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三方分戰(一)

諺語:「身在福中不知福。」

飛機內鴉雀無聲,氣氛沉重,讓人透不過氣。一向豪邁的斯龍亦擔心眾人而變得沉默,望向眾人,各有不同想法,而最令他擔心的,不是真鳳,而是小倩,其原因並非不相信她的實力,而是因為她珍惜生命、富有愛心。那麼在戰場上,她又會如何面對敵人?斯龍深深擔心眾人,卻知若然執劍要走得更遠,此行乃不可避免。

沉默,讓時間過得更慢,短短兩小時彷是數載,份外令人疲累。直至機師溫文有禮道:「飛機即將降落,離伊拉克邊境約五公里距離。各位務必小心,七日之後再見。」

九人下機,嗅到濃烈硝煙氣味,細心望去,樓宇牆外佈滿子彈孔,玻璃破碎而散落地面,屋簷損毀而搖搖欲墜,再遠望,灰黑濃煙嗆嗆,正向天空漫延,似要遮日蔽月。戰火,從沒有停止過。



斯龍突然抬頭望去,不消一秒,四架戰機以高速飛過,向伊拉克發射八枚空對地導彈,往原先方向折返。真鳳只能呆滯,看著象徵摧毀的導彈降下大地。

轟炸聲音隨之而來,熾熱爆風湧向四周,大地震盪,令人難以站穩,道道火焰漫延四方,寸寸火舌吞噬八面。轟炸聲漸漸淡出,剩下尖叫、哭喊,為這篇瘋狂的樂章寫下漫長的結尾。

斯龍領其他人走到較為隱蔽的位置,細心觀察,看到過百名男女和小孩被炸得肢離破碎、被傾倒的樓瓦壓成肉醬、被火活生生焚燒至死。尚未正式走進伊拉克,已充滿血液、殘肢、哭喊和傷痛,狠狠壓在眾人心胸,大感不安,無不啞然。

真鳳見此難忍不適,轉身嘔吐,全身顫慄。電王安撫真鳳,只是,連他自己也感無力,也感渺小,也感戰爭的恐怖。小倩愕然,頰上早已掛上兩行清淚,問:「以婦孺孩童的生命,換取石油控制權和鎮壓伊拉克門者組織⋯⋯這就是所謂的大國嗎?口中講得美輪美奐的正義之戰,總監⋯⋯我們⋯⋯」

斯龍肅穆說:「小倩,已有門者兵團察覺我們,用精神力搜索。大家記住,我們曾答應小冰要平安回去。」聽此,真鳳亦忍住嘔吐,但氣喘如牛,全身毫不自在。小倩眼見面前一幕,不禁想起親弟弟,腦海混亂,難以集中,段段回憶再次湧起,編織成一幕她終生也不能忘記的畫面。斯龍一喝:「小倩!」



「對⋯⋯對不起,總監。」小倩心緒不寧,盡力嘗試以精神力搜索,道:「對方應有五人,四人在前方,約四百米;一人轉向移至左後方,約六百米。武器暫時未知。」

斯龍認真且輕聲道:「他們暫無殺意,保持警戒狀態。電王、殘影,留意左後方那人,提防突襲,其他人注意面前四人。」

小倩補充:「四人一直走來,而左後一人則維持二百米距離。」

「你好,我們是門者兵團,天狼星。我是首領天狼,並無惡意,只不過,想問你們借一點點補給品。」天狼一頭金色短髮,身型高大,戴寶藍色太陽眼鏡,上身赤裸,左手異常粗壯,左肩紋有狼型印章,穿棕色長褲,殺氣騰騰,而其餘三名同行者亦有相似穿著,似是天狼星標記。

斯龍微笑淡說:「不好意思,要令你們失望,因為我們無法提供補給品。」



「哈?你身邊那女生,也不錯麻。」天狼不懷好意地注視身嬌肉嫩的若霖,慢慢湧現靈力以示強勢,道:「我只想要你們一半糧食,或者,那女生,不太過份吧?」

斯龍心想:「天狼星乃歐洲著名門者兵團,戰鬥經驗充足,幸好我們人數較多。況且,總不可能逃避戰鬥。該戰,則戰。」瞪著天狼,微微釋放霸道氣勢,道:「要糧食,我相信伊拉克境內仍有店鋪;要我身邊同伴,除非我死。」光是氣勢之磅礡,同為執劍的眾人亦未曾感受過,甚至連天狼亦有一刻動搖,輕輕顫抖,但身體本能地釋放冷漠氣勢抗衡。

戰鬥上,一旦被別人氣勢壓下,自己將無法發揮出完全的戰鬥力,不論力量、速度,甚至反應亦會降低,此消彼長,相去何止倍蓰,因此天狼未敢輕視對方,心想:「此人並不簡單,實是難得一遇的強者!哈哈!」幸好他是火屬靈力者,剋制斯龍,否則見此霸道至極的氣勢,他也沒有膽量挑戰。

「伊拉克一役果然集合世界各地的三門者,真令人興奮。哈,不過,從來沒有人可以拒絕天狼星。敬酒不飲飲罰酒,哈。各狼聽令。」天狼一笑後,怒喝:「殺。」

殺字一出,天狼以驚人速度衝前斯龍,不消一會已過數百米,左拳奮力揮向斯龍。斯龍側身衝前避開,察覺到天狼邪笑,感到一股風牆,於是把靈力微微集中於身體前方,但也被突如其來的風壓擊退數步,胸口暗悶,一息後才平復如前。

斯龍看著天狼,道:「利用力量集中一點,製造出極低壓空氣,再將其打出,形成風牆。既可攻,亦可守。我說得對嗎?」

「只是一拳,你就將我的能力理解得如此通透。哈哈!亞洲果然人才輩出,令人佩服。如此一來,你,非死不可。哈!」天狼再使衝拳,將火靈力釋放於風牆中,增加破壞力,也令風牆難以被擊破。

斯龍看著天狼熾熱的衝拳,一時無法找到破綻,不欲硬拼,於是分析著他的攻擊模式。雖然天狼那衝拳只是直線攻擊,奈何注入靈力的風牆保護著兩側,能攻擊到他的只有正後方,而且除雙腳的爆炸力,衝拳更利用風壓差提升速度,令人難以破解,攻防兼備。



斯龍避開天狼的衝拳,但亦再次受到風牆所傷,幸好早已把靈力集中前方防禦,傷害不大,但知天狼對於距離掌握得妙之又妙,不會容許別人有機從後襲擊。一時之間,斯龍也無可奈何。

與此同時,真鳳、明念和風仔各自面對天狼星其餘三人。

風仔先發制人,左手先後投出兩把大風刃面前的天狼星,一見他跳起避開,右手馬上奮力拋出注滿靈力的風矛。

那人空中無處借力,見此輕輕一笑,先以大風刃攻中下路,令對方起跳,則以風矛捕捉著地點,作為殺著,心忖:「有意思!」左手噴出蜘蛛絲,黏著地上把自己拉到另一方向,躲開風矛。 「控風者,你的確是個強者,把自身技能運用純熟,值得我狼蛛,盡力一戰的對手,哈哈。」

「狼蛛。那除了噴絲,應該還有其他技倆吧?」風仔與狼蛛對峙,狼蛛暗暗一笑,舉起粗壯的右手示意,眼神輕率,叫人不快。

而真鳳向著面前的天狼星放出四顆紫火球,那人大笑,以四顆水波抵抗,紫火球和水波對碰,兩顆水波餘勢未衰,依然直指真鳳。真鳳一避,回神後那人已在五步內,跳起高舉凝聚靈力的左手,打算直取真鳳心臟,真鳳右拳燃起紫火與那人硬拼。對碰後,真鳳驚訝地後退七步。

破狼大笑:「哈哈哈,我是剋制你的水屬靈力者,破狼。你又打算如何面對我?弱者!」



真鳳右手感到陣痛,默不作聲,壓下恐懼,冷靜心想:「我不可退縮,或者水剋火,不過即使是水,我亦有辦法令你蒸發!英雄無敵!」

破狼邪笑,口中連吐兩隻體型龐大的水狼,撲向真鳳。真鳳咬緊牙關,全身燃起紫火衝向水狼,眼看水狼利齒就快碰到自己,釋放早已凝聚的靈力,一道巨大紫火柱從雙手湧出,直接擊殺兩隻水狼,並且衝向破狼,使他不得不滾地閃避。

真鳳落地後,感到全身熱血沸騰,似是熟悉無比,雙眼瞪著破狼,怒吼:「水可以熄滅火,但同樣,火亦可以蒸發水!」

明念一向魯莽,但回想起斯龍與明鋒的說話,知一刻疏忽足以喪命,亦用念動力先探對方的技能及門階,心想:「先下手為強!」利用念動力,重擊此名天狼星。出乎意料之外,此擊竟直接擊中,雖是試探性質,力量不大,但依有一定威力。

那人站起,身上竟無一絲一點傷痕,大喝:「好久沒與念動力者打,哈哈!我叫殺狼。希望剛才那擊不是你的全力,我怕我會太悶!」話畢,殺狼左跳右躍,左竄右避,令明念無法擊中。

明念暗忖:「看來他早有與念動力者戰鬥的經驗。」眼見與殺狼的距離漸漸縮短,卻一擊不中,心中漸變鼓譟,不知不覺花上更大的力量卻毫無章法。

殺狼知明念狂燥,無法冷靜,故意用言語不斷挑釁,讓他更心煩氣燥,大笑道:「垃圾!你需要先去配眼鏡嗎?近視嗎?哈哈!」

明念大怒,如火焚天,大喝:「給我閉咀!」



另一方面,在眾人左後方的那名天狼星突襲,四枝冰箭以高速射來。電王放出四道電光將箭擊碎,而殘影則瞬移到那人背後,拔出暗殺刀刺向那人。當暗殺刀刺進那人身體,殘影發覺不妥,馬上瞬移離開。

那人位置突然爆炸,幸好殘影只受輕傷,右手被爆風輕輕削傷,向小倩怒喝:「如果我遲疑一點就成肉醬!小倩,再探測一次,敵人可能不止四個!左後方那是陷阱!」

明鋒見小倩心緒波動不定,道:「小倩,對方可能也有精神力動者,或者你正被干擾。利用可見的三名天狼星,令你信以為真,隱藏其他成員。平復自己情緒,令他無法入侵。小倩,集中。」

小倩望到受傷的殘影和吐出血的斯龍,馬上不忍地緊緊閉上眼,心忖:「我不可以再讓我身邊的人受傷,更不可以讓他們死!」呼口長氣,張開雙眼,回復明眸,再次集中自身精神。

戰線三分,為伊拉克之行拉開序幕,開始每人真正的生死磨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