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怡知道這一步非常冒險,但她還是決定親自出場。她剛才說的話雖然是搪塞士賢,但其實也是她的心底話,她到長洲的第一個目的就是確認Angela是否連環殺手。她認為士賢雖然聰明,但對女性的套話技巧卻不強,單憑他根本難以拿到確實証據去判斷Angela是否殺手。

如果她可以有十足証據判斷Angela不是殺手,她就可以放下心頭大石。之後她會反過來全力撮合士賢與Angela,希望讓士賢把心思放在談戀愛上,他就可以從調查中抽身。即使撮合失敗或者士賢仍然繼續查下去,她都起碼解決了眼前的危機。


而如果她找到確實証據證明Angela是殺手,她就要先一步幫Angela掩飾,Angela不被士賢發覺。她不可以令Angela被捕。這也是她來長洲的第二個目的。

當Angela約士賢來長洲時,她真的擔心Angela會企圖殺士賢。如果士賢死掉還好,最怕Angela殺不到士賢,被士賢反過來捉到,這樣問題就大了。她認為Angela要殺掉敏銳的士賢還真的不易,所以她出場正可以消除Angela行兇的可能性。

而第三個目的,也是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徹底斷絕兩人來往。她知道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無從判斷Angela是否殺手。以防萬一,她索性令兩人對彼此失去興趣,不讓他們有進一步溝通的機會,他們就無法發現真相。



她知道士賢與Angela互相猜疑著對方,但其實他們之間根本存在莫大誤會,她要利用這個誤會去分化兩人。


「三個餐齊了。」雖然心怡與士賢兩人一起點餐,但最後士賢卻一人捧三個餐回來。雖然他對心怡今次自把自為不滿意,但他還是保持著風度。

三個人繼續聊東聊西,士賢找著機會想把話題帶去調查。他在枱底踢一踢坐在對面的心怡,示意她快想辦法。他決定由心怡做主導,看看她有多厲害。

「看我表演。」心怡白了他一眼表示。



「Angela,你的手袋好漂亮呀!這個是Samantha Thavasa春季款式嗎?我可以看看嗎?」心怡望著Anegla的手袋,雙眼放光。

士賢連這個牌子也未聽聞過。心怡說得無錯,套話還是女生比較方便,這種說話由士賢這個男生說出口實在太礙眼,但出自心怡的口卻是非常自然。

「好呀。」Angela微笑著把手袋交到心怡手中。

「我可以打開手袋看一看內層嗎?」心怡摸著手袋,表示出莫大的興趣,這倒不是裝出來的。

「可以呀。我很喜歡Samantha的手袋,所以我上年九月到日本旅行特地去專門店買的。香港買貴多了......」Angela興致勃勃地說。



「甚麼!?你九月甚麼時候去日本!?」士賢震驚地打斷Angela的說話,聲音大得引來了四周奇異顧客的目光。Angela也嚇了一跳,她第一次見士賢這個模樣。

「士賢,我知道你上年九月都去了日本,但都不需要這樣驚訝。你嚇壞Angela了。」心怡連忙幫士賢想籍口。她合上手袋還給Angela,對士賢打眼色,呼籲他冷靜下來。

「對不起,我反應太大了。」士賢連忙向Angela道歉。他希望Angela不會因而起疑心,這可是最緊要的關頭。

「不要緊。可能我們同一班機呢。我有影低機票,讓我找一找。」Angela翻查著手機。

「對了。我上年九月十五日去東京,一共去了五日,九月二十日返香港。你也是九月十五日去的嗎?」Anegla雀躍地把相片顯示在士賢眼前。相中一隻纖纖玉手拿著一張日期顯示為九月十五日的機票。

九月十五日,正是俊成遇害的前一日!

士賢只覺頭腦一陣暈眩,看著相片呆了。

「你覺得影機票的行為很港女嗎?」Angela不好意思地看著呆滯的士賢。



「不是不是,我只是回想起上年去日本的事。我九月二十日才在香港機場出發,當時機場懷疑有爆炸品,有很多機場特警與記者走來走去,好像新聞也有報道。你見到嗎?」士賢連忙回過神來。他還是倉卒間編了個故事,想試探Angela。

「無呀!原來當日有這樣一件事,可能我早機返港,所以遇不到。」Angela驚訝地回答。她可以一口咬定自己因為乘早機而遇不到,這個反應不似作假。

如果Angela真的去了日本的話,她當然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她無可能是殺俊成的兇手。

這方面要再查証並不難,士賢已經快速記下了機票上的姓名,只要他託陳刑警去查出入境紀錄就真相大白了。

如果Angela細心留意,她一定可以發現士賢態度的不對勁。但她與很多女生一樣,一說到旅行就停不下來,高漲的心情減弱了她的注意力。

最重要是,她當時不是留意士賢,而在留意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