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為了確認士賢的目的,決定引蛇出洞。她在手袋放了一個藥樽與止血綿花。當然,藥樽是空的,她也不想惹上甚麼麻煩。她計劃在今日的長洲之行中向士賢裝作無意地展示袋裡的物品。

如果士賢只是普通人,這兩樣物品根本平常不過;反之,他一定會對這兩樣物品產生異常的注意,然後採取進一步行動,Angela就可以從士賢的行動中得到更多資訊。

但她的計劃卻出現了變數,心怡以粗暴地方式出現介入他們的約會。她當然不相信心怡的鬼話,認為心怡相當可疑。

所以當心怡要看她的手袋的時候,她便順勢答應了,想測試心怡的反應。她眼看著心怡打開手袋,看到裡面的東西後,但之後就若無其事地手袋合上了。

之後心怡會怎麼辦呢?如果她與士賢確是同一伙的,她當然會找機會告訴士賢。士賢也會在今次長洲之行中就採取行動,不然難保下一次再有機會。



剩下的行程裡,心怡都把她的發現無告訴士賢。他們三人繼續周圍吃喝。知道Angela的不在場證據後,士賢放下了心頭大石,更加投入地與Angela說說笑笑。反倒心怡的話卻少了很多,剛剛一頓飯可說是令她驚喜交集,令她的精神被折騰得非常疲憊。她一方面慶幸Angela自己提出了不在場證據,一方面卻憂心在Angela手袋看到的東西。

心怡安慰自己,只要士賢與前幾次一樣,在確認調查對象並非殺手後與對方斷絕聯絡,心怡的憂慮就可以解決。她已經不想再多做無謂的事情。

但她高估了士賢的道德水平。

「要我送你回家嗎?」回到中環碼頭,士賢偷偷問Angela,他不想跟在後面的心怡聽到。

「不用了。你送你的朋友回家吧。」Angela扁了扁嘴。



「你想多了,我不會送她回家的。」士賢連忙說。

「我開說笑罷了,我自己回去行了。回到家wtsapp你吧。」Angela嫣然一笑。

心怡裝作聽不到他們的調情,但看著兩人的背影,心裡面的憂慮越來越重。她不覺得今次士賢會斷絕與Angela的聯絡,因為士賢明顯對Angela有好感,而Angela都對士賢相當受落。心怡不能排除連環殺手都會想找個男朋友。

如果士賢與Angela發展成情侶,這就是最壞的結局,他每一刻都可能會對Angela坦白一切,自己的惡夢就無日無之。

心怡咬著下唇,她惟一的解決方法就是要令Angela都對士賢失去興趣。士賢並無非離開Angela不可的理由,但作為Angela有。




當天晚上,士賢已經拜託陳刑警去調查機票的事,他說出了機票上的名字,陳刑警只需翻查紀錄,並對照資料庫中的證件相,就可以確認Angela是否真的有登上飛機。

士賢也害怕陳刑警經歷上次後會不肯再聽從自己的要求,但他居然又肯答應。

第二天早上,陳刑警已經帶來了結果:Angela確實坐上了這班飛機。他還把Angela的真名也查了出來。

「這樣說來Angela不可能是兇手了。」陳刑警略帶失望。

「對不起。」士賢覺得自己有負陳刑警。

「不用抱歉,你已經很努力了,但有時努力卻未必有回報。」陳刑警仍然安慰自己。士賢終於明白他一直幫助自己並非全為查案,也是在同情自己。

「我想是時候放棄了。」經歷完今次的失敗,士賢覺得當初查案的熱誠已經完全被掏空。也許正如心怡所言,他應該要放手了。




「你已經很努力了,俊成在天之靈也會諒解的。」在高級西餐廳裡,心怡安慰著士賢。

雖然最後捉不到兇手,但士賢還是很感激心怡的,所以他請了心怡在高級西餐廳吃晚餐作為感謝。

「我謝謝你陪我玩偵探遊戲。」士賢由衷地說。

「Cheers!」心怡拿起紅酒杯與士賢碰杯。

「你會與Angela斷絕聯絡嗎?」三杯下肚後,心怡裝作不經意地問。

士賢想了一想,尷尬地搖了搖頭。

「看來是我輸了。」心怡幽幽地說。



「我預祝你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