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大街中央,四個男子大搖大晃的走著。

  「你估大佬搞幾耐丫拿?」最左邊的中等身材男問。

  「起碼三四個鐘啦,炸曬成隻手喎。」左二男回應。

  「咁我地咪有排行?」右二男接話。

  「『棅』多十零分鐘好番去喇,頭先條女唔係叫我地掃地定買飯咩?」左二男提議。



  「哈哈哈,你唔係淆佢呀嘛?」右二男笑得一雙眼睛眯成一線。

  「唔係,但人地好似係信我地先托我地做野咁姐。」左二男回答。

  「不過條女又真係幾好樣,頭先呀風好似抄左佢牌添喎。」左一男肩撞一下左二男,視線瞄到右一男身上。

  「我係公事公辦,唔似你地。」手卻不安份的拿起電話發著訊息。

  「『你地想食乜野,問號,等如,點,等如(=.=)。』,哇,咁都係公事公辦呀?」右二男大聲朗讀出呀風正要發出的訊息。



  「仆街啦你,咁叻,比個電話你應佢丫笨。」叫呀風的右一男回應。

  「係我又唔拒呀。」右二男咯咯的笑。

  四人背後傳來呼喊聲,一位身穿笠頭衛衣的古怪男雙手播袋的說:「喂,你地四個!咩咩風林火山下話?」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