一定會傷心到死,所以去到一定時間我會自動遠離佢哋。
 
「嗯,的確係嘅。」
 
「之後仲有無連絡?」佢問我。
 
為咗我哋大家都好,好似我咁樣嘅人,總有一刻好想有人喺身邊好想有人愛我,但長久嚟講我都係唔好拖累其他人嘅人生比較好。
 
「無喇。」我答。
 
「點解牙?」
 
「因為我無未來。」


 
「中學姐!邊會甘快諗到未來嫁!」
 
「我的確係個無未來嘅人。」
 
「你諗太多。」
 
當然會試過好鍾意好鍾意一個人,唔係無遇過,只係越鍾意嗰個人我越唔敢行前,我好怕佢會知道我嘅一切。慢慢,同我一齊嘅人,竟然多數都係我無所謂嘅人,有人陪我當然開心但佢唔鍾意我又未至於傷心欲絕,一直我都將所謂嘅鍾意放喺依個程度,凡超出嘅我都會避開。
 
「你依家呢?仲鍾唔鍾意人嫁!」佢繼續問。
 
「都隔咗咁耐啦。」我加多咗兩個大笑Emoji,我話:「四年喇喎大佬!」
 
強顏歡笑,懦弱到可悲。
 
「佢依家點啊?」
 
「幾個月後佢同嗰個男仔分咗手。」
 
「幾個月咋?!」
 
「係啊。」
 
「點解之後你吾追返人姐!」
 
「由佢啦,都咁耐。」
 
佢鬧我,「由咩佢姐!咩野都由得佢既你!」
 
「不如,」我話,「不如你問我其他嘢。」
 
佢無理我,佢直接接住中學師妹嘅話題順落去問,「你第一個故事,就係因為依個女仔而寫?」
 
我答咗佢「係。」
 
「真係?」
 
「嗯。」
 
而我會永遠咁將我真實嘅故事瞞住。
 
「咁你呢...係咪真係你小說入面嘅嗰間學校嫁?」
 
「唔好問我個人資料。」
 
「對吾住。」佢向我道歉。
 
就好似我會永遠將我隱藏。
 
「唔洗。」我話。
 
佢同我講,「我好想識你真人。」
 
「大叔你都有興趣?哈哈。」
 
我呆眼凝望巴士車窗,車將要到站,我就嚟落車。落車之後仲要行好長一段路,咁我先至可以返到宿舍。一諗到依段路我不禁嘆一口氣。
 
「我覺得你好特別。」
 
我求其回覆咗一句「我少一隻手或者多一隻眼可能先會特別啲。」
 
「我吾系講依D牙...」佢話,「我係真係覺得你好特別。」
 
我打斷佢,「我好快會消失,你有無其他嘢想問?」
 
「唔好住啦!」
 
落車之後,夜晚有少少風。巴士喺我背後走我一個人喺條無人嘅街上面行,我一個人望住部電話。滿身酒氣。
 
「我仲好想同你傾計。」
 
「如果無其他問題,我就Del Page嫁喇。」我盡可能將語氣壓得輕鬆一啲,好似其他人講「早抖」或者「再見」咁。
 
「我有啊!」佢話。
 
「嗯?」我等佢講。
 
「係咪唔問你個人資料就可以?」
 
「你可以咁講。」
 
「至少,你可唔可以唔好Del Page住...」
 
「我唔會再寫小說,依個Page留嚟都無用。」
 
「我真系真系好鍾意你D故事嫁!我唔想你好似突然消失左甘牙...」
 
「消失本身就係突然嫁喎。」我話,「好難有人可以慢慢咁消失。」
 
「起碼留返個Page吖...」
 
「比我好睇嘅故事多的是,比我作色嘅作家大有人在啦,我又唔識扭橋,又唔會寫到咩扣人心弦嘅嘢。哈哈。」我安慰佢,「你唔洗咁喎。」
 
「可能我好少睇其他書...但我真系覺得你寫野好特別嫁。」
 
「我可以介紹多啲其他書你睇啊。哈哈。」
 
「吾系咩都可以代替嫁!」佢鬧我。
 
「我可以。」
 
「。。。」
 
「我真係唔會再寫嫁喇。我哋講到依到啦。拜拜。」
 
「我知牙...我知你唔會寫喇!我知喇!」SY輸入中...SY輸入中...對話框反反覆覆出現咁樣嘅句子,「你可吾可以...吾好再比一個甘樣既打擊我牙?」
 
我無覆佢,我望住佢一直咁講落去。
 
「佢又系甘...你又系甘...」佢一直咁鬧。
「系咪男人都系甘既呢?」
「點解個個都要粒聲吾出就走晒去喎!」
「做咩啫!」
「系咪我做錯D左咩野姐!」
「一個二個都係甘!」
 
我話「我同你男朋友唔同嫁...」至少我唔係佢,「我哋係兩件事嚟。」
 
「點解我要為依D野搞到喊喎...」
 
再行多兩步,顎高頭就可以見到宿舍嘅輪廓。四點幾鐘,對上一次依種時間仲眼光光無瞓到嘅,係我同阿怡做愛嘅時候。黑夜嘅天空白雲都變到灰色。再過一陣就要日出。
 
「我好想死啊...」
 
我停低腳步。
 
我話「我都係。」
 
SY:「。。。」
 
「可能你只係隨口講吓,」我回覆佢,「不過,你唔好死。」
 
「我唔系有心甘同你講嫁...唔好誤會...我吾系想迫你...」佢話。
 
雖然由我嚟講,好似無咩說服力。
 
「總之,你唔好死。」我話。
 
就算佢最後可能只係隨口一個玩笑。
 
「我衷心希望你唔好死。」
 
死可能係肉體意義上嘅死,又可能係靈魂上...如果終有日對未來絕望,就要喺懸岸邊緣活着,喺生死之間痛苦掙扎。
 
***
 
我唔知道琴晚我做嘅決定有無錯。
 
我無刪到嗰個叫做「羊格」嘅Page,我將佢留咗喺到,變成咗一個我同SY嘅信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