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得,我要休息一陣。」笑面虎打斷了呀飛的專心,他卻沒有停下。

  圖案剛好完成了一半,而其他人亦各自在自己位置做著自己的事。

  胖子繼續拆解著林鐵仁留下來的檀木箱,林乙在畫畫,煙爺玩弄著他從風林火山搶來的煙斗,十號不忙的在健身。
  
  「咁快?我仲幫你畫緊對翼喎。」林乙背著他說。

  「你唔係真係打算幫大叔紋對翼下話?小妹妹。」笑臉虎似笑非笑的答話。



  「唔係我呀,呀飛紋之嘛。」她還是沒有回頭。

  「嗯。」呀飛不置可否的答允,若有開始在想像那雙翼似的。

  「喂,我話想休息一陣呀。」笑面虎不客氣道。

  「你係咪唔識聽人話架?原本已經話唔可以有第三者干涉入哩件事。你而家算點?」他嘴巴是沒停下,但身體是乖乖的不敢胡亂動。

  「你由入黎果刻開始,呼,已經唔到你話事喇。58,59。。。。。。」十號正式姿勢的做著掌上壓。



  「你最好了解番而家既情況啦,話時話,你果四個跟班咁耐都未番既?唔會比拐子佬捉左丫嘛。」煙爺點起了斯里蘭卡的煙草。

-------------------------------------------------------------

  「喂,你地四個!咩咩風林火山下話?」

  「邊位呀?」左一男一臉不爽的打量著這個衛衣男。

  「你地跟錯大佬喇。嘻嘻嘻。」衛衣男在口袋裡掏出一把如手掌大小可穿四指的反光漆黑指虎刃。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