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執劍啟始(三)

在擂台中,真鳳氣喘吁吁,單膝跪下,微笑說:「哈,電王不愧前輩,真的很強。」

電王打從心底欣賞真鳳,認為他的潛力確實比自己更高,即使勝利,亦不敢相信,呆呆大笑,道:「只是第一場對打,已經實力強橫,相信你將會很快便超越我,哈哈。」玻璃厚板再次升上天花上,若霖先還原傷勢較重的真鳳。雖然真鳳落敗,卻贏得所有人的認同,更甚者,竟在此練習中升成中階二門者。

斯龍望向真鳳,一笑過後就走向電王身邊,細聲談話。幸好,兩人都只受皮外傷,電王更以靈力護體,所以若霖只花一會就將二人還原完畢。

過後,斯龍聚集眾人,各自報告先前所調查的事,風仔拿出一份報告,率先說:「上古龍村無一生還,遍地屍骸,大部份屍體皆沒有四肢和心臟。我們發現兩種火焰的痕跡,相信犯案者中至少有兩名火屬靈力者;亦有幾處地方,發現族人自相殘殺的現象,相信犯案者中至少一名精神力動者。」



明鋒聽後,淡道:「總監與我同去藍鳥部落,與上古龍村有相似的情況。看來,兩事乃同一組織所做。」

斯龍眉頭一皺,認真道:「小冰,有關噬魂者,我們了解幾多?」

「總監,資料庫中,只有鐵塔提供過有關噬魂者的情報。兩年前,一名法籍高階二門者感到殺意,使用分身,怎料一名自稱噬魂者的中國籍女子,以火鞭一擊擊殺四名分身。該男子分身逃跑,幸好他走入地下水渠,才可避過一劫。男子馬上向鐵塔報告,初時鐵塔以為央府所為,在九大組織會議中投訴,明查暗訪下,才發現噬魂者的足跡遍佈全球。可是,人數、所在地和能力卻一無所知。」

明鋒手指彈動,分析:「能以一擊擊殺高階二門者分身,只有三門者能做到。上古龍村和藍鳥部落都有火鞭痕跡,看來噬魂者與滅族二案大有關連。」

「嗯,至少初階三門者。」斯龍正粗略估計著那女子的實力,回想眾人,不禁嘆息,續道:「如無意外,噬魂者所有成員都是三門者,而且他們的戰鬥經驗,比你地每一個都要更多,且招數毒辣,如果相遇⋯⋯」



「呀!」真鳳突然一聲,令所有人望向他,臉露不解,說:「咳咳,那龍頭骨體積好小嗎?」

他這問題與眾人所談論的事風馬牛不相及,令其他人全都呆掉,令殘影以白痴的目光望去。明鋒一面正經答:「據記載,龍頭骨約二米高,八米長,一米六闊。真鳳,你為何有此一問?」

「看此報告,上古龍村的龍頭骨消失不見。龍叔叔曾說,噬魂者以吃人增強實力,如果我是他們,根本不會對龍頭骨有任何興趣。而且體積龐大,又不似戰利品,或者,那龍頭骨對他們有幫助。」真鳳對於實力沒有任何推測,在報告看去發現輕描淡寫的一句,反而更感著眼。

斯龍想後,說:「的確有道理,小冰,你去調查上古龍的龍頭骨到底有何用處。」小冰點頭示意知道,斯龍續道:「各位,我地要去伊拉克。」

眾人愕然,因為美國攻打伊拉克已過兩年,但除真鳳以外,所有人都清楚此戰是因美國政府為爭奪石油,以及內情報局意欲徹底剷除在伊拉克中的門者組織,防止其變得更有規模,更有實力。這代表著,現時伊拉克中,雖然軍隊數量減少,但門者則隨之增加,反倒更加危險。



斯龍慨嘆:「總有一日,執劍會面對噬魂者。不過,現在的你們面對噬魂者,只會全滅。如沒有拚死一戰既覺悟,就連與噬魂者作戰的資格也沒有。只有真正的戰士,才可屹立戰場之上。在伊拉克,一不小心,或會被機槍、導彈擊斃,或被門者所殺。徘徊生死之間以領悟真心,突破心門。你們有一晚考慮,如果選擇去,明日中午,在此再見。」

話畢,斯龍就立刻離去,給予所有人空間思考自己的抉擇。其實對他而言,這決定也幾經苦思,但無奈噬魂者已經開始行動,若對執劍仁慈,實質更加殘忍。

要保護自己所愛的世界,就只有把噬魂者剷除,這份堅定讓真鳳下定決心,捨棄平靜安穩的生活,跟隨斯龍到伊拉克。

小冰看到真鳳眼中的堅定,令她想起當初加入執劍的執念,同時亦想起自己的弱小,深知自己只是初階二門者,去到戰場等於送死,或者,因此斯龍才拜託自己調查龍頭骨。

她心想:「我曾發誓要守護正義,因此加入執劍。我一定要變強,一定要!」光以實力而言,或許小冰尚未有資格加入屬於九大組織的執劍。

執劍除斯龍之外從未踏入真正戰場,即使殺人,也只不過刺殺黑幫人物。但在伊拉克,面對的全是訓練有素、持重型槍械的軍人,或殺人如麻的門者兵團、僱傭兵團,他們又會有勝算嗎?

當晚夜空份外平靜,沒有一絲的風,沒有一點的雨,連雲兒都遠離煩囂,留下孤單的彎月呆坐天邊,寂寥地俯瞰大地,靜看世事。剛到萬事妥的真鳳見到眼前的小冰,不禁問:「小冰?你也在。」

小冰望向真鳳,微笑點頭,回望窗外風景,問:「真鳳,你會去伊拉克?」



「會。」真鳳走到小冰身旁,與她並肩看著寧靜的東方之珠。或是景色迷人,真鳳心境漸漸平靜,有如止水,令自己能想得更清楚。

小冰雖無驚訝,但依然問:「你不怕死?」

「哈哈,怕,當然怕。不過如果因為怕而逃避,我一定會後悔。」

小冰望向真鳳,輕笑:「我也會努力追上你們,你們一定要活著回來。」

看見小冰微笑動人,優美不可方物,真鳳雙頰一紅,臉孔一熱,立刻望向窗外,說:「嗯,知道。」

真鳳傻氣純真,卻令小冰感到久違的安全感,笑道:「真鳳,我相信你。」或許偏偏是這種傻氣,才能令她放下面具;或許偏偏是這種純真,才能令她回復真誠。

真鳳偷偷瞧去,陡然四目相投,彷彿產生一種化學作用,令時間停頓一刻腳步,令世界只剩下對方。一眼,已足以讓冰封的心開始溶化;一眼,已足以讓人的意志變得堅定。兩人紛紛望向窗外,靜得能聽二人急促的呼吸聲和心跳聲,可是愚蠢的真鳳卻未有察覺到小冰臉上紅霞。



中午將至,斯龍站在門外,已感覺到眾人的氣息,豪情大笑,看著執劍全員,道:「好!不愧執劍,哈哈哈!」

真鳳一聽到熟悉的笑聲便從沙發站起:「龍叔叔。」

殘影臉上掛著一個自信滿滿的笑容,嘲諷說:「總監,別整天似個瘋子般大笑,好嗎?哈。」

此話令眾人大笑,風度翩翩的風仔略帶責備,笑說:「殘影,要尊重總監。」

小倩大笑:「哈哈,殘影只想輕鬆一下而已。」

與小倩交情最深的電王取笑:「嘩!小倩,你真了解殘影。哈!」其他人皆對小倩暗暗發笑,令她滿面通紅,追著電王來打。殘影亦沒氣理會他們,不過看著二人打打鬧鬧,也感歡喜。

斯龍看著小冰說:「哈哈哈,好!大家都到齊啦。執劍唔可以無人處理外務,要麻煩你啦小冰,做我地既後援,為我地提供情報。」

小冰一臉認真,眼眸卻與過去有著一絲差別:「知道,總監。」



斯龍嚴肅道:「其他人準備好加入一場生死戰爭?已有死的覺悟了嗎?」

「有!」眾人一起回答,只有若霖點頭示意。

斯龍見眾人堅定,倍感安慰,望向小冰,小冰已回答:「一架私人飛機已在停機坪守候大家,但由於打仗,飛機只能載大家至伊拉克邊境。」

「哈哈哈!這是小型通訊器,每人一個,可以互相通訊、偵測位置,以保大家安全,而小冰你亦可以透過衛星聯絡我們。我地九人一隊,目標,全人生存一星期。」

斯龍認真講及如何面對軍人;明鋒分析戰場的動向、分勢與各種對戰可能性;小冰亦派發各種裝備,包括避彈衣、頭盔、手榴彈、軍刀、糧食丸等。

「小冰,如有任何有關噬魂者的消息,馬上通知我們。」

「知道,總監。」



「一上機,大家就要進入作戰狀態,即使邊境,亦可能有迫擊砲甚至導彈來襲,所以一定要將靈力控制於身體各部位以作保護。靈力是矛,亦是盾。」

這亦是執劍首次參與的戰爭,眾人不敢鬆懈,心中雖然不安,可是知道時間無多,唯有在戰場上領悟更多。

小冰明白到戰場上變化萬千,因此祝福:「各位,一定要全員回歸。我會在這等你們。」

「哈哈哈,毋忘初衷。要一直生存,要平安回來!出發!」斯龍一笑過後,一臉認真,帶領執劍其餘八人,前往戰亂中的伊拉克。

機師透過廣播系統通知眾人:「各位,仲有約兩小時就會降落。」

斯龍道:「正如明鋒所言,美國先前所捕獲的薩達姆並非其人,所以不同國家暗地聘請僱傭兵及門者兵團遍地搜索,當地依然戰亂不堪。無論任何情況,都要小心,處於戒備狀態。」

明鋒接著說:「大家要記住兩點。第一,門者之間的勝負在於對對方的了解,包括能力、門階,所以未清楚對方能力,別輕舉莽動。第二,對敵人仁慈,則對自己殘忍。」

在戰場上,沒有可憐,沒有仁慈,沒有對錯,只有生或死,勝或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