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第一夜(二)

海倫凱勒:「我發現生活是令人激動的事情,尤其是為別人活著時。」
“I find life an exciting business and most exciting when it is lived for others.” Helen Keller said.

一聲爆炸聲響傳來,震動整個地下室,除殘影和小倩,全部人都被震醒了,無一不現驚訝之色。明鋒拿起小型通訊器,聯絡斯龍,從敵人的背後攻擊,配合眾人,前後夾攻,殲滅敵人。

「啪」的一聲,明鋒手上的小型通訊器無法使用,同時,房間內的燈全部熄滅,令眾人更添恐懼。明鋒說:「應是電磁脈衝彈,能銷毀一定範圍內的電子儀器。」心想:「風仔和若霖靈力量太低,不適合戰鬥,現時戰力,只有哥、真鳳、電王和我。」

眾人身體質素強大,不消一會就適應這漆黑環境。明鋒道:「若霖,風仔,好好休息,回復體力。哥、真鳳、電王,如無意外,我們正面對軍隊的一班。剛才爆炸,應該由迫擊砲或榴彈砲所做成。我們暫時無辦法聯絡總監,所以我們要親自守護同伴。」



明鋒見三人點頭回應,續道:「他們一開始就使用迫擊砲,與平常軍隊做法不同,表示他們知道我們是門者。而且,他們並非首次與門者作戰。至於他們只用一發迫擊砲,代表尚未清楚我們的位置。之後,他們應該會分三組搜索,步槍手同輕機槍手作為主導。」

真鳳心想:「光憑這些就能分析出這麼多?難怪眾人如此尊敬明鋒!」

明鋒道:「我們除左地利外,還有一個優勢,就是哥。」

明念呆滯,指著自己,道:「我?」

「面對班或以上的軍隊,以四名門者的力量,或要拼死一戰才能夠贏,但犧牲根本沒有意思。哥,你能夠遠距離使用念動力,能夠避免直接戰鬥。」



明念不解,想不通面前情況,一臉迷茫說:「距離越遠,念動力越弱,弟你應該好清楚。」

明鋒淡然說:「只要是軍人,除槍械之外,還會帶上不同的戰鬥物資。」

真鳳突然說:「手榴彈!」

明鋒點頭,然後望著明念,說:「只要你用念動力拉起手榴彈拉環,以手榴彈的威力,立即滅毀一組。只要一組被滅,相信班中指揮官應會撤退。只要你能夠引爆一個手榴彈,就可以暫且避免正面戰鬥,等待總監。可行性有八成以上,我認為值得一搏。就這樣。」

電王想後,問:「這個計劃好好,但是第一步要打開出入口,萬一他們已經身在外面,就代表我們完全暴露位置,難以抵擋之後槍擊。」



「我已使用千目,有熱能視覺,因此不成問題。他們一共十三人,標準一班,估計有三組四人的火力組與一個指揮官。」明鋒使用千目,是為探測地面環境。雖然迫擊砲過後,地面溫度提升不少,但能夠行走的載熱體,大概只有人類。

「哥,你有信心做得到嗎?只有一次機會,如果被人發現,面對步兵班,團滅的可能性將達七成。」團滅二字一出,讓眾人不禁吃驚,只見明鋒若無其事,彷彿拋開生死。

明念雙眼堅定,說:「信我,沒問題!」

「好。以防萬一,真鳳,你留心秘道,防備有人從後突襲。電王,萬一哥被人發現,盡快放出電光,最好擊殺至少一人。就這樣。」

明念雖然充滿信心,但他知道在毫無燈光下,以念動力拔出遠處的拉環實在困難無比,只有極度集中,才可完成此艱難任務。

明鋒暗暗計算時間,自斯龍離開已接近一小時,應快將回程,凝視地面,輕聲道:「哥,慢慢打開暗門,二點鐘方向,三十米外就有一組。」

剛越過三門的明念,五官進一步提升,閉目感應靈力時,發現靈力昇華不少,而且由二門升上三門的變化比由一門升上二門的昇華高出數倍。他確信只要看到拉環,定可完成任務。他慢慢打開暗門,無比專注,凝視面前拉環。



明鋒陡然有股不祥預感,就像有人正監視他們,而且,更似有人正瞄準他們,馬上拉走明念。只一瞬間,明念先前所站的位置馬上多出數十彈孔,而那道暗門掉下,碰撞聲音徘徊靜夜中,向整班軍隊暴露他們的位置。

在旁的電王見他們平安無事,才鬆一口氣,不過軍人平穩的腳步聲依然讓人驚恐,說:「不如趁這段時間從秘道逃走?」

真鳳亦衝回來,心中擔憂無比,持重裝備的一班軍人給予恐怖的壓迫感,比與天狼星明刀明槍戰鬥有過之而無不及,難以冷靜下來。

明鋒極度集中,不斷思考明念被瞄準的原因,忽然感到暗門之外,竟有微微靈力流動,一怔,淡道:「那指揮官,竟是門者。」

明鋒知道,那些軍人手中的重型裝備,包括步槍、榴彈砲,足以令全部人碎屍萬段,單單是抵擋湧來的手榴彈,足以清空明鋒、明念的靈力。再者,只有三門者的靈力能夠抵擋子彈,但雙拳難敵四手,難以保護眾人。再者,以初階三門者的靈力,仍未足夠抵擋近距離射出的步槍,只有三門中階者才可完全無視子彈威力。

雖然如此,但每次抵擋子彈亦會消耗靈力,假如在整隊重火力的軍隊面前,即使強如斯龍,亦難以抵抗,除非達至傳說中的高階三門者,甚至以上。

外面不斷傳來爆炸聲音,就連地下室也在震動,試圖以迫擊砲轟出大洞或者擊碎剛才打開的暗門。指揮官道:「對付門者,就只有使用重火力。兩發榴彈炮之後,一見目標,全部撙彈手扔一個手榴彈進去;如果不見,步槍手搜尋剛剛打開的門口,輕機槍手做掩護。」全部軍人示意明白,馬上執行。

「各位,我先前提議主動擊退軍隊,因為我確信總監即將回來,與我們會合。否則,總監回來後,將會面對二種情況:一,以一人之力面對一班;二,等待軍隊離開,不過,沒可能是後者。」明鋒指向天花,真鳳等人望去,才驚覺天花已經開始扭曲。明鋒續道:「總監為救我們,一定會選擇前者。是我一時大意,剔除軍隊之中包含門者。對不起。」



真鳳笑道:「剛才那計劃,我們四人都同意,豈是你一人責任?在龍叔叔回來之前,以我們的力量,去守護所有同伴!相信自己!相信執劍!」

真鳳這番說話勾起眾人段段回憶,一眾伙伴曾出生入死,互相信任,陡然那份焦慮豁然消失,豪情蓋天,全心而戰。

「哈哈,你講得岩。就用我地既力量,好好守護佢地啦!」電王望向依然昏迷不醒的小倩,心中鼓起勇氣,只想守護所有珍惜的人,道:「哈哈!對,就以我們的力量保護他們!我們是執劍!」

「哈,我們是執劍!九大門者組織之一!」明念重燃戰意,堅定猶如鋼鐵。累透的風仔也豪氣大笑,高舉拳頭,與他們同在。

明鋒閉上雙眼,分析:「他們意欲速戰速決,連續爆炸,証明他們想強行爆破,但情況不會連續,一班軍隊沒可能攜帶太多彈藥,所以如果天花被炸開,佢地定會使用手榴彈,配合機槍、步槍,以重火力壓下我地;如果炸唔開,就要搵返岩岩我地打開既暗門,再用返相似既戰術。」

明鋒一頓,續道:「如果前者,我們一定要先扔手榴彈,打亂他們陣腳,之後就衝出拼死一戰,佢地總共十三人。真鳳、哥、電王,有信心以一敵四?」

明念雙目清澈,笑言:「哈哈,弟,一試便知。」



真鳳回想千闕的笑容,憶起那封信,全身充滿力量,對守護同伴的信念有更深的體會。此時,他知道為了保護同伴,願意雙手沾滿鮮血,道:「我相信自己。」

「我相信沒有普通人可以抵擋電光,哈。」電王重拾戰意,回想斯龍一話,看著那些槍孔,回復了那張笑臉,回復了那份自信,回復了那腔熱血。

明鋒心想:「如此短時間就被發現,最大可能性因自血的腥味。如今在區區一班內竟然出現門者,當中定必有異。」手指跳動,似是使用鍵盤般,道:「論遠攻,我不及真鳳的紫炎、電王的電光、哥的念動力,既然如此,倒不如我先殺指揮官。如果後者,他們一定會用密集火力進攻,所以我們要進行突襲。電王,從暗門衝上去使用釋電,而哥和真鳳要在最短時間內解決其餘人。真鳳,你以紫炎直接打穿鋼板,與哥一同衝上,擊殺一眾軍人。而我將會直接衝去站在最後的指揮官。就這樣。」

電王熱血道:「好!如果是後者,你們也知道我一用釋電,就將所有靈力傾瀉而出,之後,就靠你們了!」他絕對相信同伴,簡直把生死置諸度外。

明念豪氣大吼:「一起守護大家吧!」真鳳和電王也大笑點頭,眾人心跳加速,心坎中大湧豪情,靜待爆炸,決定他們的戰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