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聖盃戰前夕(三)

威廉姆斯福克納:「別自尋煩惱的只想比你同時代的人或是先輩們出色,試着比你自己更出色。」
"Don’t bother just to be better than your contemporaries or predecessors. Try to be better than yourself." William Faulkner said.

宋龍為人一向高傲冷酷,似把所有人都拒於門外,但這建議不只令斯龍對他刮目相看,更令其餘三個被襲的組織感到意外。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之下,這安排已是對死者最大的敬意,這是首次在聖盃戰之前舉行的儀式。

東尼聽到宋龍的建議,心想:「宋龍竟在這節骨眼贏到大家的賞識,切。」點頭說:「我同意。這只是聖盃戰中的安排,不屬於行政層面,不需投票。對於大家的損失,我深表遺憾,敬禮儀式就交由我主辦吧。」

最後經過投票,當中內情報局、大英門、央府和聯合門投下贊成票,梵蒂岡投棄權票,執劍、斯拉夫門、天照大神門和鐵塔投下反對票。由於主席的一票等於兩票,以五票贊成比四票反對,一票棄權獲得通過,聖盃戰將會如期舉行。



在飛機上的斯龍閉上雙眼,身心疲憊,嘆氣道:「始終要如期舉行,雖然早在意想之內,但的確可惜。」

明鋒腦海中不斷回想剛才的會議,說:「總監,你有留意到嗎?」和斯龍對望之後,便續說:「壬生一郎說了『盟友』兩個字。」

斯龍搖頭,對此毫無印象,而明鋒則向斯龍分析:「由頭到尾,九大組織從沒結盟,只不過是會議中的成員。壬生一郎突然說出盟友,更令我肯定他們背後結盟。如果留意他們的眼神,好有可能,壬生一郎其中一個盟友是東尼,東尼怕比人發現,才以說話暗示。」

「我的確無留意到。」斯龍細心回想,又似有此事,不禁苦笑:「哈,可能在九大組織之中,只有我們孤單一人。」

突然斯龍的電話傳來震動,於是他拿起電話,卻見一個訊息,當中寫:「有時間單獨談一下嗎?宋龍字。」



離聖盃戰初戰仍有四日,明鋒回到基地,看到電王和真鳳正在擂台之中對戰。小倩雖然站在場外,但她正在連接二人的精神,令二人互相知道對方的想法。這練習是明鋒所提議的,因為他們默契仍然未夠,而且以他們的實力,足以與一般高階二門者相比,但他們一直停留中階二門者,明鋒認為是二人身體協調不足,身體追不上思考的速度。

踏入解門,則會強化身體機能,實質是解放腦部對人體的限制。常人的腦部為減低能量消耗,所以設下不同限制,就如人的記憶。

他們互相躲避攻擊,道道電光和紫炎彈在擂台之中不停飛過,甚至互相碰撞,產生爆風。真鳳跳起避開電王連續幾道的電光,知電王將會突衝,趁著自己著地前無法及時閃避,就像他和電王第一次練習時一樣。

在空中停留越長,危險越大,但真鳳只是跳出僅僅能夠躲開電光的高度;電王在左右閃避的時候,亦只走到紫炎彈不能傷害自己的距離。明鋒把這一切都看在眼內,更感二人離高階二門者只差一步。成為高階二門者,就會擁有第六感——除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和味覺以外,察覺危機的感覺,戰力頃刻不同凡響。

意念一到,電王就已向真鳳的落地位置突衝,以電光包圍著全身,既是矛,又是盾,電光亮得令人難以睜開眼睛。真鳳在空中把靈力集中於右拳,化作紫炎,只看一眼都感到熾熱。



正當真鳳揮出右拳,只見電王一笑,突然把靈力集中右腳,向左一跳,越過真鳳右拳。真鳳雖然知道電王的想法,但身體竟然反應不來,揮出的右拳力道太大,未能及時收回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電王避開,準備下輪攻擊。

二人眼中的時間是多麼漫長,身體的反應速度漸漸追上了他們的思考速度。這已經是第八十九次練習,但依然全力應戰,雙方互有勝負,他們亦感覺到離升階只差一步,或許只差一個契機。

這次練習完結後,若霖先替傷得比較重的真鳳進行還原。剛才電王右跳,放出一道電炮擊中真鳳右肩。不過令真鳳受重傷的是他把右拳強行拉回,那力量令他手臂骨破裂了,連帶那肌肉亦微微拉傷。

雖然如此,但電王亦不好受,在真鳳強行拉回自己右拳之時,整個人轉身,用左手發出紫炎彈,打中電王大腿,直接燒傷部份大腿肌肉。二人惺惺相惜,強忍痛楚,向著對方微笑,練習亦盡量點到即止。

明鋒望著他們,知二人戰鬥技巧不俗,但仍未能善用執劍其中一個大優勢——作為精神力動者的小倩。她不只能連接精神以溝通、偵測和遮蔽位置,更可以使用入神,於精神層面進行攻擊,一個意志不堅定的門者在她面前,只一瞬就會被擊倒。

現時他們的反應時間已經開始慢慢縮短,這個練習就已經再沒有意思了。於是明鋒就向他們提議另一個練習方法。「真鳳、小倩、電王,接下來的三天,你們要好好習慣分享視野,否則就不可最大善用小倩既能力。」

真鳳問:「分享視野?」當他問後,又想明鋒會否再次叫他走入圖書館,又想著即使自己經常問明鋒問題,每次明鋒都能夠詳細地解答,不禁猜想到底他腦袋的構造。



小倩得意說:「讓我答你吧。自從我升做高階二門者,我除了可以連接更多人的精神之外,更可以分享視野,亦即是將連接起的人視野分享,若然善用,就不會有任何盲點。」

「小倩說得對,所以你們要好好習慣並訓練到毫無盲點。跟我來地下室,我會利用一部先前斯龍為訓練自己而製造的裝置來訓練你們三人之間的默契。這裝置叫做。」明鋒望著三人帶期待的雙眼,續說:「無限箭雨。」

「無限箭雨?」三人同時說出這四個字,但語氣就截然不同,真鳳略帶好奇,相反電王和小倩則話帶驚訝,令真鳳心中對這個裝置更感興趣。

明鋒雙眼閃過一絲熱血,隨著他們目光,回復一向平淡,然後向著三人點一點頭。

小倩偷偷連接電王的精神,細說:「你覺不覺得明鋒好像把我們當做實驗對象?」雖然他們只是在精神之中交流,但聲音依然鬼鬼祟祟,深怕會被明鋒發現。誰不知,電王卻突然望著小倩,不斷點頭。小倩傻眼,乾脆斷開那精神,大聲罵著電王:「你反應這麼大,誰也知道我們用精神交流啦!」

明鋒點頭,然後示意他們跟著自己前行。而真鳳看著電王被小倩罵得體無完膚,都不禁大笑了出來。

明鋒帶領雙眼充滿著好奇的真鳳、還有少許生氣的小倩和額頭上彷有瘀青的電王走向地下室,道:「所謂無限箭雨,其實是指有三十六部放箭機器將會隨機向站在中間的人射出不同數量的箭枝。」

「原來圖書館下竟有一個地下室。」真鳳越來越覺得這公寓神奇,出乎自己想像,心中完全沒有想過無限箭雨的恐怖。



「當年總監為將第六感訓練到極致,所以託我製造這裝置模擬不同方位的攻擊。」明鋒平靜地說出,當四個人都走到無限箭雨的面前,除明鋒之外,那三個人才感覺到它的恐怖。

巨大的放箭機器,每個放箭機器都有著十六個放箭孔,每支箭頭都是用鋼鐵製造,鋒利無比,如槍械的原理,利用彈弓射箭,即使是斯龍強橫的身軀,都會被貫穿。而這三十六部機器分開三層,每層十二部,包圍著一個約五十平方米的空地。「你們要進入無限箭雨,利用分享視野,做到沒有任何盲點,避開所有箭。我會將速度大約調節到總監速度的三分一。就這樣。」

「三分一?哈哈,未免太看小我們了!真鳳、小倩,我們進去吧!」電王又是一腔熱血地說著,大剌剌走進無限箭雨,續道:「我們一定要勝出聖盃戰!」

小倩嘟著咀,輕輕對電王哼了一聲,問明鋒:「我們要維持幾耐?」

「五分鐘。」聽到明鋒此話,小倩才點頭,隨著電王走。

真鳳望到那些用金屬所造的巨大機器,光是外表已令人肅然恐懼,忍不著向明鋒詢問:「明鋒,龍叔叔在無限箭雨裡維持了多久?」

明鋒道:「一日一夜。」



直至真鳳走進無限箭雨,電王才想起,為什麼不叫若霖下來,結果換來明鋒冷冷回答:「你以為若霖無限體力,還是機器?我已經叫她去休息,如果你們沒有拼命活著的覺悟,我勸你們趁現在未開始前退出。」

想到斯龍亦曾經站在這裡訓練,令真鳳更想努力鍛煉,認真道:「明白了。小倩,麻煩你。」小倩就把自己和二人的精神連接,更用分享視野。三人望向不同方向,卻望到三百六十度,大感神奇。

明鋒站在無限箭雨外,眼看控制板,說:「為了讓你們習慣分享視野,開始時放箭頻率和速度會大大降低,五分鐘內逐步提升。五分鐘後,就維持速度。天花上有計時器,共十分鐘。期間沒有任何暫停,有問題嗎?」

電王心中既緊張又興奮,笑說:「開始吧!」

明鋒按下按鈕,心想:「真鳳、電王,就等我看看你倆到底有多強大;小倩,身為高階二門者,拼死逼出自己的潛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