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前幾次不同,士賢今次被Angela約在西貢見面,心情無與倫比的緊張。但他在無實質證據的情況下不能叫陳刑警支援自己,只能先通知心怡。

「你覺得Angela會是兇手嗎?」心怡緊張地問,她與士賢在通電話。

「有可能,但現在還談不上可能性很大。」士賢稍稍思考一下。「雖然她事前沒有傳來相片確是有違兇手喜歡混淆視線的習慣,但從另一方面想她可能想藉此去令警方猜疑這是不同的兇手所為,從而對警方的調亂造成更大混亂。」

「你也有道理,但也有可能她根本就不是兇手吧。」心怡潑了一大盤冷水把士賢扯回現實。

士賢嘆了一口氣,的確這是最可能發生的情況。每次有機會出現的時候,心怡總是無意地潑冷水。他知道心怡一直不相信他的計劃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兇手,也許第一步已經走錯了,兇手根本不知道甚麼緣份配對計劃。



但即使機會多麼緲望,心怡一直都在幫助他。也許她自己對俊成的死早已釋懷,只是可憐他仍然未能放底,所以陪他玩偵探遊戲。

「我要在旁監視嗎?」心怡主動地問。前幾次約會士賢都孤身上陣,但由於今次情況特殊,心怡特地有此一問。

「這次都不用了。連環殺手一定對四周環境很敏感的,如果曝露行蹤就壞事了。」

「好吧,你自己小心一點了。我真的不想你出意外。」

聽著心怡關心的聲線,士賢不禁有點心動。他在過去一直以為心怡是一個喜歡收兵的女生,但現在覺得她其實是一個心地善良的好女孩,也許是自己一直誤解了心怡。



「對不起......」

「甚麼?」心怡詫異地問。

「沒有甚麼了。再見。」

士賢約了Angela在馬鞍山一間餐廳等,先吃完飯再去看戲。餐廳由士賢決定,他選了一間較僻靜的餐廳。他不想兇手會因為怕被閉路電視拍到而放棄殺人。

他早十五分鐘就到場。餐廳是一間小型的街坊西餐廳,人並不多,只有零星幾枱客人。
他選了一個角落的兩人位坐下,靜心等待著。與前幾次相比,他今次的緊張感是前所未見,也許是因為約會的地點,又也許是Angela的神秘感,又也許是自己的直感。他抹了抹頭上的汗水,去令自己看上去自然一點,他怕緊張的自己看上去會更像一個連環殺手。



等了一會,他感覺有人從人口朝自己走近,他轉過頭一看。只見眼前的女生身高約米六,身材勻稱,不但有一雙大眼睛,五官也配搭得十分精緻。她當天略施脂粉,上身著緊身T-Shirt配牛仔外套,下身著一件牛仔短裙,豔麗中帶點隨意。士賢相信如果她有心經營IG,一定可以成為幾千followers的IG女神。

「等了很久?」Angela開口。她的聲音很好聽。

「我也是剛到。請坐。」士賢連忙收起打量Angela的目光。
Angela在外型上是附合了士賢對連環殺手是一個漂亮女生的猜想。Angela絕對有本錢把初次見面的男網友引到偏僻的地方,男人對美女的警戒心是出乎意料地低。

「你想吃點甚麼?」士賢遞上餐牌。他本身異性緣一般,並不擅長應付美女,覺得有點吃力。

Angela道謝著接過餐牌,一邊優雅地翻著,一邊說:「符合你期望嗎?」

「甚麼?」士賢差點把正喝著的水噴出來。

但他隨即定一定神,知道Angela在說甚麼。



「說實話,我無預料到你是好看的女生,還以為你真的會是豬扒,害我擔心了整天。哈哈哈。」士賢開著玩笑。的確,之前他遇過不願給相的女生外表多不好看。

Angela嫣然一笑,說了聲謝謝。士賢提醒自己要留神。

他們點了兩份午餐,隨即閒聊起來,話題也沒甚麼特別。士賢表面上在跟Angela閒聊,暗裡卻把眼光聚焦在Angela的手袋上。他提防著Angela下藥,而更重要的是,他想找機會翻看Angela的手袋,只要裡面發現利刀、止血綿花與麻醉劑,立即就可以斷定她是兇手。

應該怎麼辦呢?士賢的腦筋急速旋轉,他希望Angela會放下手袋去洗手間;又或者他將咖啡倒在她的手袋,然後衝上前幫她清理;又或者他可以好像前一次約會時裝作不小心把對方的手袋推到地上 。

Angela將手袋微微拉近自己。士賢知道自己的目光被Angela發現了,急忙笑說:「這個手袋設計很好看,天藍色也很襯你,是日本品牌嗎?」

Angela聽到後似乎鬆一口氣,她剛才大概懷疑士賢是專以網友為目標的小偷。兩人的話題又轉到時下大學生的衣著。

吃完飯,他們就乘小巴到西貢去。原本有美女伴遊是一件賞心樂事,但士賢根本放鬆不了心情,他一邊想辦法從Angela口中套話,一邊還要留意著Angela的手袋,看看有甚麼機會。



「你看似很緊張呀,你很少跟女性外出?」Angela查察到士賢的不自然,在調侃著他。

「當然不是,我間中都會和女生食飯,還是一個美女。」士賢以玩笑回應。事實上,他近來經常與心怡見面。Angela與心怡有同一種令男人心動的氣場,大慨因為她們都是受男生歡迎的美女。

「其實你不似會上網識女孩子的人。」Angela微笑著說。

「這話甚麼意思?在嘲笑我毒?還是察覺到我有目的?」士賢心想。士賢前幾次與女網友外出都是居高臨下地審視對方,今次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被對方牽著走。

「你呢?你也不似會上網識男孩子。」士賢反問。

「你不覺得這樣是緣份嗎?我與你本應人生完全無交集,現在卻可以坐在一起。」

「但你不覺得網上交友很不實在?網上的我與現實的我可能完全不同。」士賢忍不住反駁。
「這就是緣份。緣份本來就是不能預計的,由看不見的絲錯綜複雜地聯繫彼此,無人可以理清。這種神秘感正是緣份。」Angela說著深奧的話。



士賢不發一言,他不能接受俊成的死都是緣份,但他反駁不了Angela的話。

說到這裡,小巴已經到站,他們兩人就下了車,在西貢海邊隨便走走。根據陳刑警的情報,兇手是在飲食中下藥,所以士賢也不太擔心Angela會突然迷暈自己。

最後他們走了一陣,選了一個面海的座位坐下,兩人不發一言。Angela表現得像一個平凡的女生,並無絲毫異樣。她輕撫著被風吹亂的秀髮,不發一言,就平靜地看著大海。

現場的氣氛有點曖昧,曖昧得士賢原本敏銳的思維也仿似融化了。

士賢覺得自己好像經歷著俊成臨死前的一切,他當時大概就這樣在美女身邊平靜地吹著海風,然後慢慢睡著吧。士賢突然覺得這種死法也不錯。

「不行,我有正事要辦的。」士賢提醒自己不要受迷惑。他要在今次約會拿到一些實質證據,錯過今次後Angela可能就會對他失去興趣,難保再有下次約會。

他把視線重新瞄準Angela的手袋。咦,她的手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