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聖盃戰前夕(二)

尼采:「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When you look long into an abyss, the abyss looks into you.” Nietzsche said.

不知過了多久,斯龍才抹乾眼淚,重新站起,雙目堅定,卻帶陣陣殺意,道:「我,萬斯龍,以執劍之名立誓,我一定會找到兇手,為你報仇。」雖然他已盡量壓下殺意,但依然散發一股威壓,令陳督察透不過氣,幾乎嘔吐及暈倒,幸好明鋒在旁提醒斯龍。

陳督察不斷喘氣,全身乏力,過了一會才回復正常,說:「咳咳咳,這宗案件原先由我處理,由於案發現場太過詭異,所以已經對外封鎖,之後收到上頭命令,拍下整個現場之後,就要開始清理程序,而且這是警務處處長直接下的命令,清理完成後,更命令我不用插手。直至我想查看死者,才認得他是風仔。」

「正如你們所見,風仔只剩上半身,現場恐怖詭異,附近數米亦被燒毀。而且,萬先生,我記得你曾說過,可以殺死門者的就只有門者,所以我私下聯絡你。」陳督察向斯龍遞出一張照片。「這張照片是風仔用血寫成的字。」



斯龍接過照片,照片中看到風仔右手旁邊有兩個斜斜的,用血寫的十字,其他地方都被鮮血染紅。斯龍望著那張照片,輕輕說著:「兩個十字?」

明鋒看後,說:「右邊的比較斜,這或許是草花頭,而不是兩個十字,或代表兇手的身份或組織。」

斯龍聽後,怒道:「草花頭,組織?大英門?」身上再次湧現那股殺意,但又陡然消失得無影無蹤。「安息吧,風仔。」把照片收好,再親自蓋上白布才離開。

比起那道瘋狂爆發的殺意,現在如毫無氣息的斯龍給明鋒一種更加恐怖,更加陰森的感覺;只是陳督察和斯龍實力相差太遠,才會認為斯龍變回平淡。

斯龍淡道:「明鋒,我們親自會見警務處處長。我要知道他為什麼下那命令。」



明鋒拿起電話,看到由小冰傳來的短訊。「總監,不如先回基地?東尼打算召開緊急會議,由於事態緊急,提議三日後舉辦,所以需要九大組織會長去投票決議。」只見斯龍點頭,二人才回去基地。

「總監,風仔想說的,未必是大英門,有可能是以前任務的對手,亦有可能是其他組織,甚至噬魂者想聲東擊西,所以不要衝動。」

「我知道,不過大英門一向深藏不露,亦不是今次受襲的組織之一,的確好有可疑。今次聖盃戰一定要贏,而且要以武力威嚇其他八大組織,讓他們知道,執劍是個強大的組織。執劍,是我們的驕傲。」

就看斯龍轉向走到一片青翠的草地,望著面前茫茫的大海狂吼,抒出全身的憤怒。「呀!」這聲長嚎響徹雲霄,青草被斬斷撕碎,泥土被翻起四散,就連海面亦湧起重重海浪。

吼聲漸細,斯龍亦放鬆不少,雙目漸現神采,重拾作為會長的覺悟,嘆息說:「無論哪組織做,我們始終都要決定聖盃戰人選。明鋒,叫所有人都回來基地。」身在高位,就不能被情緒影響,所以斯龍調整心情,回到基地,問:「明鋒,你會選擇誰人出戰?」



明鋒毫無猶豫地說:「小倩、真鳳、電王。」

「鳳仔嗎?」斯龍聽後不禁嘆氣。

「總監,其實你應該要放手,讓真鳳好好成長。」

斯龍輕輕苦笑:「哈哈哈,還是被你發現了。」

「在伊拉克時,即使面對門者或軍人,你亦不自覺站在真鳳前方。難道你會認為我留意不到?」明鋒臉無表情,令斯龍頓時不知如何回答。明鋒續道:「我不是妒忌,只是我覺得真鳳比我們擁有更大的潛力,如果你要一直保護佢,佢就沒可能成長。況且,我不認為佢會死。」

「你意思是?」斯龍清楚明鋒不會妄語,對最後那句大感好奇。

「我也感受到當日真鳳在伊拉克中展示的鳳凰之力。也許,鳳凰會在他受到死亡威脅時,出現以守護真鳳。而且,真鳳是唯一一個將真龍族和鳳凰族血統完美結合的人,既然鳳凰會保護他,難道真龍又會袖手旁觀?真鳳擁有龐大的力量,擁有強大的血統。或許這叫天命。就這樣。」



斯龍呼出長氣,道:「你說得對,其實我心中人選和你選的一樣。」心想:「千闕,從今起,我會讓鳳仔去闖。哈哈哈,可能他能追趕到你!」

斯龍有了最後的決定,就只能希望真鳳能夠一直平安,他已長大成人,那時與千闕的承諾都應該已完成了。

真鳳一行人打開門,快步走進基地內,問:「龍叔叔,如此趕急,是不是已經有風仔消息?」

斯龍嘆一口氣,輕輕抬頭,嚴肅道:「風仔,我已經確認離世,他是被一名火屬靈力者所殺,而這張照片,是唯一在現場留低的證據。」

眾人聽後,都垂頭嘆息。雖然他們都知道風仔凶多吉少,但至少在證實去世之前,仍能存有一絲希望。

兩行淚水就慢慢滑過小倩面頰,難以平伏心情。對她而言,風仔不只是戰友,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當日把自己罵醒,或許自己會沉淪在力量之中。

斯龍等一會後,才再次說:「我知道大家傷心,不過我們一定要繼續堅強地走下去。聖盃戰將會在下星期開始,殘影昏迷,風仔過身,所以我決定以真鳳同電王去代替。這次聖盃戰,為了執劍,更為了風仔,一定要贏!以力量震攝世界!」

真鳳、電王和小倩三人出戰,背負執劍之名,更背負風仔和殘影的生命去作戰,不可敗。真鳳不禁大叫:「一定要贏!」電王亦隨之叫囂,二人戰意高昂。



另一邊廂,但丁與七罪齊集山洞之中。傲恭敬地說:「但丁大人,煉血石一事已經開始,而且已在非洲、越南和墨西哥三地進行,亦打算在美國、中國境內煉血石。未知但丁大人意下如何。」傲雖然高傲自大,但面對但丁卻是無比尊敬。

但丁輕輕思考一下,才說道:「中美地大人多,只要不被人發覺就好。色,聖盃戰何時開始?」

色依舊美艷動人,帶嬌嗲道:「嘻,但丁大人,聖盃戰將會在下星期開始,地點與上屆一樣,在秘魯塔克納的地下大城。但丁大人,突然問起聖盃戰,是否有所行動呢?」

但丁一笑,輕輕說:「七罪,既然世界已經知道噬魂者這名字,血石一事亦都開始進行,今屆聖盃戰,就去展示我們的力量。決賽之時,就是噬魂者出現之時!」

七罪心感興奮,說道:「知道!」

但丁道:「就讓我們,拉開序幕。」

在九大組織緊急會議之上,奧塞斯怒氣沖天道:「我手下六個高階二門者,當中兩死一重傷,全部都是被相剋屬性的人偷襲。只有九大組織,才會如此清楚大家幹部成員的資料。到底是誰?」話落,他忍不著氣一手拍著鐵桌,即使沒有運用靈力,但也在那鐵桌上拍出一個手印,可見力量之大。



戴安娜臉帶微笑,淡然說:「奧塞斯先生,請不要激動。這事,我相信在場所有人都不想發生。突然眾多高階二門者被殺,的確可惜,但請不要誣衊我們。」

奧塞斯聽後,心中怒火更盛,吆喝:「如果死的是你幹部成員,你又會如何?」

伊諾夫左手輕摸八字鬍,想到死去的兩名高階二門者,怒得拍桌站起,大喝:「戴安娜!你講咁多風涼說話,到底是否你在背後指使!」這一拍將桌拍出鐵碎,可見地屬性的特質早已深入肉身。

「夠了!」東尼一喝,俯視八人,道:「別再胡亂指責任何人。比起在場的人,我更相信幕後黑手是噬魂者,令大家互相懷疑。」

壬生一郎聽到東尼的說話,更帶怒氣說:「天照大神門、斯拉夫門、執劍和鐵塔,四個組織都被襲擊,非死則重傷。卑鄙!好明顯有人想影響聖盃戰結果!所謂盟友,都不過如此!」

九大組織之中,傷亡最大的就是鐵塔,而執劍和天照大神門已算是傷亡最低的組織,但天照大神門死去的是壬生一郎的其中一名親弟壬生三龍,所以他才如此大反應。

東尼慢慢地望著所有人,輕輕回答:「如果我是你們,我不會胡亂指控講野,我只會去找證據。」

斯龍淡然道:「沒錯,的確沒有任何證據指出是九大組織的人所做,就連閉路電視也拍不到兇手的樣貌。但從動作和出手的習慣,或者可以分辦。」



東尼那張俊俏的臉依舊平靜,始終死的不是他的同伴,當然旁觀者清,道:「的確,但難道要交出每個組織幹部的資料?要將幹部成員的技能、習慣記錄,實沒可能。」

「東尼說得對,總沒可能連門者最重要的技能和動作都記錄,還是斯龍覺得有必要將所有人的資料通通記下,令其他人可以更容易對各組織作出適當對策?」

斯龍聽戴安娜話中諷刺,心中怒火大發,原先他已因風仔臨終時留下的線索而認為戴安娜是幕後黑手,如今更把責任推在自己身上,令他快要按捺不住。在此時,宋龍卻說:「斯龍是不會這樣做的,我以性命作保證。」這說話令全場驚訝,就連斯龍也感疑惑。宋龍續道:「我有個小小的建議,這次前夕事件死去的人,或多或少也跟聖盃戰有關,那麼不如在聖盃戰前,為所有死者舉行一個敬禮或儀式,令他們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