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係唔加多對翼落去呀?」林乙看著笑面虎背上彩繪系的下山虎逗說。

  「小妹妹,不如你幫我啦。」笑面虎賊笑。

  剛進店時所收起的戾氣又再現他身上,這底氣是來自於他感受到由那虎圖案源源不絕刺激他溫熱卻又痛楚的感覺。

  自以為那是叫作運氣的東西,本來在十三多年前就離他而去沒再回過來的東西。

  「不如,我幫你啦。」煙爺叨著一口香煙進場,長長的煙灰連著煙頭跟著他的嘴唇上下擺動卻沒有掉落。



  「煙爺!我仲有四個細既,佢地都要紋哩龍狼鷹架。隻翼我就唔會紋架喇!」笑面虎繼續乖乖的躺著。

  「有得到你話唔好咩?!你同我紋埋對翼先好走呀!」煙爺故作氣憤。

  「仲有,聽日開始,每日八點前番黎開鋪,準備好五人份量既早餐……」

  「話時話,佢地四個呢?」笑面虎想起幾個手下。

  「喔,我諗就番到架喇。」正當煙爺揑熄煙頭之際。



  門外傳來年輕人的嬉笑聲。

  「就講就番黎喇,日頭唔好講人呀。」呀肥答話。

  與此同時,『格喇』一聲,檀木箱的鎖解開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