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賢的運氣不錯,他手中的五個假人都配對成功,為了加快回覆速度,他特意買了五部廉價手機。他正在課堂中瘋狂覆著whtsapp,與女網友交談遠比他想像中累,既要盡量套取對方情報,又要防止太過急進嚇走對方,但他為了找出兇手不能放棄。

一個女生走來坐在士賢的鄰座把他的注意力稍稍從手中五部手機中分散,正是心怡。士賢尷尬對她點一點頭,一個在課堂中帶著五部手機覆whtsapp的人明顯不太正常,旁人會覺得他在做倫敦金吧。心怡受到的打擊始乎比士賢想像中大,她面容帶著幾分惟悴,不像以往給人陽光開朗的感覺,只化了很淡的妝容。 

「也許她仍未平伏得了才坐在我身邊吧。」士賢心想,他們以前雖然認識,但並不熟絡,即使一齊上堂心怡也會坐在他鄰座。他劬不好意思再瘋狂覆whtsapp,便暫時停下了手邊的工作。

心怡注視著士賢,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你有話想對我說?」士賢主動開口。雖然他不清楚俊成在被殺前與心怡還有多少聯絡,但考慮到他們以前兩人的關係,俊成的確可能對心怡透露有關網友的事,也許這會是很大的線索。

「俊成的死與一個女網友有關嗎?」心怡問。士賢心頭一震,俊成果然與她提過。



「你怎麼知道的?」士賢連忙追問下去。

「在俊成發生意外前的兩個星期,他與我吃午飯。當時他問我如果他戀上其他女生的話我會怎麼想。」心怡想起往事,仿佛有點感觸。
「我當時還說他戀上誰與我無關。但我出於好奇就問佢情況,他才支支吾吾地透露了自己結識了一個網友。我便催促他聲緊進攻,快點成功把這位女網友追到手。」

士賢心想這的確很符合俊成的作風。儘管俊成只是心怡的兵,但痴心的他很有可能會考慮心怡的感受而與她先報告或是試探她的態度。

「確是如此。我都聽俊成說過網友的事。你也不要太傷心了。」士賢安慰著心怡。

「但我害死了俊成,是我叫他去追網友!如果我叫他不要再去接觸那位網友的話,他就不會


出意外了!」心怡哭了出來,激動地說。教授與各位同學都向士賢與心怡的座位望來。

「好了,我們先出去談談吧。」士賢連忙拉著心怡,走了出課室。

「其實都不關你的事,你也不要介懷了。我自己不也是鼓勵俊成去見網友?」士賢苦笑著,他們在校園找了一張空凳坐了下來。

「但我真的好想可以為俊成做甚麼,我可以做甚麼幫手嗎?」心怡用含著淚水的雙眼望著士賢。

「我又不是警察,又可以做甚麼呢?」士賢故作冷靜。雖然多一人幫手總是好的,但這個
計劃總有危險性。他不想有其他人捲入當中。



「喪禮後我見到了。我見到你追上陳sir,兩人在starbucks傾著甚麼。而且你的行為都很奇怪。」心怡堅定地說。行為奇怪應該就是指士賢拿著五部手機覆whtsapp了。

「對不起,我無可奉告。」
「你知道事發後我每天多痛苦嗎?我覺得我害死俊成。他生前對我這麼好,但我卻害他被殺。我真的好想為他做點甚麼,這是我惟一可以洗擦罪惡感的方法。我求求你了。」

望著心怡誠懇的眼光,他仿佛看到自己。他因為同樣的原因決心找出兇手,甚至不惜拜託陳刑警。他知道這種纏繞在心頭的罪惡感有多沉重。既然心怡有同樣的想法,自己為何不去幫助她呢?

「好,我對你說。」俊成下定決心,將案情與自己的推論一五一十全部透露,但卻無明示是陳刑警告訴他,以免連累陳刑警,但心怡也想必猜到了。她耐心地聽完所有話,對這是一宗連環兇殺案表示難以置信。

「不如我們交給警方來做吧。這個計劃太危險了。如果你有甚麼意外,我會更內疚的。」心怡用畏縮的語氣勸士賢。

面對心怡的一百八十度的態度轉變,士賢表示諒解,畢竟這宗案件太嚇人了,一個女孩子知道後想退縮都很正常,他本來就不想心怡捲進來。

「我會一個人做下去的。你不要再內疚了。」士賢拍了拍她的肩膀,起身準備離開。



心怡含著淚,扯著士賢的衣角。「我決定幫手好了。我可以做甚麼?」士賢看著心怡堅定的神情,不禁佩服心怡的勇氣與女生的善變。

「其實也沒甚麼大不了。反正你又不是男人,不可能約兇手出來,你就幫我與女網友傾談套取情報吧。」士賢把兩部電話分給她。下一次「緣份配對計劃」快要開始了,他打算又增加五個對象。他實在需要心怡分擔與女網友傾談的工作,而且這種工作也沒甚麼危險性,不怕連累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