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三方分戰(三)

人曰:「對敵人仁慈,則對自己殘忍。」

在距離風仔不遠的明念,面對著同樣是高階二門者的殺狼,一怒之下,竟直接衝前,與殺狼硬碰硬,埋身肉搏。他自知身壯肩橫,且動作靈活,才膽敢上前,目露凶光。

殺狼一拳揮向明念,明念閃身一避,還以一腳,殺狼沒有避開反而用肉身接招。明念腳踢殺狼,彷似踢向鋼鐵,大感驚訝,心忖:「佢的能力是硬化!」殺狼未有給矛明念時間離開,馬上以拳還擊,直打明念臉部。

明念腳未著地,難以躲避此拳,唯有用念動力,似四兩撥千斤,令殺狼拳頭稍為偏差,再以手臂擋下,但依然被打得雙臂麻痺,且後退多步,心想:「如果我沒及時以靈力保護雙臂,早已斷骨。硬化,加上龐大臂力,能贏嗎?」



「垃圾,還用得到四肢嗎?哈哈!一定很痛,但不要哭,我很討厭男人哭。哈哈!」殺狼硬化後,在二門者的世界中堪稱絕對防禦,才敢雙手張開,毫無防禦地看著剛站穩的明念。

這陣麻痺反而令明念冷靜下來,回想明鋒的說話,暗忖:「不可再與佢硬碰,沒可能如此完美,一定有弱點!先用念動力對打。」回復冷靜後,更為專注,剛才接近生死的恐怖感竟不知不覺令他五感提升。

殺狼跑向明念,以近戰去減低念動力的麻煩及騷擾。明念感到殺狼的速度不高,但知一旦被接近,以殺狼的近戰能力,定會處於劣勢,於是以念動力向橫一掃。殺狼的腳被此招打中,一失平衡,只能以雙手支撐,而雙手觸地時,在沙地壓出一對深深掌印,揚起一大陣塵土飛沙,明念亦趁機拉開距離。

「可惡!」殺狼站起,以更高速度衝向明念,以詭異身法與驚人的第六感閃避念動力。明念眼見雙方距離縮短,只好再次以念動力橫掃,望能絆倒殺狼,容許自己拉開距離。殺狼再失平衡,雙手在沙地壓出一對較淺手印,揚起輕微沙塵,且幾乎著地就撐起前衝,不讓明念得逞。

明念心想:「快了這麼多?」他知一被殺狼接近,定必敗仗,於是頭也不回全力逃跑,放棄利用念動力攻擊,但覺殺狼速度進一步提升,漸漸從後逼近。明念回想一切,暗忖:「兩次倒地,掌印有深有淺,難道他一使用硬化,會減低自己速度?那麼,現時是他最高速的時候,亦即是,沒有使用任何硬化的時候!」



明念只好一搏,感應背後殺狼的位置,光憑感覺,以念動力直指殺狼胸口。殺狼慘嚎一聲後,明念馬上回頭,眼見殺狼右腹流血,心想:「果然有偏差,但總算證實自己想法。」

殺狼雙眼怒紅,全身暴走,從腰間拔出一把鋒利軍刀,直棄硬化,光以身法追上明念。明念雖然未能看透殺狼的身法,但右腹流出的鮮血反成他的目標,令自己能夠稍微捕捉到對方身影。明念極度集中,雙眼茫然,卻帶清澈,起跳回身,凝聚全身的念動力,高舉雙手一喝:「念凝!」

頃刻,殺狼無法動彈,就連說話能力也被褫奪,更甚者,明念全身散發暴君氣勢,湧向殺狼,令他喪失戰意,心中產生一股由本能而生的畏懼,心想:「他⋯⋯他到底是什麼怪物?」

明念雙目全白,大喝:「破!」殺狼如鏡子被鐵鎚一敲,全身碎裂,變成塊塊碎片,直至明念雙眼回復黑眸,碎片回復血肉,肉碎鮮血倒在大地風沙之下。

明念陡然抱頭跪下,頭顱劇痛,彷被無數細針狂刺,流出如豆大的汗珠,氣喘如牛,全身抖震無力。念凝雖然威力龐大,但精神負荷同樣巨大。



明念用盡全身力氣抬頭,望向遼闊的藍天。雙眼一閉,迎接的不是一片漆黑,而是以前一段回憶。跨越心門,就要面對自己的真心,面對自己的過去。腦海中,回憶的碎片重新拼湊,再次成為一幅完整的畫面。

片刻過後,明念終於停止顫抖,慢慢張開眼睛,眼睛比以前更明亮、更清澈,然而這份清澈背後卻暗藏黑暗,似有某樣東西正從沉睡之中慢慢覺醒。他再次望向如遠若近的天空,心想:「爸,對不起。」

而第一次真正戰鬥的真鳳面對身經百戰的破狼,沒有意料之中的緊張或怯懦,竟感到無比興奮,全身血液沸騰,也許就如其他人所說,他是天生的戰士,戰鬥就是他的本能。

面對竟以火炎打散水狼的真鳳,破狼不禁大怒,吼:「我就看看你如何以火滅水!」話畢,他口中吐出兩隻比剛才體型更大的水狼。牠們長五米,有著深藍色的毛髮,淺藍瞳孔,就像真正活生生的野狼,令人畏懼。「他們是我最強大的傑作--艾蒙同艾諾,接近生命的靈獸,我就放眼看你如何以一敵三!哈哈!」

「哈,不知我之前吸收的火龍火鳳,宜家加上我,又算不算三個呢?」真鳳輕輕一笑後,換上認真嚴肅樣貌,便以紫火包圍全身,俯身疾衝,直指艾蒙。

艾蒙反應奇快,一見真鳳行動,便揮出利爪試探紫火威力。真鳳橫揮右拳,紫火與利爪相遇,利爪竟然不敵,被紫炎擦過的地方皆被燒焦,艾蒙慘嚎一聲,但利爪依然真鳳右臂上劃出一條血痕。

艾蒙在口中噴出水波,真鳳無法閃避,但突然雙眼閃過一絲藍光,有如本能一樣,將靈力加倍凝聚,令紫火溫度高出幾倍,心想:「這樣紫火就更加強橫,哈,這就叫做紫炎吧。」雙腳聚力一躍,以紫炎強擋水波,更向艾蒙連放紫炎彈。一聲慘烈狼嘯後,艾蒙被紫炎彈擊潰,消失世上。

破狼大吼:「艾蒙!」衝上並以大水波攻向真鳳,更命艾諾從真鳳身後攻上,把他包圍。



真鳳前無去路,後有追兵,知破狼大水波威力驚人,唯有向艾諾跳去,在空中放出紫炎彈,打消水波。艾諾早有準備,向左一跳避開,四腿著地後便全力突擊,速度之快,叫真鳳幾乎反應不及。牠欲一口攔腰咬斷真鳳,為艾蒙報仇。

真鳳首次面對死亡,這感覺是多麼的令人窒息,令人壓迫。在生死邊緣,真鳳雙目茫然,竟出現一絲藍光,如鳳凰飛舞,雙目漸漸變藍,而臉容無情,散發陣陣恐怖氣息。真鳳一瞪艾諾,艾諾似被凶獸怒瞪,不敢動彈。真鳳右手一揮,一道清澈藍火竟直接將艾諾化為虛無,一物不剩。

破狼愕然不解,大怒似火,但當與真鳳四目相投之後,不敢動彈,不敢呼吸,就像被死亡盯實,而自己只是獵物,不,只是螻蟻,不,比螻蟻更要渺小,徹頭徹尾地心寒,大驚:「我要面對著怪物嗎?」他快窒息而死,看著真鳳,有如死神,眼神似是冷酷無情、傲視萬物的鳳凰,光是那份高傲就足以令人昏倒。

真鳳雙目中的清藍忽地消失,更突然倒地。此後,破狼雙腳軟掉,全身乏力,直接跪在地上,褲子更是濕掉,大口大口呼吸著,心跳急促,暗忖:「媽的!到底這是什麼回事?」一望四周,只見天狼被斬首,殺狼及狼蛛亦被殺掉,大感恐怖。

天狼星本為歐洲上其中一支強大凶悍的門者兵團,叫人聞風喪膽,如今竟連首領天狼亦戰敗,回想剛才被真鳳瞪著,頓時一身冷汗。

片刻過後,真鳳吐血醒來,卻毫無記憶,慢慢站起,抹走鮮血,心想:「發生什麼事了?」破狼見此,完全喪失戰意,不敢亂動,怕又喚醒那隻怪物,暗暗叫苦。真鳳依稀記得一道藍火瞬殺艾諾,但又不知到底是誰使用那道藍火。同時,他發覺右手上的傷口消失了,似從沒受傷一樣,心中困惑,忖度:「執劍之中,火屬靈力者就只有自己。藍火?是火鳳凰嗎?」望向破狼,知此人已經失去戰意,失去尊嚴,只不過是一頭喪家犬,根本不需大開殺戒,而且,他尚未有足夠心理準備奪去別人生命。

斯龍突然出現,破狼尚未反應便身首分離,鮮血似噴泉般湧出,綻放生命最後的燦爛。



看見破狼身軀應聲倒地,真鳳心中大驚,內心抖震,一條生命在面前就此完結,對心靈的憾動簡直不能形容,血流成河,叫聲變無,一切歸零。斯龍目光銳利,略帶責備道:「有任何人可能威脅到同伴,我不會容許他們存在。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甚至同伴殘忍,你忘記了嗎?」真鳳不知如何回應,即使腦海幻想數十次,但當親身經歷時,心中難受,像被千斤重石壓著。斯龍嘆息,續道:「鳳仔,你感受到剛才的鳳凰之力嗎?好好回想,那可是強大無比的上古之力,先去會合同伴!」

真鳳心神恍惚,聽後沉默無語,只點頭示意,跟隨斯龍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