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無限箭雨(二)

小倩咬緊牙關道:「還有十秒,我就不能繼續使用分享視野,實在太消耗靈力了!」十秒之後,他們的視野將會縮窄。所謂縮窄,其實只不過是變回正常視覺。

雖然他們的陣型慢慢成形,但面對著四成速度的箭枝,如果失去了分享視野,真鳳心知他們的陣型將會逐步崩潰,於是他觀察四周,大叫:「電王,掩護我!小倩,準備接住!」話畢,真鳳衝去,執起箭枝並拋給小倩。

「分享視野還剩兩秒了!」小倩緊張地說著。

真鳳奔跑回去,只是一兩步就回到他們身邊,可見速度之快。「我們三個背對背!如果我們睇唔到各自既背後,就等大家守護大家既背後啦!」電王和小倩聽到,才知道小倩手上兩支箭支的用途,作為小倩的武器,打走來臨的箭支,而且小倩看得出,手上的兩支箭支是場中最鋒利的兩支箭支。



真鳳說話一完,他們三個就站在中央,三人背對背,各防前方,當然電王和真鳳保護的範圍比小倩的多,畢竟他們兩個都有著遠程攻擊的方法。真鳳身上靈力最多,而攻擊範圍亦是最大,因此他自告奮勇擋下最多的箭支。

瞬間,分享視野消失,各人回復正常的視野。明鋒見到真鳳突然走到場邊拿起兩支箭枝,大概猜到,小倩應該已達極限,而且只剩最後三十秒,把靈力適當運用的話,的確可以撐過。

「果然是你,一直在背後指揮。」明鋒在真鳳身上看到無限可能性,雙手從未停止,似在彈奏著首首交響曲,心忖:「今次聖盃戰,我們可能會贏。」

場中三人只專注防守,毫無雜念,當小倩忙亂,真鳳就叫電王再次用那招彈開箭支,讓她能有一絲喘息。真鳳所放的紫火球多數都是射向瞄準小倩的箭支,紫火球密度之高,就彷如有一道紫色的火牆封在她面前,而他雙手就用紫火包圍,不斷把箭支推走,打向不同的位置。電王亦不斷放出電光,而在最後的十秒,電王再次使用那招把箭支彈走。

電王滿面興奮地呼叫:「最後幾秒啦!」



直至紫火球打退最後一枝箭,亦代表十分鐘時限終於完結。三個人鬆一口氣,但他們望著那些冷冰冰的機器,都不禁打個哆嗦,一同走去明鋒身旁的空地,貪婪地呼吸著新鮮空氣,電王更是直接躺在地板上。

區區十分鐘,卻似十小時,清空三人體力,疲憊透支,何想而知無限箭雨所帶給眾人的壓力是何等誇張。

直至三人走了出來,明鋒的手指才靜止下來,道:「之後三日,你們再好好磨練。如何變得更合拍,就只有靠你們三人知道。加油,我在你們身上看到勝利的希望。而且電王已是高階二門者,對吧?」

電王沒有回應,只是吐舌大笑,加上誇張的大笑聲,眾人知道剛才那招就是電王在升階後所悟出的技能。

上機前兩天,執劍眾人陪同風仔的媽媽為風仔舉辦喪禮,獻上鮮花。風仔的媽媽強忍白頭人送黑頭人之痛,按下按鈕,將他親手送進火化爐。那哭聲是多麼令人心痛,傷感之大,令各人皆不發一語,胸口像被千噸重石重重壓著,各女也按捺不住靠在別人肩膀上痛哭,不讓身處天上的風仔看見這一幕。



那天,上天都感到這份苦楚和傷感,不禁為此落淚,樹葉搖搖晃晃,空氣卻站在原地。風,真的消失了。一整日的細雨後,天終於變晴,像是要把所有哀傷都掃走。

斯龍望著真鳳、電王和小倩,三人在上機之前還在談笑風生,你一聲,我一笑;上機之後,三人卻變沉默,而且一同閉上雙眼,不禁好奇問:「好緊張?哈哈哈。」

小倩笑答:「總監,我們一起訓練多時,只有昨天可以休息一下,趁上機,當然要休息足夠了。雖然,說不緊張當然是騙你的,始終我們不只代表自己,更代表執劍,代表昏迷的殘影,代表⋯⋯代表風仔。」每每提起風仔,她總心感不舒服,這位曾經保護自己的男人,更是個面對淫血族也沒有動搖、頂天立地的君子,試問世上到底又有幾多個?

「哈哈哈,最重要是你們平安無事。本來,九大組織所有幹部成員都必須出席聖盃戰,只可惜殘影昏迷。若霖,這次又要麻煩你了,所謂點到即止,都只不過是個美麗的謊言。」斯龍兩目之中帶著無數情懷,畢竟坐在身邊的無一不是他所認同的同伴,全都是不欲失去的人。

這次聖盃戰對小冰而言,實是矛盾;一方面,她希望斯龍能夠成為九大組織會議主席,另一方面她不希望真鳳冒險,只想真鳳能平平安安活著,見他歡笑。

對真鳳而言,對小冰的感覺也是說不清,在戰鬥之中或許充滿自信,即使面對著比自己更強的人,門階更高的人亦不會退縮。可是面對著小冰,卻怕一廂情願,更怕她看不起自己。

二人只差一句說話,就能夠一起。只差一點點,只差一點點。

坐在另一邊的明鋒和明念同樣閉目養神。明鋒最近總感明念正慢慢改變,但就連他說不清到底何事,只是明念的話少了,連表情也少了。明鋒把這些通通放在心中,希望自己想太多。



飛機穿過一層又一層的白雲,漫天淺藍,襯托著刺眼太陽,生成一幅優美的風景畫,卻未能吸引眾人睜開雙眼,所有人也靜靜沉默休息,在萬呎高空準備迎接這場兇險的聖盃戰。

回想當日從無限箭雨跑出來,真鳳叫小倩先不要斷開連接,說:「我們要記得現在的快樂,因我們背負起他們的期望、擔心,所以,別令他們擔心,繼續笑下去。相信我們三人的力量!加油呀,小倩!加油呀,電王!」

小倩和電王當然明白。前夕事件發生之後,偌大的基地變得莫名空虛,貼在牆上的照片彷似諷刺,勾起回憶,撩動傷口,所以他們盡量把自己開懷的一面展露,珍惜與別人仍擁有的時光。

斯龍一行人來到秘魯的塔克納,看著周邊異國風情,叫人忘卻繁瑣。十二月尾的秘魯,藍天白雲,陽光燦爛,氣候溫和,到處也是準備迎接聖誕節的燈飾和裝飾品。

真鳳一直走在小冰身邊,絲絲細語,但她的擔憂卻漸漸浮在臉上;小倩雖有電王作伴,談天論地,卻時不時偷望真鳳;相反,明鋒、明念、斯龍和若霖都無心看此異國風情。斯龍細聲說:「大家要記得暗號,否則走了就不能回來。」

塔克納的阿爾瑪斯廣場著名廣世,尤其呈拱形的南大門更是旅遊勝地。斯龍帶他們走到南大門旁邊一個殘破不堪的小型展覽館,向那年老而雙眼惺忪的保安員說出:「聖神之火,盃中分辨。」

保安員聽此後目光頃變銳利,像是掃視著眾人和外圍環境,才按下他保安台上的按鈕,打開身邊的秘密通道。隨著秘密通道,執劍一行八人進入地下大城入口,坐著升降機,穿過了不知多厚的地底,捲入眼簾的是一個比塔克納面積更大的地下大城,一個當初為了聖盃戰而建的地下大城,又稱聖盃城,由秘魯政府私下與世界各國及犯罪組織看管並運作。



這地下大城是罪惡的化身,嫖、賭、飲、蕩、吹在此隨處可見,出得起錢,什麼都能買,包括人命和尊嚴。只要說出暗號,即使三歲小孩也能進入,當然無人會負責任何人的生死安危。

「呈長方形的地下大城分五個區域,東區、南區、西區、北區和中區,當中中區佔地最大,亦是我們的目的地。」明鋒指著遠處的高牆,續道:「那就是中區的位置,外圍的高牆全部都是觀眾席。真鳳、小倩、電王,你們將會在中區的聖盃森林戰場進行初戰,決賽將會在聖盃決戰場舉行。在兩個場地之間有一個與觀眾席近乎同樣高度的地方,叫做命運之門,亦是抽籤的地方。」

「走吧,去命運之門。鳳仔、小倩、電王,命運之門只容許主席和聖盃戰人選上去,自己決定誰去抽籤。」