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鐘意睇咪類型既戲架?」

「都係溫馨類型啦,我都好鐘意睇卡通片架。廿歲女仔仲睇卡通片係咪好幼稚呀?🙈」

「唔會呀,我有時都睇卡通片,好似zootopia我都有去睇。😂」

士賢躺在床上,繼續與女網友聊天。原本與女網友聊天是一件刺激與有趣的事,但士賢把這事當成公事看待,就覺得既乏味又累人。他不敢隨便亂回,怕對方對他失去興趣。

已經過了半年,「緣份交友計劃」每個半月進行一次。士賢初期每輪都開五個假身份參與,後來更增加至八個。配對成功的女性已有二十五個。高峰時期更同時要與十位女網友聯絡。雖然有心怡幫手令工作量大減,但士賢認為最有可能的對象都是他自己親自接手,因為他心底裡還是比較相信自己的判斷力。



他每隔一個星期就會約心怡詳細商談有何發現。心怡都曾多次暗示過士賢放棄,畢竟成功率太低,即使找到兇手也有相當大的危險性。但士賢一直都拒絕,他希望努力到最後一刻。心怡見他不肯放棄,都會繼續陪他努力。她的溝通能力本身就相當不俗,而且女神扮男生與女網友聊天自然如魚得水,心怡很快就可以拿到對方的相片或facebook,把對方的底蘊揭露清楚,士賢有時候不懂回覆都會向心怡求教。

基本上如果他們可以拿到對方facebook,而他們又判斷facebook中的人際網絡是真確的話,對方就不可能是兇手了。因為殺手不可能會隨便透露自己的真實身份。這個方法已經篩走了大部分的女網友,只有部分不肯透露自己facebook的,才可能是兇手。

而如果對方不透露自己facebook而只會傳送相片的話,嫌疑當然更大,因為這正是兇手前四次的犯罪習慣。遇到這類網友,他們都會盡力把對方約出來,結果士賢在過去半年只見了八個女網友,但經過進一步的接觸後已經可以判斷對方不是兇手。

但士賢發現這類網友太多其貌不揚。樣子醜的還好,反正士賢都不打算與她們交往,但有的性格古怪,令士賢有相當不愉快的經歷。記得有一次見面,士賢收到的相片明明是一個看似瘦削的濃妝女生,見面後卻發現對方是一名濃妝大肥婆。對方第一次見面就在電影院牽著他的手,嚷著要做他的女朋友,嚇得他提早回家。心怡知道後更笑得花枝亂顫。

也許是被士賢見面時冷酷與敏銳的態度所吸引,見面的網友往往對士賢大有好感,之後都會更主動和他聯絡。但既然已經判斷對方不是兇手,士賢只好斷絕與對方的聯絡,以免進一步欺騙對方感情。



有時他都會對這種不道德的手法覺到內疚。但一想到慘遭殺害的俊成,他都會咬緊牙關堅持下去,不是因為甚麼正義理念、甚麼防止有更多受害者,只是單純想為俊成討回公道般了。

士賢嘆了一口氣,雖然他用不同電話卡的目的就是防止識破自己開分身。但他為了取得對方信任迫不得已時都需要自曝相片或是facebook,由於他要與兇手見面,所以都不能用假相。他怕自己遲早會被人傳言是獵食男,然後被放上討論區,這樣他要行動就難上加難,恐怕行動已經隨時要結束。他既要盡量索取資訊,又要提防過於急進嚇退對方,感覺就像是需要在鋼線上急步行走一樣。

「不如我們交換facebook好唔好?😂」士賢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他正與一位叫Angela的女網友聊天。 Angela了士賢在最新一輪配對計劃認識的網友,兩人已經聊了三個多星期。

士賢不禁緊張起來。如果Angela真的給了士賢facebook,她就很可能不是兇手了,士賢這三個星期的努力又要白費了。

「對唔著。其實我好少用facebook。🙇」Angela加了抱歉的emoji。



雖然被拒絕了,但士賢反而精神一振,終於跨過了第一步。但在他接觸二十五個網友的經驗中,部分有警戒心的網友都會這樣做。

「你好想知我咩樣?👀」Angela回覆。

士賢開始緊張起來,這種對話他曾聽俊成說起過,如無意外對方會接著傳來生活照。

「但我驚你知道後就唔會再理我。😞」Angela接著卻來一個反高潮,釣士賢胃口。

「唔會呀。同你傾計一直好開心,其實最緊要都係啱傾,咩樣都唔重要啦。我唔會以貌取人架,不過純粹好奇下。唔睇都ok架。😊」士賢打著典型男人哄女網友的說話,腦中卻不其然想起之前的濃妝肥婆。其實他真的很想知道,不止因為查案,更出於正常人的好奇心。

「好,既然你ok,咁我就唔俾你睇啦。」Angela以這句結束了對話。士賢被氣得把電話摔在床褥上,仿佛聽到手機另一頭Angela在奸笑。

Angela的做法雖然與兇手過往做法相違,降低了她是兇手的可能性,但都仍然有機會。士賢沉不著氣了,他決定主動進攻。

「咁不如我約你出黎食飯?」



「好呀。你想唔想黎馬鞍山食?之後我地可以去西貢行下。」Angela之前自稱家住馬鞍山。

士賢看到「西貢」,心頭一陣激動。他覺得今次是最有可能的一次。莫非她真的是兇手,然後想重施故技殺掉自己?士賢感覺到此行的危險性,喉嚨仿佛感到一股寒意,但他無可能放棄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好呀。👍👍​👍​」他傳送了幾個豎起手指的emoji去表示自己非常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