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Angela收到wtsapp。她以為是士賢傳來的,這幾日士賢經常向她發wtsapp,聊著無關痛癢的話題。

Angela隱約覺得士賢的態度在長洲之行後有所轉變。之前她會覺得士賢在分析計算著自己,但如今卻在單純地與自己聊天。

Angela開始懷疑自己一直誤會了,士賢只是普通人一個。心怡只是踫巧在長洲出現。她也打開心扉與士賢開心地聊天。

「我地聽日搵個地方談一談好嗎?」她約自己明天到咖啡室見面。

Anegla面色一沉,她從無與心怡交換電話。心怡顯然從士賢身上取得號碼,他們果然是一伙的。



「好呀。」Angela不知道心怡的目的。但每當她有疑問時,她都會選擇主動上去解開迷團。


心怡對著鏡子在練習,確保自己可以演好痴心少女的老套角色。

殺人犯近九成是男性,有人認為這是因為男性有暴力傾向與體力去行兇,所以更會殺人。

但心怡認為這並不正確,不論男女都會有想殺的對象,數據只證明男性較蠢。殺人並不是用體力,而是用頭腦。有外國報導指女殺人魔避開追捕的機率為男殺人魔的兩倍。

這不是正說明女性在殺人這回事遠較男性在行嗎?



她好好整理自己的儀容,比平時更加用心。因為她待會要見一名很漂亮的女生,她不希望自己被比下去,她要操控對方,就像操控士賢一樣。

在她眼中,士賢與Angela都是傻子。

在咖啡店裡,她們面對面地坐著。心怡熱情地與Angela聊著那一款甜品好吃,Angela還是保持著她優雅的微笑,明明大家都知雙方志不在甜品,卻又偏不切入正題

「心怡,你有甚麼煩惱嗎?」Angela率先忍不住,決定主動打開話題。

「有呀。」心怡呷一口咖啡,認真地望著Angela。「你可以離開士賢嗎?」



「為甚麼?」Angela笑了出聲,她想不到心怡會如此開場。

「因為你是連環殺手。」心怡斬釘截鐵地說。

Angela面色變了變,她無想過心怡會如此直接。

「我不明白你在說甚麼。」Angela笑得很牽強。

「我知道你一定不會承認。但不要緊,你只需要聽我說完就可以了。」心怡卻笑得很燦爛。

「你會接近士賢,是源於三個月前的緣份配對計劃。當時你用94567788的號碼參加了配對計劃,拿到兩個聯絡電話,但只有一個跟你聯絡。當時你大概會覺得奇怪,因為很少有男生配對成功會不聯絡對方。而你當時也沒有主動聯絡對方,可能是因為你覺得太冷漠的男生很難下手吧,反正這點不重要。」

Angela看著心怡不發一言,她並無說錯。



「而你與這位男生溝通時,他卻突然提起有三個少年被割喉殺害的新聞。在平常人眼中也許並不是太奇怪,但在殺手眼中一定會疑心對方是刻意的,所以身為殺手的你就與對方斷絕聯絡,省卻麻煩。」

Angela在默默攪動著咖啡。

「之後你又參加緣份配對計劃,今次用另一組電話號碼參加,也許是因為上次遇到奇怪的人吧。然後今次你又配對到上次配對到卻沒有聯絡你的手機號碼了,而今次對方卻聯絡了你。當然,因為你轉了電話號碼,對方未發現之前配對過你。而你卻奇怪,為甚麼同一個號碼對方上次不聯絡自己,而今次又聯絡自己呢?你就想到上一輪配對到的兩組號碼都是同一人,當然有一組會不會聯絡你了。」

Angela慢慢呷著咖啡,不置可否。

「本來在配對計劃開分身也不是奇事。但就奇怪在明明應該是同一個人,但態度完全不動。上一輪他明明就在刻意嚇走兇手,今輪卻在小心地對兇手套話,這未免太奇怪了。你完全一頭霧水,但做了虧心事的人當然會疑神疑鬼,你擔心對方掌控了甚麼資訊,於是你就與對方保持聯絡,想查出個究竟。之後的故事大家都知了。而你應該都已經猜到,你上一輪配對到的電話號碼就是我。」

「謝謝你的故事。但你不是與士賢一伙嗎?為甚麼要暗地裡趕走兇手?」Angela滿有興趣地問。

「因為我喜歡士賢,不想他出意外。我當然不希望他配對到兇手,但他又不聽我勸告,所以我只好暗地裡趕走兇手。」心怡憂怨地說。

「你既然認定我是兇手,為甚麼不把我交給警察?我如果被判終身監禁,你的士賢不就很安全?」



「你既然夠膽讓我看放了行兇物品的手袋,想必你已經消滅過往的行兇証據。結果即使通知警方也不夠證據令你入罪,士賢就會活在怨懟之中,不能從他的好友的死釋懷。」

Angela不能反駁心怡的理由。

「所以我今日將一切告訴你。你的疑問只是來自一個女生為了所愛的人而在背後耍的小手段,士賢的目的就是要調查你是否殺害他好友的連環殺手,並無其他。你當然不會和一個調查自己的人再來往,這未必太危險了。」

「如果我真的和士賢斷絕來往,不就等於默認我是殺手?」Angela微笑著問。

「士賢曾委託警察查你遺留在小巴上的手袋,更使計借小巴司機來套你電話,並查出你這個號碼也是用電話卡。一個普通女生都不會和一個初次見面就調查自己的男生交往吧?」心怡連下台階都為Angela預備好。

「我不在乎你是否兇手,我只是想保護士賢。如果你不再和士賢聯絡,我就當一切無發生過,警方都不會懷疑你,你就可以繼續你的生活。」心怡叫侍應埋單。

離開咖啡店,Angela走在夜風中,她拿起手機刪除了士賢的電話。她已經想不到任何要與士賢繼續聯絡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