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門者(一)

弗洛姆:「若我是我所有,若我失去所有,那我是誰?」
“If I am what I have, and if I lose what I have, who then am I?” Erich Fromm said.

斯龍在真鳳身上感到一種深不見底、呈暗紫色的靈力,不禁吃驚。幸好,真鳳未能使用那靈力。真鳳吶喊:「呀!」用盡全力揮拳,那恐怖的力量應可把木板打破,甚至打凹鋼板,可是斯龍僅以手掌接下。

隨著全力一拳竟被輕易擋下,真鳳呆怔,實難以置信,表情愕然。斯龍低聲道:「好好睡一場吧。」真鳳只見斯龍右手似有行動的同時,便感到後腦被重擊一下,雙眼漸變無力,眼眸中的鮮紅亦漸漸退去。

真鳳於昏睡時,再次回到意識空間,段段的記憶浮現,當中有喜有怒,有哀有樂。最後,真鳳竟看見解封前的自己走來,雖有詫異,但毫無想像中的厭惡或羞恥。解封前的真鳳慢慢走來,笑說:「果然高大威猛!以後不會被笑矮人族了!」



「對。現時我有金錢,有力量,以後不會再被人笑。」

「但你很討厭。」

「你說什麼?現在的我才是一直渴求的自己!」

「你的確高大富裕,無需再擔憂三餐,但你認為你快樂嗎?解封後,心中就只有仇怨,未曾由心而笑。你看看我們的回憶,許多值得開心的事,許多值得歡笑的事。難道你又忘了嗎?而且,現在你根本不能控制這份力量,還算強嗎?」

真鳳無言相對卻欲言又止,無法抗辯。先前心中厭惡世間,而且無法按捺體內衝動,回想段段回憶,那天真瀾漫的笑容似乎已遠離自己,道:「也許你說得對,我忘記了初衷。」



解封前的真鳳笑道:「高大的我,以憎恨去看這世界,只會見到醜惡;如果以歡笑去看這世界,才有機會見到美好的那一面。」話畢,他化作白色光點,飄向真鳳。「我不能再次出現,不過,我一直都在。」

每一顆光點,都令真鳳重新感受由有意識以來的記憶,當中有悲有喜,有高有低。對比上次,這一次的光點帶著正面的情緒,帶著友善,帶著光明,帶著寬恕,帶著快樂。

當真鳳吸收全部光點時,才發覺自己以前並不完整,或許因為封龍印,同把某些情感亦封閉或抑制。而解封之後,黑暗面卻大大爆發,迷失自我。現時,真鳳才是真鳳。

當真鳳醒了,才發覺滿臉淚痕,從辦公室內的沙發坐起身,雖感頸部疼痛,卻會心微笑著,但這次微笑沒有邪氣,沒有殺意,沒有怒火,就如當初一樣,呼出一口長氣,心想:「幸好有龍叔叔阻止我,否則後果一定⋯⋯」

斯龍緩緩走進真鳳辦公室內,雙眉緊皺,嚴肅地說:「鳳仔,爆樽雙手手腕嚴重粉碎性骨折,很大機會以後也不能握拳,也不能再拿到重物。」



真鳳聽後垂頭,自覺沒有顏面正視斯龍,細說:「對不起,龍叔叔,是我失控了。」

「你不用向我道歉,向爆樽說就足夠。你一次失控,令人一輩子無法再握緊拳頭。我希望你記住這次教訓,控制自己力量、情緒,亦希望你明白,他人的生命和幸福,並非用來讓你換一次教訓。以後,三思而後行。」話完,斯龍離開,剩下真鳳一人。

每一次決定都可能改變自己,甚至他人的一生,但到底是命運要你下這些決定,或是你下了這些決定才形成自己的命運?

真鳳望出窗外,一片藍色的天空,卻配上灰色的雲,令人感覺郁悶,還有看不到盡頭的迷茫、迷失,忖度:「是我忘了自我,迷失於復仇之中,迷失於憤怒之中。」

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之後,小冰敲門,捧著一杯熱茶,走向真鳳。「真鳳,不如先喝杯茶放鬆。」

真鳳接過熱茶後,把它放在桌上,說:「小冰,謝謝你。在這工作的全部都是門者?」

「不是全部,而是大部份。」小冰溫柔地回答著真鳳。



「那⋯⋯那你也是?」

小冰輕輕一笑,走向真鳳的辦公桌前,把手指點一點那杯熱茶,熱茶瞬間成冰。「我能力是凝冰,只是個初階二門者。」

真鳳對此大驚,超乎想像,不過令他更感興趣的是她剛才的說話,問:「初階二門者?」

小冰微笑,耐性地解釋:「總監曾說,人有四門,分別為解門、破門、心門同靈門。跨過解門是一門者,跨過破門是二門者,如此類推。而越過破門之後,則可分為初階、中階同高階。」

真鳳點頭,好奇問:「那如何知道自己是什麼階級?」

「突破一門則解放自己身體限制,五感及反應會比以前高出數倍。突破二門則突破自己界限,例如強化自身機能。至於階級,待你能控制自己力量之時,再慢慢告知。」

小冰一笑傾城,與她凝冰的能力完全相反,足以溶化一切,令真鳳心跳加速,全身發熱,雙頰通紅,紅似番茄,害羞得不禁趴在桌上。

小冰眼見真鳳回復當初的清澀,不禁放鬆下來,道:「真鳳,昨日你所散發出的殺意有如寒冰,叫人難以反抗。」真鳳聽到她話中認真,才抬頭望去。她續道:「所以我相信,你身上靈力非凡,極具潛力,只是你尚未能駕馭。世上三門者數量不多,不過我相信假以時日,你將會是其中一個。」



真鳳心中想像三門者幾乎無所不能,呼風喚雨,力能舉鼎,呆道:「三門者?原來我真的擁有如此大力量?」

「幸好你未懂運用靈力,否則昨日你暴走,或許連旁邊大樓也被摧毀。記住,毋忘初衷。我走了,拜拜。」小冰莞爾一笑,使他再一次臉紅耳赤,呆著像機械人般揮手。

真鳳待小冰離開,再次趴在桌上,心想:「我實在太易臉紅了吧!小冰人美聲甜,而且溫柔善良,事事細心。唉,其實她也只是拿杯茶,為什麼要胡思亂想?」

真鳳不知該如何運用及控制靈力,回想那時的火龍火鳳,苦思自己的能力,然後望著桌上的冰茶,只是輕輕觸碰茶杯,茶突然沸騰,化作蒸汽,就連茶杯亦開始燃燒並熔化,幾乎連辦公桌亦燃燒起來,嚇他一跳。

「難道我的能力是火焰?」話完,真鳳頭上的灑水器被那股突如奇來的熱力觸發,向他不斷灑水。他抬頭望去,雙眼瞇成一直線,一臉無奈。

房外的人都眼見真鳳的傻氣都不禁偷笑著,就只有數人,彷彿一直在監視著真鳳的舉動。

期後,斯龍叫真鳳來到另一地點,不過真鳳仍對爆樽那事件耿耿於懷,即使去到卻呆企門外,久久不敢按下門鈴。



斯龍突然開門,豪氣說:「站了這麼久,進來吧,鳳仔。」

「龍叔叔,你一早知道我站在此?」

「哈哈哈,否則豈有資格成為三門者。」話後,斯龍便坐在沙發上,伸手示意真鳳坐下。

「龍叔叔是三門者?」

「哈哈哈!如果我不是三門者,如何領導眾多門者,成立萬事妥。」

真鳳心想:「難怪那天我連龍叔叔的動作也見不到已被擊昏。」好奇望去,發覺這公寓面積雖然未及萬事妥,但亦有多個房間,廳中並無擺設,卻有個類似擂台的區域,奇怪不已。

斯龍問:「鳳仔,今天我叫你來,希望認真問你三個問題。第一個,對於上一次你失控暴走,你有何看法?」

每當說起此事,真鳳總感到羞恥愧疚,說:「我因為一時衝動,累人一生,實在不可。」



「你知道,萬事妥賺得最多、接得最多的任務是什麼?」

真鳳搖頭以示不清楚,只答:「送貨?」

斯龍淡淡說出:「殺人。」

真鳳雙眼呆滯,不敢相信斯龍竟會說出如此荒謬的說話,不禁激動地質問:「殺人?龍叔叔,你曾說一個決定足以影響人一生,更何況殺人?你怎可以容許他們如此?你覺得對那些人公平嗎?」

「公平和正義乃兩回事,而且世上無絕對的對錯。作為中介,更無必要分對錯,接不接,做不做,是他們的選擇。」斯龍仔細留意著真鳳表情,續道:「鳳仔,如果有一個暗殺任務,你會做嗎?」

真鳳深感憤慨,道:「怎可以說殺就殺?人命無價,如果他是一個家庭的經濟支柱呢?」

「如果佢是家庭支柱,又是個殺人狂魔呢?那又如何?」

「我⋯⋯」真鳳頃刻不知如何回答,話到咀邊卻說不出聲。

「我們無權,亦無能力定一個人是否有罪或該殺,不過在門者界中,弱肉強食,有力量就有話事權,沒力量就只可遵循,這就是法則,無人能夠改變,不過,即使雙手沾血,卻不可沾污內心。第二個問題,你願意助我一臂之力,拯救世界嗎?」

「拯救世界?」

「一群自稱噬魂者的門者,半年前屠殺上古龍村,正確而言,他們將全村人⋯⋯」斯龍凝重望向真鳳,續道:「吃掉。」

聽到吃人,真鳳突然胃部不適,極為反感,多番意欲嘔吐。當他壓下不適感後,道:「吃人?他們是瘋了嗎?他們比常人更有力量,卻如此荒謬!」

斯龍嘆息道:「人肉帶有靈力,吃人肉的而且確是最快和最容易增強力量的方法。而吃越強的門者,就會吸收越精純的靈力。」

待真鳳暫且消化,斯龍續道:「上古龍村是個敬拜上古神龍的村落,大部份人擁有上古龍血統,當中不乏中、高階二門者甚至三門者,但依然被滅,可想而知噬魂者力量如何。他們殺人如麻,實在難以對付,所以鳳仔,我需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