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三方分戰(二)

劉易斯:「經歷是殘忍的老師,可你會從中有所收穫。我的上帝,你有所獲悉嗎。」
“Experience is a brutal teacher but you learn. My god do you learn.” C.S. Lewis said.

天狼對斯龍不斷使用衝拳,接近之時施放炎彈,令斯龍每次亦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害,即使被呈螺旋形的風牆輕輕觸碰,亦會彈開。

衝拳只有正後方是弱點,令斯龍頓時束手無策,他知道自己可以靈力直接打破風牆,但天狼一直從沒使用右手,但無謂在此使用過多靈力,亦考慮天狼或有其他技能作為最後殺著,因此不斷留意著天狼的動作,希望能夠從中發現破綻。

天狼感到每次斯龍用作防禦的靈力都被衝拳削去,加上以前無人曾破,讓他更覺不可一世,更看不起面前的斯龍。



於是天狼向著斯龍衝過去,斯龍以曲線軌跡避開。天狼則看準二人距離縮短,直接跳起,匯聚靈力於左拳,利用地心吸力進一步為衝拳加速。

斯龍彷彿早料如此,在天狼跳起的一瞬,已逃離攻擊範圍。斯龍見天狼著地,觀察到衝拳的身體次序,心想:「側身,右手垂下,左臂拉弓,握拳,突刺,這就是衝拳的次序。」

天狼望著斯龍,笑道:「哈哈,你的能力原來是逃跑和捱打。」這次衝拳威力之大,竟打碎地面,出現無數裂痕,碎石飛到四周,以天狼為中心,十米距離以內的地面都幾乎粉碎。

「哈哈哈!我能力亦未清楚,竟敢妄下定論,可笑。」斯龍豪氣一笑後,便收起笑容,一股強大無比的霸道氣勢湧向天狼,所含殺意之大,猶像死神降世,令殺人如麻的天狼不禁閉息。

斯龍此時將靈力凝聚於右手,衝向天狼。當天狼回過神來,斯龍已舉手一揮,而他只本能地以左拳擋下了斯龍手刀,但依然被斯龍手刀巨力打飛。斯龍一笑:「我想太多了,你當真只依賴左手。」



天狼左臂被削去一片肉,怒不可遏,湧上心頭,但面對斯龍磅礴的霸道氣勢,心跳和呼吸久久不能平復,感到那力量的差距,惱羞成怒,大吼:「竟然可以逼我到此地步。去死吧!」

天狼再用衝拳,螺旋形的風牆帶血,向著斯龍突刺。這次衝拳速度比剛才更快,可是斯龍只輕輕一笑,向右後方一跳,便與衝拳擦身而過。

而天狼停在斯龍原先的位置,回望如鬼人般的斯龍,無窮恐懼充斥腦海,只見金光閃過,左右手就與身體分開。

「呀!」天狼吼聲響徹雲霄,除因痛楚,亦因失去素來引以為傲的力量。即使斷臂之痛令他痛不欲生,但不容自己流淚或求饒,身體不斷顫抖,流下如豆大的汗水,單膝跪在地下,勉強支撐自己,問:「為什麼⋯⋯你可避開我的衝拳?」

斯龍俯視天狼肅穆道:「我一直試探你的攻擊範圍同維持時間,無論你使用多少靈力以增強你衝拳的威力,兩點亦改變不大。剛才你衝拳範圍全被血填滿,令我更容易躲避。而且,你應該沒想過,當衝拳一完,亦是你幾乎無法移動的時候。」



「哈哈!我⋯⋯輸得心服口服。你到底是誰?」天狼強忍劇痛,雙眼似合又開,但作為漢子的傲氣,不容自己屈曲求全,即使死,亦要作為漢子、戰士般死去。

「執劍,萬斯龍。」斯龍一字一字吐出。

一聽五字,天狼大驚,只能嘲笑自己的不幸。整個門者界都知道,世上九大門者組織都各有一名會長,被譽為世上最強的九人,而斯龍就是其中一個。天狼豪笑:「哈哈,能死在世上最強的九人手上,總算無悔,總算無憾!」心感能與一代驕雄以戰死沙場亦是戰士之幸。

「斷去雙臂亦沒流一滴眼淚,果然是個頂天立地的好漢。如果你一開始沒對我同伴動過歪念,或者我會留你一命。可惜。」話完,斯龍手刀一揮,天狼身首異處,血湧如泉。

天狼由此至終亦沒有求饒,直至死的一刻,亦能保持男子氣概,漢子傲骨,世上難以可見,因此即使斯龍戰勝,亦感惋惜。

狼蛛身手敏捷,配以蜘蛛絲,能在空中轉向移動,身影難以捕捉,叫風仔不得不集中心神。狼蛛向風仔連環噴出巨大蜘蛛網,風仔立刻用風刃將之斬成碎片,幸好碎片重新化回靈力,未有黏在地上。

風仔感到狼蛛從右方突衝揮出右拳,馬上後退,放出風刃,避免狼蛛拉近距離。惜狼蛛利用蜘蛛絲,微微改變前行方向,避開風刃直衝,速度不減反增,令僅用小跳後退的風仔只能與之硬拼。



風仔一驚,提防有詐,雙手使出一面風盾抵擋,竟被打退一段距離,更單膝跪下,驚覺對方力氣之大。狼蛛大喝:「有趣有趣!就連盾亦可以做出,有意思!哈哈!!」

風仔留意到剛才自己站著的位置留下大堆絨毛,想必是對方右手能力,如真正狼蛛,以絨毛去干擾對方的視覺和嗅覺,以及刺激皮膚,而風盾只是剛好阻止,不禁大感幸運,心想:「狼蛛其毒無比,或者除了放出絨毛,較黑的右手更能放毒。一定不可被佢打中皮膚,亦不可打持久戰。」道:「風無形,只要心細技高,則可創造一切。」

狼蛛見風仔一直跪下,知剛才一拳竟震撼如此,不禁大笑起來,道:「哈哈!跪下求我放過你嗎?平身吧,讓我多高興一番,或我會留你全屍。哈哈!」

風仔無視狼蛛冷笑,認真道:「你趁可以笑就笑多少少,要不是,我怕你會後悔。」狼蛛聽後,反而更加大笑不止。處事冷靜的風仔以靈力形成風矛,然後站起,等待狼蛛。

「你認為同一招可以對我有效?」狼蛛向風仔不斷噴出蜘蛛網。

風仔一邊逃跑,一邊放出風刃,令狼蛛不能夠太接近,但察覺到蜘蛛網的目標非是自己,而是地面,隨著蜘蛛網增加,活動範圍越來越細小,大驚:「他是要減少我的活動範圍。」

狼蛛知道風矛尖銳鋒利,威力不容小覷,因此未有妄動,以蜘蛛網減少風仔的活動範圍,直至封鎖他的行動,才用劇毒及絨毛作為最終一擊。

風仔雖然能夠從容逃避蜘蛛網,並以風刃斬開部份蜘蛛網,但每次跳躍不敢太大,所以只能在閃避期間放出大大小小的風刃,阻止狼蛛前行及改變其方向。他手中緊握著那支風矛,叫狼蛛不敢突然衝前。



不知不覺,風仔已被蜘蛛網包圍,可行路線只剩下面前一條直路,而直路的終點,卻是狼蛛身處的位置。

狼蛛知勝券在握,笑道:「哈哈,你已經無路可逃。」

風仔被逼至絕路,卻神情淡定說:「狼蛛,你,真的認為我輸了?」

「哈哈!你一直不敢跳太遠,因你在空中無法移動,一旦滯空時間太長,我將會直接施蜘蛛網於著地點,直接捕捉。不過,你現時已被重重包圍,還可做什麼?」

「你知道嗎?我和你的位置剛好對調。我站在你以右拳打飛我的位置。」風仔一指散在地上的絨毛,續道:「而你,則站在我剛剛停下的位置。」

「又如何?你已經成為我獵物!」狼蛛一喝,準備放出最後的巨大蜘蛛網。

風仔高舉左手,弓步踏前,運勁直拋風矛,風矛威力強大,破風聲呼呼作響,便知當中所含力量。狼蛛心想:「徒勞。」眼見風矛直指頭部,只輕輕側頭避開,見風矛遠飛,大笑道:「哈哈,你要完了!」



正當狼蛛想噴出蜘蛛網,了結這場戰鬥之時,突然四支風矛從地而生,刺穿身軀、內臟,痛楚走遍全身,口中不斷吐血,難以呼吸,頭昏眼花,懵然不知發生何事。他垂頭一望,竟是風仔所造的風矛,而且更有四支,難以置信。

「我跪下的時候,做了五支風矛,四支風矛埋在地下,以四條風絲連接我手上,即是你唯一見看到的風矛。只要我用盡全力拋走手上的風矛,風絲就會帶動其餘風矛衝上地面,亦即是,你所站的位置。」

狼蛛難以置信,怨恨道:「卑⋯⋯鄙⋯⋯竟以陷阱⋯⋯呸!算⋯⋯什麼好漢!」

「你以為我跪下的時候,一直與你聊天,真的被你那拳嚇倒嗎?戰場上沒有對錯,只有生死。感謝你的輕敵,令我足夠準備此風矛陣。而且,別以為我會如此愚蠢,被你一直以蜘蛛網包圍。我,可是控風者!」話畢,風仔放出風刃,狼蛛人頭落地,雙眼依帶不甘。

風仔不禁再次跪在地上,因製造風矛及風絲需要大量靈力,實令他吃不消,眼見遍地蜘蛛網,也暗暗驚慌,心想:「如果你能避開風矛陣,我一定會戰敗。」

與此同時,另外的戰鬥亦進行得如火如荼,激烈無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