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唷,竟然真係開到喎。」天生是幹壞事的呀肥不知不覺間把檀木錢箱給打開了。

  錢箱約莫高半米,長闊一米。

  在英泥、「石屎」、鋼筋、混凝土或者塑膠之類的原材料未普及,甚至未發明之前。

  木材已是用作原材料造工具,起源甚至能追朔到四億年前,作為燃料,房屋,器具等等

  相比之下,數到五千年前,用來造紙已經算是近代了。



  現今這個檀木錢箱,結構如此精巧,同時又可上鎖而雕刻細膩,可算是難尋了。

  榫卯技術是鐵生前最拿手的好戲,其次是雕刻,再而就是室內設計了(他的時代稱之為風水堪輿)。

  錢箱分了五層,呀肥逐一將之打開,分別擺放了:紙條、銀造手練、手繪圖案、清朝銀票和一張地圖。

  全都是上一個世代的物品,但在這異怪的店裡卻沒有格格不入,反而令人想到這些東西原本就屬於這裡的。

  是遺物吧,過了差不多十年了,終於這份思念得到解脫。



  林乙不自覺眼框漸潤,卻忍著不讓淚水掉下,伸手拿走放在頂層的紙條就跑走了。

  大家都看到她眼睛通紅,但誰都沒有追出去的意思,只是盤算著哪一件是留給自己的。

  笑面虎首先開口:「喂,係咪分贓呀?見者有冇份先?」

  黃飛怒目一視之,紋身槍滋滋作響,嚇得他頓時閉口不語。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