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無限箭雨(一)

海明威:「這世界會打擊每一個人。但經歷過後,許多人會在受傷的地方變得更堅強。」
"The world breaks everyone, and afterwards, many are stronger at the broken places." Ernest Hemingway said.

三十六部放箭機器不斷發出運行的聲音,令他們難以用聽覺分辨箭來的方向,只能以視覺或第六感。

「這感覺好奇怪,我頭望前方,卻看到背後。」真鳳在精神之中和他們溝通著,看到第一支箭從箭孔中射出,道:「要開始了。」那支箭飛向真鳳,真鳳單手接著。

隨著第一支箭的出現,第二支、第三支箭亦從箭孔中放出,頭十支箭三人都輕輕鬆鬆接著,始終一開始箭枝速度相比他們實在緩慢,而且數量不多。他們觀察到箭枝各有不同,有的是鋒利無比,或是尖銳如劍。



隨著時間過去,箭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越來越頻密,令他們已經不可以輕易接著那些箭,而且箭的角度十分詭異,一旦分心,就會被箭傷害。

時間已過三分鐘,他們由輕鬆面對慢慢變得狼狽。即使他們可以移動的範圍有大約五十平方米,但放箭機器包圍他們,代表著他們越接近邊位,他們就會越難避開箭支,所以他們正式移動的範圍就只有無限箭雨中心位置。

問題是他們雖然共同分享視野,卻在閃避時互相碰撞,更在碰撞期間被箭所傷,身上出現條條傷痕。電王大叫:「小倩!不要過來這邊!」但為時已晚,二人閃避的路徑相同,再次相撞,數箭飛過,削走片片血肉,留下條條血痕。真鳳看到他們相撞,一時分心,手臂被勾走一片肌肉,馬上用著靈力盡量封閉傷口,減少流失血液。

明鋒知即使使用分享視野,如不能夠令大家的動作同步,分享視野只是形同虛設。分享視野的難度在於不需要在視野之中看到彼此,卻知道各自的位置和戰鬥移動的方向。要是他們能夠做到,三人的防守將會牢不可破。至少在三門者未曾出現之前,聖盃戰中難有組合輕易擊破。

相對真鳳和電王,小倩傷害最少,但這因她已有第六感,卻非因分享視野。真鳳心跳加速,強忍痛楚,知如此下去,只有死路一條,三人不是幫助,反是負累,道:「小倩!你是不是可以用精神力一直掃瞄?只需要掃瞄我們大約的位置就可以,我們要看清楚大家的動向,否則,我們將會葬身此地!」



「好,我試試!」小倩一直掃瞄他們的位置,三人極度集中留意著大家所看到的箭支,還有自己和別人的移動。慢慢,他們彷佛領略到當中技巧,如何去避開箭支,同時留意同伴移動。即使真鳳現時的策略其實變相加大了小倩的負荷,但至少他們的戰法已開始慢慢成形。

箭支由當初輕易接到,變得現在又密又快,快得即使以他們的視覺都只不過能夠僅僅捕捉箭支的影子,一看到那些黑影,就要馬上避開,不能夠有任何的猶豫,即使是一點都不可以。

時間剩下最後五分鐘,箭支的密度慢慢變得最高,而箭支速度快得可怕。「這才是三分一?到底我們和總監的差距有多大?」電王曾聽聞當年斯龍進入無限箭雨,可是矇著雙眼,單人匹馬走去,經過無數鍛煉後,才能絲毫無損地在這待上一日一夜。而自己已因分享視野,減低大部份傷害,如果只得他一人,或許撐不過四分鐘。

真鳳大吼:「各位!撐著這五分鐘!」集中心神,留意一切事物,而小倩更是不能絲毫分心,因為她除要連接他們的精神、視野之外,更要一直掃瞄著三人位置和閃避箭支。

最後五分鐘,箭支密度奇高,令他們沒有一刻可以喘氣,沒有任何一刻可以休息。只要他們站在隨便一個位置超過一秒,定必會被箭支劃過或者射穿。



「呀!」小倩右腳被箭支擦傷,流出鮮血。真鳳大驚,因為那枝箭支是真鳳避開之後,才可擦傷那站於自己身後的小倩。

真鳳大吼:「可惡!電王,在適當時候打走箭枝,利用箭去彈走其他箭!」發覺一直的逃跑令三人負荷極大,最大的負擔並非來自身體,反而來自精神壓力。但放箭機器的嘈吵聲、猶如箭雨般恐怖的壓力、箭支擦過的痛楚,卻把三人推至極限,不論身體強度、敏捷等。

真鳳眼見小倩因自己而受傷,心感內疚,以紫火球打走箭枝躲避,用最少的靈力,只求令箭支改變方向,打走其他箭支,保留最多的體力以應付其他突發事件。

電王眼見真鳳的戰法有效,都開始邊閃避,邊用電光打走將會傷害身後同伴的箭,那接近瘋狂的箭雨令他們三人完全不敢有任何休息的時間,光是閃避本已令他們三個人十分疲憊,更別說是要判斷什麼角度的箭不可以避開,一輪又一輪的箭雨令他們的精神逼至極限。

真鳳在跳躍期間,以餘光一望計時器,大感震驚,呆道:「不會吧?」另外兩人沒有注意,但聽真鳳聲音抖震,只能簡單詢問。真鳳連避十多支箭,嘗試用最平淡的語氣向他們說:「大家加油,我們還有四分二十秒。」

「什麼!」電王的反應比小倩更大,一支箭支擦過左腳,劃出一條血痕,那道痛楚就把他從驚訝之中拉回。只過四十秒,但那感覺卻是數分鐘,如果跟他們說只剩下四十秒,他們亦會毫不猶豫地相信。

真鳳咬緊牙關,避開支支箭枝,道:「既然明鋒要我們進來,就一定不會令我們陷入必死的地步!我們三個陣型已經慢慢成形,小倩,你撐得到四分鐘嗎?」



小倩馬上計算,回答:「如果只連接三人精神,維持多久都可以,但如果要分享視野再加精神力掃瞄,我只可以撐多三分半鐘,這已經是我的極限!不過我還可以繼續用精神力掃瞄。」

「好,沒問題。小倩,當你快支持不住分享視野,便和我們說,讓我們有個心理準備。電王,我們之後盡量保護小倩,別讓她受傷。」真鳳雖然集中精神避箭,但仍能分配著三人的工作,散發出一種領袖或隊長的魅力,續道:「宜家我們維持這樣,盡量保持體力。小倩,你有需要就馬上叫我們放電光或紫火,你說高中低和方向就好。」

「好!」電王和小倩異口同聲說出。

站在無限箭雨以外的明鋒看著他們由一開始只是獨立的三人,慢慢磨合成一個隊伍。那麼快的成長,實在超出想像,他雙手手指跳動,似用鍵盤輸入各資料,心想:「是因為真鳳的關係,先可以令三個人成長如此快嗎?」

明鋒先前作出少許隱瞞,先前斯龍特意製造各樣不同的箭支,用來模仿不同屬性的攻擊特性,分別有地--削肉的箭、水--貫穿的箭、火--爆炸的箭和風--鋒利的箭。這次訓練,除開始的三分鐘用貫穿箭和鋒利箭,其餘時間只用了削肉的箭,這樣即使箭支直中心臟,他們的心臟都不會直接被破壞,足夠讓若霖趕去,把他們救活。

現在時間只剩二分鐘,完全出乎明鋒的意料。沒有第六感的真鳳和電王竟然能夠在第一次分享視野就能做到這個地步,令明鋒不禁興奮起來。

真鳳三人在箭雨之中互相閃避,漸漸適應箭雨的速度,合作緊密。電王向左一跳,避開一支箭枝,用著電光調整箭支的去勢,借力打力,打走小倩身後的一支箭枝。又見一支箭枝直指電王,真鳳用紫火球改變箭枝的方向,打退另一支指向自己的箭支。

明鋒雙眼流露深不見底的熱情,彷彿正在做實驗一樣,在最後一分鐘,將箭支的速度由三十三點三百分比提升至四十百分比,心忖:「就讓我看看,你們之間的變數到底有多大。」



最後一分鐘,箭支的速度提升了七個百分比,雖然看上去只是少許,但身在其中的三人卻感受萬千。小倩是第一個感覺到箭支速度變化的人,始終她是高階二門者,對著事物的感知都比他們更快,大叫:「箭快了?小心!」

那支箭枝直飛向電王腰間,那種壓力令他感到喘不過氣,馬上用電光打走,無奈他看到正有三支箭枝指向背後,但已經來不及轉身;而真鳳亦剛打走飛向小倩的箭支,雖然已經發出紫火球,但隨著箭支的速度加快,箭支會率先射中電王。

在那剎那,生死間的壓力將電王壓至極限,頃刻間就像世界停頓了,時間靜止了,他雙眼變得一片茫然,就像一切有關戰鬥的訊息都湧進他的腦袋,力度、角度、可用的招式、箭支的速度、時間、位置等。

直至時間的齒輪再度開啓,電王一道電炮打在地下,令自己憑空升起避開箭枝,再把靈力分成兩道電流,竟形成巨大磁場,將箭枝磁化、彈開,令大家頓時能有一息喘息。電王熱血沸騰,笑如陽光,道:「我大概只能再用兩次那招。哈哈,靈力果然好奇妙,千變萬化。」

看到電王威風凜凜的樣子,真鳳由心歡笑,覺得對聖盃戰又多一分把握;小倩見電王莫名的熱血,輕輕一笑,但她也滿心歡喜。一息之後,箭雨再次降臨,為最後的四十秒拉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