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導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vv-xnmCxhk

我們一邊聽著「新香蕉俱樂部」,一邊整花。其中一名女聽眾透過大氣電波訴說自己的經歷,結果被那名以「惡」見稱的主持人臭罵一頓。其實我也認同他。既然不喜歡,就不要仁慈;對別人仁慈,只會是更加殘忍的說法。太過仁慈只會拖泥帶水。我對李Sir,一直以強硬態度對待;對湯神,我卻強硬不了。他的年紀比我小,之前我已經拒絕了他一次。假若再次拒絕他,擔心他會受不了。這份猶豫,究竟是對他仁慈,還是對他殘忍呢?
    
「阿洋,這張紙屑要寫什麼字?」我拿著原子筆說,但他沒有作聲。我回頭一望,他拿著一朵心心花,躺在沙發呼呼大睡。我從睡房拿出枕頭和被子,小心地拿走他手中的花,並替他蓋上被子。看到他熟睡的樣子,不禁想起小時的他,感覺好像停留在小學階段。或者,那段時間是我們三姐弟妹最愉快的時光。

=====
 
直至清晨,我才做好所有心心花。看到它們一朵一朵插在發泡膠上,好像百花盛放的花叢。說真的,我有點捨不得將它們送給凱兒。小睡兩小時,我按照阿洋的指示拿這些花回校。將它們交給指定的人,並告訴他們在哪一個時間和地方出現。回想整個計劃,阿洋差不多動員了全校十份一的學生。只要其中一位沒有依照計劃行事,他的計劃就會泡湯了,希望會順順利利吧﹗
    


當我在課室吃著早餐,凱兒拿著一束心心花回來。「嘩,很漂亮啊,誰送給你的?」同班的女同學走過來問凱兒。
    
「我不知道。」凱兒放下單肩袋和心心花說:「今日和家姐走到巴士站,就有一些我們學校的學生走過來問我是不是楊凱兒,點了點頭後她們就將這些花送給我。」
    
「咦,神秘男生喎,一定是追求者啦﹗唉,如果我男朋友對我那麼有心思就好了!你看,每朵花也有四片心,看來是親手摺的。」
    
聽了那位女生的話,凱兒以疑惑的眼神望著我。「嘉晞,這是不是嘉洋的傑作?」
    
「怎會是他呢?」我撒謊說。依照阿洋的計劃,凱兒不能在這個時候知道送花人是誰,否則破壞了他的悉心安排。
    


「真的不是他?」她不太相信我的話,再問一次。
    
「不可能啦。他出院後每天要上學,又怎會有時間做花?更何況阿洋是摺紙白痴,與其要他摺這麼多的心,倒不如要他的命吧。」說罷,我才察覺整個計劃的最大疑團。以前我們三姐弟妹一起看一本教摺紙的書。我和阿兒由初級的摺紙天鵝、紙船、紙青蛙。甚至高級的摺紙盒、摺玫瑰花均架輕就熟,但阿洋連最基本的摺紙船也不懂。以我所知,他摺得最棒的就是紙飛機,而且是一架飛不遠便急速下墜的飛機。
    
「倒又是,記得他幫藍社做紀念品也很多怨言。以他的手工藝技術,應該做不到這些花。」
    
「嗯。」我唯唯諾諾地回應。「我可以看看這些花嗎?」
    
「可以。」她隨手拿了一朵給我。看來她還未察覺每朵花也內有乾坤,我唯有刻意裝作有所發現吧﹗
    


「咦,原來這朵花有張紙屑,你過來看看。」
    
「是個『心』字?﹗」花內藏字,她是意想不到的。
    
「快看看其他花有沒有藏字。」這樣,阿洋的計劃才正式展開。
    
凱兒逐朵花看,總共發現了廿三張紙屑,每張紙也寫上一個字或一個標點符號。「紙屑已經找到,但有什麼意思呢?」她將它們平放在桌上,束手無策似的。
    
「有標點符號,會不會好像小學的重組句子,要排出一個意思?」我刻意放一些提示給她。
    
「我有考慮過,但每張紙只得一個字。而且又不知道哪張先那張後,很難排成有意思的句子。」她托著腮子說。說真的,每張紙屑只得一個單字,比起每張有一個詞語的難度更高。
    
「這裡有三個標點符號,會不會是由三句短句組成?」阿洋設計這計劃時,看來沒有考慮如何給予明確的指示來重組這些句子。
    
這時,阿洋和榮少剛剛返回課室。「嘉洋、榮少,你們也幫幫忙。」凱兒說。


    
「這麼多中文字,玩重組句子嗎?」榮少過來望了兩眼道。
    
「嗯,不過比小學的重組句子難。重組的不是詞語,而是一個個單字。」
    
「益智遊戲,叫傻羊陪你玩,不要找我了。」榮少如同太極高手,用了兩、三招便推卸了。
    
「大清早就要用腦,我還未睡醒。」阿洋打了呵欠說:「況且我的重組句子一向很差。」
    
「連你也不幫我?」凱兒呶著嘴說。
    
「我怕越幫越忙。不如叫家姐幫你,這方面她比我棒。」說罷,他便伏在桌上休息。
    
「懶羊﹗」凱兒哼了一聲,便繼續破解這廿三張紙屑的意思。其實阿洋是刻意置身事外的。要是他參予的話,很容易被凱兒識破。經過十多分鐘的努力,她終於重組了一句有意思的句子:「『我的心意,需要妳的智慧來破解,請靜待它的來臨。』以為可以知道送花人是誰,誰知又要等。」
    


「最後他可能會自動現身呢。」我說。
    
「如果不是嘉洋,我真的猜不到是誰了。」她回頭望著阿洋,他仍然伏在桌上。
    
「別想太多。既然提示要你等,你就靜觀其變吧。」這樣,順利完成了阿洋的第一步計劃。

=====
 
班主任看到凱兒和阿洋桌上擺放的心心花,她也認為這些花是阿洋做的。但阿洋當然矢口否認。其實凱兒很早猜中幕後策劃者是誰,只是她太相信我的善意謊言而已。仔細想想,阿洋雖然失憶,但仍能掌握凱兒對我的話信以為真的心態,難怪他說非要我幫忙不可。
    
第一個小息,詩詩及其他年級的同學到6A班課室送花給凱兒。我留意送花者多數是女生,難怪紫微斗數批命的師父說阿洋「女性緣重,一生得女性幫助」。
    
「怎麼辦?你排到哪句話?」第二個小息,我走去問凱兒。依照計劃,這個小息將會是第二步計劃實行的時間。
    
「只差一點點…」凱兒移著桌上的紙屑說:「剛才上課沒有時間排。」


    
「要幫忙嗎?」
    
「完成了。」她高興地說:「『香氣飄來之處,心意將逐朵逐朵奉上。』學校有花園嗎?」
    
「會不會是指食物的香味,而不是花香呢?」我再次放一些提示給她。
    
「也說得對!」她拿著錢包站起來說:「我到小食部看看囉!既然他說香氣飄來的地方我就會收到花,他很大機會在操場。」她回頭對嘉洋說:「你會不會陪我上去?」但阿洋動也不動,好像睡著了。
    
「不用叫他了,他已經睡到好像一頭死豬似的。」連續幾天欠缺休息,他已經很累了。
    
「懶瞓羊,要不要買些小食給你?」凱兒輕聲在他耳邊說。他坐起來搖搖頭後,便繼續伏在桌上睡覺。

=====
 


小息時的有蓋操場,擠滿了等候買東西的學生。說真的,在人山人海中尋找一班人的蹤影已經很難,更何況是找一個人?凱兒不斷左望右望,好像非要找出送花人的真正面目不可。但她卻不知道送花人早已近在咫尺。
    
我們找了長凳坐下,幾位初中女生拿著阿洋做的心心花走過來。「請問你是6A班楊凱兒嗎?」其中一位女生怯怯地說。
    
「我是。」
    
「有人託我送給你的。」說罷,她們將花交給凱兒。
    
「我想請問……」凱兒叫住其中一位女生問:「誰叫你們送花給我的?」
    
「他說不能透露。」那位女生說:「總之最後你會知道是誰了!白色情人節快樂,拜拜。」
    
「白色情人節快樂。」說罷,她把花放在身邊。
    
「看來事情還未完結喎。」我笑著說。
    
「吃了東西後,我們返回課室看看有沒有紙屑。」她抖擻精神說:「既然他想玩下去,我就奉陪到底。」經過音樂室門口,我們又被幾位女生攔截。當然,她們是阿洋悉心安排的。
    
返回課室,凱兒將剛剛收到的花逐一搜索,把藏在每朵花的紙屑抽出來。「又要玩重組遊戲。」她回頭對阿洋說:「喂喂,你是不是不舒服呀?」阿洋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嘉晞,嘉洋究竟發生什麼事,好像很累似的?」
    
「他可能睡得不好。」我隨便說了謊。「你快點看看神秘人下一個提示是什麼。」
    
「要盡快了!之後兩節是Miss風的課,要是上課做這種事,她必定責備我的。」
    
「哈哈,你和阿洋都很害怕Miss風。」阿洋曾經提及有關這位文學老師的事。有一次他在課堂偷吃巧克力被她發現,除了被記一個「不守課堂規則」和做班務一星期外,還有他從小到大最怕的罰抄書十次。「我到電腦室上課,一陣一齊吃午飯,好嗎?」
    
「好啊,一陣在課室見。」

=====
 
凱兒能否破解阿洋的提示呢?不過以她的聰明才智,破解小學程度的題目必定綽綽有餘。上電腦課時,湯神坐在我身邊。雖然我一直留意老師的授課內容,但也察覺到湯神欲言又止似的。
    
「嘉洋真有心思,想到用摺心這個方法哄凱兒。」湯神還是忍不住,首先打開話匣子。
    
「他不但摺心,還將心做成一朵朵花。這部分才最花時間和功夫。」
    
「如果我有嘉洋那份創意就好了。」
    
「傻啦,人比人比死人。更何況阿洋也有缺點,就是身體差,令全家人都擔心他。」
    
「但女生喜歡男生有心思。好像凱兒,雖然嘉洋體弱多病,但她仍然照顧嘉洋,喜歡嘉洋。」
    
「只是凱兒比較特別。」正確答案應該是凱兒喜歡阿洋,比阿洋喜歡凱兒多。不過,這個情況可能要改寫了。
    
「嘉晞,我想……」
    
「是呢,阿洋有沒有叫你幫手送花給凱兒呀?」我打斷他的話。不知為何,我感到他再說下去,將會破壞我和他之間的友誼。
    
「有,他吩咐我在午飯時間後送給凱兒,榮少他們也是一樣。」
    
「我還以為榮少不知道這件事。」想起榮少今早的表現,絕對可以媲美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的演技。
    
下課後,我和湯神一起返回課室。我剛剛進入課室,凱兒已經高興地告訴我破解了。「大榕樹下,除了綠葉飄落外,還有花兒盛放著。」的第三個提示。依照計劃,我需要說服凱兒陪我吃午飯,而阿洋則裝作生病留在課室休息。

=====
 
我、阿兒和凱兒一行三人經過大榕樹,沒有人拿著花等候。凱兒本想在樹下等一會,但阿兒嚷著肚餓,她只好離開。吃飯時,凱兒若有所思著,只是唯唯是是搭訕了幾句。
    
「吃飽了,我先回學校,多謝家姐。」說罷,阿兒過來吻了我臉頰一下。「拜拜家姐,拜拜凱兒姐。」
    
「你不等我們嗎?」
    
「我要趕回學校要阿哥請我吃雪榚嘛。」
    
「饞嘴妹﹗」只要提及巧克力、雪榚之類的零食,我這個妹妹就高興不已。
    
「你和嘉兒感情挺好,真的很疼她。」凱兒呷了口檸檬茶說。
    
「沒辦法。我是大家姐,如果不疼阿洋和阿兒,還有誰可以疼?正如凱寧一樣,她只有你這個妹妹,她也很疼你的。」
    
「嗯。」
    
「整頓飯也沒有作聲,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我擔心嘉洋嘛。他一個人留在學校,又不吃飯,我怕他又胃痛。」她繼續說:「二來我在想有沒有排錯那個提示。」
    
「這個應該是最正確的排列方法,沒錯的。」凱兒沒有錯,只不過是阿洋刻意安排的小把戲而已。
    
「我們回去囉。」她站起來,準備離開。
    
「這麼快?」我看看手錶。現在回去的話,凱寧她們可能未準備妥當。
    
「我擔心嘉洋啊,想早些回去看看他。」

=====
 
一路上,凱兒的步速比我快。她究竟擔心阿洋多些,還是想盡快揭穿神秘人的身份?無論答案是哪一個也沒有所謂,反正兩個答案也一樣,就是阿洋。我們轉入大榕樹,凱寧她們已經湧出來送花給凱兒。
    
「送給你的,白色情人節快樂。」阿兒說。
    
「多謝你呀,還有榮少、紫琳、淑儀、阿陳、阿業、湯神、阿俊、家姐。」凱兒接過她們的花,由衷地說。
    
「你就好啦,如果阿陳對我這麼有心思就好了。」淑儀抱怨道。
    
「我也是。看來做這些花沒有一個月準備也不能。」紫琳也抱怨榮少說:「你看看,這些花全部親手做的,你學習一下啦。」
    
「如果我要做,一定比傻羊好。」
    
「你不是說不是嘉洋做的嗎?」凱兒望著我問。
    
「都是你不好,穿了嘉洋的幫,令凱兒沒有驚喜了。」紫琳搥打榮少手臂。
    
「唏,也差不多完結了。」榮少繼續說:「花應該未收齊,你返回課室應該繼續收到花,但內藏什麼,就要靠你的聰明才智。」
    
「你就好,可以由海怡半島搬到隔離那個島。」凱寧圈著凱兒手臂說。
    
「隔離那個島?﹗」
    
「就是幸島囉﹗」凱寧瞄著阿俊說:「難為我仍然住在北極,對住那座千年冰山。」
    
「不打緊,我相信家姐的熱情能夠融化那座冰山。」凱兒繼續說:「我想先回課室看看嘉洋。」

=====
 
返回課室,其他同學將手上的心心花交給凱兒,羨慕的說話少不免了。經過一番擾攘後,情況總算安靜下來。但環顧整間課室也找不到阿洋的蹤影,連阿穎也不見了。
    
「嘉洋呢,他去了哪裡?」凱兒擔憂說。
    
「他去了圖書館。」阿穎從後門走進來,手上還拿著阿洋所做的心心花。「他說稍後兩節是空課,想先到圖書館休息。」
    
「你手上那朵花……」凱兒吞吐說。
    
「阿洋給我的。」
    
「真是阿洋送給你嗎?」我刻意問多一次。以我所知,阿洋只是請她幫忙,並沒有答應送給她。
    
「是,這朵花是阿洋送給我。」阿穎理直氣壯說:「日記的事你們隱瞞阿洋,他恢復記憶之後,一定會恨死你們。」
    
「如果他恢復記憶的話,相信第一個恨的不是我們,而是你。」我繼續說:「你曾經傷害阿洋,現在又打亂他的計劃。這樣就是待他好,算是為他著想嗎?」她沒有說話,只是噤了一聲就離開課室。
    
「阿穎所說,是真的嗎?」凱兒聽了阿穎的話,好像受了打擊。
    
「才不會!阿洋怎會送花給阿穎!只不過是她深深不忿,才將那朵花據為己有。」
    
「但日記的事……」
    
「放心吧,就算阿洋知道了,他只會責怪我而不會怪你。」為免凱兒的心情繼續被阿穎影響,我換了話題說:「你快點看看花裡有什麼字,阿洋講過要在放學前拆解的。」

=====
 
最後兩節的心理學課,凱兒沒有將紙屑重組。表面上她好像專心上課,但仍然被阿穎所說的話困擾著。又或者,再次想起阿洋對阿穎的承諾。
下課後,我特意走近凱兒身邊問:「怎麼樣?你知道阿洋的提示嗎?」
    
「沒用了,阿穎已經收起其中一張紙,就算我怎樣排也排不到。」她氣餒地說。
    
「傻妹,提起精神啦!你看!」我從身後拿出兩朵心心花說。原先阿洋只吩咐我送一朵心心花給凱兒,但我聽到阿穎也參予這個計劃後,就特意做多一朵。想不到她真的把阿洋送給凱兒的心意據為己有。「阿洋要我把守最後一關,在放學的時候才送給你,快點看看是什麼字。」
    
「嗯。」凱兒只能從兩朵花取出一紙屑。花的數目雖然沒有減少,提示卻由原先三十七字變成三十六字。「那麼多字,又有不同的標點符號,很難一時三刻拆解的。」
    
「這裡有引號,又有兩個『唱』字,會不會和歌詞有關?」既然到了尾聲,加上阿穎的破壞,我唯有給予更多的提示。
    
「唱…歌詞…」她想了一會,便著手排列紙屑的次序:「『即使有天開個唱,誰又要唱,她不可到現場』。但後面那句,我真的想不通。」
    
「我看看…」餘下有十三個字及兩個標點符號。但我不知道阿洋最後的提示是甚麼,只知道與音樂有關的。「我想應該是『樂飄揚之處,藏著妳和我的希望。』而阿穎手上的應該是『音』字。」
    
「音樂飄揚之處,即是音樂室。」凱兒興高采烈說。最後的謎底終於解開,而音樂室那處亦傳來鋼琴聲。
    
「阿洋等著你,快點上去吧。」
    
凱兒放下手上的花,急忙跑上音樂室。而我則清理桌上的紙屑及將所有心心花放回凱兒的座位後,才走上音樂室。
來到這個地步,我認為是阿洋和凱兒獨處的時候,而自己則功成身退。但他卻要求我在這個時間出現,這是我對整個計劃中最不明白的地方。
    
抵達音樂室,我靜靜地站在門外。看到阿洋在凱兒面前自彈自唱,我不想破壞這種溫馨的場面。「幾多愛歌給我唱,還是勉強,台前如何發亮,難及給最愛在耳邊,低聲溫柔地唱……」琴聲漸漸微弱,阿洋輕聲地唱出最後一句歌詞:「其實心裡最大理想,跟他歸家為他唱。」
    
「傻瓜,你真的很傻啊﹗」凱兒已經眼泛淚光。如果我是凱兒,也被阿洋的安排弄得感動落淚。
    
「我唱得動聽嗎?」阿洋蓋好琴鍵蓋,走近凱兒身邊問。
    
「很難聽啊﹗」她口裡雖然說不,心裡卻甜膩了。
    
「送給你的,這是最後一朵花,」阿洋從身後取出粉藍色的心心花說:「早上至今,我已經送出九十九朵花,九十九代表長長久久;每朵花有四片心,每一片心包含我對你的心意,九十九朵花即是三百九十六份心意。前陣子我們玩搭羅牌的時候,女巫說只要我們心意一致,兩人的希望就會實現。你的心意,我已經感受到;而我的心意亦跟你一樣。所以,我想以男朋友的身份照顧你,保護你。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凱兒沒有即時回答,可能是被阿洋突如其來的表白所嚇呆了吧。「你……不願意?」他怯怯地問。
    
「你恢復記憶之後,我仍會是你女朋友嗎?」凱兒索了鼻子問。
    
「當然會,怎麼不會?」
    
「就算抵觸你之前對其他人的承諾,你仍然會認定我是你女朋友嗎?」她認真地再問一次。
    
「會﹗其實家姐一直站在我們身後。她可以作證的,證明我對你的承諾由這一刻開始生效。」阿洋認真地說:「楊凱兒小姐,你願意做我程嘉洋的女朋友嗎?」
    
「傻瓜。」說罷,凱兒緊緊摟著阿洋。幾經波折,他倆終於成為情侶。這不但是我所希望,而且亦是凱寧所希望的。身為姐姐的我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
    
我靜靜地離開音樂室,並將音樂室門關上。連證人也擔當完畢,應該是功成身退的時候。
    
「嘉晞,送給你的,這是我親手做的心心花,」原來湯神站在音樂室門口等候我。我接過那朵花,看到花瓣的背面寫了四個英文字━「Sharon I Love You」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