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三方分戰(四)

歐里比得斯:「當一個好人受到傷害,所有的好人定將與其同歷磨難。」
"When a good man is hurt,all who would be called good must suffer with him." Euripides said.

小倩重回過往明眸,便以精神力再次搜索,說:「三點鐘方向有兩人,中階二門者和初階二門者,四點鐘方向有一人,應是高階二門者。初階二門者與我一樣是精神力動者,另外二人能力未知。」

殘影聽到小倩語氣肯定,才回復平靜,笑說:「哈,好。我會盡快了結他們,你地留在此吧。小倩,告訴我即時戰場情況。」

「等等。」



殘影不解地望向明鋒,帶著不快問道:「怎麼了?」

明鋒分析:「以剛才冰箭的質量看出,高階二門者乃水屬靈力者,另外的中階二門者或能在短時間內製造陷阱,二人配合,不容忽視。」小倩和電王聽後紛紛點頭,殘影雖冷哼一聲,但知明鋒的分析比自己更有條理。

明鋒續道:「殘影,先去二人身後觀察,先再自行決定行動。如情況許可,先殺初階二門者,減低敵人數量。電王,當殘影出發,放兩道電光打碎障礙物,分散他們注意力,製造機會給殘影,然後與我馬上趕去,支援殘影。小倩,連接所有人的精神,一旦有任何敵人身亡,嘗試入侵對方精神,干預佢地思考,為我們爭取更大勝算。若霖,你留在小倩身邊,以防萬一。就這樣。」

突然,明鋒感覺危險,叫眾人防備高空。眾人望去,驚見海量冰箭由高空而至,只好不斷閃避。小倩將眾人的精神連接,殘影瞬移到目標身後,一來避開所有從天而降的冰箭,二來觀察他們的狀況。

殘影於精神大叫:「小倩小心!」他看見那高階二門者用力拉弓以靈力凝成冰箭,瞄準小倩,一旦擊中,非死則重傷。殘影未動,那人已經放手,冰箭去似流星,直指小倩。



身為初階三門者的明鋒反應最快,以靈力附上軍刀,在箭身一挑,以力卸力,改變方向,四兩撥千斤,心想:「先殺精神力動者,斬斷眾人聯繫,想法不錯。」

殘影知小倩已安全,心中大怒,瀰漫濃濃殺意。那名高階二門者察覺後,笑言:「我叫箭狼,你好,瞬移先生。」三支冰箭忽地射向殘影,殘影瞬移至箭狼身後,一刀砍去。箭狼眼見殘影消失,向前疾跳,道:「怎麼每個瞬移者都只懂瞬移至別人身後?可悲可悲。」

殘影失手,上前繼續追擊面前的箭狼。與此同時,電王以電光擊碎障礙物後,與明鋒衝去支援殘影,而小倩和若霖則以小沙丘作為掩護。

「電王,小倩現時需要集中精神以維持大家聯絡,而若霖近戰能力不算高強,務必速戰速決。」話畢,明鋒向著中階二門者衝去,而電王則直奔向那名初階二門者。

明鋒知道即將到達敵人附近,於是將靈力凝聚雙眼,暗道:「千目。」頃刻視覺變得毫無瑕疵,無死角盲點,更可探測熱能。他從袋中拿出一把細劍,留意沙地上所有細微痕跡,避開陷阱,直指面前天狼星。



那人驚道:「竟完全避開炸彈!」過後,知明鋒已步步接近,馬上作戰,但四肢酸軟,心生畏懼。明鋒釋放凌厲氣勢,一下斬擊,那人更感無力,即使拿起長槍格檔,雙手已感到麻痺,虎口更被打裂,身體被恐懼支配,不能動彈。細劍一過,那人咽喉出現一道血痕,倒地不起。

電王跟隨明鋒的足跡避開所有陷阱,找到另一名天狼星,立即放出一道電光,直接擊中這名曾入侵小倩精神的人。

「呀。」一聲嬌嫩的聲音由那名天狼星口中傳出。

電王才驚覺此人竟是一名年幼的小女孩,大感吃驚。先前一擊因凝聚靈力而凶狠帶勁,不只把她電昏,更轟斷她整邊右臂。他痛斥心扉,自忖:「為什麼她是個小女孩?難道我⋯⋯我要殺死她?難道我要殺死一名手無寸鐵的小女孩?」失去戰意,反生陣陣歉意,不禁問其餘四人:「我應如何?」

「我應該怎樣做?」電王陷入呆滯,畢竟自己難以接受殺死看似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唯有望向身邊的同伴,希望他們能夠給予意見,至少,能夠給予自己一個方向,一個肯定。

明鋒走向電王身邊,說:「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忍。總監在飛機上說過的話,你已經忘記了嗎?」

小女孩樣貌純真無邪,依帶稚氣,卻斷去右臂,叫電王心痛如絞,道:「我有直覺,她不是個壞人,也許只是被其他人逼使,不是她自願的。」心感內疚,與自責不斷在內心交織著。



「你意思是,你想留她一命?」

「嗯⋯⋯」

「電王,我相信你的直覺。」小倩說後,令電王決心更大,希望能夠放她一馬。

電王為小女孩而向明鋒求情:「明鋒,我求你,容許我帶她回去!」之所以要求情,是因為比起小倩,他更需要明鋒的肯定。如果連明鋒也認為無問題,相信其他人亦會欣然接受。

「如果你們堅持,我不會阻止你,但我也一定不會贊成,她是個計時炸彈,外表只是欺騙人的面具。」明鋒見電王決意已下,搖頭續說:「我始終不同意,但若你堅持,那你就帶她回去,讓若霖還原,沙地太多細菌,易受感染。我去支援殘影。」

電王聽後大喜,雙手抱起小女孩,觀察四周便急步走到小倩身邊,見小女孩依然未醒,便把她先放下,讓小倩先行照料。忽地,電王看到風仔似乎倒下,嚇得心驚膽跳,二話不說衝到風仔身邊。

而殘影與箭狼一直戰鬥,正打得激烈,二人不相伯仲,難分高下。殘影雖能瞬移,但只可近戰,箭狼卻以冰箭逼使他不得不瞬移躲避,而令他瘋狂大怒的是箭狼樣貌鬆容自得,彷能看穿自己動作及想法,每次瞬移突襲皆被箭狼避開,甚至預先向該處放出冰箭,實在叫苦連天。

「哈哈,得物無所用,浪費。」箭狼雙目如隼,不斷嘲笑殘影,笑道:「如果我懂得瞬移,一定比你強大得多,至少我不會比對方知道自己心思,哈哈。」



殘影素來高傲,且高大威猛,成門者後,知自己有瞬移能力亦令他成為所向披靡的暗殺者,刺殺任務從沒失敗,亦正因如此,他接受不到犯錯,更接受不到失敗。他狂怒之下,難以冷靜,大聲一喝:「去死!」瞬移到至箭狼右邊,連砍數刀。箭狼輕易避開,反之,殘影因為揮刀用力過度,難以避開冰箭,不知不覺間身體多出數條血痕,幸好沒中致命位置。

箭狼眼見兩名同伴都被擊倒,心中憤慨,打算殺死殘影,盡快與首領會合,不然讓殘影同伴加入戰團,就連自身難保。奈何爛船亦有三分釘,殘影驍勇善戰,箭狼一時之間亦難以擊殺,心忖:「媽的,此人身體質素好高!」瞧著殘影身上被冰箭擦過的傷口,從沒止血,甚至似有腐蝕性,令傷口惡化。

明鋒衝去,與殘影道:「殘影,冷靜。想想箭狼為什麼會知道、預計你瞬移的位置,別要只往前衝。」

殘影大怒,喝:「我就是不知道!」無視明鋒說話,向前疾衝,不斷瞬移,從不同方向攻擊。

箭狼只躲避反擊,心想既然殘影已失理性,如此戰法反倒更輕鬆,繼續以言語挑釁,及後凝聚靈力,一喝:「千冰之舞!」把弓倒插地上,附近地面頃刻結冰。殘影雖站在冰面上,大感濕滑,卻毫無損傷,自以為已經避開此招,一時得意,加上先前怒氣,不退反進,瞬移到箭狼上空,欲以一刀砍下。

明鋒察覺到箭狼正向冰面注入大量靈力,就連冰面亦開始微微產生變化,道:「殘影,小心!走!」

「起舞。」箭狼輕笑,冰面產生異變,彷生漣漪,陡然連續射出數十冰箭,不只擋下殘影突襲,更要他身中數箭。



事出突然,殘影回過神來,馬上瞬移明鋒身邊,口吐鮮血,全身抖震。明鋒眼見注入靈力的冰箭帶有腐蝕性,令傷口加劇,幸好鮮血沒有變黑,但長此下去,定會危害生命,大喝:「若霖,馬上過來。殘影中箭!」

箭狼趁此機會,馬上逃走,亦向離自己最近的殘影及明鋒放出兩支注入靈力的冰箭,以防他們突然追來。若霖正全速趕去,見箭狼向他們放出冰箭,情急之下,突然大吼:「波!」一道高頻音波直線衝向兩支冰箭,將之震碎。明鋒怕再有任何意外,不敢離開殘影。

若霖趕到後,二話不說,把水屬性的靈力轉化為生命力注入殘影,雖然冰箭刺穿肺部,但幸好沒有傷及心臟,暫無生命危險,但要完全還原,亦需要一段時間。因此,她先把殘影肺部還原及阻止任何內出血,再叫明鋒抱起殘影,先會合同伴。

在其他人回來期間,小倩才解開眾人的精神聯繫,看見小女孩剛剛醒來,臉帶恐慌,四處張望後,卻天真地微笑,當下更知自己直覺正確,毫無防備,上前溫柔道:「小妹妹,放心,你已經沒事了⋯⋯」

怎料,那名小女孩拔出藏在懷內的短刀直插在小倩腹部,再橫向一抽,腸臟瀉出,鮮血大湧。小倩的慘嚎在空地之上不斷徘徊,縈繞不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